历历在目
  • 拉萨在我的记忆里只有1980年代

    八十年代,每天清晨拉萨城上空飘散着浓郁的香火,从军区大门出来,顺着金珠路向西走,每隔三四十米,就是一个玛尼堆,接连不断的民众手持转经筒,边唱诵,边行走,还有小狗陪伴,在晨光下飘渺的香火里,一个又一个时隐时现的身影,为这座城市留下了不同的人文景观。

  • 拉萨,一别十七年

    当年我在拉萨游历,拍摄了很多朝圣者的照片。但因当时经济拮据,我并没有把那些胶片冲洗出来,一直压在箱底。直到十七年以后的某一天,我无意中又发现了这批胶片,决定将它们冲洗出来。这样我才看见了当年在大昭寺里,那些十七年前的容颜。

  • 当蚊子跨过“生命禁区”

    过去拉萨是看不到蚊子的,苍蝇倒是很多而且体形大,2007年青藏铁路线开通后开始出现蚊子,可能就是火车带进来的。蚊子能在拉萨成活从另一侧面反映拉萨的环境越来越宜人。正应那句老话:打开窗户不免苍蝇蚊子飞进来。自从蚊子进来以后拉萨乃至整个西藏都没有先前那样神秘了。

  • 去拉萨,我至今惟一坚持的任性

    我在拉萨那十几天里,喇嘛们的夜生活增加了一项新的活动——每天凌晨零点看一场德国世界杯,绝不漏过。僧侣们自己组织了一支喇嘛足球队,头一天的下午我还和他们踢了十来分钟,然后趴在地上拼命喘气。18名队员,我认识的罗布是队长。

  • 浮游在拉萨的“藏漂”

    藏漂?对西藏做相对较长时间的接触,生活,深入,提炼,最终的某一天选择离开。在祖籍的概念里他们不属于这块土地,但在神精的层面,生活过和离开之后,西藏已是家园。

旅游攻略推荐

更多
云台山行摄旅游攻略

云台山行摄

详细的吃、住、行、景点、线路、实用信息

2015撒野行动

更多
撒野行动
打击网络诈骗
共建和谐社会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