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摄影宗师们-05保罗·斯特兰德 Paul Strand

保罗·斯特兰德 Paul Strand (October 16, 1890 – March 31, 1976)

1890年10月16日生于纽约。

1910年做照相师,习业于斯都格里茨,后来成为电影摄影师。

1922年:《纽约曼哈顿区》(纪录片,查尔斯·歇勒导演)。

1923—1930年为各影片公司拍摄新闻片。

1934—1935年到墨西哥,作为齐纳曼《雷迪斯》一片的制片人与摄影师。

1937年,斯特兰德和利奥·赫尔维兹(Leo Hurwitz)共同创立了“边界影片”社(Frontier Films),把工作的重心都放在了纪录片制作上。就在这一年,他们拍摄了一部表现西班牙内战的反法西斯主题的《西班牙之心》(Heart of Spain)。另一部《坎伯兰河的人民》(People of the Cumberlands)也于该年完成。给“边界影片”带来更大盛名的是1942年完成的《国土》(Native Land),对美国本土法西斯主义的批判是影片的主题,它耗时四年,投入了斯特兰德及其合作者很大的心力。正是这一年,珍珠港事变发生,美国自此无暇国内战争,卷入国际风云硝烟。而《国土》也是斯特兰德的最后一部纪录片。

1946年前是“纽约学派”的主要人物。因为斯特兰德积极以艺术介入社会和对社会的批判立场,在美国麦卡锡主义弥漫之时,1950年离开电影界,并离开了美国定居法国。

1947年,斯特兰德在纪录片之后重归摄影。直至他1976年3月31日去世。

他的焦点始终对准普通民众,不同种族,不同文化背景,他们的生活,他们的情绪,他们在时代中的命运。他去各地旅行,意大利、法国、英格兰,镜头延续着斯特兰德的人文关怀,他对生命和时代的思考。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他开始了一系列的专题摄影。

1950年《新英格兰时代》(Time in New England)。

1952年《法兰西侧影》(France in Profile)。

1954年,斯特兰德和意大利剧作家塞萨尔·扎瓦蒂尼(Cesare Zavattini,《偷自行车的人》作者)合作拍摄的许多村落和家族照片的《一个国家》(Un Paese)摄影画册出版,就在扎瓦蒂尼故乡鲁塞拉(Luzzara)所摄。我们上面看到的两幅摄于鲁塞拉的照片应该就是属于这一系列专题的。那看着镜头的“裁缝姑娘”和集市上温暖的光线、悠闲的人群,记录着斯特兰德对土地与人的感怀。我想象他在村落和小镇上随意走着,眼光似乎是散漫的,但内在却如豹子般炯炯,内心随时与对象发生着或私语或呢喃,然后拍下这种交融而生的影像。

1955年,《活生生的埃及》(Living Egypt)。

1968年,出版了他从1954年开始关注的迁移至苏格兰西部的希伯来家族的影像──《边远的赫布里底群岛》(Outer Hehrides)。

1976年,他生命中的最后时光,《加纳:非洲画像》(Ghana:An African Portrait)推出,这是他从1964年就开始拍摄的专题,这一次他把镜头聚焦在了进行改革独立和非洲主义运动的加纳。

这是一份沉甸甸的记录。斯特兰德几乎马不停蹄地行走着,拍摄着,关注着。他的目光从城市而村落,从本土而异域,从纯粹的形式意味浓厚的摄影而社会文化内涵的生气灌注,我觉得斯特兰德是一个摄影者,也是一个思考者,更是一个“影像现实主义作家”。

他的眼光始终是“向下的”,他深深凝视着广袤大地上的人,他对他们满怀尊重和体贴;他深深地思考着他身处的社会,在高楼大厦的时代他关注的并非“摩天”的灯光如何璀璨,而是高楼脚下的人的命运;他的脚步和他的镜头同在。

斯特兰德是20世纪美国摄影艺术界一位承先启后的重要人物。他的摄影一方面受由施蒂格利茨组织的新抽象绘画与雕塑艺术家如毕加索、布拉奎和布兰卡西的影响,另一方面是受19世纪的摄影大师如戴维•奥克塔维厄斯•希尔(David Octavius Hill,1802-1870)、罗伯特•亚当森(Robert Adamson,1821-1848)和朱莉娅•玛格丽特•卡梅伦(Julia Margaret Cameron,1815-1879),以及像爱德华•斯泰肯这样的现代摄影家的影响。施蒂格利茨在1916年的一篇论文中写道:“斯特兰德是我多年来一直在观察的一个年轻人……无疑他是自阿尔文•兰登•科伯恩以来美国唯一的重要摄影家……他真正地为摄影添加了某种原有的景色”。


华尔街 Wall Street, 1915

斯特兰德的早期作品。让过目难忘的照片。石头垒成的坚固的建筑物,庞大巍峨,占据了照片大半,在早晨的光线中,立面呈现巨大的阴影。在强大的墙体旁,走着一些去上班的人,分不清男女,只有匆忙行走的剪影,或前倾,或低首,看不见他们的面影,只是尖锐细长的影子,在庞大的建筑物侧分外无足轻重,渺小孤单,或许这些人在华尔街这个资本市场中是个个叱咤风云的人物,但此时此刻,他们却显得那么落寞,知道从何而来,到何处去。人在这一刻显得那么无依无靠,早晨的阳光似乎被建筑的阴影所吸收,而人只是“人造物”旁边的一个小钉子。斯特兰德拍下的瞬间,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行走在工业时代巨大的迫压边缘,人彷徨和无助,虽然晨曦是如此的明亮,只是明亮的同时,阴影也分外的沉重。《华尔街》仿佛前瞻性地预言了人类在现代技术/信息社会的一种命运。人,乎前所未有地创造了一切,最终却依然孤独无依。仿佛照片上那四个长方形的凹陷,是窗户,或是其他,看久了忽然觉得很像棺椁。


白色栅栏 White Fence, Port Kent, New York,1916

也是他的早期作品,有着与《华尔街》一脉的锐利影像,白和黑,前景的栅栏如白色琴键,极具鲜明犀利之感,远处两幢屋子一明一亮,窗户的几何形清晰明快,呼应着栅栏的线条感觉。这是一幅讲究线条的摄影,影像质地纯粹,没有多余的零碎,日常的栅栏在照片中似乎脱离了它的功能,充满了单纯的形式意味。这样的场景似乎并不出现于某个农场──事实上它就是来源于一座普通的农舍罢了,它仿佛映现于一个梦境,枕着梦境的似乎正是这些白色的鲜锐的栅栏,它们像轨道一样载着你飞跑。

 

 

盲妇 Blind Woman, New York,1916

挂着“BLIND”胸牌的盲妇人站在石头墙前,嘴角坚韧,脸色肃然,是那种饱经沧桑的面部肌肉,她的瞳仁似乎森然地望着照片外面。照片非常纯粹,看到这样的照片,你情不自禁会去想照片里的人的命运,尽管我们终究无从知晓。


青年 Young Boy,Gondeville,France,1951

获得积分: 发表文章 +10   文章被回复 +8
2013-01-17 15:16:29
学习。
2013-01-17 16:12:02
引用 信天游 发表于 2013-01-17 16:12:02 的贴子: 学习。
回复信天游的引文:我是一边看《摄影圣典》,一边搜集摄影师的资料。好几天,才看了不到60页,信息量太大了:)
2013-01-17 17:36:16
回复巴实:辛苦,谢谢分享!
2013-01-17 18:14:10
刚吃完饭就来接受培训。。
2013-01-17 18:58:26
引用 信天游 发表于 2013-01-17 18:14:10 的贴子: 回复巴实:辛苦,谢谢分享!
回复信天游的引文:分享快乐:)
2013-01-18 08:22:04
受教了。
2013-01-18 08:36:18
谢谢分享!
2013-01-18 08:38:00
引用 bing 发表于 2013-01-18 08:38:00 的贴子: 谢谢分享!
回复bing的引文:分享快乐:)
2013-01-18 09:06:07
引用 可乐加水 发表于 2013-01-18 08:36:18 的贴子: 受教了。
回复可乐加水的引文:同学,同学:)
2013-01-18 09:06:23
居然马蜂窝还有这么详细资料,这可是摄影史啊!
2014-07-23 23:56:41
不错
2016-08-08 13:57:42
好文
2017-01-11 23:18:24
  • 回复
3
TA最近发表的主题
好久好久没有来这里了

101/0 2016-08-22 08:10:06

大本营一撇

473/10 2015-09-02 14:45:58

~

453/35 2014-11-18 12:39:54

10月底 台湾 自由行

464/5 2014-09-18 21:28:03

试试手动对焦

701/50 2014-05-09 20:58:50

2003年的西藏照片

626/47 2014-03-29 00:14:55

TA加入的小组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