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子,一个旅行者的足迹

相关目的地:
101359656张照片
本篇游记共含36519个文字,100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2013-01-09 12:23

同是骑友,表示佩服!

2013-01-09 12:25

2013-01-09 12:48

2013-01-09 13:18

2013-01-09 13:50

顶一个

2013-01-09 13:52

年轻的时候天南海北的行走,现在真正进行中,不过上班换是时间不怎么多

2013-01-09 14:12

了不起呀!!!

2013-01-09 16:03

2013-01-09 17:14

青藏公路---相遇余纯顺
那是1991年8月17日,当时我正骑单车前往拉萨。前一天刚刚翻过唐古拉山口,这天我还继续在山脉里盘旋,远远看见—人从远处渐渐走近。在这辽阔、空寂的高原上,少有人烟,刚开始我还以为他是个牧人。走近后我看清了他衣服上的字迹“徒步环行全中国”,看清了他脸上流淌着的沧桑。
我俩都停止了运动,他走过来递我一张名片:余纯顺,旅行家、探险家。在这种自然环境遇到知己,心里自然高兴。那天,是个明媚的好天,我和余纯顺盘腿坐在草地上。听他叙述自己的经历。当时他已经43岁了,在中国大地上已徒步4年的时间。余纯顺说,他的志向是要超过徐霞客。余纯倾走过的路绝对比徐霞客走过的路多,他已把中国最危险的路段全走通了,可我不知道他的文章写得是否比《徐霞客游记》来的伟大。
听着余纯顺说起他走过的路,讲着他曾经的历险,我感到他的勇气和毅力及智慧让人望尘莫及。我骑车在青岛来到西藏,历经干辛万苦,自认为世界“牛逼一号”。没想到遇见一个比我更厉害的亡命徒,让我自叹不如。
临分手我从自己微薄的”盘缠”里掏出10元钱,表示我的心意。余纯顺也送我一支笔留做纪念。不知觉间,太阳落山了,我俩都急着赶路,我们分手了,一个往南,一个向北。走出很远,还遥遥相祝。
回到青岛后,从媒介里断断续续得知余纯顺还在西部的崇山峻岭间跋涉。每每从天气预报中知道那里有坏天气,我就会想起他:余纯顺这厮在旷野中没地躲雨,被搞得连只老鼠都不如,一定在骂娘呢!
1994年当我徒步“丝绸之路”走到天山深处时,在一哈萨克牧人的帐房里见到了余纯顺和主人的合影,照片被恭敬地摆在屋的正中央,牧人冲照片竖起大拇指:这人是好样的。
 我知道,在这些普通人眼里他是一个勇敢的人。
我是1996年6月在拉萨得知余纯顺遇难的消息,惊得我目瞪口呆。我是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一得到证实的消息,一则千余字的文章,让我读得几乎背过。我想了解余纯顺的确切死因,可文章写得模糊不得其因。
我想:余纯顾孤身一人立在荒滩野岭中。小言之只是表现他个人的意志,大言之他也是我们民族形象的一种象征。衡量一个民族的素质,并不只是奥运会上咱的筋斗比别人翻得漂亮,咱要有好的政治家、好的艺术家,还包括伟大的探险家。
余纯顺死在罗布泊的大戈壁滩中,我不知道他的死因,他是死在他所喜爱的路上,就像船长死在波涛汹涌的海洋,这比之死在自家的卧室里,更为所值。他的不畏艰险的精神会给很多人以启迪,就像梵·高用他的苦难支撑着学艺者的精神脊柱。

2013-01-09 20:59

必须顶啊   比起那篇 1986侉子万里的  有的一比啊   赞一个   超级佩服   现在变化大了  和尚都结婚了

2013-01-09 20:59

真佩服楼主   超级勇气   真怀念那个时候    

2013-01-09 21:00

佩服佩服 不知我的骑行西藏何时能成行!

2013-01-09 21:28

回复青岛麦子:好贴 必顶 社会的发展 使得人的功利心也放大了  期待后续  

2013-01-09 21:45

2013-01-09 21:56

。。川藏线很快也将成为回忆

2013-01-09 22:23

佩服

2013-01-09 22:26

天哪,看了楼主游记,只觉得人心不古啊,还有那时候的自行车质量才叫做好啊,现在的车简直比不得!

2013-01-09 22:37

佩服~只能说佩服   我还小您走这些路的时候我还在吃奶呢!真心是一生的财富  

2013-01-09 23:27

阿东
 
阿东是我西安的朋友。第一次和他结识是在电话里:麦子吗?听说过你,来我这儿玩吧,有茶,有酒。
 
阿东是搞篆刻的,在西安书院门有个摊,替人刻字,养家糊口。一次,有个人来刻章。他不懂篆刻,却要阿东这样刻,那样刻,有点逼良为娼的意思。阿东把钱退给他,当着他面把石料摔碎:“不刻了,你走吧!”
 
1994年8月24日我踏上“丝绸之路”旅程时,阿东陪我走的开头。当时,他女儿刚出生3个月,媳妇小娟也不高兴他走,这些事阿东瞒着我。我们上路了。在路上,阿东很想她的女儿,有时在梦中喊着女儿的名字。
 
我们一起走了12天的路,200公里。阿东把我送到了陕西与甘肃的交界:风口村。在这12天里,阿东需承受啥样的痛苦,我心里最清楚。
 
走到彬县大佛寺时,我和阿东在关帝塑像前磕了头。我们在一起的日子里,阿东经常骂我:“你他妈不喝酒真没劲。跟你在一起,就像跟没有性欲的女人作爱一样。”
 
我不喝酒,就像贞女一样坚守着自己阵地。
 
在风口村,阿东和我拥抱在一起。他拍着我的肩膀:“朋友,好好走,活着回来,你还要为我的女儿做教父呢!”转过身,我走了。后来再跟阿东见面时,他说:“分手那天,我又跟你身后走了5公里,你这货也不回头看看。”
 
其实当时我的心里很难受,一边走,一边掉泪。从那以后的十几天里,我的心境一直没调整过来。半夜醒来,感觉身边躺着阿东。每天早晨离开房间,老是感觉阿东跟在身后。
 
走完“丝路”我又回到了西安。刚进阿东家大院,邻居告诉我:“昨晚阿东和媳妇吵架,半夜就出去了。打BP机呼阿东,他也不回话。我搭了一辆出租车赶往书院门,阿东在,眼睛青青的,脸上有几道红迹。阿东远远迎上来,紧紧抱住我,摇啊摇。我们沉浸在幸福一海洋中,阿东伏在我的耳边,轻轻地问:“路上遇见过好姑娘吗?”
 
阿东,我的朋友,我在想你,你知道吗?

2013-01-09 23:50

楼主1991年就想到骑行川藏线那不是时髦,是超前,佩服

2013-01-09 23:50

矶口村
19世纪末,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把连接中国和西方的交通网络命名为"丝绸之路"。自此以后,这个美丽的名字便在世界上流行起来。
1994年8月24日,我开始了"丝绸之路"的徒步旅行。有很多的西安朋友为我送行,我走出很远,回头望去:朋友们还站在路边,他们还站在路边向我挥动着双臂。
知我者谓我何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离开西安已经5天时间,我沿着312西兰公路西行。我的体重82公斤,负重38斤。四周是连绵起伏的丘峦,典型的黄土地貌。山上的树日渐稀少。天是阴天,四周灰蒙蒙一片。
陕北乡亲大多住窑洞,极少能见到瓦房,长武县一带的窑洞又与延安地区的不同,人们在土源上挖出一大坑,这就是庭院了。再在四壁挖出供人居住的窑洞。人们居住在地平线以下,从这便知当地降水不会太多。
人们喝的大多是自家水窖储存的雨水,打井几百米深也不见出水,水贵如油。越往西走越缺水。在甘肃定西地区,民风淳朴,去村里农民家吃饭,汉子们不会收你的饭钱,临走时如果还往你水壶里灌点水,家里的婆姨会很不高兴。
这儿的水不好喝,咽下去就像吞下一块盐石头。当地大多数人的牙是黄的,是与饮水有关。如果长时间喝这种水,就易得大骨节病,人得上这病就彻底丧失了劳动力。
走进矶口村,老乡们看我背着一个大包认为我是卖大米的,围过来打听米价,我也没理他们,倚在土墙上喝水。好奇的乡亲离我远远的在议论我。我让娃娃去把校长找来,一只蜜蜂跑到我的水壶嘴上找水喝,身边蹲着一溜老汉拖着海碗喝面糊糊,他们就像木刻版画:一式布衣、胶鞋、山羊胡、光头、戴老花眼镜。 
校长带我去了村办小学。学校仅有两排土房,墙上用白灰写着"富莫丢猪,穷莫丢书;要奔小康,先进学堂"。校长的家也是办公室,桌案上挂着自己的写的横幅"难得糊涂",四个字写错了仨。校长的床上;一块砖用报纸包包就是枕头。
校长给我泡好一壶茶,学校吃水是用拖拉机自陇下拉来,每车要18元。学校几个老师都来了,我让他们去村里找个没钱读书的孩子来看看,城里我的朋友会自助这些穷孩子上学。他们知道"希望工程",边走边说,穷娃多得很,你多看几个吧。 
村里人每天只吃两顿饭,上午7:30一顿,下午2:30一顿,只是在农忙时节,每户人家都给壮劳力蒸些馍吃三顿饭。校长和两个老师带我去村里食堂吃饭,我吃了四个馍一大碗面,最后结帐我来付钱。村里穷,民办老师月工资只有120元,我不想给别人添累。
娃和他爹给领来了。娃的脸上、肚皮上脏的要命,身上的衣服却干干净净,想必是刚穿上。娃的爹站在角落处显得拘谨,他打开一包新买的劣质烟递给我。
娃不上学在家干啥?我问:
当爹的不吱声。
村里踢土土玩。娃接上话,孩子看样子是挺机灵的。
我记下他的详细地址跟当爹的说:顶多一个月会有人给校长寄钱来,娃上小学的钱你不必担心了。我给娃一包饼干,他拿着一溜烟跑了。
晚上,我快要睡觉时,娃的爹又来找我,拿着一大包核桃,核桃是他刚刚剥出来的,我看到他的手黑黑的。他非要让我带在路上吃,还有他下午刚买的烟也要一起留下。
送走老乡,我躺在土炕上很长时间没能睡着。

2013-01-09 23:54

回复在路上:龙门石窟 始开凿于北魏孝文帝 千都洛阳(公元494年)前后,迄今已有1500多年的历史。后来,历经东西魏、北齐、北周,到隋唐至宋等朝代又连续大规模营造达400余年之久。这是我百度到的关于龙门石窟的资料,看来我的记忆没有出错。

2013-01-10 00:03

厉害~

2013-01-10 00:12

回复青岛麦子:开始于北魏是没错  但是你身后那座卢舍那大佛是唐朝武则天建的  不算鲜卑人建的

2013-01-10 01:06

回复青岛麦子:

2013-01-10 0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