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冰糖葫芦与春饼

  • 出发时间/2015-12-04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情侣/夫妻
  • 人均费用/2500RMB

第一日,离开

  (如果你真的不小心点开看了,不好意思,有些虎头蛇尾的,还会改)
  (大概不会改了)
       假如还有不到一个月,年假就要过期了,怎么办?当然是放弃年假,专心工作了。
  所以如果是蓄谋已久早有规划,就另说了,九天,目的地:东北
       不准备写成攻略,只是作为此次旅行的一个记录,这网站给了一个平台,就在这里保存了,要是博客还火者,大概会写在博客上。出行前繁琐的计划写过,最终也基本按样实行。回来后也算了下出行成本,觉得太省。原计划还有四川汶川路线,08年对我们高考一届意义重大,包括了那场地震。云南,看了地图才发现想去的地方隔的都挺远,自由行时间不见得充裕。东北,心里一直有个念头,这辈子怎么也得去趟北方吧,至今最北去过北京,最西宝鸡,最南武夷山,可算见过不少世面,就是没出过关啊。
   文内尽量会避免各种建议、路线、开销,对你的想要的东北之行没有任何参考价值,纯粹是看图说话。文字和照片都一般,还好人不错。

  一次逛完东北三个省会城市,这样吹起牛的时候,也好说东三省我们可都去过了,那地方,老好了。
  火车票在哈尔滨火车站出站时被收走了,不明原因,也没有理论,怕没出站就被赶回去,可惜。

  前一天通宵夜班做出,原计划早退,让同事顶,结果却是迟了半小时下班。出个警还能车抛锚,有些事无法强求。
  还好提前全部打包完毕,两个人回家再分了分吃的,结果太多还是放弃了一些。显然,丑的那个箱是我的。

  我尽量把文字写的再精简一些。
  差不多提前两个小时到了火车站。

  火车站永远是个有故事的地方,这次有了个新玩意。

再给阿姨来一张。

去年差不多的时间,就坐着隔壁的火车,去了山西。(好吧其实不是这个车次,但为了呼应)

绿皮火车。

无锡站,出乎意料的破旧。

窗外。

十六时五十分:驶过南京

这次行程的主角,对床的小超人,一路的开心果。

   我还是喜欢坐火车,特别是那种无休止的“况且况且”和沿途有些无聊的风景,但可以坐在窗边发呆一直看着,就很满足。
  列车员叔叔(小伙了其实)起身,对面的小超人没有了玩伴,终于鼓起勇气对我们开囗了:
叔叔阿姨,我要给你们钱。

窗外(二)

  可惜我们不是对钱很看重的人,搞得小超人有些尴尬。他对每个人都唠不一样的磕,对我们却只以金钱相利,至今没有明白。
  这次买的是中下铺,体验下来还是得买两个下铺舒服。不过因此和小超人有邂逅。
  对面中铺的大叔又开始打呼,呼出了五罐青啤和一瓶白酒的醇厚。上铺两个分别是一男一女,都是吃了就睡,多上下也不方便,挺辛苦。

第二日,前行

  五时十分:大概进入山东时,天色就暗了,出现一种上海已经较为少见的天文景象:满天星空。其实沿途的烟囱只多不少,还有各种奇形怪状的工业建筑,半夜灯火打上去看了有些悚然。
  乘务员小哥在睡前卖力拖地,一遍遍倾倒垃圾,提醒行李不要靠着暖气以免烧着,同时不忘来看望小超人。这些工作可以说只是他的职责,但可以感受到他的勤勉与真心,不是在例行公事般的流水操作,特别和返程时满脸微笑的空姐相比,另有一种真诚。我要是字没有那么烂又不那么懒,铁定写表扬信夸奖一番。
  不知哪冒出的中年男人也找上小超人唠了一顿磕,小超人坚称:我是属鱼的,我爸爸也是属鱼的。东北话一开腔,就像听二人转似的,这是属于南方人的少见多怪,大叔也顺利唠出了小超人家住哪个小区,及母亲的年纪。
  五时30分。驶过北戴河站,在黑幕中离开了华北,准备出关。
       五时43分:秦皇岛了!关呢!天色还是漆黑一片。

晨曦。
华北平原基本是在黑夜度过的,也没期望能见到什么风景。

途径沈阳,城市里的烟囱。还有些烟囱就直愣愣的竖在小区里,无法想象的生活。

进入东北圈,就是满眼冬日了。

熟悉的名字。

世界第一大购物中心,沈阳

沈阳还是长春某站下车透气,一开始感觉没有想象的冷,还有些得瑟,时间一长就不行了。

天上突然有老式飞机飞过。

快到终点,整装一下,拍个照。

压寨夫人登场。

  我是不喜欢P的,人本来就美,何必呢,然而你懂的。
  这几张是我合照里最喜欢的。

哈尔滨火车站,小超人在长春站下车了,他和妈妈住在延边,还要转火车。

出站第一眼。

  计划中公交车完全坐不上,两个人寒风中兜了又兜,好不容易打到车,车上已经有两个乘客,司机不管不顾急匆匆把我们行李往车上放,这样我倒有些担心,我说的地址和他重复的又好像有些不一样。师傅说你们放心放心,我是五星司机,五星司机(肩章有两颗心)。

安全到达宾馆,休整了一下,天色变暗,夜游开始。

哈尔滨的日常,铲雪。

哈尔滨的许多店都是这样,藏身地下,大概是为了暖和。

通往中央大街的的大路口,路中央有武警特警车辆,路边铲雪队伍一刻不停。

  先尝了一口肉肠,满分。

姑娘果,满分。

  冰糖葫芦,满分。
  在这里吃了冰糖葫芦,才了解为何此物叫“冰”糖葫芦,而从前吃过的,都只能叫糖葫芦。这口感,南方的孩子第一次明了。

  中央大街,通俗理解就是零下南京路,人没有想象中的多,不能说萧条,这天气能这么逛,毕竟需要决心。

  马迭尔雪糕,满分。
  三块的比五块的好吃,此言不虚,自此在哈尔冰的每一天,必消耗一串冰糖葫芦和马迭尔雪糕。

回宾馆路上,经过鞑靼清真寺。  

  哈尔滨是不是上海以外另一个重要的犹太人聚集区,附近不少犹太风格建筑,可惜晚上路过,应该还有一个博物馆,下次来要看看这段历史。

  宾馆隔壁的店。第二天晚上买了一些肠,豆制品,肘子回去吃。 
  脚踏实地,大概是东北人从日常生活中总结创造出的成语,也是你第一次来这片土地首先要学会的事情。出门要先学会走路,别得瑟,否则滑一跤就再正常不过。要说冷,确实冷的不一样,身上只要裹多裹紧了就没事,皮肤露出的部分需要特别注意,特别是手,拔出手套用一会手机,低温马上教会你做人。苹果手机还会显示“哎呀好冷电量快点显示为零我先自动关机了拜拜了您那”的隐藏功能。室内外温差过大,宾馆内可以赤膊,睡觉被子盖不上,这样用暖气有些浪费。本来觉得奇怪,都冷成这样,还有脾气吵架打架,不都赶紧回屋里吗,现在明白,肯定都爱在屋里吵。在外面吵的,都没有再回屋。
  哈尔滨有三多,中学校多,仓买多,烧烤多。学校一般都叫第几十几中学校。仓买就是小杂货店,一般在居民楼下,没见特大超市,便利店也少。晚上大街小路上霓虹闪烁的,都是烧烤店。这次可惜没吃上一顿烧烤,因为没有一顿晚饭可以再让我们的胃再有空隙,去吃一顿夜宵。
  第一夜的哈尔滨,恍惚有些上海的影子,街道两旁的欧式建筑,晚上的霓虹,和不少犹太人的印迹,不会让你产生太多的异乡感,只有瞬间冻僵的双手,让你想起了自己,正在千里之外的远方。

第三日,雪

   我完全理解这样的日子,可以赖在床上的幸福。

 天色未亮时,就听见外面刷刷的扫雪声。

  宾馆边上的一条“安广街”上有早市,大概八点多出的门,摆早市的才珊珊开始理铺子。卖什么的都有,日杂,水果,蔬菜,肉,海鲜、大落落的都摊在地上,早点的却不多,后来也发现,东北的早点相比“大菜”来,说不上特色,似乎这里不流行“小吃”。

  明明是油条,老板说是果子,油条粗壮敦实,豆花是咸的,没有引发战争,汤是浓稠的,有胡椒粉味,是不是胡辣汤就是这感觉,老板看了俩人才吃这些不忍心,“再给你们加点汤呗”,被残忍拒绝。
  逛到一家馅饼店,还不错,无图,也算不上特色。

  路边的中学校和变电站上的毛泽东题词。

  穿越早晨的中央大街,铲雪。

  不少店贴有这样有爱的文字,哈尔滨人也肯定习以为常。

  诸神的困扰。

  啖雪。

  每个教堂旁都有一个类似这样亭子的建筑。

  终于到了,圣索菲亚大教堂。

  此次游览中最棒的雪人。

  继续铲雪。

  大教堂比想象中的小,介绍原本就是个随军教堂,终于看到了“洋葱头”建筑。
  本想拿自拍杆,他也激活隐藏功能,开关都被冻住了,拍照按钮失灵。不停拿出手机又让手冻得不行,躲到附近肯德基取暖。
  哈尔滨,是肯德基的天下。麦当楼寥寥可数,整个游览中,每当被冷冻到不行,总能找到肯德基避一避。当然,所有的室内都很暖和,但类似肯德基这种“客官不吃来坐坐我们也不赶你走”这一类的店还是不多,肯德基坚持住,虽然我总是黑你。去点餐处打热水,女服务员给了一杯热水,才发现我拿的是一保温壶,“那您再等等,我们再烧呢”,口气中听得出这是她们工作的日常,我相信也是任何一家店的日常,和出租车拼车一样的自然。在这座城市,只要你开口,你起码不会被冻死。
  出发,原来计划是步行到松花江,再去老道外,半路冻的不行,又发现是先经过的老道外,就先逛这儿了。

  丰田和福特-F150齐名的皮卡,叫,那啥来着。我喜欢皮卡
  大马路上满眼的陆巡哈普拉多,哪有什么仇日。实用第一。

  老道外,这边似乎是新商业区,不知道是没有开张还是已经萧条。

  开始玩雪。

  还没找到主街,体能已经消耗不少,先找吃的了。李氏熏酱老街砂锅居,没吃酱肘子,点了两个砂锅,酸菜猪肉和豆腐肉丸,还有一盆菜,砂锅还不错,没到惊艳的程度,豆腐好吃,他们对肉丸的定义是不是:只要把肉搓得不算太方正,就算丸子了。最终砂锅吃完了,菜吃掉半盆。觉得东北菜因为原材料就已经很不错,就没有太讲究做法,都是咸口和酸甜口,菜量大到“我都量那么大了,再有啥不好吃你也不好意思再说啥吧”的感觉,当然,菜还是好吃的。隔壁桌点的酱骨头和其他菜更是量大到恐怖,不拍了(是不敢拍)。

  向主街出发,摊位上的日杂,旁边有家大型古玩城一类的地方,租金免费。

  记得是从“靖宇街”开始,从“头道街”到十几道街,统称老道外。都说这才是老哈尔滨的原汁原味,确实也够破破旧旧的。街上饭店极少,主要还是看建筑,巴洛克和折衷主义风格,折衷主义,感觉就是有些不伦不类的风格,就像一些日式的欧洲建筑,乍看是欧洲风格,就是感觉哪里怪怪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海宁皮革城,和温州人。
  这里似乎有过一场出名的大火,之前的饭店内有表扬英勇扑火的邻居的锦旗,还有些老建筑也写着危楼的字样。

  再经过一段艰苦跋涉,终于到了松花江。
  到了这,就值了。

  回程挺远,走了不少路,精力已经耗完,躲到一家中医院取暖,再也无法继续瞎逛,费了好久,才打到了车。
  晚间觅食,离宾馆不远的一家老昌春饼。

  春饼,类似烤鸭的饼,包着点的菜。非常好吃,有幸作为了标题的一部分。
  然后逛街。

  路边摆摊的雪糕,哈尔滨特色,均价一块到两块,好吃。

  逛了一天的城市,以为有些景致大概是见不到了。知道转过一个街角。

  终于找到大妈了!

第四日,行走

  工科生的圣地,哈尔滨工业大学。

  这座工科学校最有艺术气息的建筑,其他都是,工科风格嘛,实用为上。

  搜到附近有唯一的一条地铁线,在大学内问了一个姑娘,姑娘说离好远那,还指了个相反的方向。
  我依然相信这是工科生的圣地。

  地铁坐到了果戈里大街,现代化的商业街,同时也有不少欧式建筑。
  早上出门仍未吃饭,忽然天空飘来五个字,东方饺子王。
  饺子,怎么做都好吃。

  空了点肚子,隔壁有家庆丰包子铺,炒肝挺好吃。

  秋林公司的红肠,大列巴和不同的特色食品,都没有买。

  前日本国驻哈尔滨领事馆。

  果戈里书店,精美的装饰,书也不错。

  圣阿列克谢耶夫教堂教堂。

  这次走到的教堂,都没有机会进去看看。

  教堂旁边的一条街(革新街),整条街的地下作开辟为了一个场子,卖菜,卖肉,菜海鲜,还有地下二层,可以在地下一路穿过好几条街,避了路上的寒气,又利用了空间。

  长久的等待,坐上了公交,医大一院下车,附近的圣母守护教堂,和哈尔滨基督教堂。对街的两座小教堂。

  好的,谢谢提醒,我从未有机会和他四目相对。

  紧邻着教堂,一所中学校,体育课。

  好歹,有了些节日气息。

  当我抬头寻找上帝时候。
  实在冻得呛,搜的公交路线都不方便。很奇怪,这里的公交很少有正好很满足你从A处正好到达B处的路线,哪都不顺。于是打车,师傅开到半路又非常自然的稍上了一个本地大妈,下车时我们付了全款,这里的规矩不太懂。
  每座城市的出租车司机、完全可以另起一篇来写。
  

  晚上继续出发,期待已久的西餐,这家华梅西餐厅,让我想念母亲自制的罗宋汤。
  吃完以后,觉得哈尔滨的出租车司机就是天使。

  回宾馆路上,“小月亮”连锁店,买些稀奇的。

  一眼觉得好陌生的车,庞蒂亚克

第五日,匆忙

  哈尔滨的最后一日,就差一个必须要去的地方,提前联系好了一个司机师傅包车来回,在郊区。

  让我推荐一个哈尔滨必去的地方,只有这里,请不要嫌远,不要嫌包车麻烦,这也许是你一生只会来一次的地方,来了,就会让你铭记一生。

  除了我们,只有当地的一个单位组织的团。门票免费,室内展览馆内容庞杂丰富,还保留着室外遗迹。如果认真看,需要整个半天。

  带着沉重离开。
  回去的车上,一档电台感情节目异常精彩,主持人类似“万峰”的风格,听起来是个年轻人,对来电的“懵懂”中年妇女骂的毫不留情,又没有一个脏字,然而话中机锋,让人尽识东北语言精髓,说得又不失道理,最后还有来电听众跟着对当事人进行评论,那些听众,也差不多是中老年人。想起去的路上,另一档节目,两个主持人妹子,也是一口碴子味,来电的是大叔大妈,接通以后自己唱歌,也是可乐。感觉城市中藏有这样仍爱听广播有一大批大叔大妈。
  没想到这是哈尔滨的意外收获,如果您来了,一定要听一次当地电台。

  临走前,来一次正餐。

  吸取之前经验,两个人不敢点太多,然而。

  老板娘上了盆饺子,赶紧摇头,这没点这没点。
  老板娘说,送的。

  东北菜,配白开水很合适,一杯杯灌,可以把硬菜过下去,或者就是白酒。
  黄酒,这种东西是找不到的。

  下午赶火车去长春。打车软件叫的出租车

  长春西站,比较偏远,原计划的公交车不现实,打车。

  这座中国汽车城,路上一切都是和汽车有关的东西。
  到宾馆的时间赶上晚高峰,花了起码比预计多一倍的时间,下高架时有些惊呆,几乎是瘫痪的交通状况,师傅对此也习以为常。可以说这里没有早晚高峰,几乎时时是高峰,无车寸步难行,有车寸路难行。

第六日,匆忙

  早起,寻觅早点,又是一辆丰田大皮卡
  没下雪,只是雪后的印迹,路面和车上铺满雪上带着的黑色赃物,积雪都是灰的,化成污水流满街道。

  羊肉汤和牛肉饼,味道不错。

  长春的唯一安排,溥仪的另一个家。

  室外有个跑马场,不少消瘦,无精打采的马儿。

  整座“皇宫”,处处透着股压抑劲,各种建筑、装饰、饰品、服装,和日本人某些东西一样,不中不西,不古不今,不伦不类。即使本来不阳痿,溥仪住久了,大概也不会有什么性趣。相比之后在沈阳的“大帅府”(张作霖张学良故居),那才是敞亮大气,处处透着豪爽范儿。

  可以进入的防空洞。

  包括在博物馆门票内的,东北沦陷史陈列馆。场馆巨大,精力不足,只能走马观花。

  下午赶动车去沈阳,出租车也是提前一天约好。
  再谈出租车,从哈尔滨宾馆到火车站,“九一八”遗址来回,和这次约车,都是提前一天通过叫车软件预约了出租车师傅,几位师傅年纪各异,态度都比预期的好太多,都很客气,能聊,说话也坦诚。而且,异常准时。

  下午两三点,才算是感受到了雾霾,天灰暗的像黄昏。

  沈阳
  高铁,票价确实贵,但这速度和平稳性,十分钟不到一班,城市之间只在小时以内,让两天跨越三座城市成为可能,便捷至极!

  感谢东北的朋友,让家属来接风。

  当地最著名的馆子,饺子都是蒸饺。

  都好吃,都好吃,啤酒容易饱,吃完睡大觉。

第七日,我编不出了

  早点,包子按个卖,粥付两人份的钱,随便加,菜自助,结账时才知道按盆数算钱,只要一盆盛的够满,就还算一盆,结果盛了两次,被老板坑了一下。

 还算干净、好吃。

  溥仪老祖宗的住处。

  一整张的熊皮。

  迎来了东北之行的第一场雪。

  歇息,冷面,酸,爽口。

  每家街面都贴有的责任区。

  大帅府,包括了票上的三个景点,赵一,就是赵四小姐了。

  关于这位人物,包括他的父亲,不想太多评论。

  比起溥仪的皇宫,这里才是住人的地儿。

  赵四小姐的家,就修在了隔壁。

  金融博物馆,非常有特色的门面,然而又是一个超级巨大的展馆,抱着来都来了的心态,只能不断跟着指南上上下下,好不容易走了出去。没有细看。
  东北的几处人文景点内容,越是免费的越大,越值得花时间逛,又实在是大,没精力走了。

  地下金库。

  大帅府隔壁的建筑,也颇有风格,被用作了文化局。

  最后一天的沈阳夜游。刘老根大舞台有些贵,没有热闹。

  温州一条街。

  绕着公园走圈的叔叔阿姨大爷大妈。

  当地朋友推荐的“回头”,本质和锅贴其实相同,就是做成了长条,按斤卖。

  再配一碗汤,完美。

第八日,回程

  宾馆对面的牛肉面,面没有场面好吃。

  汤头和配料都好,面不筋道。

  到机场尝试约的专车司机,师傅态度比出租车平均水准好太多。

起飞。

落地,到上海

  总结想到了再补吧,如果有的话,再会。
  

本篇游记共含6802个文字,22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真是该把之前的出行记下来啊时间长了都忘了。感谢楼主的分享~

2016-01-19 12:16

引用 天蓝蓝的 的图片:

哈哈,最帅的雪人

2016-01-19 12:29

引用 天蓝蓝的 的图片:

哈哈,最帅的雪人

2016-01-19 12:30

图片多点就好了哈哈

2016-01-25 19:50

引用 linglingb 发表于 2016-01-19 12:16:18 的回复:

真是该把之前的出行记下来啊时间长了都忘了。感谢楼主的分享~

回复linglingb:谢谢,这是我第一份游记,第一次尝试,谢谢你的第一个回复。

2016-01-25 20:28

引用 小毛衣tong 发表于 2016-01-25 19:50:37 的回复:

图片多点就好了哈哈

回复小毛衣tong:谢谢建议,还不够多呀,素材还有。

2016-01-25 20:29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