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我的法国法国城堡庄园体验之行,一路美酒佳肴相伴(波尔多+勃艮第)

5
一剪梅花开 LV.3
2016-01-19 06:28 622/1

大致路线

勃艮第
夏布利Chablis
马特(Pommard)
罗马尼康帝(Romance-Conti)城堡
第戎

波尔多
梅多克medoc酒庄Margaux城堡
波尔多圣埃美隆saint emillion小镇酒庄
佩里格Perigueux小镇
美食之地萨拉Sarlat
中世纪小城罗卡马杜尔Rocamadour

巴黎
枫丹白露宫Château de Fontainebleau

这是我第二次游法国,与上次不同的是,这一次不再是走马观花的逛几个著名城市,而且更深入的体验法国的人文底蕴,城堡酒庄,还有我爱的葡萄酒和美

勃艮第

夏布利Chablis

我们一早离开巴黎,开车往法国南部。坐车旅行,脚就不会走得这么累。但司机比较可怜,一路都得他来开车,每天平均也得开个两三个小时,这还是很辛苦的。
 
当我们的车开始在路上奔驰的时候,心情自然很快乐。巴黎市区内的一段路程还是有些紧张的,路状太复杂了,即使有GPS指路,我们也是开得比较小心。但一旦出城后上了高速公路,车就跑得非常顺了。对了,法国的高速公路是收费的,我们在接下来的一周,每天根据路程交几欧元到十几欧元不等。虽然走普通公路不收费,但根据我们的经验,那些小路比较窄,交叉口多,速度慢不说,开起来也比较费神。
 
离开巴黎后的第一站是勃艮第。我很喜欢葡萄酒,到了法国怎么能错过探访葡萄酒乡的机会呢?波尔多有点儿远,但勃艮第就在南下的途中,顺路得很。
 
于是,在行车约两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夏布利。夏布利地处勃艮第北部,被称为勃艮第的“金色大门”。在这个人口不足3000人的小镇上,就有7家特级酒庄、30家一级酒庄、以及更多的村庄级及小区级酒庄。勃艮第作为法国顶尖的葡萄酒产区,其实主要只产两种葡萄酒,红葡萄酒是黑比诺,白葡萄酒则是霞多丽。而夏布利唯一的法定葡萄酒就是霞多丽。
 
将车停在路边,我走上旁边的一个小山坡,先来看看夏布利的远景。其实,与其说它是一个小镇,不如说是个小村庄更切贴。

+++++++++++++++++++++++++

位于法国著名勃艮第葡萄酒产区的夏布利(Chablis)是勃艮第北部最著名的葡萄种植区产区,总面积约占6433公顷,其中夏布利地区葡萄园面积占4622公顷。虽说是一个只有2600名居民的小城,但从12世纪就开始了种葡萄酿酒的历史。夏布利产区包括塞罕(Le Serein)峡谷两侧地区。是勃艮第北部一个小城镇,距离巴黎只有111英里,可说是勃艮第的“黄金大门”“GOLDEN GATE”。在这岗峦起伏的区域通常多覆盖树木。夏布利产区绵延20多个镇。土壤多石块、含石灰质黏土,在地质学上,可以追溯到侏罗纪时代。

这片土地格外地偏爱霞多丽(chardonnay,又称莎当妮,夏多内)——夏布利产区唯一允许用来酿制白葡萄酒的葡萄品种。夏布利产区声名远播,多年来一直被认为是顶级干白葡萄酒的同义词。因此,夏布利白葡萄酒这部书显得格外厚重。每年11月的27日和28日,这里将举行盛大的夏布利葡萄酒节
夏布利被誉为勃艮第金门”,因为它是勃艮第最大的村庄级AOC。

斯兰(Serein)河哺育着这座美丽的小城,它是下勃艮第著名葡萄园之都。自然而然地,夏布利以它的葡萄酒而自豪,因为它以霞多丽葡萄酿制的白葡萄酒不但在法国知名,而是闻名全世界。夏布利共拥有四个等级的葡萄园,除在本村庄的一些葡萄园之外,还有一些散布在附近的20多个村庄内。夏布利只产霞多丽葡萄酿制的白葡萄酒。为了获得寒冷气候区夏多内白葡萄酒的好处,夏布利的葡萄农付出了代价。霞多丽葡萄发芽特别早,即使是在南边的伯恩丘也常常会碰上霜害,这是葡萄农最大的敌人,更何况在极端偏北的夏布利,几乎没有哪一年没有霜害的威胁。在春季寒冷的清晨,满山的葡萄园里烧着数以千具的煤气炉(每公顷必须放400具),以免初生的嫩芽冻死。看到这壮观的景象,不免要对勃艮地葡萄农感到敬佩。一年有超过3次这样的清晨,就得赔上一年的收获所得,不过霜害发生,就连收获也不会有了。以自然条件来说,也许不该在此种植霞多丽,但为了夏布利白酒那迷人的矿石气味,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到夏布利如果不品尝当地出产的白葡萄酒,那你就错过了夏布利最为精华的部分。虽然曾经被知名的酒评家批评过于清淡,但是夏布利的优点与珍贵性就在这里,特别是酒中独特的矿石气息。夏布利位置偏北,自然不会有南方夏多内产区丰盈肥美的讨喜品味,凉爽的气候让夏布利保留了细腻的匀称风姿与令人振奋的迷人酸味,而且高酸度还让夏布利跻身勃艮第最耐久存的白葡萄酒之一。夏布利拥有近250家独立酒庄销售自产的葡萄酒,在一些老牌酒庄里,多有保存得相当好的陈年夏布利,一般都有三、四十年的年头。

+++++++++++++++++++++++++

小山坡旁就是一大片葡萄园,这些葡萄架上产出的葡萄,就用来酿造闻名瑕迩的夏布利葡萄酒。我第一眼看过去,就象是酒徒掉进酒缸般的兴奋啊。

我们开始顺着小路往村子里走,路边几丛紫色的花吸引了我们,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熏衣草吗?还没到普罗旺斯呢,就开始盛放了。

走进村子,窄窄的街道,两旁是很简单的房子,朴素中透着稳重。

小镇上见到最多的,就是各种各样的葡萄酒招牌,而这些招牌后面代表的,是我们在国内甚至没有机会品尝到的一家家酒庄的美酒。有复杂造型,也有简单的招牌,也有在窗户上做标记的:更有直接了当摆几瓶样品的:

我来之前就决定一定要在夏布利村的酒庄去买一瓶酒,然后在路上Jackson负责开车,我就在旁边负责把这瓶酒喝完。可奇怪的是,我们在村子中走了好一会儿,却几乎没有见到人,这些酒庄大多也是关着门。我真是纳闷了,这一村子的人都去了哪儿了?我是后来到了博纳后,才知道这个周末刚好是法国的一个长周末假期,法国人的假多,看来村里的人当时都去休假了。
 
好在有一个院子还开着门,看看招牌,至少也是个酒庄。试着走进去大声喊了一声“Bonjour”,应声而落,房里走出来一个老太太。

老人家年纪很大了,我就根本不指望她会和我说英语。于是,我比手划脚地表示我想买酒,她看来也经常接待游客,笑咪咪地把我们三个带到了酒窑。这种天然酒窑里的气温比较凉,但她还是从一个小冰箱里拿出来几瓶样酒让我们试喝,我尝到第三瓶的时候就喜欢上了,于是表示我就买这一种。

接下来,我们费了很大的劲,让她明白我只要一瓶;然后,猜价格游戏就更精彩了,她伸出两只手,一只上五个指头,另一只则是四个指头,我用英语问她是不是54欧?她好象能听懂一些,不停地摇头;我灵机一动,做了一个写的动作,老太太很开心,找了支笔,在纸上大大写了一个阿拉伯数字:9。
 
原来,这瓶夏布利村庄级的酒,只要9欧元。我当时真想把那一酒窑的酒全买下来,如果我能扛得回来的话。当然,结果还是只买了一瓶。而且,路上也没喝掉,而是一路背回了家,和大家分享啦。

走出酒窑,在门口请老太太合影,她乐呵呵地答应了。旁边那位男士是后来才进来的,不知道是她丈夫还是儿子。这两人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他们不如巴黎人那么时尚而高傲,在他们身上表现出来的更多是友善与谦和。

买了酒,完成一桩心愿,我们继续在村子里闲逛。夏布利给我另外一个很深的印象,就是家家户户都种着鲜花,前面的熏衣草已经有些感觉了吧?我们来看看更多美丽的门庭。

在小村中逛一圈不需要太久,而时间已来到了中午。我们停车的路边,就是一家餐厅,似乎也是当天在营业的唯一餐厅。

我们打算随便吃点午餐就好了,但事实证明,离开巴黎后,才能真正品尝到法国菜的美味。我们的确只是随便点了些东西,但味道却是好极了,而且价格比巴黎便宜不少。我当时很想把刚买的那瓶酒开了,可餐厅不让自带酒水。于是,我又点了一小瓶夏布利当地的酒来佐餐。从这一餐开始,不论中午还是晚上,不论旅行到哪个城市,只要是在正式的餐厅吃饭,我都没有放掉过品尝当地葡萄酒的机会。

波马特(Pommard)

很多人觉得勃艮第产区是个很封闭而且很少接待游客的地方,不过真正到过勃艮第产区的人会知道,勃艮第产区的葡萄酒旅游产业绝对能够排在全法产区的前列。在勃艮第产区,向游人开放的大小酒庄有大约三百多家,有些甚至在周末也开放。只是由于勃艮第的酒庄规模很小,从种植,酿酒到出口参展以及客户接待,大部分都是庄主和家人共同完成。如果没有提前预约,你也许只能在勃艮第大区的田里见到庄主一家的身影。

但是若说起整个勃艮第产区的葡萄酒中心,那一定是当属博纳市。如果爱好者希望能够比较便利的走访产区,位于夜丘和博纳丘之间的博纳镇是最好的选择。博纳虽然算是市区,但实在小的可怜,十分钟之内几乎能把市区逛遍。市里有非常多的葡萄酒商店,酒吧和特色餐厅,每天都能让人享受饕餮盛宴。博纳从来不缺高档酒店,每逢酒展,勃艮第产区的交易季,旅游季,各大酒店都被早早预定一空。

波玛堡(Château de Pommard)

Pommard(波玛村)是勃艮第的伯恩丘区最著名的产酒村(勃艮第不是一个大型的葡萄园区,但这个行政省却拥有数个不同的出色葡萄酒区,最丰富且最重要的酒区是位于心脏地带的金丘区,金丘区又是由南边的伯恩丘区与北边的夜丘区所组成)。凡是出产自波玛的酒,在市场上一直都是抢手货,而且都没有便宜货!

在波玛村内,有一个酒庄(也可理解为品牌)的名称,就叫波玛堡(Château de Pommard),拥有勃艮第现今最大的私人葡萄园,其出产的干红,根据葡萄园等级的不同和产量及年份的不同,国内售价约在500~4000间。

勃艮第酒的分级制度与波尔多不同,波尔多是酒庄分级制,酒庄级别高,出产酒的级别就高。而勃艮第酒的等级是由葡萄园的等级所决定的,酒庄一般没有具体等级,同一个酒庄可以拥有不同级别的葡萄园,酒标上面标注的是葡萄园的等级,故同一个酒庄,出产酒的等级会有高低之分。在勃艮第,最高档是特级葡萄园:Grand Cru;下一个等级是一级葡萄园:Premier Cru或叫1ER Cru;然后是村庄级的,酒标上可以使用村庄名和葡萄园的名称;最后是条件较差的葡萄园,酒标上只能冠以勃艮第大区的名称;后面两个等级的在波玛村内几乎没有。 )

波玛酒庄位于法国勃艮第产区波玛镇著名的Meusalut村,拥有勃艮第现今最大的私人葡萄园,整块葡萄园的面积达40英亩。从1726年开始,波玛酒庄就与勃艮第的历史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经过三个多世纪的风吹雨打,波玛酒庄早已因其精良的葡萄酒而蜚声国际,慕名前来参观游览的人络绎不绝,成为勃艮第葡萄酒产业发展与兴旺的见证。 

波玛酒庄的大门是一个带喷水池的花园,装饰有灌木丛和花床,非常法式。整个酒庄的内部则非常古香古色,看得出曾经的奢华。具有一定规模的波玛酒庄历史博物展室珍藏着波玛葡萄酒发展过程中的许多历史文物,有几个世纪以来的葡农们所使用过的耕种工具和酿酒用具。酒庄的厨房也挺有意思,石头烟囱,里面还有个17世纪时期的钟摆型烤肉架。 酒庄的门都可以通向葡萄园,20公顷的黑品乐葡萄园海茫茫的一片,非常壮观。葡萄园有着肥沃的土壤,温和的天气,品种主要是黑品乐。 庄园的地下酒窖非常壮观,除了橡木桶外,在各个巷道里面码放整齐的酒瓶,按年份分区堆放,有些酒瓶的瓶身已布满霉菌和灰尘,看酒牌显示很多酒已经有几十上百年的历史。

默尔索酒庄是

勃艮第(Burgundy)子产区伯恩丘(Cote de Beaune)的一个村庄,从南至北绵延5千米。这里云集了数百个葡萄园,种植面积为440公顷,与其邻近的普里尼-蒙哈榭(Puligny-Montrachet)相比,其面积显得较大。该法定产区于1937年被评为法定产区。

这里是勃艮第最精彩的白酒产区之一,所产葡萄酒可与普里尼-蒙哈榭的酒相媲美,在世界各地著名的餐厅都有出售。很奇怪的是,尽管法律规定该产区可以酿造红葡萄酒,但这里95%都是白葡萄酒,占金丘总产酒量的1/3,可能是因为这里的人们比较喜欢白葡萄酒吧~大体而言,产区白葡萄酒呈金绿色或者金丝雀黄,随着逐渐熟成,颜色会偏铜色,酒液清澈透明而又光彩夺目,年轻时有烤杏仁和榛子的味道,并带有葡萄的醇香,偶有矿物质味,也有黄油、蜂蜜以及柑橘类水果的味道,口感饱满圆润,清新丝滑,是现在新世界酿造霞多丽(Chardonnay)的典范。

晚餐我们是在默尔索的城堡餐庄 Bistrot le Potager进行。晚餐相当丰富,是由星级厨师精心准备而成。

罗马尼康帝(Romance-Conti)城堡

上午前往勃艮地地区红酒的天王巨星–罗马尼康帝(Romanee-Conti)城堡,品尝顶级佳酿。

罗马尼康帝(Romance-Conti)城堡

罗曼尼·康帝酒园是法国最古老的葡萄酒园之一。这里最早可以追溯到11个世纪之前的圣维旺·德·维吉(Saint~Vivantde Vergy)修道院。

罗曼尼康帝(Romanee Conti)被誉为天下第一园,最昂贵的葡萄酒,罗曼尼康帝在市场上是找不到的,没有零售,所以只有在特别的地方才能找到它,大家有个传说就是说罗曼尼康帝不是百万富翁拥有的,只有亿万富翁才能享受的起。

波尔多的酒世界驰名,有拉菲、拉图、玛歌和木桐等5大知名酒庄。对于同样知名的产区勃艮第来说,有罗曼尼·康帝一个酒庄就可以把勃艮第提升到非常高的地位,可见罗曼尼康帝的声望。 这个世界驰名的酒园常被简称为DRC(Domaine de la Romanee Conti),是科尔多省(Cote d"Or)最大的酒园。面积达到506.2英亩,Romanee Conti园的面积为67.5英亩,所种的红酒葡萄为100%的Pinot Noir(黑皮诺),植株的平均年龄高达50年,年产量为7000箱。康帝园会按照不同的酒园的名字来命名他的葡萄酒,所有产品均是精品,当然其中最好的还当数Romanee Conti。罗曼尼·康帝又如此满园的珠玉也无愧于“天下第一园”美誉

如今的罗曼尼康帝(La Romanee Conti)是法国最顶尖的酒园,甚至被广泛认为世界最顶级的红葡萄酒园。这座位于布根地产区夜丘(Cotedenuits)子产区核心位置的超级酒园,光凭一己之力就足以将布根地产区提升到与波尔多并驾齐驱的地位。

罗曼尼康帝酒园于1936年9月11日被法国官方定为顶级佳酿(Grand Cru)等级。另外,酒园的葡萄为贵族品种黑皮诺(Pinot Noir),罗曼尼康帝将黑皮诺的各项迷人特质完美地呈现出来~馥郁持久的香气,精致醇厚,单宁细腻而有力,平衡而又凝缩,丝绒般的质地柔滑优雅,几乎将顶级黑皮诺的优点集于一身。


经历劫难

第一次是在1866年,法国遭受根瘤蚜虫灾害,来自北美的根瘤蚜虫将法国大部分葡萄园毁了,酒园以高昂的代价和不计成本的方法(如用当时昂贵的化肥取代可能会传染根瘤蚜虫的天然堆肥),终于奇迹般地躲过了劫难。

第二次是在1945年,在春天的冰雹和二战导致的人工短缺的夹击下,酒园的葡萄老藤最终难逃一劫,只能次年从兄弟酒园拉塔希引入葡萄树。当然,拉塔希酒园的葡萄本身也是根瘤蚜虫灾害后从罗曼尼?康帝酒园里引种过来的,这样的方式很好地保证了罗曼尼?康帝酒园葡萄树的纯正“血统”。引种后的6个年头(1946~1951年)里,为保证质量,罗曼尼?康帝酒园未出产葡萄酒。另外,酒园陈年所用均为全新的橡木桶,桶的原材料均由酒园统一采购,风干3年后才制桶使用。

第戎

第戎是位于法国东部的一座古老的港口城市,早在19世纪时,它就已经成为法国的重要交通枢纽,无论文化底蕴还是经济实力,都可谓名列前茅。第戎市中心因其壮丽的建筑物——勃艮第公爵的遗产而闻名。作为勃艮第的省府,如今的第戎拥有丰富的文化生活和多元的城市气息。

很有历史和韵味的小城,勃艮第公爵的统治中心,整个城市保存的非常完好,很多街边的普通房子都有几百年历史。游客可以沿着猫头鹰之路把整个小城逛完,一路上地上都有猫头鹰提示,很贴心。第戎美术馆意外的有很多藏品,值得一看。

这里人与人之间既友善又活泼,那里的气氛会把你深深迷恋,市内几座博物馆有众多意识品及宗教圣物,值得细细观赏。第戎(Dijon)位于勃艮第地区葡萄酒乡而为富蔗之地,保留了许多旧时贵族的豪华宫殿和遗迹,以古堡著称全国。第戎现为勃垠第首府,从巴黎搭乘TGV只需1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车站距离市中心很近,加上主要观光点十分集中,跟着地图按图索骥即可,相当适合从事一天的徒步之旅。

这是第戎的公爵宫广场。一路行色匆匆,一直走到第戎,才终于有了坐下来喝杯广场咖啡的时间。

广场的核心是勃艮第公爵宫。因为这座公爵宫,第戎在我心目中,仿佛成了一个独立于法国之内的小小公国。其实历史上也差不多是这样,诞生于古罗马时代的第戎,有好几百年时间都是勃艮第公国的首府,也就是一座城邦,直到15世纪,才终于被法兰西王国吞并。

按照政治学的说法,城市广场起源于希腊的城邦文化,在城邦政治中,城市广场是公民和当权者互动、权利与权力的抗衡,在空间中的体现。简单地说,早期城邦的统治者们,可不就是在广场上向治下的市民宣告自己的政治主张吗,所谓“公民社会”由此而生。后来,随着集权的兴起,那种可以听到一个人大声讲话的集会型小广场,逐渐衍生出了用来举行阅兵和群众大型团体操的大广场。不过,对于老欧洲来说,广场还是小的多。

欧洲的广场大多亲民,他们的广场被一圈散漫的咖啡座围绕,我们的广场被四条大而无当的宽阔马路包围,与市民差不多算是隔绝起来了,进入都不是太容易,勿谈其他,至于原因么,你懂的。

不管怎么样,如今的欧洲城市广场已经渐渐失去了表达的欲望,像我们现在这样,在金色的夕阳下,坐下来,喝杯咖啡,才是生活的常态。

晚餐在第戎,这里是芥末的原产地,法国的上等葡萄酒之乡,同时也是一座以蜗牛等美食闻名的城市。 

法式大餐中鼎鼎大名的蜗牛菜,以第戎最为著名。蜗牛菜一般是面包后上的第一道菜,桌上两股的餐叉就是专门用来挑蜗牛肉的。

另外,第戎人在烹调中也充分利用了当地的美酒资源,红酒煮鸡蛋、红酒炖牛肉、白酒杂鱼汤都是著名的本地风味佳肴。

波尔多

梅多克medoc,Margaux城堡

梅多克产区美度(Medoc)是波尔多地区最主要的产区之一,位于波尔多市北部的芝朗狄河左河岸向北延伸约80公里,处于波尔多地区的西北部,地势平坦,表土多为沙砾鹅卵石质,下层土为赤褐色含铁土质,种植面积达到14000公顷。由于地势的不同,美度分为南部的上美度(Haut-Medo)和北部的美度。18世纪以来,美度一直是波尔多地区最显赫最尊贵的葡萄酒产区。

1855年,为弘扬法国美酒文化,当时的法国国王拿破仑三世命令波尔多商会将波尔多产区的葡萄酒进行等级评定,结果评出的62个特级酒庄差不多全部坐落于美度产区。美度有两个地区性法定产酒区:AOC Medoc和AOC Haut Medoc,六个村庄级法定产酒区:波亚克(Pauillac)、玛高(Margaux)、圣埃斯泰夫(Saint-Estephe)、圣朱利安(Saint-Julien)、里斯特哈克(Listrac)和穆利斯(Moulis)。

著名酒庄有拉菲古堡、拉图酒庄、玛歌酒庄、木桐酒庄等等。

+++++++++++++++++++++++++++++++

酒庄之旅,要想悠闲爽,时间大体这么分配:早晨起床吃早饭(我不吃),老城逛逛或者直接在酒店看会儿书,之后外边找个地儿吃简单中饭,下午去一家酒庄认真参观完毕,四五点回到酒店补上一觉补充体力,晚上干一顿大的。晚饭七点半八点开始,直接干到十一点多十二点,酒足饭饱回去睡觉。每天只安排一个酒庄。如果安排俩,时间就会很赶。

Ch.Margaux是Margaux老大,波尔多五大之一。五大自然有五大的气魄,酒标上的恢宏建筑,现在还在使用,是拥有者的住宅,真气派呀。路上我们还想起了咱们那个南方人买了个酒庄,签约当天坠机而亡,唏嘘之余也“卑劣”地揣测,很多内地豪客到法国买酒庄,就是看上庄园好看,不管葡萄了。Ch.Margaux的“讲解员”也最漂亮,相当精致的法国小妞儿,我偷拍了半天,就剩这张最好了。当时正遇到微信公众号“错乱”事件耽误了半天,心情也很差。

Ch.Margaux几点收获:未来Ch.Margaux将会做一些小桶用来发酵,小桶可以将不同葡萄品种分类发酵、更容易控制,可以调配出更加精致的酒来(所以酿酒技术本身还是很重要,像他们老是把酒好不好归咎于上天,不过是一种说辞)。Ch.Margaux的“地盘”(两百多公顷的土地)上种了很多很多树(我记得是树林、葡萄地、厂房空地等各三分之一),为啥种这么多树呢?她说有些土地种不出好葡萄,我们就种树了(后来我听说在法国种树好哇,属于绿化行为,还能拿政府补贴)。在回答为什么Margaux区里只有Ch.Margaux做到顶了,她说是因为风土,因为土地是很神奇的,比如说有一年隔壁就遭到了霜冻,他们就没事儿。经过分析,高大的绿化群可以改变“风土”、改变自然小环境,所谓风水,起码可以人为地改变部分的风和水。

1934年Ch.Margaux由波尔多大酒商Ginestet家族收购经营,直到1977年没钱了、卖给在法国连锁超市大佬Andre Mentezelopoulos家族,在这四十多年时间里不分正牌Chateau Margaux和副牌Pavillon Rouge du Chateau Margaux,也就是说这些年原本“应该给”副牌的葡萄也都拿去做了正牌酒。所以,在某种意义上这段时间的Ch.Margaux(超一流年份除外)不那么值得买。如Ch.Angelus一样,2013年Ch.Margaux也不好,产量非常低。Ch.Margaux都用新桶,那新桶变旧桶咋办呢?“卖给做威士忌的”了。不过“不会说这是哪家酒厂出来的桶”。给我们试的是正副牌2006,明显正牌要均衡很多,但还是太新太新啦。

晚餐

米其林一星的Le Gabriel位于波尔多交易所广场(place de la Bourse),这地儿由建筑师昂热-雅克·加布里埃尔设计,兴建于1730年和1775年之间,先后命名为皇家广场、自由广场、帝国广场,复辟时期恢复为皇家广场,1848年路易-菲利普一世时期最终定名为交易所广场。走在去广场的路上,远远就看到一个方方正正的建筑,雨水湿润了地面,灯光更加霓虹,远远看去,世间就像一个琉璃作品那么美妙。Le Gabriel晚八点才开门,只做一轮,到早了就在一楼喝点饮料。

点的套餐,很多道,不过都不多。膳用了很多海鲜和黑松露,那个带子和前菜鱼子酱都很好吃。点的什么酒忘记拍了,但很少老酒,餐厅比较新,酒价很贵。听不懂法语,后来伟哥说服务很普通,讲话很硬,我们问为什么白葡萄酒要用比红酒还胖大的杯子人家居然说“就这样”。装修很现代风,用色简单,光调很冷,看起来有高贵感觉。

圣埃美隆saint emillion小镇酒庄


Saint-Émilion没有什么特别大型的酒店,我们的选择是CAVE DE LA COMMANDERIE。这是一家“真正的boutique”酒店,拢共只有4间(还是5间?)客房,我们就占了三间。细长的古老的小楼,据说以前是战争时期的碉堡。蜿蜒瘦身的楼梯很难爬,打开房间门才发现原来别有洞天,相当大。古香古色的室内装修有相当“原始”味道。推开窗可以看到起伏连绵的Saint-Émilion老城的面貌。这个城市本身就像一款老酒,那种醇香的时间味道很迷人,尽管回味很短。洗手间虽没有浴缸,但有一个烘衣架(外边在下雨,太实用了)。现在这个季节房价可能最低,听说旅游季时这客房要三千多人民币。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人家在隔壁还有一间“指定餐厅”叫La Table 38,我们午饭就在这里解决。法国乡下菜也和中国东北似的,分量超级大,深恐你吃不饱。

1999年列入人类世界遗产的Saint-Émilion老城,没有什么特别,所谓“中心”最多也就是上海新天地的一角。但这条街有内容。中心部位,有“地标性”的教堂,高耸着插入云端,旁边可以俯瞰整个城。

据说这个教堂在中世纪原本是竖立在那的一块巨石,后被人愣是凿出了一个教堂来。豪哥要买一个割掉红酒“包皮”的小环刀,Saint-Émilion很多卖酒小店,冬季都休息出去度假了。第一家没有,酒也很贵,没什么老酒;大妈热心将我们“引渡”到斜对角的第二家店。大概同一老板,出门就走,门都不锁。第二家就有不少好酒、老酒,而且这些老酒都不贵。原本我们还在筹措怎么运回中国,人家坦白交代说可以帮你物流到香港(只到香港,你懂的)。老年份很多,我主要买的都是七八十年代列级庄,光82我就买了好几款,像82 Ch.Palmer 300欧,82 Ch.Cosd'Estournel 329欧,都不贵。82 Ch.Duhart-Milon更是只要145欧。酒商叫Tant qu'il yaura des Vins(www.mesprimeurs.com),朋友去,不妨再瞧瞧。运费也跌出我们心理防线,含运费、全额保险、帮你做好退税,总计七箱、一万五欧元左右的货用UPS三天运到香港,只收300欧元。原本只是出门逛逛,结果瞬间就把我搞破产了。豪哥藏酒如云不知凡几,所以只买几瓶纪念。

餐厅比车库大,和小型修车工坊相若,香槟并非车库、却也相当小众,Henri Giraud的Fût de Chêne 2000。老板推荐我们该牌入门级,我们更相信价格决定一切。这家1625年建厂的小众香槟封酒很特别,不是一圈铁丝而是一个U形钩子封住香槟塞,所以那个香槟塞极具标志性:真的很像龟头。虽然这款香槟不如香槟王来dry,但隐隐有香槟王均衡磅礴风采,何况价格最多是香槟王七八成,还是很值得一喝。香槟之外当晚的三款红酒分别是Ch.Palmer 1974,Ch.Pichon Lalande1979,Ch.Valandraud 2004,这三瓶红酒作为第一晚的爽,“预示”着我们将走过这三个著名产区。

车库酒(Garage Wine)意思是厂房太小、直接就谈不上有厂房,事儿直接在车库里就办了。也有人引申为土地只有几公顷,产业小。虽然在“车库”里酿造但车库酒自有精彩,贵得可人的Ch.Le Pin也比车库大不了多少(酒庄不足2公顷)。1990年,车库酒先锋Jean-Luc Thunevin来到Saint-Émilion买下了Ch.Pavie-Macquin旁的0.6公顷地,翌年加到1.8公顷,在一个旧车库中酿酒(1940年代酿酒Bécot家族在此酿酒,后变为车库,“车库酒”之名由此而来),名Ch.Valandraud。由于车库酒深得RP的喜好,酒体沉重、异常饱满、果味丰富、酒精度数相对较高,江湖异军突起。据说1995年份盲品RP给Ch.Valandraud高过Ch.Petrus,该款1995在佳士得拍卖一度高过Ch.Mouton Rothschild。因RP加持1991年才推出第一个年份的Ch.Valandraud在市场中已有二三级庄身价。与车库酒同时期登上神坛的还有膜拜酒(cult wine),主要诞生于美国纳帕山谷(Napa Valley),同样满足了美国人尤其是酒评家口味,单宁重,耐久藏,以极少产量满足小众需求(产量极小、行家说好,价格只能一升再升,平步青云)。各位知道Screaming Eagle不?动辄数千美元一瓶,美国酒呀!以一己之力在葡萄酒界呼风唤雨,RP真枭雄也。

L'Envers du Décor à Saint-Émilion装饰非常大排档(小酒馆),但生意热络,座无虚席,小镇“风情”比波尔多市内米其林星级餐厅不差。而且这家餐厅是几个酒庄熟人介绍,出品值得期待。因为事先预知酒单较弱,豪哥伟哥事先安排“外带”酒水,店家欣然接受。我们在店里点了香槟,之后就一路红酒干下去,Ch.Palmer 1974与Ch.Pichon Lalande 1979在不同时间有不同的精彩,一时亮瑜。豪哥说招牌鸭肉味道很赞,只是分量太大。我和伟哥二人携手力战双人份牛排,奈何敌强我弱,在第二次出门吸烟补充体力之时被店家不告而撤。

佩里格市(Périgueux)

佩里格市(Périgueux),它被评为“艺术与历史之城”(ville d’Art et d’Histoire),展示一座古老的高卢-罗马古城的令人赞叹的遗迹,这里拥有堪称法国面积最大之一的中世纪-文艺复兴中心。

佩里格市历史上,佩里格法国的重要城邦之一,现城内仍有不少保存完好的中世纪建筑以及曾经的战争痕迹。雄伟的圣弗朗特教堂即佩里格主教座堂始建于1120年,于19世纪恢复,是世界文化遗产法国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之路的一部分,因而吸引了大量游客。每年五月和九月当地盛大的集市活动已有超过百年的历史,全景展现了当地的风土人情。当地大大小的古老城堡,神秘的史前岩洞,展现佩里格考古发现与艺术的佩里格艺术与考古博物馆以及有着数百种奇异动植物的动物园都一定不能错过。此外,当地有不少中世纪的广场,四周围巴洛克风格的建筑,古朴的步行街道以及风格迥异的拱门和浮雕。

于2000多年前建于风光旖旎的伊勒河河畔的山丘上,如今是法国西南部阿基坦区多尔多捏省省会。有别于法国最常见的哥特式教堂,当地的这座教堂是典型的“罗马式建筑”也叫“罗曼式建筑”。这里拥有有法国最好的史前博物馆,以及公元2世纪建成的塔楼遗迹。

8:30从佩里格出发,大约1小时到达萨拉。
Sarlat是法国著名的美食的起源之地,特色松露,牛肝菌,和鹅肝,秉承“传统”烹饪。这种烹饪是一种优质生活艺术的见证。人们很难不被这些以鸭和鹅为基础制作的菜肴所吸引,其中包括著名的鹅肝、佩里格松露、佩里格核桃,另外还有贝哲哈克葡萄酒,其中最著名的是佩沙蒙葡萄酒(Pécharmant)和蒙巴济亚克葡萄酒(Monbazillac)。


中世纪小城罗卡马杜尔Rocamadour

前往中世纪小城罗马卡杜尔,参观著名的巴蒂拉克天坑(Gouffre de Padirac)后,参观这个中世纪小镇圣城罗卡马杜尔。
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

车子在南比利牛斯大区的乡间穿行,至一高地,蓦然峡谷对面的悬崖峭壁上,挂有一座城池,朋友讲,那便是罗卡马杜尔,圣城,每一个朝圣者日思夜想的地方。到底是什么让这座小城有如此巨大的魔力?以至于自12世纪起,罗卡马杜尔便成了朝圣者的必经之地。

圣城Rocamadour位于悬崖边上,自公元12世紀起成为法国各地和欧洲著名的基督教徒的朝圣中心,传说连英格兰国王
亨利二世也在朝圣者之列。

罗卡马杜尔圣城占据了城镇的核心位置,依山而建,12-14世纪时成为朝圣者们重要的落脚地,景色宏伟壮观。里面风格古朴的哥特式礼拜堂内供奉着著名的“罗卡马杜尔黑圣母”像,被很多信徒认为拥有不可思议的神奇力量。圣城里还有一把被称为“迪朗达尔”(Durandal)的名剑,据说是查理曼大帝的圣骑士罗兰曾使用过,但一般认为它是一件复制品。1936年,作曲家普朗克(Francis Poulenc, 1899-1963)旅居罗卡马杜尔时,惊闻挚友、作曲家费鲁德因车祸丧生的噩耗,他随即在圣城皈依天主教,并在不久后写下了《连祷歌-哀恸中的圣母》等宗教音乐,这些作品和他之前给人留下的顽皮、“浅薄”印象大相径庭。
从汽车站步行30分钟可以到达。
 
2002年5月27日,法国邮政曾为Rocamadour发行过一枚邮票。这个村庄的名字来源于“Rock”(岩石)和Amadour, Amadour据说是一个圣母玛利亚的仆人。12世纪时人们在一处岩石(Roc)上发现了他保存完好的尸体,并维持着祈祷的姿勢,祈祷的对象就是这座山城的灵魂中心-─黑色圣母像。黑色圣母像,被认为具有不可思议的神奇力量,据说她上一次显灵是在距今300多年前,拯救了一班陷入风暴中的可怜水手。圣母像所在地后來改建成当地著名的圣母礼拜堂,圣者遗体被发现的岩石也特別被保护起來。
关于罗卡马杜尔,在12世纪之前几乎没有任何文献记载,直到在这里发现了追随圣母玛丽亚的信徒Amatour的不朽之身,于是在发现地所处的岩壁处开始修建教堂,将他的不朽之身供奉于之内。岩石Rock,外加Amatour的名字,便成了圣城的名字:Rocamadour。  

我们先到了旧城,法国人总是能让这些废旧的东西生出些情调调来,漂亮的圆形石头房子,给了它生气。

我在的时候已是黄昏,有一位朝圣者和我一样被教堂拦在外面,只是她面对着Amatour的发现地,跪拜下来,口中振振有词,然后又脸朝教堂,万分的虔诚。其实,这座圣母小教堂还奉有一件非常神圣的黑色圣母像,极其灵验。岩石下的一处空地,竟然建下了7座教堂及礼拜堂。

抬头仰望,岩壁上竟然深深地插入一把利剑,durandal是利剑的名字,相传是由Roland骑士掷出的,而骑士则是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文学作品中的人物,看来罗卡马杜尔这里还真正地有些神秘,难怪多年以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将罗卡马杜尔名列世界文化遗产。

从山脚下至圣母教堂有230多级台阶,最虔诚的信徒会跪拜上去,其中的辛苦在外人看来很是难以承受,而在他们的眼里,这与耶稣的苦路又是相差甚远。几百年来,每天都有人朝圣至此。

而从教堂向上,直至山顶的途中,建有耶稣的苦路,14处图像描述着耶稣受难时的全过程。小路的其它地方,也有一些岩洞,斑驳的样子定是有些年头,想象不到这几百里,圣城罗卡马杜尔都发生了一些什么故事。

不光是罗卡马杜尔充满了魔一般的幻像,离这不远还有一处自然奇观,帕迪拉克深洞(gouffre de Padirac),平地上突然陷出一个巨大的洞穴。

沿着洞穴下去,会发现这地下还有另外一个世界,整个地下都是空的,一条暗河驶于其中,暗河平缓,似乎难以闻到流水的声音,灯光所至之处,各种形状的巨大岩石或悬于头上,或立于身旁。

帕迪拉克深洞死一般地沉寂,不过,据说在地下河里曾经发现过虾,和小鱼,只是那虾和小鱼都没有眼睛,在漆黑一团的世界里,要眼睛也没用的,都进化没了,想着实在是有些诡异。

帕迪拉克地下河及岩石仍在生长,其中一处离地面已经非常之近,或许用不了若干年,地面又会陷落,一处新的深洞形成了。

晚餐


晚上返回波尔多

圆柱形状的canelé是波尔多传统甜点,外脆里嫩的焦糖的浓郁香甜实在可口。其实这个小点心的造型就来自储存红酒的橡木桶上的那个酒塞。Le Pressoird'Argent做得比较好吃,伟哥说带回一点给小孩子吃时他们很开心,精心包装好、配了一个小手提纸袋,光是这一点,已高出昨天那顿很多。我更喜欢Le Pressoir d'Argent的暖色调装修,温暖的烛光使人安逸。翻看酒单,发现一瓶不到100欧、1989年一款白葡萄酒,Graves地区Pessac Leognan AOC的Ch.Couhins Lurton。纠结了六十一秒,决定开掉算了。这么老的白葡萄酒,不多了。米其林星级餐厅存酒不会差,到底是存世24年呀。一口下去发现还是有惊喜,后来翻阅资料发现RP评价也相当高。我们问是不是可以打包一瓶?原本只是试试,看看他们是不是最后一瓶被我干掉了,没想到人家欣然应允。挂房账。

这家餐厅就在我们住的Grand Hôtel de Bordeaux酒店二楼。等下会介绍到它的。由此得出的结论是(经“一再”验证),如果在好餐厅的酒单上发现老酒还价格不贵,哪怕没听说过也不必“心慈手软”,应立即辣手摧花开掉,你会有惊喜。菜品就很“奇妙”,波尔多明明盛产红酒(红酒方面,波尔多勃艮第谁也不服谁都觉得自己才最牛逼;但白葡萄酒一定是勃艮第更好,这点没争议),为啥主菜多数都是海鲜,红肉很少呢?人家说:嗯,......现在波尔多就是流行这种风潮!我的主菜是羊,外边是酥皮、里边还包了鹅肝,只算精致而已。

巴黎, 枫丹白露宫(Château de Fontainebleau)

最后一天,驱车返回,前往枫丹白露宫,枫丹白露宫(Château de Fontainebleau)位于巴黎东南65公里处,森林环抱,是巴黎人最喜爱的远足目的地。枫丹白露宫原是一座皇家狩猎行宫,在弗朗索瓦一世和享利二世时期被扩建成了法国文艺复兴时期宫殿中最重要的一座。拿破仑曾把教皇囚禁于此,后又戏剧性地在这里被迫退位。 直到19世纪它的修缮扩建都未停止过,众多著名的建筑家和艺术家参与了这座法国历代帝王行宫的建设,各个时期的建筑风格都在这里留下了痕迹。

喜欢枫丹白露是因为巴比松画派中的枫丹白露的森林。不懂画,看到的只是情感和感觉而已。喜欢树叶茂盛望不到头的树木,喜欢那暗调不羁的画风,还有内心潜质变化出的优美线条。

在车上发觉清晨巴黎郊外原来这样美,真是美得一塌糊涂。火车顺着塞纳河蜿蜒前行,河水忽远忽近,忽明忽暗,或藏或露,或高或低,轻柔舒卷,排闼前行。五月的巴黎,我觉得是巴黎最好的季节。四月底早晚还显得多些凉意,尤其阴雨天,微风吹过,零雨其濛,穿着夹克也还有点寒气;一进入五月,阳光灿烂,枝繁叶茂、苍翠欲滴。也许是地中海气候的影响,也许是西风带来的暖湿气流,或许是人工雕琢栽培的结果,这里的花木极为绚丽,争奇斗艳,美不胜收。而透过高大阔叶乔木,可以看到天空湛蓝清澈,极其明丽。巴黎人是热爱阳光的,每每在阳光普照的午后,三三两两躺在草地上晒太阳。

枫丹白露意为"蓝色美泉",因有一股八角形小泉而得名。该地泉水清澈碧透。1137年,法王路易六世在泉边修建了一座宏伟的、供打猎时休息用的城堡,那就是著名的枫丹白露宫。枫丹白露宫位于170平方公里的森林内,面积0.84平方公里。以文艺复兴和法国传统交融的建筑式样和苍绿一片的森林而闻名于世。这里主要建筑有喷泉、长廊、岩洞、舞厅,其中蒂布雷池位于花园的中央位置。(抄门口拿的中文介绍)

枫丹白露宫虽然比不上凡尔赛宫的宏伟,卢浮宫的广袤,但却 淡雅大方,给人以静谧宁静温馨的感觉。

tips:逛花园不用门票的,门票就是参观宫殿。其实我觉得,看过了凡尔赛宫,卢孚宫,枫丹白露宫也没啥看的。audio guide只要1欧,而且有中文。我们大部分时间还都是花在了花园里头。

本篇游记共含15326个文字,5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好厉害,感觉对法国很了解呀,好涨姿势

2016-01-25 16:2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