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令人敬畏的巨大神庙--卡纳克神庙

111
春风化雨 (北京) LV.45
2016-01-21 12:48 8069/414

在过去的漫长岁月中,埃及的历代国王和权贵在此大兴土木,建造了宫殿和神庙,据说,这段建造时期堪称埃及建筑艺术的高峰,神庙将埃及人的想象力发挥到了极点。

如果说金字塔重在营造建筑外部空间,用超大的简单形体,表现与长河大漠相比美的壮阔。神庙则重在营造建筑内部空间,通过比金字塔更复杂的建筑序列,层层递进,明暗对比,制造出幽深神秘的建筑氛围。在建筑艺术表现手段上,也推进了一大步。

卡纳克神庙位于卢克索以北5公里处,是埃及中王国及新王国时期首都底比斯的一部分。太阳神阿蒙神的崇拜中心,古埃及最大的神庙所在地。在开罗以南700千米处的尼罗河东岸。 遗址占据当时底比斯东城的北半部。通过斯芬克斯(见狮身人面像)大道与南面1千米的卢克索相接,那里另有一座阿蒙神庙。
由于中王国和新王国各朝都是从底比斯起家而统治全国的,底比斯的地方神阿蒙神被当做王权的保护神,成为埃及众神中最重要的一位。这里的阿蒙神庙也成为全国最大最富有的神庙。它是古埃及帝国遗留的最壮观的神庙,因其浩大的规模而闻名世界,仅保存完好的部分占地就达30多公顷。

卡纳克神庙是世界上残存的古代最伟大的神庙群, 进入神庙要通过一个长长的神道,神道两边排列着狮身羊头像的公羊大道,古埃及人认为,公羊是阿蒙(太阳神)的化身。

卡纳克神庙是法老(即国王)迎接太阳的地方。在公元前1567年开始的古埃及新王朝,每天清晨,法老和他的臣民都要到卡尔纳克神庙前迎接太阳的升起,迎接他们心中最崇敬的太阳神。

早晨,通红的阳光仿佛来源于卡尔纳克神庙中的方尖碑。光线爬过高大的塔门,先是染红多柱厅“盛开”的莲花大圆柱,然后投射在神殿上。过一会儿,阳光将移到排列整齐的狮身公羊头像上,每只狮身公羊头像下都站立着一个小小的法老,接受着神的庇佑。

公羊狮身像队伍后是神庙第一道门墙,进门之后首先看到的是阿蒙神庙的大庭院,这里集中了名目繁多的古迹。左侧是谢提二世祠堂,对面有一座面部酷似图坦卡蒙的羊头狮身像,祠堂右侧是小型的拉美西斯三世神庙。大庭院中央还有一根孤零零的纸草状立柱,这是原先曾有的一座25王朝努比亚法老塔哈克时代的结构独特的亭子所遗留下来的。
     


进了狭窄的城门,眼前是一个大院,旁边有两座小神庙。

神庙始建于中王国时期。至新王国第十八王朝大加扩建,第十九、二十王朝又续有增修。到新王国末期,它已拥有10座门楼(古埃及一般庙宇仅有1座门楼),各座门楼又有相应的柱厅或庭院。全庙平面略呈梯形,主殿按东西轴向布置,先后重叠门楼6座,又从中心向南分支,另列门楼4座。除主殿供奉阿蒙神外,还另建供奉阿蒙之子柯恩斯神和阿蒙之妻穆特神的庙宇。神庙由石像道、塔门、外庭院、大殿和密室组成。

城门左侧屹立着拉美西斯二世八米高的巨型花岗岩雕像,他的两腿之间镌刻着王后的雕像,一大一小,和谐地融为一体。这位统治埃及时间最长的法老,和大多数帝王一样,热衷于修建经久传世的庞大的土木工程,他为卡纳克神庙和卢克索神庙都增添了新的结构。

拉美西斯二世王后

整个建筑群中,包括大小神殿20余座。院内有高44米,宽131米的塔门。大柱厅共有134根巨型石柱,气势宏伟,令人震撼。据说共有81322名工匠、祭司、卫士、农民为建造卡纳克神殿这座神殿付出了汗水。法老们远征的战利品和劫掠的钱财为神殿的建造提供了极为丰富的奖金来源。数代法老参与了大殿的建造,其中阿蒙诺菲三世建造了中殿的12根大柱,用以支撑众多的柱楣。拉美西斯一世开始对大殿进行装饰,一直延续到塞地一世和拉美西斯二世的时代。

埃及最大的神庙——卡纳克神庙给人的感觉就是夸张,且不说塔门巨大而厚重,雕像高大而挺拔,就连多柱厅中的134根圆柱子,高度竟然有22米,每根“盛开”的莲花大圆柱顶可以站立100余人。

神庙最著名的是大柱厅,厅长366米,宽110米,面积约5000平方米,有六道大厅,134根石柱,分成16排。中央两排的柱子最为高大,其直径达3.57米,高21米,上面承托着长9.21米,重达65吨的大梁。其他柱子的直径为2.74米,高12.8米。在柱顶的柱帽处,可以安稳地坐下近百人,其建筑尺度之大,实属罕见。
站在大厅中央,四面森林一般的巨大石柱,处处遮挡着人们的视线,给人造成一种神秘而又幽深的感觉。虽然由于年代的久远,致使神庙已破败不堪,然而,透过那仅存的部分,人们依然能够感受和想象到卡纳克神庙当年的宏伟壮丽。

抬起头,纸莎草状的柱头,和天空接近、融合。

电影《尼罗河惨案》中高耸的石柱、雄伟的庙宇以及巨大的石块从柱子顶部轰然坠落的场面,那一组惊险的镜头,就是在这个被称为石柱大厅的地方拍摄的。

这里的石柱有如原始森林,仅以中部与两旁屋面高差形成的高侧窗采光,被横梁和柱头分去一半后,光线渐次阴暗,形成了法老所需要的“王权神化”的神秘而又压抑的气氛。这些巨大的形象震撼人心,精神在物质的重量下感到压抑,而这些压抑之感正是崇拜的起始点,这也就是卡纳克神庙艺术构思的基点。

  
柱顶残留的彩绘,可以想像出神庙3000年前的风采。这些石雕彩绘的大柱已经在这里站立了几十个世纪。


在门楼和柱厅圆柱上有丰富的浮雕和彩画,既表现宗教内容,又歌颂国王业绩,并附有铭文。


巨大的石柱密集如林,柱、梁、墙遍布雕刻,走在巨柱之间,撼然、幽然、怆然、恍然,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仿佛置身在岁月的丛林里。


134根巨大的石柱排列有序的占满整个大厅,密密麻麻的如同石林一般,阳光穿过巨大石柱的缝隙,投下的影子形成明暗的光影,扑朔迷离,使得神庙变得更加的神秘! 

这巨柱组成的石林创造出一种震撼人心的效果,想想这些密密麻麻的大柱子站在这里经历了三千多年的日出日落、风卷黄沙,那种感觉,真的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在柱上、墙上、神像基座上优美的图案和象形文字。

雕刻精美象形文字巨大的圆柱。

穿过立柱大厅便来到第三塔式门楼,这是卢克索神庙的创建者阿蒙霍太普三世修建的。

墙上的象形文字和人物雕刻,正在描述着古埃及的动人故事。

门楼后面有个狭窄的庭院,这里原来有4座方尖碑,由图特摩斯一世和三世遗留下来的,现在只有一座还挺立着,其余三座只剩下一堆断石残碑。

方尖碑是除金字塔之外,古埃及文明最具特色的象征。方尖碑一般以整块花岗岩雕成,重达几百吨,四面均刻有象形文字。方尖碑通常被成对地竖立在神庙前,法老们用方尖碑来祀奉太阳神、彰示威严、炫耀胜利。

制作方尖碑的花岗岩出产于阿斯旺,整块石料在阿斯旺的采石场被开凿后,由尼罗河船运至卢克索,航程200多公里,如此巨大体量和重量的整石的运输,在今天都是一项艰巨的工程,古埃及人究竟是怎么完成的,真是一个不小的奇迹。我们第二天要去的女法老哈奇普苏特的皇陵中,就有描绘从尼罗河上用驳船运送方尖碑的图画。方尖碑运达目的地后,人们将方尖碑抬上一个用土堆成的斜坡,然后将它竖立于基座上。

因为在这座方尖碑的顶部女王像和阿蒙神像雕刻在一起,而被拦腰斩段摆在旷野中。


这些人物雕像和象形文字用无声的语言向我们诉说那段久远的真实的历史。

这是埃及最高的方尖碑,碑身全高29米,重323吨。虽然是用一整块花岗岩雕凿成的,但看起来好像是由两块不同颜色的石头拼成的。其中有个故事。当图特摩斯三世几经周折终于登上王位以后,他筑起一堵墙用来挡住这两座方尖碑上的铭文,因为铭文中颂扬的正是他深恶
痛绝的继母哈特谢普苏特。但是他无法遮盖石碑的顶端部分,因为那上面的铭文是献给阿蒙神的。于是千百年来石碑的上面部分暴露在外,历经日晒雨淋,其颜色自然与下面部分不同了。

感谢古埃及文字的破译者使得我们在3400多年以后,还能够读得到方尖碑上的铭文:“她为她的父亲阿蒙——两片土地王座之主,建造她的纪念物,为他用南方的坚硬花岗石建造了两个大方尖碑,它们的表面镀上了全世界最好的金子。当太阳在它们之间升起时,从尼罗河的两岸看去,它们的光芒照耀着大地。”

沿着东西中轴线,可以直达圣坛,那是古时候只有祭司和法老才能进入的地方。遗憾的是如今那些神像只剩下半身了,上半身不是在大英博物馆、卢浮宫,就是在开罗博物馆。


密室只许法老和僧侣进入。与充满阳光的外庭院形成强烈反差,里面满布浮雕壁画,更加阴暗神秘。

墙柱上无处不有绘画,虽已斑驳,但清晰可辨之处无不栩栩如生、精美动人。


历经沧桑的卡纳克神庙最让人着迷的是刻在柱上、墙上、神像基座上优美的图案和象形文字。


墙上的浮雕如同一本画册,详尽记载着法老们的文治武功。


历经沧桑的卡纳克神庙最让人着迷的是刻在柱上、墙上、神像基座上优美的图案和象形文字。有战争的惨烈,有田园生活的幸福,有神灵与法老的亲密……这是石刻的历史,连环画似地告诉你一个遥远而辉煌的过去。

神庙建筑艺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古埃及人高度的物质文明和精神生活,其中积淀着古埃及人的美学观念、宗教情感、艺术思想等文化内涵,在文化和艺术史上具有很高的价值。 

本篇游记共含3594个文字,6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