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行走在吴哥……

  • 出发时间/2016-01-05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情侣/夫妻
  • 人均费用/7280RMB

      印象中的吴哥和西哈努克是写在一起的,这位长着一张娃娃脸,挂着永恒微笑,躬身低首,双手合十,永远谦恭有礼的柬埔寨君主,在小时候就走进了我的记忆。总感觉这千年沧桑的高棉微笑就应该是他那张和蔼可亲的面容。于是带着这无限的遐想和期盼,在16年开年之始,我便匆匆踏上了广州——越南——柬埔寨的飞机。开始了这场行走在吴哥的时光之旅……

越南

         选择从越南进入柬埔寨,是出于我对它那种心心念念的情愫。一年中两次赴越旅行恐怕也是行者中极为少见的了。晚8时,历经从广州2个半小时的航程,机翼下的胡志明市已呈现芳容。相比我对其首都河内的印象,胡志明市着实令我惊艳,空中飞行半个时辰,极目望去灯火通明,条条流动的灯河,勾勒出胡志明市凹凸有致的妙曼身姿,真可谓是天上银河落平川。

越南街景

浩浩荡荡的摩托大军

      然而白天的景致更加美艳,一早我们乘车去湄公河三角洲的美托,美托位于胡志明市的西南向。永常寺是美托此行的目的地,它是一座有着几百年历史的佛门重地,惜于灾火,几次重建,现规模巨大。几米高的立佛,十几米长的卧佛以及南海观世音菩萨,时隐时现在盛花和浮屠中,美中不足是太新了,全无半点沧桑感。

      在品尝完少油清淡的越南菜后,我们泛舟于湄公河上,一片片茂密的热带植被从眼前掠过,那是椰树、莲雾、榴莲、菠萝蜜和槟榔。耳畔不时传来艺人们吟唱的越南小曲,越南语言那种轻软如风,高低起伏的腔调真是别具风韵……

     总统府是必游的景点之一,据导游介绍该建筑群是九十七年前法国殖民者的总督府。1945年赶走法国总督,由越南人自己理政,先有吴庭艳、黎姓人氏、阮文绍入主,几经修建形成现如今占地达三十余万平米的规模。总统府于前几年才对外开放,是总统府和副总统日常起居会客办公的场所。内有一小天井,占地百余米,奇花异草竞相斗艳,一小养鱼池流水潺潺,内廊有各国领导人送的礼品,会议室内一对象牙,据称为世界第三。

    从总统府出来,来到红教堂和邮政局,教堂和邮局是19世纪法国人修建的,至今保护良好。

     晚8时结束了匆匆两天的南越之行,我踏上了飞往柬埔寨暹粒的航班,开始了此次旅程的重头戏——吴哥之行。
     

柬埔寨

     50分钟后飞机抵达了暹粒,真是“简朴寨”啊!引入眼帘的机场就比较简陋,朴实,但东南亚风格却随处可见。小费是导游本次行程始终反复强调的一点,入境时每人护照内夹“2刀”,集中办理,不到十分钟全体通关。其它过关人员排队等候,用诧异的目光看着我们30余人,无任何手续大摇大摆的直接出关。这就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管用,好使!

     次日一早,我们便出发前往女王宫,看到它的第一感觉就是精致玲珑,优雅高贵。据说该殿是公元987年开工,为纪念印度教湿婆神而建造的。修修停停直到11世纪初才建成,它取材于柬国独有的红砂,因此从内到外都渗透着浪漫的胭脂红色调。由于红砂的特性是软而韧,如同硬木,因此那些雕刻在三角楣及过梁上的画面,刀工细腻娴熟,线条柔和,造型精准,神态逼真。每当红日东升或夕阳西下,那胭脂红的光芒均匀的射向宫殿飞檐斗拱立柱横梁,原本红砂石雕刻的神像莲花神鸟神蛇等立马注入了生命,变得栩栩如生,使女王宫金光灿烂。

      我流连在这些雕刻精美的壁画间,目光所到之处全是承载千年岁月痕迹的胭脂红色的古石,每一块石头都在述说着故事。我仰头细细读着那些石头,赞叹神话故事的多姿多彩,也惊讶工匠们出神入化的雕刻艺术。这时候我才理解,为什么女王宫被喻为“高棉艺术之钻”。

      午后,驱车一个多小时,来到距暹粒省会28公里的小吴哥。大吴哥占地12平方公里,小吴哥仅有1平方公里,千万别小看这一点地方,这是1867年由法国人首先发现的古遗址,人称世界第七大奇迹。距景点一公里处我们下车,前方映入眼睑的是柬埔寨王国国旗上的标志性建筑——小吴哥宫。从正门进入,两边各是400米的长廊。廊壁上精工细雕的石刻美轮美奂,刀功深浅有度,线条清晰流畅。

      在幽静而炙热的午后,一段倒塌了的铁红色外墙,与护城河岸边的婆娑绿树一同倒影在水中,有种壮烈的美。而最突显小吴哥阳刚之气的藏经阁,绝世孤立的挺直着两层楼建筑,浑然散发着一股英气,在湛蓝湛蓝的天空下,直插云宵。我仰望着它,感觉心都被它降服了,就这样,在这广阔的天空中,严静的氛围里,我凝视着这些残存的石头建筑,久久不舍得离开……

     清晨乘车去往大吴哥的巴戎寺,一路上两旁的凤尾竹婆娑摇曳,高大笔直的黑柚直插云天。刚一踏进这座遗址,便被其雄浑古朴的神韵所震撼,那些躺在世上千年的石块,仿佛要为你讲述昔日那段故事,闻名遐迩的高棉微笑,那扬起的嘴角,恰似在嘲讽当下世人的媚俗,十二生肖塔上的裂痕,从里向外投着一股股怨气;你身处废墟,仿佛觉得是和历史隔空对话;你站在神庙的顶端,忽而觉得自己是如此渺小;你觉得你是鲜活的生灵,但在它面前自愧不如,它才是拥有息息不灭的生命,个体生命可以灭亡,但伟大的吴哥窟确生命永存。就如同巴肯山的日落,拥有短暂的辉煌,虽已消逝但却曾经有过,这就足够了。

      塔布茏寺是阇耶跋摩七世建造献给他母亲的,据说寺内墙身上的小洞洞,当年是镶嵌着宝石的 。塔布茏寺有许多千年的古树,这些上千年的老树,树根盘恒,象老妇人筋骨嶙峋的手,又象面目狰狞的妖精的爪,肆无忌惮地从屋顶伸出来,从泥地里破土而出,它们与石墙和石柱扭曲在一起。莫名奇妙地让我联想起了那些通常面目不对称,身躯错位,空间感凌乱的抽象画,甚至是超现实主义画里的人像。这些树与古老建筑的关系,就象庞德的诗写的那样:
“树长进了我的手,
树浆流过我的胳膊,
树木在我的胸间生长,
向下,
枝桠的胳膊伸出了我的
身体”。

     穿行在塔布茏寺昏暗的回廊间,透过倒塌的拱门与横梁的隙缝,无意间总能窥窃到一些隐藏着的秘密:或见树根裂缝间有尊小佛,露出神秘兮兮的笑意,看得你有些心慌;一转弯,倒塌的石堆里,布满青苔的石板上刻着的一只的怪兽,突然地被纳入你那不经意的眼角的一瞥,让你的心“突”的跳一下。游荡在塔布茏寺内,有如一趟探险历程。趁着你的心跳还未平复,赶快到北面的一座小寺里来,把背贴在微凹的墙身上,拍一下自己的胸口,那“砰,砰”的回音便在小寺穹顶间响起来。据说,那是你的良心的回响。

     荔枝山在暹粒西北方向,山路两旁高树林立,丛林深深,卧佛寺是荔枝山的佛家圣地,依山而建,拾级而上,登寺甬道两边,一溜端坐孩童,见有人上山,便叽叽喳喳飞奔过来索要钱币。一百柬元到手,立马散去等待下拨游客。忽听,丝竹荛钵声声悦耳,梵音佛语静心提神。欲拜卧佛需脱鞋上山,一干众香客中规中矩脱鞋虔心拜佛,山顶有许多虔诚教徒顶礼跪拜。来到寺中,发现卧佛是块巨大红砂石整雕而成,后又搭建屋顶,形成如今规模。

返程

      入夜,巴士又载着我们出发了,这次我们前往返程的机场。回首旅程,与吴哥就象与爱人,未见面时充满遐想;初见时是刹那间的惊艳;相处时是欢乐的时光;分离时是难以割舍。
      吴哥,是一首诗,一曲乐,更是一幅画。那画面中有秀美的景色,磅礴的建筑,也有柬埔寨人民、西哈努克亲王那一张张和蔼的笑脸,它们层层叠叠,一幕一幕浮现在我的脑海,最终定格在了金色阳光下那高棉的微笑……
      此时此刻,放下我手中的笔,闭上眼,我的灵魂仿佛再一次回到吴哥,在那些石头与古树间行走,行走……

本篇游记共含3008个文字,10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