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英国南方与北方,红衣的天使

31
chalffy (伦敦) LV.14
2016-01-22 10:08 1474/9

每当我对世局倍感忧虑时,就会想到希思罗机场的入境闸口。人们认为世界充满仇恨与贪婪,但我却不同意。在我看来爱无处不在,虽然未必来的轰轰烈烈,但是爱永远存在。父子,母女,夫妻,男朋友,女朋友,老朋友,当飞机撞上世贸大厦时,临终打出的电话,谈的不是报复,而都是爱。如果你肯留意,你会发现爱其实无处不在”—Love Actually.

站在希斯罗机场T3入境口,我并没有对在我求知欲最旺盛的年岁影像记忆中的这座城市有太多好感,甚至有些许讨厌。只需稍稍往右看,很清楚的就能看到外面狂风大作,只是下午三点半,从机场到伦敦西区,天已全黑。
真希望,这个圣诞节能结束的快一点。我的第一反应。
当然,没能如我愿。
从第二天与BBC纪录片导演见面,开始在伦敦奔赴各大展览,在养老院跟着十几位八十多岁的退伍老军人一起吃了地道的圣诞午餐,到Brighton,到Oxford,到Cotswolds,以及后来前往威尔士山谷见到私人动物园以及久违的太阳雨彩虹,很难相信,我已经深深爱上了这个我曾厌恶的国家。新年后,一直待在伦敦西区,每日虽规律,却总有新惊喜。回国过新年,离开前一晚,我和Martin在东区的河边,看着列车从桥上缓缓驶过,路过的几个画廊、餐馆零零散散几个客人,他不紧不慢地跟我介绍每一家的历史以及这个区域的发展,我抬头看看天空中的几颗星星,想着明天必定是个好天气。我说,我马上就回来。Martin大笑,说,还以为你一直想着离开呢。是啊,和去过的其他地方不一样,我没有立刻爱上这个地方,如此昂贵、到处拥挤、日照短、阴冷潮湿。但也就是这样的天气,造就了英国人内敛、幽默、温和的性格。在街上偶遇的每一个微笑,参加的每一场演出、展览,都像是一枚枚钉子一样,牢牢地把我的心拴在了这。那天在考文特花园看了卡罗尔,走出影院漫步在周围,下起了毛毛雨,一红衣女子闯入了镜头,急匆匆,正如凯特在片中的那一袭红衣一样,An angle flung out of space

关于我:
环球旅行摄影师
佳能中国合作摄影师

更多关于我的环球行文章及照片,可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chalffychan
新浪微博:chalffy_
图片未经允许,严禁任何形式使用。

我的其他环球行游记:
意大利http://www.mafengwo.cn/i/5373032.html
法国http://www.mafengwo.cn/i/5538275.html
土耳其http://www.mafengwo.cn/i/5372963.html

伦敦

圣保罗大教堂穹顶,可以俯瞰整个伦敦市。作为英国人民的精神支柱,圣保罗被视为火焰中凤凰再次飞舞的地方。历经多次毁坏、重建,二战中丘吉尔高呼“Save St'Paul",如今,这里依旧是英国人民”安营扎寨“的地方。今年圣诞子夜,和两千人一起参加了圣诞弥撒,虽不是教徒,但是听到第一句由男孩领唱的天籁之音从穹顶传来,还是为之一振。

作为英国最大的皇家公园,海德公园也成为寸金寸土的伦敦城内一片奢侈的绿地。冬季工作日静谧,老者在此遛狗,旁边的松树下,有成群的松鼠,今年暖冬,迎春花已开,松鼠也未能冬眠。

每天傍晚雷打不动一场小雨,飘过灰黑的沧桑的砖墙,在伦敦特有的雾朦朦中落在生锈的黑亮的铁轨上,竟感到一丝惬意。雨雾中隐约可见的教堂尖顶,旧旧的地铁车厢像荡秋千般沿着弯曲的铁轨摇晃出视野,站台上穿米黄色呢子大衣黑色长柄伞不离手的的老男人,在雨中寒意里裹紧驼色风衣的金发优雅女人,这些对雨天习以为常的事物和人们,散发出一种安之若素的清冷感。他们在说着,雨中的伦敦才是伦敦

诺丁山市集。
那个童话故事,已经是很久远了。这里依旧阳光明媚,只是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作为伦敦最多元化的街区,这里还会有很多故事会发生。

牛津街、摄政街、查理十字街以及Shaffesberry街包围而成的一个方形区域,就是伦敦SOHO区。当年,法国雨格诺教徒、俄罗斯犹太人以及来自希腊意大利比利时马耳他瑞士中国的移民都在此落地生根。在四百年前,这里只是一片空旷的原野,据说SOHO的名字正是来自于当年狩猎人的叫喊声。当世界各地的文化在此汇聚,尤其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波西米亚风,带动伦敦众多爵士俱乐部的发展,这里也慢慢成为了一个世界性的夜生活中心。周围与百老汇齐名的剧院、密集分布的百年咖啡厅、酒吧、餐厅,虽然已不是当年的红灯区,但那灯红酒绿,依旧活色生香。

伦敦东区的Bricklane。看过EastEnders的人对于伦敦东区都不会很陌生,这几乎已经成了当代亚文化的一个代名词。这里聚集了大量的法国新教徒、犹太人、印巴人。而位于东区核心地带的Bricklane,便是这片移民边缘地带的缩影。而最能代表Bricklane反叛文化的,莫过于那一条长长的涂鸦街,各色各样的涂鸦遍布了好几个街区,以至于这里也成为了世界上街头文化最具代表性的区域之一。
由于是周末,Bricklane聚集了大量的二手跳蚤市场以及街头艺人,所以非常拥挤,加之手上握着买的小吃、手工艺品,如果需要拍照的话,有个非常轻便的单反显得格外重要,这次随身携带的佳能EOS 100D的小体积、轻重量,完美的符合我的需求,所以即使在人满为患的周末集市,我还是非常快捷的能够进行单手操作抓拍。同时,机身顶部的手柄设计非常顺滑,手握时间很久,也不会觉得有很难受。

位于摄政公园北部的Primrose Hill,看过诺丁山的朋友应该对这里的景色不会陌生,休格兰特与茱莉亚在片尾坐着的能够俯瞰整个伦敦中心的椅子就在山的顶部。与其说是山,其实就是个小陡坡。天气晴朗的日子,这里也是众多伦敦人遛狗,晒太阳的好去处。

我一直很喜欢在伦敦牛津街以及SOHO扫街,因为在这里,可以在每天的不同时段,看见不同肤色的人,忙碌奔波在自己各异的生活中。沉迷在自己生活中的面容,是我最乐意去捕捉的画面。而街拍对于拍摄速度以及很多时候的隐秘程度还是非常重要的,虽然是入门级单反,但是佳能EOS 100D九点对焦每秒4张的连拍速度还是非常有助于抓拍到路人的细节,而且快门声音没有像全画幅单反那样明显,如果是隐秘拍摄,在外界环境中,基本听不出来。最重要的是,佳能EOS 100D在即时取景状态下配制了Hybrid CMOS AF II混合自动对焦系统,在液晶屏画面中约80%的范围内Hybrid CMOS AF II都有效。在该范围内进行“面部+追踪”、“自由移动多点”、“自由移动1点”的自动对焦时,Hybrid CMOS AF II都能发挥作用,因此在街拍时,拍摄对象的大幅度移动,也能对焦准确。

跨年夜,三十万人,泰晤士河边。
午夜大本钟钟声响起的时候,伦敦眼烟花绽放。三十万人一起倒计时,一起高喊新年快乐。有尖叫 有拥吻 有香槟。之后泰晤士河边的pub,水泄不通,大家都好像是老朋友一样,一起拥抱,一起跳舞。红酒撒了衣,洗手间早已不分男女。
这座城市,行走难,开车停车更难。可是,我们依旧在唱着,等我们老了,特拉法加,还得喂鸽子。






伦敦为据点,我往返于周围各个乡镇。在前往伯明翰看望朋友的爸爸时,路过一个辖口,道路两边的树木在辖口突然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望不到边的田野和山丘,柔和地从道路两侧蔓延至天边,前方有个陡坡,我们的行车道正处中间,就如同通往世界尽头那样,华丽得就像耳边的交响乐。从威尔士伦敦的夜晚,为了避开M40的拥堵,选择了附近的乡村小路,除了车灯照射到的那一小片区域,几乎看不到周围的任何景象。我给Karolina发了短信,因为此时的音乐是Cumbia Sobre El Mar. 突然Charlie一个急刹车,拍拍我示意让我往前看,我当时差点儿激动地喊出声:在我们的车灯前,站着一只鹿。虽然刚刚从山谷回来,看到了不少野生动物,但是在这条与英国最繁忙的高速路并行的乡村道路,能够在黑夜看到如同精灵一般的小鹿,真是可遇不可求,虽然只有短暂的几秒钟,小鹿也至始至终没有看向车灯,随后便跳进了旁边的灌木丛,消失在黑夜中。回并到主路,望着前方陡坡排起长队的汽车尾灯,闪烁如同虚幻中的星空,这一切,都发生的如同梦境一般。
我往后靠了靠,从未有过的满足。

Colwyn Bay 威尔士

伦敦开车四个半小时,来到位于威尔士Colwyn Bay,看望朋友叔叔一家。他的屋子就位于山谷之中,典型的威尔士黑瓦白墙,方圆五公里也只有这一户人家。
到时已是深夜,直到清晨七点自然醒,下楼喂了他家的驴子,漫步于屋后山丘,才惊觉这个山谷的绝妙美景。山峦如同棉被一般,肆意的舒展向北海。海边刚下完一场雨,出现了彩虹,而不远处的海岸,便是披头士的利物浦。下山偶遇农夫和牧羊犬,简单的问候。今年英国遭遇了暖冬,山谷中已是一副春天的景象。昨夜朋友叔叔放置在屋后的五堆坚果,早已被动物吃完。这一路看见了六只松鼠、两只山鸡、两只啄木鸟和五只穿山甲。人与自然在此已经没有界限,就像置身于一个开放式的动物园一般。
朋友阿姨做了晚餐,在这维多利亚时期的老屋,我们围坐一张老木桌。饭毕,她给我展示了自己收藏的一套上世纪三十年代的烟草卡,其中两张印制的内容有关义和拳运动和慈禧以及八国联军的行军图。就这样,在冬季的山谷老屋,八千公里之外,我给他们解释着卡片背后的百年历史,新来的小狗不怕生躺在我身边,壁炉的柴火烧得正旺。
我第一次,在这个阴郁的国度,有了家的感觉。

科茨沃尔德

这里有着英国最美的乡村。
我在这里喝到了迄今最好的热巧,遇见了等待五年病重丈夫一起去纽约的古董店老板老婆婆,十分钟内遇见三次的遛狗大叔在教堂学校门口亲吻了,在护栏外等待的男朋友。这个无比浪漫的地方,空气真的是甜的。
Coltswolds地区的行程推荐,我会写一篇专门的文章。

牛津

城市教堂的穹顶只有入口没有出口,五个照面,十分钟,如同相熟了好久。
牛津大学,瞥见一人的半地下实验室,四目相对的瞬间,如同围城,他放下了手中的书。安静的下午四点半。
Blackwell一本Maggie Smith,在暴雨中冲我微笑了好久。

布莱顿

很奇妙地对这座城市有很强烈的归属感,毕竟在我出发之前,对那一无所知。
暴雨中瞥见那悬崖边的社区,如果天气晴朗,一定像极了宫崎骏的天空之城,尽管一个在意大利,一个在英格兰的最南端。当年里根特王子,也就是后来的国王乔治四世,将这里作为逃离伦敦与情妇幽会的避难所,如今依旧能体会得到当时的奢华。马路上奔跑的马车,运送酒桶的的车夫,维多利亚时代的生活习惯,与现代的双层巴士一样,让这座小城变得中庸而有趣,但并不自命不凡。
走进那条拥挤的巷子,很容易看到Snoopers' Paradise, 一家古董店。这是我在布莱顿的小高潮,而这种喜悦,只能发生在这里。离开那以后,很少那般轻松地笑过。

当然,你还是要来,哪怕只为香甜的空气。
或者,看得见风景的房间中,林中赤身嬉戏的那眫湖。

爱丁堡

我并不是哈利波特粉,对于书中以及影片中构建的魔法王国也并不是非常感冒。但是这次当我来到苏格兰首府-爱丁堡,站在爱丁堡城堡俯瞰全城的时候,我想,我可以理解,为何只有在这座城市,J.K 罗琳才创造出了这位魔法的王子。

夜晚十点,卡尔顿山的日落,王子大街的尽头。西边的大西洋,福斯湾,火烧云下点点白帆。日落后的天空,湛蓝得仿佛刚刚经历过一场暴雨的洗涤那般透彻。海鸥掠过,身边的老爷爷举起手中的相机,他的镜头里,想必也是这般光景。
拍摄这场日落,我依旧使用的是佳能EOS 100D配24-70/2.8的镜头,之所以没有使用大光圈镜头,原因便是我想更清楚的拍下山脚下那一排排的楼房,在夜晚,偶尔闪过一丝亮光,除了远处的汽车声,一切都是那么宁静。这让我想起了意大利佛罗伦萨,米开朗基罗广场,日落下的城市,安静中散发着独有的金光。这不得不提一句佳能EOS 100D的1800万像素的 DIGIC 5数字处理器,就算将ISO提高到800,在小光圈环境下,也能有效的抑制噪点,提高画质。

这是爱丁堡的制高点-亚瑟王座,这是有着3.5亿高龄的死火山。亚瑟是苏格兰传说中的国王,以他命名北海岸边的雄狮,也是再合适不过了。虽然已经是五月上旬,但是山顶已经覆盖着白雪,远处黑云裹狭着雨雪,丝毫没有春季的景象。山顶气温只有三度,而且风力极强,总感觉不留神就会被吹下辖口。一路踉跄着拍摄沿途的景色,双手冻到没有知觉。好在佳能EOS 100D在这样的低温环境下,还是工作正常,而且,触摸屏在较低的温度下,反应依旧敏捷。

牛门的城堡下,有个威士忌的小店,阴雨绵绵的午后,门前走过的,多是独行的老者或者旅客。我很喜欢站在这岔口,等着合适的人走过,拍下一张照片,每个人都沉迷在自己的生活中的时候,往往都是最动人的时刻。所以,我把所有在路上遇见的walker,都叫做Johnnie,每个Johnnie都走在自己的世界里,从暗到明。
耳机中一直循环播放着美国乡村歌手Johnnie Ray的Just Walking in the Rain,算是那几天我在苏格兰的常态,也是The Last Drop(位于Grassmarket的一家pub,值得推荐,Haggis很棒)中点唱机的第一首,我在Pub里吃着Haggis,想着外面的雨何时会停,吧台新来的西班牙夫妇,抖了抖身上的雨,两杯麦芽的香气,令人迷醉。

更多关于我的环球行文章及照片,可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chalffychan以及新浪微博:chalffy_
图片未经允许,严禁任何形式使用。


我的其他环球行游记:
意大利http://www.mafengwo.cn/i/5373032.html
法国http://www.mafengwo.cn/i/5538275.html
土耳其http://www.mafengwo.cn/i/5372963.html

本篇游记共含5364个文字,14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2016-01-22 13:20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漂亮

2016-01-22 13:21

2016-01-22 13:28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F

引用 chalffy 的图片:

2016-01-22 14:41

楼主用什么相机拍的啊?

2016-01-22 15:25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6F

引用 chalffy 的图片:

2016-01-22 15:52

游记游记,我也要学写游记~

2016-01-25 12:53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8F

2016-02-27 01:23

2016-02-27 15:2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