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雪山峡谷云海间】奔驰云端上的川藏南线

12
辰湛 (深圳) LV.15
2016-01-23 17:21 555/2

从稻城到巴塘

行程:稻城理塘巴塘
车轮上的一天。
早前关于“旅行”的概念,在某种程度上被修正了。
在318国道上,其实不存在、或者说不必刻意去定义某个经典的景点或者景区——就是那种“建起围墙收门票,举起相机瞎拍照”的旅游景点。
放宽心情,不必担心或者急躁于为什么还没有到下一个景点,在路上就是随遇而安、随心而行。
在车的后排座上远远看到一处风景,哪怕是一棵线条简洁的树嵌在了雪山和蓝天的背景里,只要你觉得有画面感,就可以当机立断让司机停车,抓起相机和手机兴冲冲地下车去,把画面装进相框,然后再任性地凝望着那景致,自由自在地发发呆放放空。
遇到这样的景致不容易,风景你带不走,那为何不多给自己一点时间,跟这有缘千里相逢的珍贵画面多对话、神交那么几分钟或者十几分钟呢?

取道理塘巴塘的路上,再次相逢雪山脚下的高原草场。
黑色的高原之舟——牦牛,如黑珍珠一样撒遍了高高低低的草场、山坡,怡然自得地享受着自然的馈赠与爽朗的秋天。
这几天行在路上,随处可见牦牛群。藏族的牧人大多极为放心地将牦牛散养,尽管它们是藏族牧民家庭里极为重要的财产和生产力。
藏区的牦牛群完全不怵人和车,还经常泰然自若地拦在公路中央,任凭你如何按喇叭,坚决不挪半步,且眼神空灵,面容淡定,霸气十足。

高原的湖泊也非常值得一提。
藏语叫“海子”,也可以理解为小号的海。在路过巴塘境内的海子山时,惊喜地看到了姊妹海子,宛如两块天然未雕琢的璞玉,镶嵌在海子山脚下。
阳光正好,波澜不惊的湖面清凉凉地铺洒开去柔和的波光,由浅到深折射出层次分明的色泽,丝毫不逊于巴厘岛普吉岛那些著名的海滩风光。
高原贡献的景致,不光是山峦的粗犷雄浑,也一样有海子的柔光和恬静。

进藏

行程:巴塘芒康左贡邦达
今天的行程,要从巴塘芒康左贡,路途中跨过金沙江就进入西藏境内了。
一早出发,身边就有一条江水陪伴。水面不宽,水流也不湍急,两旁的山峰也不险峻,以为只是四川众多江川里平常普通的一条。
开了一会儿车,司机师傅突然告诉我,你们身旁的江水,就是著名的金沙江
中国母亲河,长江的上游。
初次听闻我十分意外。金沙江?那不是该“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才对吗?
确实很难将眼前这条默默无闻的江水,与我曾经在重庆武汉南京见到的世界第三长河、中国最具民族血脉情结的母亲河联系起来。
与长江壮阔的江面和丰沛的水量相比,眼前的金沙江虽不能称羸弱,但确实是“纤瘦”,想必河床也较浅。
看到它环绕着崎岖的山艰难拐弯找到出路,看着它在多石的浅滩上踟蹰而行,看到它在平坦的河床上缓缓奔流,想想它一路要以纤细身躯冲破多少大山天堑,要奔流多少里路程才能与沿途那么多支流汇聚,再以更浩大声势与水量继续一往无前冲出虎跳、巫山、三峡,冲积出中国肥沃的长江中下游平原,哺育出沿路上高原、高山、平原上众多的民族,中国精神财富与文化遗产中最长歌华丽、风华绝代的篇章。
不由得感叹一路艰辛。
人生如江河,总能找到它自由的路径。

车临一座规模算不得宏伟的桥。
跨过大桥,就是西藏
对岸,就是西藏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的感觉突然就不同了。
我到西藏了。
没有任何仪式性的东西,没有任何事先内心里关于这个时间节点的预演,我就将身临西藏
那么多人头脑里、梦里、心里,都或迟或早、或多或少将惦记的西藏。每个人梦想中都会去到的地方。

下午四点,翻越进藏后第一座大雪山,东达山,海拔5008米,大雪坡。
在此之前,已经饱览了距离国道大概两公里以外一片“波澜壮阔”的雪山。那巨大的平缓的雪坡直教人忍不住体验一把高山极限滑雪的畅快淋漓,而不仅仅是拿出相机咔咔拍照了事,或者仅仅用简单的口头音节表达自己的赞叹。
巴塘、竹巴笼、芒康、如美、左贡邦达。今天的行程里,大概没有一个地名是为人所熟知的。但是路程中亲眼所见的景致,大约也并不输于任何一个收着高昂门票钱的“景点”。
真实存在的美好不需要你去绞尽脑汁地挖掘,细致观察和敏锐感受是更重要的,而只有思想深处的火花才需要厚积薄发地寻觅。
人生的许多寻找,不在于千山万水,而在于咫尺之间。
在这条路上,风景就是真正的在路上。
在你的心上,向往就是真正的在心上。

然而路上也并不是没有波折和担忧。
山区的有些路段已经没有了路基,是被夹道的山坡上发生的泥石流和塌方全部冲毁,路过时还能分明地看到那灾难发生时留下的遗迹,行车时也明显感觉到更加颠簸摇晃。
进入西藏后,沿途多了很多公路检查站和哨卡。在藏区行车是有速度限制的,不能提前到,前一个检查站开一张放行条,规定在几点几分之后你的车才能抵达下一个检查站,如果提前到达,提前一分钟就罚滞留一个小时再出发。这项规定一直被执行着,我们的司机师傅之前就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印象极深。

山间彩林自在怒放,山巅雄鹰自在翱翔。群山之外有你不自觉的向往,百川征途奔流你铁马冰河的天涯梦。

天路与大峡谷

行程:邦达八宿—然乌
今天行程比较宽松,从邦达八宿到然乌。
在比高原更高的地方,看群山从天际涌来,仿佛是一场恢宏的巡礼。那深褐色、藏青色的山脉,好像雕塑和油画一样凝固在时间的长河里。
业拉雪山上,看到了传说是远古时期格萨尔王为镇压妖魔而拔神箭射出的半空石洞,垭口上眺望到远处的雪山群,幻化为众神在这里洒下的圣洁莲花,冰雪覆盖的山峰就是盛放的花瓣,天空中蒸腾起的云雾更增添了一丝缥缈的空灵感。

过了业拉山口,就俯瞰到著名的天路72拐。但据司机师傅说,真实的数字应该是99拐甚至更多,因为路段都隐藏在山谷当中了。
一条闪着银光的路在山坡上蜿蜒下行,顺着山势勾勒出大小不等的曲折。
听说,很多很多年以前,驻藏的部队子弟兵付出了无数汗水、鲜血甚至生命的代价,才筑成了这条血肉天路。能在如此艰辛苦寒的高原上,完成这样叹为观止的人工交通巨制,人类的力量虽然有限,但不可否认其伟大,特别是精神力量的可贵。

车行多一个小时,已经来到怒江大峡谷。
此行有幸,金沙江澜沧江怒江都曾相伴而行,江水轰鸣,两岸崇山开道相迎。而且有幸见到了这几条著名大川的上游,在奔腾澎湃之前“青涩年少”的模样,依旧大气象,大观止。
每一次见到那样不生树木的雄浑山脉,我都还是忍不住要花几点笔墨或者几张照片去描述。那样绵长的岩石沟壑和刀劈斧斫般的峭壁,充满了大巧不工的厚重的力量感,让仰望的人无法抗拒。
俯临深谷中国一条著名的大川——怒江就在脚下。碧绿的江水在窄窄的深谷河床里奔涌,相距落差上千米,但仍然能清晰地听到江水奔腾的轰鸣声。
在这个江段,怒江江面并不是很宽,和金沙江相似。在上游,大川之美更多地体现在它穿越崇山峻岭和幽谷深壑的险要,以及那种被岁月冲刷打磨后的悠久年代气息。
这个时候,情感因素和精神因素又会不自觉地发生作用。金沙江怒江那任重山阻隔、任岁月漫漫,奔流不回一往无前也要冲出一条前行路途的气势与决心,深深震撼人心。
怒江天险上有警备森然的关卡,哨兵都是实弹值勤的。两旁的绝壁几乎都是垂直的,棱缝狭窄,乱石耸立,大概猿猴也无法攀越,仰望几有压顶之势。看过了那么多峡谷,怒江大峡谷的磅礴气势首屈一指。

在山巅俯瞰山谷和在山谷仰望山巅是一种挺奇特的对比体验。刚刚还遥望恨不能展翅而下的山谷,在几十道曲折的转弯和海拔下降之后,已在眼前;抬眼望去,山顶风声呼呼的观景台,如今已在数千米开外,面对面驶过的牧马人和大切诺基,转瞬已在几百米的头顶上闪着金属光泽,蹒跚前行、遥遥远离。
我们走的是相反的路线,但在本质上又是相同的路。
在路上的体验,也包括这样的经历。
来来往往,回顾走过的路也能有一些不同的感受。
换位,能产生未曾有过的感触。

顺便说一句。今天看到有人说,雪山和大海是看不腻的。
深以为然。

本篇游记共含3110个文字,3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游记游记,我也要学写游记~

2016-01-25 14:25

一次认真的记录,很真实啊,感觉就在眼前了。

2016-01-25 15:5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