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一段追寻风车和化石的旅程 - 从华盛顿州到俄勒冈中部

2339
mokochen (温哥华) LV.31
2016-01-26 11:53 5.9w/591
  • 出发时间/2014-09-19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情侣/夫妻

游记第一次上蜂首,感谢编辑的青睐和大家的支持,让我码字修图背着沉重的相机四处奔波的辛苦获得了一份惊喜的回报。
旅行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是胶片摄影爱好者,主要器材是一台哈苏 hasselblad 500c/m和尼康 nikon fm2。iPhone算得上是我得力的“数码相机”。宝丽来相机是改装过的110a/b。
背景音乐是The Kite String Tangle的作品Words,很高兴大家喜欢这样的另类电子音乐。


这次从华盛顿州俄勒冈中部的旅程算不上热门路线,虽然景色比不过巍峨的大峡谷,却自有一番趣味。若有关于这段路线的疑问,欢迎留言。

————————————————————————————————————————————————

几年前第一次造访俄勒冈州The Painted Hills(彩绘山),在返回波特兰的路上发现山谷中有许多风力涡轮机。当时匆匆赶路没能拍下照片,于是遗憾了许久。风力涡轮机虽然与传统意义上的风车大有不同,然而它们遍布山间,像一只只巨大的手臂迎风伸展,让我想起塞万提斯笔下那个天真的堂吉诃德——那个把伫立于田野的风车当作巨人的疯子,明知不可战胜却仍要一试的傻子,哪怕荒唐也要冒险,哪怕失败也能洋洋自得。

虽然无法像堂吉诃德一样偏执于臆想的梦境,挑战无法匹敌的对手,但至少可以暂时逃离生活的樊笼,挣脱必须恪守的日常规则,偶尔随心所欲。对我而言,这便是旅行的意义所在。

趁着九月中旬的某个周末,我和R先生决定从温哥华驱车华盛顿中部再南下,跨过哥伦比亚河进入俄勒冈沿206号公路沿途寻找风车。然后继续南下抵达俄勒冈中部那片有着四千万年历史的化石保留地 John Day Fossil Beds,而此行的终点则是回到哥伦比亚河谷

Day 1

温哥华南下至西雅图,然后一路向东,进入华盛顿州中部。翻过几座大山,眼见杉树林立的温带树林逐渐消失,被黄色沙土覆盖着的丘陵替代,显出几分荒凉的意味。

华盛顿俄勒冈州西临太平洋,有着绵延的海岸线和茂密的丛林,造就了西雅图波特兰多雨的潮湿气候。然而被山脉阻隔的中部却是晴朗而干燥,某些地区甚至能达到一年300天无雨的程度。极大的早晚温差和干燥的气候让Yakima郡拥有大片的果园和葡萄酒庄。我们随意挑了个果园停车小歇片刻,买了两个桃子和三个苹果,只花了一块多钱,而味道更是比超市里贩卖的水果好吃许多。

Goldendale, Washington

第一天的落脚处是Goldendale的一家motel。Goldendale是个农业小镇,旅馆不多,相比之下,只有这家motel新一点也干净一点。

晚餐后我们开车到不远处小山上一个简陋的天文馆(Goldendale Observatory)参观。这里人烟稀少,没有什么光污染,头顶上的北斗七星和银河清晰到肉眼可见。天文馆很小,最重要的构成便是一架卡塞格林反射望远镜,二十多个游客就已经塞满了大厅,听着工作人员介绍观察海王星Neptune的好时机,以及最近的太阳风暴,受益匪浅。

Day 2

这是行程紧凑的一天。从Goldendale开始南下,跨过哥伦比亚河,再沿206号公路看遍沿途大片的风力涡轮机。然后进入John Day Fossil Beds National Monument 化石床国家遗址,欣赏大自然这个最杰出的艺术家历经四千万年创作而成的关于色彩的作品。

Centerville, Washington

一早离开Goldendale才开了十分钟的车就发现一片风力发电场,还有温驯无比的马儿,赶紧跳下车一阵狂拍。时值九月,谷田和草场收割完毕,留下一片一望无际的金黄,而风力涡轮机如巨人般伸展着白色臂膀,真美!

Maryhill, Washington

Maryhill毗邻作为华盛顿俄勒冈州分界线的哥伦比亚河。河的两岸是大片的风力涡轮机,漫山遍野并无多少植被。

1918年,富商Sam Hill买下了哥伦比亚河边7000英亩的土地,建立起一个以他妻子Mary命名的小镇,Maryhill。希尔是基督教新教贵格会的成员,他希望能吸引同样是贵格会教徒的农民们移居此处,然而没能成功。小镇在几年后的一场大火里被付之一炬。

贵格会的教义反对任何形式的战争和暴力,主张和平主义和宗教自由。为了纪念一战期间Klickitat郡战死沙场的士兵们,希尔在哥伦比亚河边,按照1:1的比例仿造了英国著名的新石器时代的遗址——“巨石阵”。身为虔诚的贵格教信徒,希尔认为英国巨石阵是曾被用作献祭的场所,而他的复制品却意在警示世人:时至今日,人类的生命仍然是战争的祭品。这个解释虽然听上去十分有意义,却无法掩饰这件“赝品”其实是对希尔本人“有钱任性”的写照。

很喜欢宝丽来669相纸的颜色,非常适合这样的天气和景色。

Wasco, Oregon

跨过哥伦比亚河,从华盛顿进入俄勒冈州一路南下,不久便抵达小镇Wasco。九月初,田野里的麦子已被尽数割下,一望无际的原野上留下一片金黄。这里的生活节奏仿佛慢吞吞经过的拖拉机一样缓慢而悠闲,是否算得上美国的世外桃源

Moro, Oregon

沿着206号公路南下,除了大片的麦田和草场,还有荒芜的沙地和废弃的房屋。每每看到路边被遗弃的房屋,总有停车下去一探究竟的欲望。不知屋子里曾居住着什么样的人家,被遗弃的家具和玩具会告诉我什么样的故事?

孤独地行驶在这条荒无人迹的路上,颇有点美国公路电影的气氛。经过Moro和Condon以后,风力涡轮机便渐渐失去踪迹,山丘绵延起伏,越往内陆气候愈加干燥。

用ilford红外胶卷拍了一张,加深了几分荒凉且诡异的气氛。

在Arlington的一个观景点眺望一马平川。

669相纸的颜色非常适合拍摄杳无人烟之境,让我想起文德斯的公路电影。

九月底的俄勒冈东部还十分炎热,开车的R先生非常辛苦。一路上只有个别小镇,如果行程安排的不妥当就找不到吃饭和加油的地方。想吃麦当劳是不可能的,好在周六镇里还有cafe开着门。小小的便利店连带着cafe只有一人坐镇,店主拖拖拉拉动作缓慢地做好两个三明治,一如镇上缓慢的生活节奏。炎热的午后令人昏昏欲睡,喝下一口冰镇的可乐真是让人有种终于活过来的感觉,而三明治的味道也比想象中好,大概是因为未曾抱任何希望的关系。 

所幸我们将行程安排在周六,后来得知小镇居民们周日要去教堂,且谨守“休息日”的教义,所有小店和加油站均不开门营业。即便是平日里,加油站也早早关门,所以行程一定要好好规划,毕竟一箱油是不足以支撑往返500公里的路程的。

化石床国家遗址 John Day Fossil Beds National Monument, Oregon

离开Arlington进入Mitchell地区,地貌又有所不同。山丘上的岩石形状怪异,沙土的颜色也变得丰富,想来是进入了千万年前火山爆发后留下的遗迹。从某种意义上讲,整个Mitchell地区便是一个远古地质公园。

John Day Fossil Beds化石床分为三个独立景区:古生物中心和Sheep Rock Unit(羊岩), Painted Hills Unit(彩绘山), 以及Clarno Unit(克拉诺)。三个部分十分分散且距离较远,而地质特色和自然景观也迥然不同。从羊岩脚下的古生物中心到彩绘山有70公里,到克拉诺有120公里,而羊岩和克拉诺之间则相隔130公里。正午的烈日让我们放弃了攀爬羊岩的念头,将重点放在了古生物中心和彩绘山,而Clarno Unit则是在2012年去过,我也将它纳入这篇游记以使其完整。

如果行程安排妥当,投宿在离景点较近的小镇上,或许能够将这三大景区一天逛完。然而俄勒冈中部非常荒凉,住宿条件较差,我们决定早些离开返回城市,因此尽管来这里造访了两次却仍然没能窥得全貌。

托马斯康登古生物学中心 Thomas Condon Paleontology Center

古生物中心规模不大,却将这片化石层四千万年以来演变的历程介绍的很清楚,所有展出的化石均出自当地,一扇透明窗背后是考古学家的工作状态,正在将化石从千万年的泥沙中分离出来。

白垩纪后期的恐龙灭绝事件标志着地球从中生代进入了新生代。新生代早期的俄勒冈东部曾是类似亚马逊河的热带雨林,数千万年前的一次火山爆发使得当地气温降低,变得更似亚热带季风气候。动植物在被彻底毁灭后又焕发出生机并形成新的物种,一种四脚趾的马和鹿的雏形开始出现。

随着火山数次爆发以及地壳运动,John Day地区最终形成了如今的沙漠地貌。因为人迹罕至,化石标本在这里保存完好。中心里播放的纪录片介绍说,一百多年前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刚面世,Thomas Condon在进化论的启发下开始寻找化石遗迹以印证达尔文的理论。一个士兵写信给他,说自己在俄勒冈某地随手捡了许多化石,Thomas Condon于是欣然前往考察,John Day化石床因此为世人所知。一百五十年后的今天,考古学家仍在这里工作着,发掘出来的化石只是这片宝藏里很小的一部分。

古生物学家的笔记

鸟蛋化石,1.5千万年前

鲶鱼化石,4.4千万年前。

3.3千万年前的各种树叶化石

4.4千万年前的橡树类树叶化石

羊岩 Sheep Rock

因为天气太过炎热,我们犹豫再三还是没有顶着烈日去走Sheep Rock Trail,因此错过了这个景区里美丽的“蓝色盆地 Blue Basin”。哎,说不得将来还要再去一次。

以下图片来自网络(photos from Internet)

彩绘山 Painted Hills, Oregon

离开考古中心我们向俄勒冈州“七大奇迹”之一的Painted Hills驶去。这个英文名极美,“彩绘山”这个中文名却让我觉得不大满意,然而自己也想不出可以与之匹配又不那么匠气的中文翻译。彩绘山也是John Day Fossil Beds的一部分,经历过几千万年来数次的火山爆发,漫天的火山灰携带着各种矿物质飞落在远古的河滩,待雨水冲刷岁月积淀后,深深浅浅的红、黄、绿等各种色彩渐次层叠堆积在山丘上,成为大自然笔下令人惊叹的画作。走在五彩斑斓的栈道上,小小的蜥蜴和变色龙偶尔经过,一时间不知身在何处,沧海桑田不外如是。

两次造访,我觉得自己仍然没能将此地丰富的色彩和带给我的震撼表达出来。

彩绘山附近还有几个规模较小的景点,比如这个leaf hill trail,因曾发掘出远古植物树叶化石而得名,如今也仍然是研究远古生物生态的重要地点。

彩绘山最新的一条路径就是red scar knoll trail,大多是红色和黄色的粘土。

painted cove trail

宝丽来 110a/b + 669相纸

富士相纸

几张数码

克拉诺 Clarno Unit, Oregon

Clarno Unit(克拉诺)是John Day Fossil Beds的第三部分,形成于远古时代的数次火山爆发。每一层火山岩下都埋藏着某个地质时代的遗迹,可以一直追溯到四千多万年前属于古近纪的始新世卢台特期。彼时,白垩纪和侏罗纪已经结束,地球经历过一次强度最大也是最快速的全球变暖,导致许多物种消失,大型远古动物灭绝,新的生态系统逐渐形成,原始的现代哺乳动物和鸟类的雏形开始出现。

John Day Fossil Beds像一本地质年代的历史书,这世上再没有一个地方如它一般忠实且完整地保存了自恐龙灭绝原始哺乳动物出现这四千万年以来地球演变的进程。

开化石床国家遗址,连夜赶往波特兰的方向,打算宿在哥伦比亚河附近。

行驶在26号公路,黑暗无边无际。一路向北,抬头看见大熊星座尾巴上那几颗星星,差点误认为北斗星。有了这些星辰相伴,夜车的旅途总算不太寂寞,甚至还看到一个橙色不明物体在黑色天幕坠落,后来看新闻才知道是一颗很接近地球的彗星划过。

Day 3

短暂旅行的最后一日,一早起床赶往哥伦比亚河谷

哥伦比亚河谷 Columbia River Gorge National Scenic Area, Oregon

哥伦比亚河是北美大陆太平洋沿岸西北部最大的一条河,发源于加拿大终年积雪的落基山脉,南下进入美国后一路向西,分隔开华盛顿俄勒冈州,形成一条蜿蜒1000多公里的河谷,最终汇入太平洋。大风呼啸着沿哥伦比亚河刮过,我们驾驶的日本车轻飘飘的,似乎下一秒便要随风而去。难怪两岸会有那么多的风力涡轮机。

Vista House

大风吹得头发都竖了起来,人也摇摇欲坠。

宝丽来110a/b + 富士相纸

派克市场 Pike Place Market, Seattle

每每从俄勒冈温哥华途径西雅图,总会去pike place的公共市场逛逛。站在二楼看楼下空荡荡的长廊里一个街头艺人正高唱着某个意大利歌剧的片段,想起《晚秋》曾于此处取景,汤唯所扮演的女犯人终于甩掉面上郁郁的神色与半路相遇的玄彬在深夜里从这里肆意地跑过。电影画面和现实重叠,有一种诡异的荒谬感。

第一家星巴克店其实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只是粉丝们膜拜星巴克文化的去处,还可以买到印有pike市场的马克杯,自然跟别的城市的杯子不一样。夏天时市场里特别热闹,门口有各种各样的街头艺人,是一个感受当地文化气息的好地方。 

排队买一个新鲜出炉的piroshky,再在德国香肠店里吃点香肠喝点啤酒,饭后围观下刚从港口运到的海鲜,然后启程回家。 

一段短暂的周末之旅就此结束。

TIPS:

俄勒冈中部比较荒凉,一路上只有个别小镇,如果行程安排的不妥当就找不到吃饭和加油的地方。另外,一些小镇的加油站周日不开门,规划旅程时要注意。
俄勒冈新泽西州法律规定:司机和乘客不能自行加油,必须由加油站工作人员提供服务。一定要注意遵守,否则将被处以$500的罚款。

“We travel not to escape life, but for life not to escape us.”
旅行愉快!



我的另外两篇蜂首和宝藏游记:
灯塔去 —— 带着胶片和宝丽来相机游美国西北海岸:http://www.mafengwo.cn/i/5503108.html
纽约纪行 http://www.mafengwo.cn/i/5370042.html

文字和图片均为原创,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本篇游记共含5356个文字,9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