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汉口的里份内开的门—第二扇

第二扇

第七天的早上,那张票还在。
本以为那天发生的只是一场心血来潮的游戏,虽然我确实多了一张票。本以为家里人会把它当废纸扔掉,可是没有,甚至连碰都没有碰过。
不应该这样,票就放在窗台上,每天洗了又擦的窗台。现在窗台还是湿的,而这张票却还是干的,除了那天被我用手攥出的一道汗迹,除了上面越来越模糊的字迹。大概明天它就会成为一张白纸了。
它正在慢慢消失,在周围人的忽略中慢慢消失。而被忽略的除了它,还有我。今天已经没有人喊我吃饭了。我自己坐到了桌前,盛饭夹菜,看着他们。他们也看着我,又好像透过我,看着我身后的门外。也许明天,消失的还有我。
我的心里涌起了一股强烈的不安,脑海里则浮现出一脸坏笑的老头。不能再等了,我得去天主堂,去找那老小子退票。
可是天主堂又在哪?八巷侧面有个唱戏的礼堂,礼堂的下角有个面粉厂,面粉厂的后门有个武凤档,专租小人书的大弄堂。档叔每周都要去底下做礼拜,不开档。对了,去底下,去河的下游,一定能找到天主堂。
匆匆忙忙,我来到了十二号码头的所在。这还是档叔有一此向我炫耀他的收藏,一时忘形,说漏了嘴,被我听到的。不花钱就能到江汉关的十二号码头,汉水一线独此一家。话刚到这,他就赶紧捂住了嘴。随后又摆手一笑:“听见了你也找不着!”
“我要是那天高兴,找着了呢?”
“嘿,你小子要是能找着,我可以告诉你,本档还有哪七本书是你没看过的。”档叔显然有些不以为然。
“档叔啊,我可没惦记你那些个藏书。我要是找不出十二号码头,可就再也没人听你叨念那什么四大名著了。”心里默默念着档叔,眼光来回扫动。
档叔说得对,我找不着十二号码头。

令我沮丧的是,我找不着的码头还有很多。

那就花钱吧。我踏上了看上去还算稳当的八号船舱。
艄公大哥的斗笠压得很低,听见跳板上传来声响也没有抬头,连烟袋也没有从嘴边挪开,只是沉沉地嗡了一句:“这船不走。”
“大哥帮个忙吧,我去江汉关有急事。您说多少钱吧?我身上不多,但还有一些。”
没有回音。
“那大哥知道十二号码头在哪儿吗?”
艄公那拨弄烟袋的手明显顿了一下:“谁告诉你的?”
“武凤档的档叔。”
“档叔?什么关系?”
“我和他住一条巷子啊。我是从小在他档子里玩到大的。他那的书我基本都翻遍了,除了他自己说的七本禁书。”
“四大名著第三部?”
“一叔挡三镇。说的是档叔年轻时纵横三镇时的峥嵘往事。”
“票?”
“这个?”我递上了那张古怪的玩意。
“上来吧。”
“大哥,你看我就这么多,能送我到哪算哪吧。”
“武档子没告诉你十二号码头开工就不收费吗?”
“这不是八号仓吗?”
“你拿着票,我立起浆,它就是十二号。”
我看档叔当年也不见得有这位霸气。
总算是找着了十二号码头,上了十二号仓,心稍微放下了一些。一路上,总想从艄公大哥那打听一些十二号码头和档叔的事。可艄公大哥自撑开了浆,就不再言语。就这么在沉默中,我登上了江汉关口。

多少年都没有来这走动了。听说三巷的东东年初刚到这里来上班,还取了个洋名,叫什么史丹妮。整天在我面前吹嘘,他们上班的工作服多么多么洋气,中午吃的菜怎么怎么科学,月底发的工资为什么为什么老花不完。我这正一肚子气呢,可别让我在这碰见。
远远地绕开江汉关,走在繁忙的江汉路上,高高低低的叫卖声不断传入我的耳中,却不见有一个人上前来搭理我,好像我已经消失了似的。

心情一阵低落,垂着头也没看路。不知过了多久,才突然想着还得去找天主堂,赶紧抬头认路。

这些天也不知是怎么了,好像我总能在抬头或扭头之间,看到我想看或是不想看的东西。东东没有出现,出现的是座教堂,好像不是天主堂。管他呢,先进去看看再说。

这是我第一次坐在教堂的角落里。窗外刺目的光并没能透进来多少就被一种柔和的深沉所消融。教堂里人很少,分散在前厅的两侧。没有发现我的到来,他们自顾自的唱着歌,那应该叫做颂歌吧。真希望听完这首歌,当我走出大门的时候,一切又都回到过去。

琴声终于停下,歌声变成了无法分辨的交谈声,该走了。
当我回身还没站起来的时候,那张一直没来得及看清,却又绝对不会认错的脸再次毫无征兆地出现在我眼前。
“老••••••”
“老实说,你能分清基督堂和天主堂吗?”
“你••••••”
“你说你,来了也不打声招呼?”
“我••••••”
“我知道你有一两个问题没弄明白,别着急,咱们一边晒太阳一边慢慢说。”说完也不等我答话,自己先挪到了窗下的光影里。

“老头子,你让我开口了吗?我急什么,反正都掉你坑里了,要埋你尽管来。”总算抓住机会,三句话连成一句吐了出来,算是出了口气。说归说,我还是很没立场地跟了过去,一屁股贴在凳子上,一脑袋挂在椅背上,再次舒了口气,却又不知从何开口了。
就这么坐着,又一首颂歌完毕。老头子还真不着急,一点没有主动交代的意思。没办法,我是耗不下去了:“那个,老,老先生。”
“别叫得那么不情愿。你可以叫我寒崖子,这是他们送我的一个雅号,江北寒崖子。叫江先生也行,老字就免了吧。”老头这次倒是挺主动。
“旱鸭子吗?这也算雅号?”
“知道你在想什么。提醒你,下次叫的时候别走音,否则不用你回头,我扭头就走。”看不出这老头还挺讲究。
“寒大爷,这是你的票,你是不是在上面下了什么药啊?若果是的,赶紧给我解药,不然我就报警了,巡捕房的人总该知道天主堂吧。对了,你不是说天主堂吗,怎么在基督堂出现?你们是不是做了笼子专等我来啊?预案挺充分嘛!你这票为什么不给别人,偏偏钻到巷子里塞到我手里。我怎么就稀里糊涂接了过来,还很配合地跟了过去?肯定下来药,你们是有针对性的,有预谋的。你们难道不知道那一片是档叔罩着的吗?”
出人意料,这次老头子没有打断我,一直到我喷薄而过,他才拍了拍我的肩头:“小子,你的反应稍微有些过激啊。寒大爷就寒大爷吧。档叔的四部奇书,我也有一套,相信你也会有的。”
“别转移话题,你在票上到底下的什么药?为什么上面的字迹会慢慢消失?为什么别人看不到,甚至碰不到票?为什么我好像和票一样,有被人忽略的感觉?”我是真有些急了:“还有,档叔跟你是一路的?”
“没有什么药,上面本来就没有字。别人看不到票是因为他们不具备完整序列。你能看见,只能说明你本就是一个持票人。至于档叔嘛,我们目前还没有过像你所描述的那种深层次的合作。”
我彻底糊涂了,不会有这么高级的骗子盯上我这市井的小子吧。
“好了,我知道你现在还接受不了。你也不要多问了,我现在还没法和你解释清楚。我先回答你另外一个问题。”寒老头适时地拉回了迷茫中的我。“我可没做什么笼子在这等你,这确实是个巧合。我是来看我十孙女的,她已经在你身后了。”

这算不上游记了,出行上给不了您什么帮助,希望您对自己的城市也产生兴趣!
第一扇门在这儿:
http://www.mafengwo.cn/i/5370164.html
关于武汉的还有:
http://www.mafengwo.cn/i/3467256.html
http://www.mafengwo.cn/i/3417331.html

本篇游记共含2725个文字,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引用 须臾之间 的图片:

2016-01-26 15:15

一次认真的记录,很真实啊,感觉就在眼前了。

2016-01-26 17:26

引用 wendyan 发表于 2016-01-26 17:26:21 的回复:

一次认真的记录,很真实啊,感觉就在眼前了。

回复wendyan:我还准备走科幻路线的,你这么说,我岂不是很失败

2016-01-26 19:27

楼主请问当地比较适合旅游的季节是?

2016-02-01 09:55

引用 摩天轮懒懒 发表于 2016-02-01 09:55:54 的回复:

楼主请问当地比较适合旅游的季节是?

回复摩天轮懒懒:我觉得都可以吧,4月有樱花,7月有荷花,1月有雪花。汉口的老街看的人不多,人都在沿江一片拍婚纱。

2016-02-01 12:28
相关目的地:   湖北
290977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