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万里长城古 断壁残垣

21
saiwenyong (北京) LV.31
2016-01-28 11:17 1133/60
  • 出发时间/2016-01-10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00RMB

    说起长城的震撼,不仅国人皆知,而且连国外小孩都想爬。不久前的一个新闻显示,一个身患癌症的8岁美国小男孩Dorian,他的临终愿望上了当天CHINA DAILY 的头版,这个愿望就是想去中国看看长城。原文如下
Dorian: I would like to be famous in China, because they have that bridge.  
Dad: Bridge? Do you mean the great Wall of China? 
Dorian:Yeah. It is kind of a bridge.People walk on it. 
   长城起于春秋、历经秦汉及辽金元明,连接中华文明上下两干多年;它跨崇山峻岭、穿戈壁大漠草原,纵横中华东西万余里。小男孩将长城比喻为桥,真是恰到好处。它是一座通向古代文明的桥,它使现代人们看了仍然会惊叹古人的伟大智慧,斯人已逝,余勇仍可贾。岁月悠久如歌,古人几乎全靠人力,铸造了如此浩大的工程,对月沉思,到此方称好汉?

     第一次来京深造,爬的是八达岭长城,后面陆续有同学过来,指明要去八达岭看长城,于是就又陪着他们逛了几次,总体感觉八达岭确实雄伟,但明显是后来修葺的。后来又听说了慕田峪,说是歪果仁最喜欢的一段长城。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早上,约三五同伴,早起,去怀柔,看箭扣,鹰飞倒仰,慕田峪。果然壮观,比八达岭又不同,真正的野长城,断壁残垣,有的地方只能绕道而过。可惜当时只有手机,又值天气阴沉,照片在如今的我看来真是惨不忍睹,更是不好拿出来献丑。本想着猴年之前专门去一次,可惜各种原因,终而没有成行。只好暂时把金山岭长城的放上来,后续有机会去慕田峪的话,补增记之。

金山岭长城

     这次爬金山岭,我们用的是轨迹导航,稍一疏忽,走错了路,无奈只好看着地图斜插上去。冬天虽说草木早已枯黄,但是山上多酸枣树,叶子虽然没了,刺却依然坚挺。加之无人走过的野路,一路上鞋子,羽绒服俱都刮破,羽绒服还好,是个旧的,可惜了刚买的鞋子。亏得路不是很长,一会儿便上了正道。

   这是用GoPro录得几段视频,硬着头皮剪了几下。开头是在一个碉堡处休息遥望,紧接着直升机飞来,后面是本人的风姿及驴友艰难爬坡,最后是大勇小燚的转圈圈。第一次剪辑视频,做的不是很好,抖动的厉害。

   这是天气最好的一段,当时天显得特别蓝。心情也格外好,大家手中的相机咔擦咔擦,各种互相拍照。我也感叹,去了好几次长城,还属这次来的最值,爬的最累,看的最多,当然也最冷。

   无意中拍到的剪影,剪影中的狗狗名字叫臭臭,主人稍显年老,估计50出头,也是户外爱好者,如今臭臭虽然不大,但已经跟随主人走遍了大半个中国。爬个长城对它来说毫不费力,照片中的造型摆的也不错

       古北口长城东段,在阳光好的午后,可以遥望密云水库。图中那个泛着光的就是密云水库,正如一颗色彩斑斓的宝石嵌在大山之中。北京人对密云水库是有感情的,据说北京大部分的可饮用水都来源于密云水库。密云在古代便以有名,当年秦始皇统一六国,置渔阳县,即今北京密云区西南,陈胜吴广在发配至渔阳的路上遇大雨而起义。虽然当时的密云算是偏远蛮荒地带,如今则是首都的外围地区,待高铁建成后,说是15分钟即可入城,俨然成了北京的好地方,早已不是当年的偏僻了。

  此时接近下午,云彩显的很有张力,令人叫绝。

   正到了一处断壁残垣,有几位老奶奶专门在此搞摄影,一看就是退休了,生活很惬意。与他们闲聊,他们说是老了,其他的事情也干不动了,摄影成了他们的最爱,还能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正说之间,听到了直升机的轰鸣,由远及近,看的真切。小燚说还没有做过直升机呢,我也想坐,再不坐老了更没法坐了。于是招手,终而没停,估计是没有降落的地点吧。

  一直都听别人说古代的工匠非常聪明,建造长城的每一块砖头都有标记。粗笨如我并不相信这些,当然我并不怀疑古人的智慧,只是觉得工程浩大,难免会有疏忽,况且我也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次金山岭,又是一段野长城,便一直留意着。终于看到了一块,上写着:万历六年振武营右造。

   向西遥望

  在一个碉堡上。

   此时的云彩形状极为给力,充满张力的线条感。

  这是司马台长城,天黑就会亮灯,无论冬夏。灯光在长城两侧,随长城一路而上。

   这是本次行程的路线,从古北口镇蟠龙山村一直向东爬,行程大约18.8公里,至司马台长城下天黑,历时8个小时左右。

长城—红石门段

    位于金海湖镇红石门东北约1公里处,建造于平谷河北兴隆交界的山脊上,是明长城进入北京东部的起点。国务院于1996年在此处设置了三界碑(京津冀),有“一脚踏三省”的称谓。

  破土而出的生命力,顶破了沥青。

平谷的桃花海,今年天气比往年冷一些,4月14日去的,花还没有开太多。

大勇和小燚

   感谢那位老奶奶摄影家

  感谢对面的摄影家。

本篇游记共含1988个文字,4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