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梦与天相交的地方 ——2015年8月呼伦贝尔、齐齐哈尔、哈尔滨之行

18
schwalbe (上海) LV.5
2016-01-29 15:35 769/9
  • 出发时间/2015-08-03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4600RMB

想起去呼伦贝尔,只是一念之间;呼伦贝尔归来,便终生想念。
2015年8月,我们用七天时间走了呼伦贝尔齐齐哈尔哈尔滨,两个月准备,一星期沉醉,一辈子回味。

行程篇

从一开始,我们就决定租车自驾,研究攻略时,发现租车自驾的方案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从海拉尔租车,一种是哈尔滨租车。但是问题来了:从海拉尔租车的话,上海直飞是全价机票,太贵,哈尔滨海拉尔的火车又是一票难求,我使用刷票神器刷了好几天也没结果,果断放弃;从哈尔滨租车的话,我们只有一个人开车,担心太累。所以,最后选择从哈尔滨火车到齐齐哈尔,然后从齐齐哈尔租车自驾,优点很明显:1、火车票好买;2、经济上合算,齐齐哈尔租车价格只有海拉尔一半不到,比哈尔滨也便宜;3、单程少开300公里路程,不会太累;4、可以顺路去一下扎龙自然保护区。

美食篇

草原上的特色就是牛羊肉,羊肉串、羊排、烤全羊、手把肉随处可以吃到,一路走来,有三处美食深深刺激了我们的味蕾,至今仍十分想念。

1、海拉尔菌香园火锅
这是回程在网上随便找的一家店,却成了此行在饮食上最大的惊喜。到达时等位的人很多,店很大,墙上贴满了一众明星来店里吃饭的照片。终于点菜了,因为是冲着招牌西旗羊肉去的,就简单点了一份蔬菜拼盘和两份羊肉,肉和菜都是用小木桶装的,分量十足,羊肉色泽鲜嫩,入口带着草原上特有的鲜美,配合菌菇汤底不膻不腻不硬,确实是我吃过的最好的涮肉,没有之一。回家后,我们还特意在某宝上买过冷冻的内蒙西旗羊肉,没有当时的惊艳,但也吃出了一点草原的味道,也算聊以慰藉。

2、大雁牌雪糕
去之前攻略上很多人提到海拉尔大雪糕,我们此行本着神农尝百草的精神,将各式雪糕吃了个遍,最好吃的就是大雁冷饮厂的大奶糕。各种不认识的俄罗斯雪糕也挺好吃,但口感比较硬,而且性价比不高;传说中的海拉尔大雪糕据说改名了,就是我们吃到的呼伦贝尔大雪糕,我总觉得有冰碴子感,比起当年的盛名,只能说是美人迟暮了;隆重推荐的是大雁牌雪糕,奶味重但是不腻,入口软糯回味绵长,没有丝毫的冰碴子,最重要的是,超市里才两块钱一个,两块钱啊,在景区最高也只卖到五块。

3、恩和热尼亚列巴
记得上大学的时候有东北的同学带来过列巴,又干又硬,从此对列巴没有好感,这次去恩和,本来也打算过列巴房而不入的,无奈当时肚子饿了,被热尼亚列巴房门口的鲜花和传来的香味吸引,走了进去,里面两个白色的大烤炉,新鲜的列巴不断的从里面拿出来,十分诱人。买了两个趁热吃,配着热腾腾的奶茶和新鲜的蓝莓酱,酸甜可口,松软香酥。

注意事项篇

1、绥满高速从黑蒙界到海拉尔,全程375公里无加油站无服务区,上高速前请务必加满油,我们总算赶在最后一滴油耗尽之前到了海拉尔,有惊无险。不过,沿途有不少在建的加油站,将来不会如此。
2、多带现金。我们从额尔古纳出发后,一直到根河,中间所有地方不能取现,没有POS机,差点弹尽粮绝。期间,恩和室韦、莫尔道嘎都找到了内蒙古农信社的ATM机,但一台暂时无法提供服务、一台维修中、一台现金已用完,真让人欲哭无泪。
3、蚊子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可能8月份天气已经转凉了,买的驱蚊液没有派上用场。
4、望远镜其实没啥用处,在室韦遥看了一下额尔古纳河左岸的俄罗斯,其实和右岸没有什么区别,也没有看到传说中的俄罗斯美女。
5、去月亮泡子时路过一个边防站,如果没有事先联系的话,可以去小卖部里花20元买两瓶蓝莓汁,即可通行,买月亮泡子门票送蓝莓汁,也算值。

游记篇

1、那一片辽阔的草原

黄毯悄然换绿坪,古原无语释秋声。 
马蹄踏得夕阳碎,卧唱敖包待月明。 

极目青天日渐高,玉龙盘曲自妖娆。 
无边绿翠凭羊牧,一马飞歌醉碧宵。 

斜阳无睹看斜阳,山包林荫俱染黄。 
莫道老牛归去饱,牧人炉下正生香。
                 ——佚名《草原诗三首》

这就是我魂牵梦绕的草原,我的心中,曾经有过骏马驰骋的梦想。进入海拉尔,一路处处皆风景,蓝天绿草,成群的牛羊悠闲的吃着草,时不时草原上还有几头溜达着穿过马路。草原上的气候多变,刚刚还风和日丽晴空万里,忽而就乌云密布大雨滂沱,或者就是东边日出西边雨,幸运的是,仅仅是第一天,我们居然就遇到了两次彩虹!我们没有去骑马,也没有去射箭,我就想这样远远的看着,看塞上牛羊、看草天一色。

2、白桦林

静静的村庄飘着白的雪
阴霾的天空下鸽子飞翔
白桦树刻着那两个名字
他们发誓相爱用尽这一生
有一天战火烧到了家乡
小伙子拿起枪奔赴边疆
心上人你不要为我担心
等着我回来在那片白桦林
        ——朴树《白桦林》

白桦林位于额尔古纳恩和的路上,我们到达时已经阳光明媚,秀丽挺拔的白桦树曾是鄂温克族最重要的伙伴,他们住在桦树皮做成的“撮罗子”里面,用着桦树皮做的家具,划着桦皮船去河里叉鱼。鄂温克的最后一位女酋长玛利亚索在采访时说:“我现在用的针线包,桦皮“邦克”(盛碗筷用的盒子)都是我20岁出嫁时的嫁妆,姑姑做给我的。为了做“邦克”,爸爸特地为我剥了厚厚的桦树皮,一直到现在我还在用。”我们看到的白桦林,是原始的次生林,透过茂密的白桦林仰望天空,天空蓝得如此澄净,翠绿的叶子泛着点点金光,空气中一片静谧,似乎连时光都停止了流淌。

3、那些或静谧或喧嚣的村庄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卞之琳《断章》

室韦

室韦是一个边陲小镇,漫步在流淌了千年的额尔古纳河右岸,遥望左岸俄罗斯风光,当牛羊归家,落日的余晖洒满了河畔的天际,商贩的叫卖声、俄罗斯姑娘的歌舞声、游客的笑语声此起彼伏,灯火点亮了边陲的夜空。

临江

比起室韦临江则安静的多,我们到达时已是晚上十点多。除了几盏客栈的灯火,只听得到风吹树叶的声音。住在俄罗斯特色的木刻楞,夜晚有些凉。凌晨三点多,边陲的太阳就已经升起,又睡了一会,起来时客栈老板娘已经准备了丰盛的早餐。想起昨晚连夜从没有路灯的不知名的山路赶来,还真是佩服我们的胆色。离开村子,乡间小路的左手是安静的额尔古纳河和河两岸的草原,右手边是密密的白桦林,远处是苍翠的群山,再无一丝喧嚣,空气静谧的彷佛纤尘不染,此情此景,昨晚山路再崎岖,夜色再浓重,赶来也是值得的。可惜的是,我以为回程还会途径这里,没有停下来驻足观赏拍照,留下了此行最大的遗憾。

太平

太平是群山环抱中一个小小的村落,简陋的木屋,院子里几架豆角,几株向日葵,正值中午时分,有炊烟袅袅,生活的气息扑面而来。

4、穿越大兴安岭

在我眼中,额尔古纳河右岸的每一座山,都是闪烁在大地上的一颗星星。这些星星在春夏季节是绿色的,秋天是金黄色的,而到了冬天则是银白色的。我爱它们。它们跟人一样,也有自己的性格和体态。
                                                                                                                                                                               ——迟子建《额尔古纳河右岸》

比起草原的辽阔奔放,森林的茂密雄奇同样令人沉醉。我们从小就唱过,高高的兴安岭,一片大森林。而此时,我们就穿行在兴安岭腹地,茂林峻岭,河流澄澈,山花烂漫。可能是因为多雨,树叶显得特别干净,真正领会了“青翠欲滴”的感觉。我不禁向往,如果到了秋天,那该是何等的色彩斑斓。
在林区与草原的交界处,我们见到了传说中的月亮泡子。月亮泡子,因形状弯似新月而得名,位于幽深之处,游人稀少。站在高处俯瞰,但见群山苍翠、草木丰美,一泓碧水点缀期间,美不胜收。

5、追寻驯鹿的脚步——布冬霞原始部落

我是雨和雪的老熟人了,我有九十岁了。雨雪看老了我,我也把它们给看老了。如今夏季的雨越来越稀疏,冬季的雪也逐年稀薄了。它们就像我身下的已被磨得脱了毛的狍皮褥子,那些浓密的绒毛都随风而逝了,留下的是岁月的累累瘢痕。坐在这样的褥子上,我就像守着一片碱场的猎手,可我等来的不是那些竖着美丽犄角的鹿,而是裹挟着沙尘的狂风。
                                                                                                                                                                                ——迟子建《额尔古纳河右岸》


向往敖鲁古雅,是因为读了迟子建的《额尔古纳河右岸》,古老的鄂温克族祖祖辈辈生活在大森林里,守着山林与驯鹿为伴,年复一年的行走在额尔古纳河右岸。所以,我在行程中预留了半天给根河敖鲁古雅乡,还预定了当地的号称有“撮罗子”风格的民宿。然而,傍晚到达敖乡鄂温克定居点时,却大失所望,猎民住的已经是新建的民居,据说是芬兰人设计的房子,早已没有了半点鄂温克的感觉。我后来看到鄂温克族的最后一位女酋长(《额尔古纳河右岸》女主角的原型)玛利亚•索在接受采访时说道,“根河的定居点就不一样了,周围的树都没有了,风也挺大,你干脆找不到烧火的木材……特别是没有驯鹿吃的东西,没有“恩靠”(一种驯鹿喜欢吃的地衣)。那一点也不好!前几次搬迁,对鄂温克人影响不大,这次影响可大了。我在那的房子里待过几天,那房子的暖气一点也不不暖,它能赶上生的火暖和吗?”定居点旁边的使鹿部落景区也没有什么亮点,就是放了几头驯鹿在院子里,可以看看摸摸,跟动物园差不多。

晚上,我们住在芬兰人为猎民设计的房子里,年轻的女主人是鄂温克族,男主人是汉人,我试图同女主人聊聊山中的故事,女主人摇头笑笑,说不知道。他们的女儿,在根河读小学,读着汉语教材,看着《喜洋洋和灰太狼》,尽管身上还流着部分鄂温克的血液,但早已与我们的孩子毫无差异。我再次打开《额尔古纳河右岸》,心中充满失落。

第二天一早,柳暗花明,女主人虽然不了解山里的故事,但她说定居点有个肖大爷是做向导的,可以带我们上山。我们找到了肖大爷,前往布冬霞部落。转过山路十八弯,我不停的跟肖大爷攀谈,他的汉语不算太流利,但可以沟通,肖大爷60岁了,他说鄂温克族像他这种年龄的都上过汉语培训班,年轻人都接受过汉语教育,下山后更是如此。鄂温克族只有语言,没有文字,而时至今日,还能讲鄂温克语的族人已所剩无几。2003年,鄂温克猎民被迫放下猎枪离开山林,几经搬迁,现在根河敖乡定居点生活。现在敖乡有62户217人,山上仅余6人,以喂养驯鹿和旅游业为生,也就是我们要去的布冬霞部落。其实我们也知道,所谓的原始部落,也已经不再原始,但至少还能依稀看到些之前的影子,还能跟曾经在山林中生活的人们聊聊说说。

在布冬霞部落,我见到了撮罗子(那个三角形的),但已经无人居住,白桦皮斑驳脱落。而曾经,他们夜夜在撮罗子里,伴着头顶的星星入睡。一群驯鹿在林中觅食,这些鹿仍是散养的,依然会为了寻找食物从一片山林走到另一片山林。驯鹿异常温顺,我抚摸着那头最老的鹿王,它已经14岁了,当年也曾随着狩猎部落在深林里四处迁徙,立下了汗马功劳。

肖大爷和布冬霞的丈夫是兄弟俩,他们共有兄弟四个,当年也都是神枪手。坐在布冬霞部落的木板凳上,布冬霞的丈夫与我谈起往事,他的眼睛里洋溢着神采,“我的枪法可准了,电视里那些部队的枪手,谁也没我打得准!”然而,棕熊、堪达罕、狍子、灰鼠都已经成为回忆,神枪手坐在炉膛旁劈柴,手法精准而优美,目光却一点点黯淡下去。他们过去曾经走遍了额尔古纳河右岸的高山密林,甚至为了狩猎横渡过乌苏里江,然而,上世纪六十年代一道封锁令,江那边的族人再也没有回来,只能遥遥相望。而留在故土的族人,也不得不面对砍伐和偷猎,家园一点点消失,直到走出大山。

我蹲在驯鹿中间,小心翼翼的问布冬霞这些鹿的命运。布冬霞说,她们一年会宰杀一次,当地政府有意把新敖鲁古雅乡发展成鹿业养殖和鹿产品加工基地,除了这些山上放养的鹿之外,根河的鹿都是饲养的。过去,鄂温克的人从来不杀驯鹿,也不吃,即使死了也不吃,驯鹿死了都是风葬,舍不得让它烂了。对他们而言,驯鹿是朋友,是家人,而现在已沦为经济作物,我抚摸那头曾经驮过玛鲁神的鹿王,不忍想象它被宰杀的情景。
而昔日的部落族长布冬霞,坐在圆桌旁,一边一颗颗剥着松子,召唤林中的小鸟前来啄食,一边跟丈夫谈论着,下周一全国妇联又要来采访她了,过两天又有节目组要过来拍片子了。布冬霞告诉我,这种小鸟已经不多了。我在采访玛利亚•索的手记中读到过,“叫“强纳唂”的小鸟好像也不再来了,不再飞到玛利亚•索的手里觅食。据说今年采树塔和都柿的人比往年的都多。整个秋天摩托嗡鸣,汽车马达的嘶吼,载着丰收的林场工人欢呼而去。留下的是各种咸菜袋,食品袋满山遍野。维佳今年从海南回来探亲时说过,山川哭了,森林哭了,河流哭了,当然他也哭了。”

离开前,我们试探性的问布冬霞可以不可以合个影,她爽快的答应了,去帐篷里找了件民族服装穿上。她的帐篷里有三件不同颜色的民族服装,大概都是合影用的,帐篷四周也挂满了她与领导、名人的合影。依然生活在山上的布冬霞部落已经成为了一种布景和道具,但对于他们也许是一种现世安稳吧,他们依然能和生他养他的山林在一起,根未断,源未消。而他们的儿女,早已离开了山林,去城市中寻找新的生活,几乎从未再上山来过。而传奇的玛利亚•索,据说在政府的多次劝说和子女的要求下,最终还是离开了生她养她的茫茫林海,现在莫尔道嘎和孩子一起生活。

回去的路上,肖大爷告诉我,他的岳母是鄂温克族最后一位萨满,他说神衣和用品都已经给了黑龙江省博物馆,现在家里仅有部分神衣的碎片,子孙们已不知萨满为何物。当地政府已经给了鄂温克族人相当优厚的待遇,但这千百年的文化如何传承,更是个难题。

我试图寻找当年鄂温克族放下猎枪走出山林的原因,官方说法是,2003年,当地“生态移民”项目启动,一百多名猎民走出大森林。森林惨遭砍伐、猎物数量锐减固然是主要原因,但从各种采访和传记来看,2003年,阿龙山镇的林业公安开始收缴猎枪,据说起因是一个叫达瓦的鄂温克猎民酒醉后去森林管护站要酒喝,管护站的人不给,达瓦就拿枪威胁。于是,公安开始没收猎民的枪。玛利亚索有一杆猎枪,是当年毛主席送的,同样被没收了,警察告诉她,如果枪支管理条例后面有括号说鄂温克猎民除外,他们就还给她,可是没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当时,有位有着25年狩猎经历的族人维加背着自己喜爱的猎枪翻山越岭,跟警察捉迷藏,后来被警察堵到悬崖边,抱着枪闭眼跳了下去,幸好有一棵大树挂住了他,维加继续逃,最后跑到了一个猎点,看到了在那守候着他的警察,警察立正后向维佳敬了个礼说:“兄弟服了!”

也许有人说,猎民醉酒是他们被迫放下猎枪的最后一根稻草,酗酒是自掘坟墓。然而,从许多资料中看到,鄂温克人固然爱酒,但酒的主要作用是驱寒和节日庆祝。从爱酒到酗酒,这背后应该是深深的失落与痛苦,当茂密的大兴安岭被大肆砍伐,当漫山遍野的动物被偷猎者追杀,当驯鹿再也找不到食物,失去了家园和图腾的族人,内心深处该是何等悲凉。我听肖大爷说过,跟他年龄差不多大的鄂温克男子,现在已经所剩不多了,主要原因就是酗酒而死或者酒后打架身亡。这恐怕不能归咎于游猎民族民风彪悍,这些失去了猎枪的神枪手,英雄末路,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不仅这些曾经的神枪手,所有深深热爱着山林、热爱着他们的文化的鄂温克人,都注定有悲剧的结局。鄂温克族的女画家柳芭是他们民族的第一个大学生,她是鄂温克的骄傲,也是他们的悲哀,柳芭挣扎在城市与森林的边缘,面临着文化的逐渐式微乃至消亡,最终选择了离去,在她溺水而亡的时候,身边放着一瓶白酒。而她的哥哥,也是死于酗酒。玛利亚索说,“一想到鄂温克人没有猎枪,没有放驯鹿的地方,我就想哭,做梦都在哭!”

据肖大爷说,现在根河市为了保护鄂温克民族免于衰亡,采取了一系列优惠政策,比如,其他民族和鄂温克族通婚,无论嫁娶,孩子一律为鄂温克族;比如,鄂温克族可以享受各种财政补贴、衣食基本无忧;比如,鄂温克的孩子可以免费入学、高考可以加分。然而,我们需要保护的绝不仅仅是人口,甚至可以说,这样保护下来的只不过是鄂温克族的汉人罢了。我们上下几千年的文明史,汉族的文化一直居于主导,南蛮北夷西戎东狄,与我们的文明不断融合的过程,也是少数民族的文化逐渐消亡的过程。即使是现存的56个民族,他们最初的文化又有多少得以保存?到底谁应该为家园和文化的消亡买单?

我在新闻里看到,原生态舞台剧《敖鲁古雅》已经在全球巡演,享有盛誉,该剧还将萨满舞搬上了舞台。我没看过,我不知道,当萨满离开了山林,没有了与山神的对话,这种舞蹈还会不会有灵魂。

写到这里,我觉得鼻子发酸眼睛发涩,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着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个古老而神秘的民族,他们的一人一鹿一草一木,都深深的感动着我,感动而无奈。

附:悲歌二零零三 ( 席慕容)

要怎么才能让你相信 就在此刻 
我用双手交给你的 
不只是一把猎枪 
还有 
我们从来不曾被你认可的生活 
我们祖祖辈辈传延的 
虔诚的信仰 

要怎么才能让你相信 
从今以后 我已一无所有 
除了灵魂里那一丁点儿的自由 

你啊 
你始终是那个难以说服的多数 
要怎么才能让你相信 
你为我所规划的幸福 
并不等同于 我的幸福 
要怎么才能让你相信 
眼前是一场荒谬的灭绝和驱离 
失去野兽失去驯鹿的山林 
必然也会逐渐失去记忆 
要怎么才能让你相信啊 在未来 
我们将以绝对的空白还赠给你 

或许 你丝毫不需要为此费神 
历史的殿堂既然是由你建构 
总会有足够的金箔和殷勤的工匠 
来为你的信仰你的坚持塑上金身 

所以请别再试着用任何方法 
前来探寻我们的踪迹 
我向你保证 我向你保证啊 
我已经是使鹿鄂温克最后最后的 
那一个猎人 

作者后记:无知的慈悲,可以铸成大错。二零零三年八月十日,内蒙古根何市官方以“提升猎民生活水平,接受现代文明”为目标的迁徙行动,极为草率与粗暴,不但损伤了驯鹿的生命,也损伤了最后的狩猎部落“使鹿鄂温克”一百六十七位猎民的心。同年九月,及二零零四年七月,我两度上大兴安岭探访,亲眼见证猎民的困境,归来以后久久不能释怀,遂成此诗。

6、晴空一鹤排云上——齐齐哈尔扎龙自然保护区

走过那条小河 你可曾听说
有一位女孩她曾经来过
走过这片芦苇坡 你可曾听说
有一位女孩 她留下一首歌
为何片片白云悄悄落泪
为何阵阵风儿轻轻诉说  
还有一群丹顶鹤 轻轻地轻轻地飞过
          ——朱哲琴《丹顶鹤的故事》

歌曲《丹顶鹤的故事》的主人公就来自扎龙——丹顶鹤的故乡。从内蒙返回齐齐哈尔,感觉一下子从秋天回到了夏天。来到扎龙,再次惊艳于澄净的蓝天白云,炎炎烈日下芦苇荡一望无际,然而,看着丹顶鹤优雅的身姿倒映在水中,根本顾不上炎热。我们连续看了两次放飞,随着训鹤人一声哨响,鹤群腾空而起,在空中划过了美丽的弧线,盘旋数圈后,稳稳地落在水边,觅食嬉戏,好不自在。

7、行走在记忆中——哈尔滨一日

我之所以称哈尔滨是“流亡者的城市”,理由是,哈尔滨在这之前并不是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城市,正像我在这本书中的某些文章中所描写的那样,它只是一个小渔村,或者晒网场,只是少数民族像鄂伦春、达斡尔、赫哲人经常光顾的地方。尽管中东铁路通过这里的时候,哈尔滨香坊那个地方已经有来自于山东等地的本国流亡者居住了,但是,哈尔滨仍然不具备一座“城市”的规模。哈尔滨的确是一座由铁路催生并繁荣起来的新兴城市。 
                                                                     ——阿成《和上帝一起流浪:犹太人哈尔滨避难记》
  

只一天,我就爱上了这个城市。

松花江水波荡漾,圣索菲亚教堂外鸽子飞翔,教堂里壁画斑驳,昭示着岁月的沧桑。我们去的时候,圣索菲亚教堂里正在举办哈尔滨历史展览,此前,我只知道哈尔滨曾经是和上海比肩的繁华大都市,却没想到历史中有如此多的惊艳,而正因为惊艳,此后的没落,就更加令人扼腕。

这是一座移民的城市,一座由铁路催生并繁荣起来的城市,从展览里一幅幅旧照片看到,白天汽笛隆隆、码头忙碌,入夜霓虹闪烁、莺歌燕舞,有不同肤色的人群,王公贵胄、豪商富贾、官宦使节,有琳琅满目的商铺,堆满来自全世界的商品,有丰富的娱乐活动,电影、戏剧、选美、滑雪,丝毫不逊于当时任何一个繁华都市。上海留下的洋房教堂数量有限,美则美矣,但总像养在深闺的小家碧玉;哈尔滨教堂和西式建筑数量众多,虽然多数毁于战火,但仍有不少留存于世,无论是亲眼见到的圣索菲亚大教堂,还是只留在照片中的圣尼古拉教堂,每一根立柱,每一座屋顶,每一个窗棂,无一不具有特色,不精致但恢弘庄重,充满了历史的沧桑,我爱这里。

然而岁月无情,那些美已灰飞烟灭。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站在松花江畔,追忆往昔,我希望有机会对这个城市了解的更多一些、再多一些。

后记

这篇游记前后写了近半年,每每想起这段行程,有对美的沉醉、也有对逝去的无奈。河流山川、森林草原,大自然的美固然令人赞叹,生活在自然中的人类的传奇却更加动人心弦。回来后,我看了很多鄂温克族的资料,这个民族的经历深深触动了我,他们曾经狩猎、捉鱼、摘野果,与蓝天、碧水亲近,令人心驰神往,这种生活充满了美丽,然而,谁也不曾想到,不可预知的未来却充满了忧伤。在我们鲜少涉足的远方,一定还有许多这样充满传奇的民族,作为旁观者,我们不能做什么,但我至少想去多看一看,多记录一些,让我们这些身处现代文明中的人们知道,他们曾经存在过、绽放过,即使后来他们不得不变成了我们,他们也曾经是他们。

本篇游记共含8699个文字,2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lz你的游记写得真好,我会一直关注你的,期待你的新游记

2016-01-29 23:36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引用 schwalbe 的图片:

2016-01-29 23:40

引用 schwalbe 的图片:

2016-01-30 09:50

读了您的游记,仿佛看到一段历史,时代的变迁让人们失去了传统习俗和部落文化,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幸运的是我们还有很多人记忆这段历史,愿意去发扬这段历史!

2016-01-30 10:0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schwalbe 的图片:

2016-01-30 10:58

引用 michael 发表于 2016-01-29 23:36:09 的回复:

lz你的游记写得真好,我会一直关注你的,期待你的新游记

回复michael:谢谢,第一次写,以后争取多写点

2016-01-30 11:0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依愫 发表于 2016-01-30 10:07:55 的回复:

读了您的游记,仿佛看到一段历史,时代的变迁让人们失去了传统习俗和部落文化,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幸运的是我们还有很多人记忆这段历史,愿意去发扬这段历史!

回复依愫:是的,文明的进步总是伴随着失去,趋势不可阻挡,但我们至少可以记录曾经发生的

2016-01-30 11:0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美文美图,收藏了慢慢观赏~

2016-02-01 09:53

写得很好!尤其是文学的部分,为游记加分。

2016-02-05 14:4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