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十月行之碧罗雪山:是男人就上4000M的D23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6
Solemn (北京) LV.7
2016-01-29 17:53 114/3
  • 出发时间/2015-10-22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和朋友

巴拉贡山

出发当天起了个大早,可发现晒了一晚待穿的衣物全被露水打湿了,只好一件件举到火塘上烤。

向导一直没跟我交待行程细节,直到0930才匆忙赶到阿洛家,给骡子上了个新掌。
折腾了一个钟,我们出发了。

在前面开路的骡子叫朗玛,向导说藏语中是斑马条纹之意,而这种条纹的骡子是上品。

跟在朗玛后头,心里但生羡慕:只见她风一样地放屁,卸货一样地落粪,妹子一样地逛吃逛吃,背着再多购物袋也不嫌沉。只是别凑得太近,否则有中“流弹”之忧。
(朗玛:尼玛,把背包扔给老娘理由还编得这般好听!)

打电话时也不忘捶骡子屁股催它赶路的向导

不过跟这闲适派混的好处是,她一埋头啃食,我就搁拐杖上歇会儿。走走停停,并不觉累。

正走得兴起,又被带进了一户人家,吃了盘山鸡蛋,喝了碗酥油茶。闲适派的待遇更是人修炼几辈子都不得的:

嘴套里盛的是满满的玉米,这样头都不用动就可以吧唧吧唧地吃了。
一见此情此景,我大惊失色:
莫非她是家乡的传说中那个为懒的最高境界而殉道的人投的胎?
那个传说是这样的:有个懒汉的老婆知道他懒,出门前就给他做了个大饼挂在脖上,嘱他说,你低低头就可以吃到大饼了哦!
懒汉点点头。
谁知老婆回到家时,懒汉还是饿死了——
脖上的大饼只少了一口。

一顿饭的功夫,不知被这瓜娃子毙了几次。这是“死神来了”式的警戒么?

饭后一口气走到海拔3000M以上后,跟牦牛小分队中一只牦牛、黄牛杂交的偏牛打了个照面。

向导说,牛角壮、胸部大的都是男生,攻击性比较强,不要随便拍照。
说完他给牛来了一张,便走掉了。
我这相机刚举到一半,一看自己杵在犄角的正前方,心里有点发毛,只好冲公牛僵硬地挥手道了声嗨,故作坦荡地给它定了个格。

走到黑压压一片高原青松林掩护的山顶跟头(海拔3600M),向导在一木屋边上止了步,动手栓骡子卸货。我愣了愣:这就到投宿的人家了?虽然上了海拔以后像在演默片,动作明显放缓,但亏得气息匀调,脚力尚有余,再走走也不怕的。

木屋前有条小溪潺潺。

一路走来好似过雷区,布满了大大小小不同规模的牲口粪便:骡马的,猪牛羊的,鸡的。不过踩在上头走路,倒有点安心,因为表明走在动物们开过的康庄大道上。只是看到漫山遍野的野花时,不再有在上头打滚的冲动——天知道底下有多少大地惊雷等我来粉身碎骨。

不知是看多了这秽物还是胡灌的可乐作祟,有点闹肚子,便跟木屋主人打听如厕事宜。
只见小哥在我面前豪气地画了一个圈:喏,去吧!我误以为指的是下方一个木棚,傻傻问道:分男女么?小哥笑着说:不分的,下面随便哪儿都可以!

得了旨,我便寻个目所能及至为幽暗的角落,给这便便山谷贡献自己一份微薄的力量。
可什么都逃不开这块地界真正的主人——小动物们的雷达:一只狗和一只猪投来了好奇的目光,看得我如芒在背。
况且行走一天后酸楚的腿曲不了多久,我只能在地上写个草书旋即收工。

完事后我怕有碍观瞻,又铲了点土给掩上。
这还是少时从《哈佛女孩刘亦婷》里读来的,据说奉的是尽量还自然原貌的原则——
屎屎尿尿的东西特别进脑子。
若被我爹知道,又要笑我书蠹先生了(家乡话,指书生意气、不切实际)。

刚收拾成个人样拔腿想走,那猪喘着贪婪的粗气扑将过来了。
还没来得及嘘它,掩土已被拱开了,露出黄白之物来。

我破口大骂道:要不要脸啊,满山满谷的花花草草你不吃,过来偷扒我的屎!
猪被我一身正气吓得撒腿躲到一旁,可待我走到溪边洗手,又偷偷绕了回来。
我无法拯救一个自甘堕落的灵魂,只好摇着头走开了。

太阳还没完全下山,闲倚树干上的我就已冻得翻不动书了,便退到屋里烤火。
小哥一阵忙活,煮了锅野鸡野鸟:开饭啦!

我好奇道,这十几只野鸟得攒多久啊?
小哥指指弹弓说:两天;那位大哥一打一个准。
正庆幸吃的不是猪肉,向导把块骨头夹到我鼻跟头:
还有些藏香猪也一起煮了哦~

恶心之余,想起之前向导对牦牛肉为何赛过独龙牛肉的解释来:
牦牛吃虫草,我们吃牦牛啊!

夜深了。听着骡子低头吃草的叮当铃声,就着火塘的余温,我沉沉地睡去了。(其实这段是在睡去前写的←_←)
这一天走了6h,经过了蕨类植被覆盖的山地,明日就要向神秘的黑森林进军了哪。加油呀!

本篇游记共含1699个文字,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像个相册,有没有介绍?

2016-02-01 11:48

lz也多多分享一下攻略嘛,想去看看。

2016-02-01 12:53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F

来捧场

2016-02-03 11:3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