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十月行之碧罗雪山:陷入翻山苦战的D24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7
Solemn (北京) LV.7
2016-01-29 18:46 100/2
  • 出发时间/2016-01-21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和朋友

巴拉贡山:海拔3900M

夜一黑,整个山谷里好像什么牛鬼蛇神都放出来了,只听得风声、猪嘶叫声、狗吠声、朗玛的铃铛声,声声入耳。
我惴惴不安地躲在毯子和睡袋下面,偶尔偷眼看木板墙宽大的缝隙间的一团漆黑。

手脚冰凉了一夜,一早就醒了,便问小哥昨晚缘何听着动物大合唱如此淡定。
小哥说,狗吠声可能冲的飞鼠;猪嘶叫则是因为还没修好的猪圈漏风,太冷。

喝罢酥油茶吃罢粑粑,骡不停蹄的一天就开始了。
临走前给主人留了小半瓶治肠胃的神药——钓鱼牌药丸,以示答谢。

一翻过垭口,朗玛下坡有若闪电,很快把我甩开了几个拐。向导说她是想家了。

快到谷底的时候,碰到大理过来的法国人向导马秋和他带的澳洲游客以及四只骡子。
一向温驯的朗玛突然变得狂躁,要掉头跟随这队骡子。
红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她拴在一棵树根上,重新往她背上摞紧行李。
朗玛喘着粗气,恨恨地踢了树根一脚。

色瓦龙巴山谷

过溪得经过一根圆滚滚的独木桥。红星教我侧身过桥。多亏他拉着我手,我才没在湿漉漉的桥上打滑。

阿洛客栈

法国雕塑家布利斯·马修(Brice Mathey)设计的阿洛的碧罗小站就坐落在山谷的中心地带、潺潺的溪流边上。
小站的接待能力有限(3~4位左右),入住一定要提前联系阿洛。

色拉垭口:4200M

行前给自己订的规矩是:红星歇,我才歇。第一天做到了,第二天这条规矩简直就是啪啪打脸用的。

这片山麓最高的垭口叫蛇拉腊卡,而我们翻越的是较矮的一个垭口。即便如此,上山的羊肠小道陡而险,一个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连走惯了的红星都叫苦。从山下竟都看不出这面陡坡上路在哪儿,只有走过了一个拐才能看到下一个拐。而补给又要跟着朗玛飞驰到前方不知道哪儿去了,我饿得发慌,只得采取老奶奶爬法,步步为营,一步一个脚印。

风特别大,吹得我额头发凉,鼻子也抽了起来。亏得出发前阿洛借了我件线帽衫,把帽子带上遮风,真是救了命了。其实事先问过红星好几次,我只带了衬衫+风衣会不会有问题。红星轻描淡写地说走10'身子就暖了,其实他自己倒穿着毛衣+薄棉服哩。但赶上今天这风,没多穿这一件,指定着凉。

原来还安慰自己道,走不了大不了骑朗玛过关。可现今,就算借十个胆子让朗玛白给我骑,我也不敢的。

走之前,阿洛曾说到,有俩女孩实在走不动了,抱头痛哭,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孤独的跋涉途中,我多希望有这么两个朋友在身边,籍着安慰她们的名义,我又能光明正大地歇一会儿、展露愁容。

红星在山头等了我半天才和我会合。这时我一个没忍住,叫渴叫饿,红星塞给我一个肉蓉压缩饼干,又去边上湖里打了桶水,然后端自下山找他的骡子去了,说好跟我山下会合。

我顾不上质疑水质,一口气干掉了半桶。

路上经过一个“善房”,据说是外国神父造的驿站,现已荒废,但紧急时仍可遮风避雨。

红星驿站:3220~3250M

这个外观简洁的80㎡的蓝房子是红星花了大半年时间搭建的。

屋内设备挺全,柴米油盐、锅碗瓢盆(包括高压锅)、筷子菜刀都齐活,甚至还有法压壶和云南咖啡粉。别说一般伙食,开个小趴都可以应付。

门口还有烧烤架子,下次徒步不那么艰苦的话,或能享受一番。

所以当他打开房门,看到上一拨客人留下的一片狼藉时,红星一脸愤怒也就足可理解了。

我们俩都有点精疲力竭了。驿站边上的河段10月起就干了,所以红星得走不少路才能提来一大桶水,搁火塘上煮沸了给我们各下了包方便面。这两天屋里没电,于是我们就着手摇电灯和红星头灯的光狼吞虎咽,又痛饮一番搁屋里自然冰镇的大理啤酒,真是冰凉透心。只是再没气力分食我的那罐午餐肉——虽然我今天的表现都配得上这份犒赏。

大概是那壶辛苦提来的水不够用,我们没有洗漱便枕着上一拨游客用过的被褥睡了。我颇为抱歉地把臭气烘天的鞋袜扔得尽量远些,也怕红星临时改变主意,把我扔到马圈里去。

建议自带睡袋。红星一个人可能忙不过来,驿站也没有洗衣机,很难做到被单一人一换。

红星目前正在寻找吃苦耐劳的义工打理客栈。想去这世外桃源避一阵喧嚣的可以联系他。

本篇游记共含1590个文字,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想看看图,嘻嘻

2016-01-29 23:36

字码了不少,要是有点图就好了。

2016-02-01 12:53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