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云端的川藏】奔向拉萨

37
辰湛 (深圳) LV.15
2016-01-30 17:29 649/2

奔向拉萨

行程:墨竹工卡拉萨
一早从墨竹工卡出发,沿着今年国庆期间刚刚通车的林拉高速,奔向西藏自治区的首府,拉萨
西藏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拉萨
路上还从藏王松赞干布的故里一掠而过。
西藏历史上除了格萨尔王之外历代最伟大的藏王松赞干布,他的故乡只是在墨竹工卡地区一个并不起眼的小山谷里,平平淡淡,也并没有金碧辉煌、大肆铺张的建筑或者丰碑作为纪念。
一个在高原上叱咤风云的史诗人物,一生戎马将吐蕃文明推上了史上最巅峰强盛的时期,身后却如此低调,个人胸怀与修为,得让多少君王自叹不如。
一路顺畅,进入拉萨之前还在检查站关卡被值勤的警察煞有介事地请进检查站进行例行检查,据说进拉萨的无论是游客还是商务人士,概莫能外。

中午时分抵达拉萨市区。天高云淡,阳光晴好。
放下行李就去布达拉宫广场那边买明天参观布达拉宫的门票。到了大门前一问才知道,每天售票时间是早上九点到中午十二点,当天只能错过了。不过目前是旅游淡季,原来需要提前一天排队预定门票的情况最近并没有出现,只要早上早点去排队,就能顺利买到当天参观的门票了。
据朋友说,参观布达拉宫建议请一位专业导游全程陪同解说,实在是因为藏族文化浩如烟海又极具民族特色,单靠自己的观察与行走,实在难以窥得藏文化精粹的一鳞半爪。

有朋友问我:千里迢迢跋山涉水,终于见到了梦寐以求的布达拉宫,心中作何感想?
说真的,看到蔚蓝天空背景下洁白的布达拉宫,那一刻脑中是空白的,大概想表达的太多了反而无语凝噎。
激动?震撼?感叹终于实现心愿了?惊异于布达拉宫的恢宏气势?想必都有。
我来了,西藏
一句足矣,懂的人,自然懂。

下午趁着半天的悠哉时光和晴朗天气,游览了历代达赖喇嘛的夏季行宫“罗布林卡”,藏语中的意思是“宝贝园林”。
据说在藏族同胞心目中,罗布林卡在宗教和历史上的地位与布达拉宫是平起平坐的。罗布林卡始建于公元1755年,当时是作为七世达赖的居所,建起了格桑颇章。此后历经三个世纪,八世、十三世、十四世达赖喇嘛陆续扩建,形成了如今所见占地36万平米的园林。历代达赖均在此处理当时西藏地区的政教事务。

几代居住于此的达赖喇嘛的宫殿内部,风格各不相同。
七世达赖格桑嘉错的宫殿四壁挂满了精美绝伦的唐卡,共计64幅,拥有260多年历史。据说最好的唐卡都是采用藏区的五种宝石磨成粉末后调制的颜料手工绘制,年代越久色泽越鲜艳。
西藏历史源远流长,曾出现过的大小宗教不计其数,现而今藏传佛教粗略可以划分为红教宁玛派、花教萨迦派、白教噶举派和黄教格鲁派。其中格鲁派是出现时间最晚、最新,目前教众最多、分布地区最广的教派。
西藏最著名的宗教首领,达赖和班禅均属于格鲁派,只是管辖区域不同。达赖分管前藏,驻所在拉萨;班禅分管后藏,驻所在日喀则。这是今天接触到的一点粗浅的知识。
在达赖接见信徒的厅堂里,挂有绘制着格鲁派修行本尊大威德金刚的唐卡,还供奉着佛祖释迦牟尼、弥勒佛和文殊菩萨的座像。
在藏传佛教里,也有另外的说法——释迦牟尼代表着现在,弥勒佛代表着未来,而已经过去的我们不再挂怀,而是用代表着智慧的文殊菩萨代替,因为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都需要智慧的眼光洞见。

十三世达赖的行宫坚赛颇章,修建于民国时期,正殿里供奉着48尊长寿三尊,祈福长寿安康。壁画上绘满佛祖释迦牟尼的生平传记。

达旦明久颇章,是十四世达赖喇嘛也就是现任达赖曾经短暂居住的宫殿。1956年竣工,也是建制最为完整的。1959年达赖因政治原因离开西藏流亡在外后,宫殿一直保持原貌。
当中,正殿里西面、北面、东面的三面墙壁上绘制了301幅壁画,从西藏的远古起源一直叙述到当代文明,其中包括松赞干布登基、修建布达拉宫、迎娶尼泊尔等国公主的事迹。
书房里挂有唐卡,是上师供奉图,包括开山祖师宗喀巴大师和357位格鲁派上师。
寝室里则放置着从印度来的水晶镜子和金丝楠木床榻。
讲经堂里有藏民敬献给寺庙的红珊瑚,绿松石,天珠,信徒献上洁白哈达,五体投地朝拜。
我们还有幸看到了1953年时的布达拉宫景象,有湖有树,一片生机盎然。而今景象虽已迥然,湖与树已被广场取代,但也体现着现代文明征程的进步。

八世达赖喇嘛宫殿——准增颇章,建于1784年。藏有3700余部手抄经书,记录天文历算、医书等发展成就,以及历代达赖喇嘛生平事迹,是四座宫殿里文化气息最厚重的。
另外,罗布林卡内部还有唐卡珍宝室值得一览,当中的藏式唐卡与尼泊尔风格的唐卡都可以出售,小到100元,大到40余万,但每一幅都是手笔细腻,人物栩栩如生,大多都刻画了佛教经典人物或者历史上的著名事迹。

拉萨的胜迹,西藏的史诗,又岂是一朝一夕能探尽?只待将来,有缘重游,反复品味。

眼里惟有布达拉宫

今天的主题就是——布达拉宫。
布达拉宫源于古印度的梵语,翻译成藏语的意思是“山和船”,是依托拉萨中心海拔3700米的红山,仿造当时印度的小布达拉宫而修建的。
说句题外话也许更能让我们印象深刻——人民币50元钞票正面画像就是布达拉宫,其取景拍摄地就在布达拉宫西南角的药王山上。

提到布达拉宫,就不得不涉及西藏的宗教。布达拉宫与西藏最大的佛教教派格鲁派有密不可分的渊源。格鲁派(黄教)由宗喀巴大师创建于15世纪,其座下两位徒弟就演化成今日我们所知的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两者相较,达赖喇嘛是观音菩萨的化身,其政治地位更高,是藏区的政治领袖;而班禅额尔德尼则是无量光佛的化身,其佛学地位更高,是宗教领袖。
第33代藏王松赞干布,为在全藏弘扬佛教教义、统一藏族宗教信仰,并用宗教巩固其政权统治,下令为佛教修建宫殿,即今天布达拉宫的缘起,但当时的建制与规模远远没有今天如此宏大辉煌。
在藏王统治结束后,第五世达赖喇嘛在其任期内主持重建了布达拉宫,并实现政教合一。此后历代达赖逐步扩建布达拉宫直至今日气象,前后历时六七百年,艰难无数,成就无数。

布达拉宫占地面积40万,建筑面积13万。建筑主体分为白宫、红宫和黄宫。其中,黄宫是藏王起居休息之地,目前概不对外开放。枢纽建筑当中,红宫主要服务于宗教活动,白宫则用于当时的统治者主持理政。
布达拉宫是观世音菩萨的道场,主供佛是观世音菩萨,其中珍宝无数。
比如,供奉着白色檀香木自然形成的观音立身像,据说这样珍稀的佛像全世界仅四尊,分别供奉在印度尼泊尔中国西藏日喀则拉萨
比如,布达拉宫高处中央的七座金顶下供奉了七座灵塔,分别存放着5~13世达赖喇嘛圆寂后的肉身法体,乃是布达拉宫的镇殿之宝。

目前,布达拉宫仅有少数楼层对外开放,包括白宫和红宫的局部殿堂,共计21殿能接受游客参观。
白宫里开放的房间有限,但是都令人观而叹其气象庄严。
比如,冬日观殿的议政厅,是十三世达赖于1922年新建,是最新的殿堂。
比如,会客厅殿上的宝座供奉着喇嘛法衣,还有象征吉祥如意的铜鎏金身白度母、无量寿佛、尊胜佛。
比如护法殿,供奉着达赖喇嘛的本尊,六臂依怙神。
而红宫的景象亦另有格局。
神佛殿里供奉着强巴佛,也就是藏族里的弥勒佛,慈眉善目,笑望未来。
坛城殿则收藏着密集、胜乐、大威德三座金质的坛城,其工艺之精美繁复,绝世罕有。
长寿乐集殿则是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寝宫,后被七世达赖喇嘛改建为佛学殿。
十三世达赖喇嘛的灵塔规模最大,宝石最多,一年当中仅在藏历新年期间开放一次。此次也就无缘得见了。
至于供奉着宗喀巴大师的上师殿、供奉着观音菩萨的观音殿、收藏九尊铜鎏金无量寿佛的长寿殿、供奉莲花生大师的持明殿、诉说五世达赖生平传奇的西大殿2215幅壁画、由印度尼泊尔捐献的无价宝、超过600至2000余年历史的合金佛像,以及超过1300年历史的主殿和法王洞,每每引起参观者们不约而同的啧啧赞叹。

拥有大小几千间殿堂的布达拉宫,非一日建成,也非一日走马观花能尽览。
而且据说,布达拉宫完全关闭不再对外开放参观,也就是在未来不久的事,也是为了更好地保护这珍贵的世界级历史文化遗产,更是藏文化的瑰宝精华。
短短数小时不回头的参观行程,无法尽窥布达拉宫的全部魅力,很多美好便只好留待想象与将来不尽的惦记与念想。
意犹未尽,下午又趁着和煦的阳光,在布达拉宫外抚着那几千个金色的转经筒,围绕着这白色的圣迹虔诚地转了一圈。
不为什么,只为路远迢迢终来觐见,此刻无语,静心留连。
来过这一次,就惦记着下一次、再一次、很多次,留待今后。

时光旧影里的大昭寺

大昭寺,藏语翻译过来是“山羊背土填湖形成的神奇的寺庙。”
拉萨有这样一种说法,有了大昭寺才有了拉萨。大昭寺被视为全世界藏传佛教的中心,古城八廓城乃至今日拉萨、历代拉萨城市的格局,都是围绕大昭寺形成的。
原因何在?得从释迦牟尼佛祖的金身像说起。

传说由释迦牟尼佛亲自加持、开光的佛像,世间只有三尊,分别是释迦牟尼8岁、12岁和25岁等身金像。
三尊金像原本都在印度,后来8岁金像由尼泊尔当时的王朝请走,后世由尼泊尔公主蒙萨赤姜嫁给藏王松赞干布时带入西藏;12岁金像则在南北朝时期被渡到中原,供奉在洛阳白马寺,文成公主入藏的时候作为嫁妆带到了西藏;25岁金像留在印度菩提迦耶寺。
但时至今日,8岁金像和25岁金像皆因战乱和宗教纷争原因毁掉,仅有12岁金像保存完好至今。

大昭寺原本是为尼泊尔公主带来的释迦牟尼8岁等身金像而建,故而寺庙面向西方,也就是朝着尼泊尔方向;小昭寺则是为文成公主从洛阳白马寺带来的释迦牟尼12岁等身金像所建,故而寺庙朝着东方也就是中原唐朝的方向。后来人为原因,将8岁金像与12岁金像的供奉地调换了过来。
换句话说,大昭寺就是全世界认定的释迦牟尼真佛所在。

在大昭寺广场上,我第一次见到磕长头人数如此众多、规模如此庞大、气氛如此庄严的朝拜仪式。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大昭寺才是拉萨乃至西藏民众心中最神往之地了,甚至更甚于布达拉宫。

大昭寺的建筑群,就隐匿在八廓街寻常的街井纵横里。
寺外广场上,大批的藏民穿着普通的衣服、长袍,戴着毡帽和口罩,年长的老人梳着花白的辫子,拄着拐杖,步履蹒跚地绕着大昭寺“转寺”。

很多普通藏民,每天早早地用暖壶提着敬神用的最纯正的酥油茶,在大昭寺门前排4、5个小时的长队,就为了在佛祖面前亲手点上一盏酥油灯,拜一拜佛祖的12岁等身金像。

那些磕长头的人,想必放轻了身外的一些事物。
他们不在乎地上的尘土会沾染衣服而有污损,也不在乎日复一日甚至年复一年的叩拜会劳损体肤和关节,更不在乎周围人群的眼光与看待——当然,周围人群也是同样地在进行虔诚叩拜的同一类人。至于在寻常社会人眼中无比宝贵的时间,他们也是可以慷慨地将之奉献给佛祖和佛事活动的。
那一个个简单的动作,如果看得多了,重复了成百上千次,自然而然会让人感受到一种无言的力量。
尽管他们的打扮服饰、面容在外人眼里都并不显高贵,甚至有些落后和不修边幅,但在他们为信仰而体现出的决心、意志以及实际行动面前,我们还是有充分理由报之以敬重和钦佩目光的。

蓦然间想起了在莫斯科近郊的谢尔盖耶夫小镇见到的,东正教教徒排队膜拜圣师灵柩的庄重场景。
全世界的宗教活动都有着多少相似的仪式感,世界范围内几大宗教的信徒们也往往会把朝拜行为融入到日常的生活当中,演化为一种习惯、民俗。但是像藏民族这样,为了践行对于信仰的坚定和对佛祖的虔诚跟随,而“荒废”经营自己的世俗生活,把一年、两年甚至更长的年月投撒在奔向圣地大昭寺朝觐的艰辛路途中,甚至不惜为此承担各种未知的风险和困厄,乃至付出生命的,世上纵观,也实属罕见,因此又绝显可贵了。

佛前的千万盏酥油灯火苗轻轻燃动着,牦牛毛编织成的帘逗弄着误入佛堂的高原风,神香长燃催动着缥缈的烟,无数干裂的嘴唇传诵着几千年前的箴言。
那叩拜、跪拜的躯体无声地挥洒起尘世的泥土,也并不计较这神灵地的哪一处安睡着自己多年前许下的愿。

色彩和光影里的意象往往容易引人遐想,而一举手一投足的动作更让人身处其中,体会到精神力量的可贵。
有人远远地双手合十,有人念念有辞五体投地,不同的形式相同的虔诚之心。
哪怕不能在佛前听经,有某一刻借着六字箴言和佛前酥油灯获得的启谕,每一趟朝拜大昭寺也都是值得的。

“人们需要仪式感来表达内心里的庄重与情感。”
下午无意间看到《小王子》里的一段话,发现放在此时此刻是一个特别熨贴特别合适的注解。
有信仰,有行动,有赤子之心,就是值得的。

下午去了这边被很多人推崇的“光明港琼甜茶馆”。从外面看,与普通茶馆并无二致。掀开布帘一跨进去,被眼前的场景惊到了。
一个类似于食堂那么大的空间里,摆放着旧得褪了色的条桌条凳,桌面凳面上绿色的油漆被摩挲得斑驳不清。
很多很多的藏民三五成群聚作一桌,一边喝茶一边拉家常、打牌,那热闹非凡的场景就有点类似于成都人民喝茶的大场面。
这里买甜茶、酥油茶也很有意思,自己去后堂拿杯子,找个地方坐下,杯子一放,就有穿着一件缝着两个大口袋的白褂子的藏族招待,拎着白铁皮壶过来给你添茶,不按壶论价,甜茶七角钱一杯,钱往桌面上放,找的零钱也是往桌面上摆,要喝再买。
不论认识不认识,有地儿就坐,愿意的就跟身边的人打个招呼认识认识,想一个人呆的就自己发发呆,也没人打扰你。

行走寺院

明天又要再出发了,所以今天是这次在拉萨的最后一天。
所以还是尽我折腾的本性,尽可能地多走走这个城市关于藏文化的一些遗迹。
拉萨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在这里你可以随时随地看到来自全国各个省市自治区的车牌,甚至比首都北京都更齐全,全国四面八方的人们都把这里当作关于西藏梦想的目的地,前仆后继踊跃而来。
在这里毋庸置疑你也可以看到许许多多外国友人,甚至他们对于西藏表现出的兴趣更加浓厚,也许还更加专业。

关于拉萨的寺庙,大昭寺、小昭寺无疑名声在外。但黄教六大寺院也是不可多得的名胜古迹。
六大丛林,拉萨有其三。今天只能去哲蚌寺和色拉寺了,甘丹寺太远。
哲蚌寺建在拉萨西北城郊的半山腰上,宛如白色山城,大小经院和僧舍数十座,俯瞰着拉萨河谷和对面遥遥的大雪山。深秋时节河谷里层林尽染的金色银杏,与皑皑的雪山之巅构成纯净的画面。
布满半山的数十座建筑,大多采用白墙红顶的基调。
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弟子在1416年创建哲蚌寺,目前它是藏传佛教规模最大的寺院。
踏入寺庙的第一座建筑,甘丹颇章像一座雄踞山石上的要塞,要想一窥真容,先要在稀薄的氧气里喘着爬上很多级石阶,再爬上很多级木梯。
在正殿里能看到历代达赖喇嘛的宝座,上方高悬着色彩斑斓的手绘唐卡,所有的内殿柱子都是红漆金勾线,包金的柜子上的宝瓶里有孔雀翎。
黄色金色锦缎包裹的经书典籍码放陈列在大殿两侧,后殿里有宗喀巴大师师徒三人坐像、法王分身塑像和白度母、吉祥天母塑像。供台上古朴的铜制容器盛着清澈纯净的酥油。
措钦大殿是整个寺庙的核心建筑。大殿顶部有双鹿法轮,乃是主殿的标志,法轮常转,代表佛教生生不息。
这儿是所有僧人诵经和举行仪式的地方,全盛时期可容纳12000名僧人。
大殿内部两侧共计1000尊释迦牟尼佛像,侧殿还有宝石磨成粉末绘制的33、38、41代藏王祖孙三代法王的画像。大殿二层供奉着二世、三世和四世达赖喇嘛灵塔、大藏经《甘珠尔》,以及用金粉书写的几百卷无价典籍。
更不用说镇寺之宝——宗喀巴大师亲自开光的强巴佛8岁等身像,以及长40米、宽28米,世界上最大的唐卡。
叹为观止。我只好这样形容。

每一间佛堂里都供奉着神情各异,姿态万方的佛像。这些佛像,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迎接着众人的朝拜,在灯火昏暗的佛龛或者橱窗里感受外界日升月落,光线明暗的变化,蒙受着尘灰轻轻的撒落,无人相语,是否会感到长久无尽的孤独?
一处殿堂里,我见到只有一位年轻的僧人,独坐在盈盈燃动的酥油灯前,那身影也有几分寂寥。
洛赛林扎仓前的广场台阶上,戴着毡帽的老人在午后的阳光下晒太阳拉家常。
大殿里的天窗透下来一束明亮的光,正巧照射在空着的僧座和垂下来的唐卡上,那画面有种圣洁而空寂的出世感。僧、佛的世界终究是与凡世保持着距离的。

建在山脚下的色拉寺则是另一番情景。
此行的主要目标是去看看著名的色拉寺辩经。
从山门进去直走约500米就是辩经场。辩经场并不大,两百平米见方,场院里栽种着很多古树,秋天的落叶落在铺满了白色小石子的场院里。
年纪在三十岁上下的僧侣们,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有的随意地拿个旧旧的蒲团就坐在地上,有的就站着边念念有词边挥着胳膊、拍着巴掌,看样子坐着的僧侣和站着的僧侣之间正在就某个佛学里的问题进行着类似“正方”与“反方”的激烈辩论,激动时说是情不自禁也好,是情境带入也好,总要配合一些略显夸张的肢体语言。
一个不大的场院里,这样别开生面的辩经组合有十多组,就将整个辩经场烘托得热火朝天了。
这样专业级别的佛学学术交流讨论活动,固定在每天下午15:00~17:00举行,好似佛学院学员的课外自由讨论活动,别有一番风趣。
可以看到他们的脸上都洋溢着微笑和热情,丝毫也不觉得这样的活动是枯燥乏味的,反而全身心投入其中。到激动处,声若洪钟,那动作和语调都更为夸张,一步跨在空中,手臂上扬,再宛如慢动作重放一样,响亮地拍一个巴掌,与此同时嘴唇里一个上扬的音调音节,也为一句辩辞划上一个洪亮的句点。裸露的胳膊上佛珠一甩,好似一个配合渲染情绪的道具。
辩经大约进行了一个小时左右,每个僧侣都拿上一个蒲团,一齐围聚到场院中央,围着一位高僧模样的僧侣,开始齐声诵经,面相庄严,声传云外。


今天一天行程满满,看到了想看的,虽然疲累却也值得了。
晚上沿着灯火通明的北京路徐徐回程,再看看夜色下的布达拉宫与八廓街,愿下次相逢,不必等待太久。

本篇游记共含7091个文字,7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挺不错,也想去看看。

2016-02-01 17:25

记录的真好~怀念!

2016-02-01 17:5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