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梦里花落知多少?还是江南好

  • 出发时间/2015-11-13
  • 出行天数/2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1500RMB

初来乍到

       江南在我的脑海中,只有小时候那模糊的记忆。和父亲伫立在雨花台是我唯一的印象。最近突然喜欢上了一个人旅行,说走就走,也真是毫不犹豫。
       南京是我开启独自旅行的第一站。说来也巧,我小时候去过南京,本不想来这里,可是想了半天却也没想好要去的地方,猛的一念:南京?我记不得她的样子了,走,那就去南京
       我就是喜欢作死,当然也是为了省钱,来回都买的晚上的动车票,坐9个小时,也算是体验一下没有尝试过的事吧。去时,我边上坐了一个面目清秀的小伙子,比我小不了几岁,但却是典型的大户人家做派。一直在和乘务员商量换成软卧,一副不在乎钱的样子。或许我曾经也是这个样子,但自打挣了钱便不再有这样的举动,也是想多经历一番。望着窗外漆黑的一片,心里确有几分喜悦、憧憬。一个亮着的招牌映入眼帘,我知道我进入山东境内了。长夜漫漫,明天不会让我失望。
       天微微亮,下车的气氛已十分浓厚。此时方才6点出头,却可感受到乘客的兴奋。长江近在眼前,我已激动地目不转睛,忽然列车驶入南京长江大桥,更是圆了我十几年的梦。小时候在课本里学过南京长江大桥一课,一直都梦想着目睹一番,虽然列车在桥下的轨道行驶,我也仅能看见桥体的钢结构,但如此近在咫尺,足以让我心潮澎湃。
       到站后,我匆忙下了车,因为此次列车是去上海的,在南京只停留4分钟。时间尚早,我也不急于出站,便悠闲的走着,一赏江南的风景。南京站的站牌很有意思,浅蓝色的底,方方正正的大字,不像北京站的先进,但却显现出这个六朝古都的庄严,仅此一牌,便觉得南京有底蕴。
       第一件事情当属吃早餐。我也是抱着吃货的心愿来南京的,鸭血粉丝汤、南京大排档,不急,留着晚上吃。我走进一家早餐店,门面很大,人却很少,肯定是因为时间太早了。虽然在营业,但并看不出来她们想挣钱的样子,我站了半天,得有那么几分钟才来人招呼。或许是北京的生活节奏太快了,在这里我还真有点不适应。一个江南大包、一碗豆浆,就这样悠哉悠哉地吃过了早饭。离开饭店的时候,人渐渐多了起来。
       南京的地铁票很有意思,塑料制的,做成了硬币的形状,跟天津的相似。中午约了跟朋友吃饭,我们是高中同学,她在南京上大学。所以我打算从陵园区开始游览,这样也离她学校近些。南京市不大,地铁坐不了几站就离开了市区。中途上车的老大爷有些不管不顾,眼里只有空着的座位,我若不躲让,定来个硬碰硬。我心里没好气,想着南京人的素质普遍偏低,最起码和北京还差了一些。
       我从明故宫站下的车,沿路观赏风景,一直走到明孝陵。光从风景来看,我可以瞬间爱上这座城市。路旁是整齐的梧桐树,修剪的甚是有型。气候和北京差不多,或许是来的时间不对,并没有感受到潮湿。

深度游玩

       进入陵园区,气氛已大不相同。时间也来得巧,大清早的雾气还没有退去,一眼望不到尽头,庄严、神秘,不愧是皇陵。早就听闻明孝陵风景好,今日一见,确实不一般。神道的两侧有大概五对雕像,像是守卫皇陵的天兵,一整条路都被雾气萦绕,还以为误入了仙境。

       一位先生在拍照,我有礼貌的停住了脚步,示意让他先拍。他拍完后也很有礼貌的做出了让我继续前进的手势。我们相视一笑,好心情就这样产生。

       过了一道门,我正向前走,忽然在我身后传来声音:“你是大学生吧?”我还真被吓着了。转过身,原来是刚才那个哥们,他比我大一些,也是北京人,来南京出差,我们短暂地交谈了几句,毕竟是陌生人,我心里多少有些防备。但我们基于良好的印象,还是比较信任对方。他告诉我朱元璋的陵宫应该是进不去,多少还是有些遗憾。旅游总会认识不同的人,这是个有趣的事情,我也很享受这种感觉。
       我们都很懂得对方的心理,没有过多的打扰,便分道扬镳了。

       朱元璋的陵墓很神秘,加上周围的雾气,总觉得他一定死的很气派,神游仙境。我几乎走遍了陵园的所有角落,登上了宫墙,俯瞰着整个明孝陵。仿佛此刻我也如同登仙一般,看破世态炎凉。更如同帝王的风采,指点江山,享受着我开创的大好河山。

       猛然发现,我的历史知识似乎有断层。明朝国都不是北京吗?怎么朱元璋葬在了南京?莫非他喜爱江南的风情,更有与之前几朝的帝王比肩甚至超越之意?
       在漫步中,我带着疑问,试图就在这陵园之中找到答案。在明孝陵博物馆中,我刷新了对明朝历史的理解。原来,明太祖朱元璋在打下江山后,立国号为明,建都于南京,后永乐时期迁都北京。我学历史竟然如此不细心,固执的认为明朝都城一直是北京。看来旅游才能让我有耐心去了解历史,学知识千万不能一知半解。

       出了明孝陵景区,我便快步驶向美龄宫。美龄宫是蒋介石夫人宋美龄的故居,这是一栋精致的洋楼,门前安置着一辆老式汽车。这栋房子很有意思,它不光很大,设计的也很有趣:从不同的入口可以走到同一个地方。颇有几分迷宫的感觉。整个房子一共四层,我好奇心颇重,不想错过任何一个角落。不经意间闯入了锅炉房,那时的锅炉机器和现在的没太大差别。没想到淮河以南还能看到“暖气”也真是出乎意料。不愧是大户人家,她也理所应当享受这种待遇。

       早就听说宋氏三姐妹各有千秋,但我对她们的了解也仅限于知道是三位伟人的妻子。在这美龄宫中,才华可就藏不住了。宋美龄是位杰出的画家,她的画登上过时代周刊,其成就可见一斑。我不怎么懂画,但能看出来她的画确实很有水平,这一房间的画,像是一个小美术馆,若是与这样一位才华肆意的女士共处一个屋檐下,定能学到不少东西。在中华民族那最黑暗的历史中,宋美龄同样扮演过重要的角色。蒋介石被囚禁时,她超乎常人的胆略帮助自己的丈夫走出困境。纵然在历史上又有几人能说出:“若有闪失,你立刻开枪打死我。”这样不惧生死的话?我们从小一直被教育,无论是教科书,还是口口相传,在我的印象里共产党良,国民党劣,几乎每个大陆人都根深蒂固。如今一见蒋夫人,如此刚烈之女,怎可能有一个“无能”的丈夫?
       其实蒋公并不是书本上所写的那样招人恨,只不过成王败寇,书写历史的人多少会有些夸耀与贬低的态度。我们总要用自己的方式去理解真正的历史,用不带颜色的眼睛去评价那些“不走运”的人。我相信蒋公并不是那个人见人恨的国民党,否则当时国民党入主台湾的分地制度怎会赢得一致好评?历史有它的故事,我们听听就好。美龄宫,不枉此行。

       我的印象中,中山陵是收费的,但是来一次南京怎能错过这著名的景点?我打算从中山陵经过,然后去音乐台。游人渐多,小吃铺一个挨着一个,气氛热闹起来,我知道中山陵快到了。一扇镂空的大石门,博爱两字映入眼帘,这是陵园脚下了。成群结队的游客熙熙攘攘,不愧是南京必来之处,但这本该严肃的气氛也荡然无存。我是极度反感陵园有过多游客的,肃静庄严之地让过多的人渲染成市井了。
       看了一圈没见售票处,我便怀着侥幸的心理能多走一步算一步。我是虔诚的,厌恶喧嚣,怀念着历史、秉承着天下为公的心态。

       那段著名的天梯似的台阶就在眼前,我才发现中山陵在不久前免费开放了,这也是一大幸事。历史场所对公民的免费开放是必要之行,人民有权在不花钱的情况下了解历史文化。我在这最后的290节天梯前伫立了良久,看着被人占满的台阶,实在是没有心情再往上爬了。这当然不是主要原因,只是我太爱徒步了,接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果爬上去估计腿要抖个不停了。
       我心不甘情不愿地转过了身,朝着一股股涌上来的人群中走去。总要留些遗憾。

       我沿着路找到了音乐台。是一个不算很大的舞台,打扮的清新脱俗,台下一圈圈木质的座椅。我真的有些累了,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坐下了。很多的和平鸽穿插在座椅之中,儿时再熟悉不过的“游戏了”:喂鸽子。两块钱一包的鸽食还真是出乎意料,十几年过去竟还是那个价格,可能商家也觉得不好卖吧。喂鸽子的都是些孩子,有大人的陪伴,还有一些浪漫的情侣。一只鸽子站在我面前的座位上,看着我,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如果不是驯化的就更好了。
       阳光冲破云朵,已经不是早上的阴沉了。11月的江南依然暖气十足,我已经要流汗了。我觉得有些困倦,在这难得的安静中闭了会儿眼。音乐台确实漂亮,是游客驻足的好地方。不过,也确实没有什么好待的。中午还有约呢,我便起身不再逗留,向着下一个景点出发。

       灵谷寺是强加给我的景点,本来不想去。为什么是强加呢?通票上包含了这个景点,不去总是心里过不去。其实灵谷寺真的没什么,我不喜欢佛教寺庙,因为总有一种远离这个年代的感觉,让我这种还没享够人间世俗的人很不舒服。我沿着路走,应该是走错了,无意中走到了一条偏僻的路上,虽然都能到达景点,但总觉得错过了什么。
       一段上山路过后,是一片开阔的平地。风景很美,忙着照相的人很多。天气不错,我能一眼看见远处的灵谷寺。和北大燕园的塔差不多,但是高了不少,登上去一定能看到更远处的风景。距离还很远,我背着一个沉重的包,里面还装着电脑,真是累赘。腿已不听话,我更多的也想着休息,况且中午有约,决定不去了,返程。

       我顺着来时的路下了山,大步的走着,尽可能的让自己不觉得累。整个陵园区确实是南京的必来之处,无论风景、人文,还是庄严的气氛,这里再好不过。我和朋友发着微信,此时已快12点,我们商量着在哪见面。
       周围的街区不算繁华,大学建在这种地方也真是磨学生的性子。好在周围吃饭的地方还比较多。她是我高中同学,英语课代表,在我印象里身材有些胖,我们的关系非常好,这里就称她为小安吧。好像女生总是有特权,我在地铁站口等了她一会儿。她出现的时候很有戏剧性,我们来不及寒暄,一句话还没有说上,就被一位过路人询问起了路况。
       我们一边聊着近况一边找着饭馆。去了一家她常去的浙江菜馆,我是很喜欢浙江菜、上海菜的。我们见面的机会很少,这次重逢算起来也有一年了。菜单我看了很久,真是太难选择了。最后好不容易选出了一道小炒、一道黄鱼。
       我告诉她,我毕业先不出国了。跟其他朋友一样,都是先些许震惊,然后又听我细讲。好在他们都觉得我说的在理,毕竟这种决定不是这么好做的。我也听了她的故事,有些事情确实跟我想的差不多。本以为她的学习成绩应该很好,却也是马马虎虎,北京孩子的通病。
       大学里确实存在着一种奇怪的现象:北京孩子的成绩一般都不太好,他们追求的是及格万岁,不过那些有想法、敢于创造、创新、不惧失败的也是他们。所以虽然成绩拿不出手,但是都有些小成就。或许他们见多识广,家里也有一些钱敢去挥霍吧。小安告诉我,她居然去演唱会现场卖过小商品,而且赚了好几倍,真是没有想到。敢想敢做,是我们的共通点。我很好奇她是怎么赚到这么多的。其实也没有什么秘诀,就是营销手段好,别人5块钱一版贴纸,她卖5块钱一个贴纸,但是她有附加服务啊:你买我的贴纸,我免费给你贴。就是利用这种懒人心理,能挣到不少钱。
       “那城管来了怎么办?”我问道。
       “我是女生,撒娇啊。然后城管就会让我到后边卖去,别让他们看见。”
       领教了,敢做、甚至什么都做的人才能赚到钱,真的。
       菜上得有些慢,都快吃饱了黄鱼才上来。一共四条小黄鱼,红烧得十分鲜嫩,肉质更是鲜美,只可惜味道是偏咸的,不是想象中的甜口。江浙和上海虽接壤,但菜系却有不小差别。
       吃完饭,我们决定往城里走。我想打车去,正好可以沿路观赏风景,我告诉她,我现在可是可以在北京打得起车的人。不过她告诉我,其实南方这边打车比北京还贵。这我倒是真没想到。在犹豫中我们最终选择了坐地铁。由于逛了一上午,我决定先去宾馆休息一下,正好别错过办理入住的时间。
       我住的酒店是我一直非常喜欢的和颐酒店,坐落在市中心,周边十分便利。我们决定晚饭吃南京大排档,计算着时间,小憩一会。我一直在看电视剧,琅琊榜,真是十分精彩。本来计划着4点钟叫醒小安,我偷偷地看到了将近5点,直到她自然醒了。出来旅游竟然把时间浪费在了电视剧上,罪过罪过。
       在我的劝说下,我们决定走到南京大排档。我是非常喜爱徒步的,但是小安就比较爱坐车。远来即是客,她也不好阻止我,便随了我意。路程不算长,3公里以内,南京市区也小,走个几个小时便可穿越市区。
       我对南京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好感,沿街的风景将我深深地吸引,几乎是瞬间就爱上了这座城市。街边的小店干净、整洁,各式的商场也坐落在繁华的街区,路边高大的梧桐树与这热闹的城市相得益彰,车水马龙、喧闹非凡,却又不失高贵优雅。
       “宋美龄生平最喜欢梧桐树,所以南京种满了梧桐。”小安对我说。或许也只有梧桐才配得上这江南风水。
       到南京大排档已是5点多钟,人却没想象中的多。不用排号,直接入座。传统的风格,桌椅都是木质的,像老北京小吃店一样。服务生的穿着像民国时期的风格,一个个面目清秀。精致的菜单、别致的设计、价格适中的菜品,再加上赏心悦目的服务员,也不难怪南京大排档开一家火一家了。
       鸭血粉丝汤、甜得发腻的莲藕、口味可人的樟茶鸭,我们所点的既有特色又十分美味。至此,盼望已久的正宗南京美食总算是端上了我的饭桌,我心里也是乐开了花,南京绝对也是一座美食城。美中不足:鸭血粉丝汤里原来有鸭子的内脏,我是极其反感吃内脏的,也不是不能吃,就是心里过不去。
       酒足饭饱,我们踏上下一段行程。出饭店时,门前的座椅坐满了排队等餐位的客人,还有相当一部分因没有座位而站着等待的顾客,南京大排档,确实值得一品。

       吃完饭,便是去了最为期待的夫子庙。我出奇的爱江南夜景,就是觉得比北方的粗旷要细腻很多,像风水养人的地方姑娘的皮肤一样水灵。逛夫子庙的人很多,好像这里从来都没有淡季似的。小安带着我走了一条她推荐的路线,有人带着玩确实会省去很多麻烦。夫子庙跟北京的大栅栏有些相似,古建筑,卖者各种传统美食或者工艺。我早已“逛腻”了这种地方,所以也不觉得新鲜,走马观花,更期待着之后的夜泊秦淮。
       如果不来一次夫子庙,我或许永远都不会理解唐朝诗人所写的乌衣巷。“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小时候学过的诗,其实一直都没怎么理解,尤其是最后两句。乌衣巷就在夫子庙中,不大的一个小巷,巷子是王导和谢安两家共同所有。旧时的繁荣早已不在,不置身其中,恐怕永远也理解不了。其实小时候的课本我们根本就学不懂,古诗背背就好,这其中的深意只有长大了才能懂得。就像人们常说的每过10年读一遍论语,每次都有不同的理解。对于不理解的,我们不必强求。

       转过一遍,我们便来到了渡口,开始最为激动人心的秦淮夜游。小安跟我说,只有外地人才会去坐船。我很不解,如此美景只有坐船才能亲临其境,不免为当地人感到惋惜。
       票价不算便宜,80元一张。不过行程还算满意,夜泊时间不短,而且这种江南小船更让人觉得接地气。两岸灯火通明,船内却异常安静,听不见一点喧嚣。微风徐来,水波不兴,江南的水近在咫尺,我用力呼吸,感受这在北方尝不到的气息。沿秦淮河岸有很多名人的故居,各种朗朗上口的诗句更是清晰可见。“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不泊一次秦淮,永远体会不到这诗句所写的内容。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金陵城如此的灵气,也就不难解释自古江南多出文人墨客了。

       秦淮河分内秦淮河和外秦淮河,我们游的是内秦淮河。一些民居坐落在河岸两侧,有些破旧。屋内亮着灯,窗外挂着洗完的衣服,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悠闲劲。他们每天都可以欣赏秦淮的美景,有一幅画面在脑海中浮现:听着音乐、坐着摇椅、赏着秦淮,岂不美哉?
       这一条航线上穿过了很多石孔桥,每一座桥都别具匠心。石孔内刻着不同的图案或是诗句,雕工甚是精细,好像它们每一个都有着自己的故事,在这几千年的历史中,唯有它们屹立不倒,见证了时代的变迁。
       大概一个小时,航行结束了,我还意犹未尽。夫子庙依然是人山人海,好像它从未安静过。

       我跟小安约好第二天一早去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她便回去了。我回到酒店,一点也不觉得累,浑身充满了能量。洗过澡,躺在床上看起了电视剧,那天到了夜里一点才觉得困,睡着了。
       我起得也早,为了吃和颐酒店的早餐。因为种类繁多,味道好,就餐环境也好,我可不想错过这样一顿大餐。我照例拿了一个鸡蛋,一些炒饭,还有一些甜点和水果。服务人员很主动,我便要了一碗现煮的鸭血粉丝汤。唯一的败笔,忘记跟服务员说不要内脏了。
       早饭后,我退了房,背起书包向着地铁站走去。我出来晚了,到的时候小安已经在等我了。不过她也没有等很长时间,我们打过招呼就坐上地铁朝着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出发了。小安对我说,她的同学都不愿意来这里,因为气氛太压抑了。这种历史中国人看了肯定会痛心,我估计我也就来一次。
       下了地铁,周围比我想象的荒凉。也就4、5站的距离,从城区就到了郊区。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倒是建的十分清秀,深灰色的外观上镶嵌着玻璃,好像现代的高科技办公楼一样,庄重严肃又不失文艺。进纪念馆需要安检,这是少见的。在这个周末的早晨,来参观的人却异常的多。纪念馆侧方是一片水池,在水池中安置了很多雕像。这些雕像展现出当时南京大屠杀的惨状。在通往纪念馆入口的必经之路上,气氛就压抑起来,人们都尽量保持严肃,像图书馆一样,没有人大声说话。

       人类是种奇怪的动物,做事情离不开“欲望”二字。从古至今,“占领地”一直是最原始的欲望,它可以彰显出一个人的权力,所以有国家、地区之分。人们在旅游的时候也不会忘记自己的欲望,纵然毫无知觉,但这种潜移默化的思想一直在影响着人们的行为。离入口不远的地方有两座铜铸的艺术作品,我前面的小伙子完全不顾形象,“邦、邦”上手就拍了两下,与这庄严的气氛格格不入,好像在宣誓自己的主权,我十分厌恶这种行为。不过大多数人还是没有这么过分,顶多摸几下。我无力去劝阻好奇的人们,我能做的只有管住自己的手。
       进入展厅,灯光很暗,气氛不由得压抑起来,所有人都尽量的安静,因为我有些散光,所以戴上了眼镜。南京大屠杀,死难者三十万人,鲜明的大字以艺术的形式刻在墙上,格外引人注目。大量的文字说明与从日军缴来的战利品阐述了整个历史。当时日军用的枪、装备等都近在眼前,好像70年前的一幕幕就在我面前徘徊,令人毛骨悚然。
       墙壁上刻着死难者的名字,大多数都只有一个姓,有些是一整个家族都死于非命。日军的暴行简直是没有人性。小安对我说,这个纪念馆好像是不允许日本人进的。我其实一直觉得什么样的过错都值得被宽恕,可能我根本不理解南京人的心情,或者是如果我是老一辈,经历过那次屠杀,或许我一辈子都不能释怀,这是整个民族的悲哀。

       我能感觉到身边有一些人是经历过这些历史的,至少他们的父母目睹过。他们在给友人讲述着他们所知道的一幕幕,我能感觉到他们是有些激动的,甚至眼角含着泪。照片墙上,一张张瞠目结舌的照片:中国人被日军活生生的砍下了头,挂在树上;也就10岁的小女孩被无耻的日本人强奸;一家一家的人就死在了这个生活多年的房子里。这都是人啊,鲜活的生命啊,日本人怎么能这样!
       侵略是强者的本性,但不该如此毫无人性。在纪念馆里可以看见有一些日本老兵忏悔的视频,我相信他们是真的过意不去,在入土前终究是无法再让自己的心情平静、害怕亲手屠杀的亡灵来找他们算帐了。我可以理解,可以宽恕,但不会忘记。

       出了纪念馆是一片花园,十分安宁。一块被围起来的地方是纪念台,里面有一些小孔,燃烧着火焰,是对亡灵的祭奠。这里人很少,好像天堂一般。再往前走又出现了一个小房子,进去之后却别有洞天。这里是“万人坑”,虽然只有一部分,但是已经足够触目惊心,坑里是一具一具的骨骸,这些都应该是真的,骨骸大小不一,有几具能看出来是刚出生不久的婴儿。所有人都很沉默,几乎没有人照相,争取给那些死去的同胞最好的慰藉。
       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以前觉得这种事情离我很遥远,每到12月13日,我只是“跟风”默哀,却从没有感到对同胞的惋惜以及对日本人的深恶痛绝。小安告诉我,每到纪念日的时候,南京的所有学校都会进行隆重的默哀仪式,这是南京人永远无法释怀的悲痛。虽然时间会冲淡这历史的罪行,但我们永远不该忘记这举国的耻辱。
       离开的时候,我们都有些沉默。现在美好的生活是先人用鲜血换来的,我希望后人们都能记住他们、理解这段历史,同时也要怀着平和的心态去宽恕日本人,毕竟我们向往的生活是和平的。
       我们坐地铁回到了市区,寻觅着吃饭的地方。那家餐厅在一个商场里,小安告诉我这是南京最好的商场,一般有钱人才会来这里买东西。其实这座商城看起来很一般,北京比比皆是,但在南京,它却成了“身份的象征”。南京看似繁华,实际上经济水平却很一般。虽挨着长三角,但却没让南京搭上顺风车。不过这样的城市也好,干净、生活节奏又慢,相对还比较发达,绝对是养人的好地方。
       小安带我去了一个很有特色的餐馆吃午饭。记得叫“美国水货餐厅”,其实是一家西式海鲜餐厅。气氛很活跃、灯光很暗但却绚丽,感觉有些像夜店。人很多,我们被安排在了一个角落,双人座位,不过地方有些挤。我们点了一些油炸制品、两块羊排,还有一份海鲜饭。价格不便宜,好像是160块钱。我们聊着天,等待着上菜。
       小安问我下午去哪儿逛,我说了我的想法:雨花台、中华门一带。她建议我去南京博物院和总统府,都算南京的必游之地,而且可以逛很长时间。我也觉得值得一去,就听从了她的安排。她下午和同学约好了去看电影,所以这顿饭之后我们就该告别了。
       服务员在我们的桌子上铺了一张特制的纸,原来这里没有盘子,菜就放在纸上,倒是挺有新意。菜的味道还是不错的,但是量不是很大,还好我们都不是很饿。
       匆匆吃过午饭,我们打的去了她看电影的地方,路途不算遥远。一路上我跟她说着未来的旅游计划,还意犹未尽,就到了电影院。我们道了别,相约北京见。我深吸一口气,踏上新的旅途。那个地方在南京1912时尚街区附近,总统府离这里也不远,所以我选择走到总统府。
       1912的环境确实很时尚,有些像三里屯的酒吧街,就是人烟稀少,或许还没有到高峰时段。我沿着路走,年轻人比较多。人们也不忙碌,悠闲地走着,有说有笑。一转弯,开始热闹起来。前方不远处就是总统府,售票厅已经排起了长队。高高的围墙把总统府包围起来,一排梧桐树整齐的种在街道旁,庄严又不失文雅。排队的时间不算长,买完票便沿着围墙找到了总统府的入口。

       刚入园是一片开阔地,有些像游客集散中心。一眼望去是总统府的正门,左右两边各一个侧门。我爱走旁门左道,选择了从较为冷清的右侧门开始游览。我一直以为这里是蒋介石办公的地方,但这些建筑分明就是清朝的风格,尽量保留着原样。我在心里默默地记着走过的每一扇门、每一间屋子,打算原路返回绕到正门。
       过了一扇门,是一件较大的四合院,门前挂着两江提督四个大字。电视剧里看到的两江提督总算在这里找到了他的府邸。总统府大的令人难以想象,不知参观了几间屋子,我便迷了路。每一扇门里都是一个四合院,每一个四合院又有至少三个出入口,有些布局大同小异,但千篇一律中又各有特色。一开始还能记住走过的路,后来便打乱了思绪,所幸打消了原路返回的念头,只顾着向前走就好。
       江南的父母官就是气派,这样的庭院在欧洲都应该赶得上一座城堡了。我记不得走过了多少间屋子,不过办公地、就寝地、佣人间、车马间我都见过了。不知不觉进了一间屋子。这里好像总统府的博物馆一样。最醒目的便是用木头雕刻出来的总统府全景。好大一片,屋子一间挨着一件,似乎看不见一点空隙。看着这样的宏伟巨制,迷路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知不觉走到了正厅,道路宽敞了许多,游客也集中在这里。一些小房间被商用了,卖一些工艺品,一家卖雨花石的小店阻止了我前进的步伐。这家店人也是最多的,店面装修很精致,能感觉到店主很用心。售货员站在一旁讲解着一些关于雨花石的知识,倒也不上前推销,让我觉得自在不少。我在屋子里绕了一圈,观赏了大大小小的雨花石制品,做工比较精细,颜色也是绚丽。说真的,价格也算公道,一、二百一件工艺品可以满足大多数人的胃口。我没有购买的打算,逛了一会就出去了。

       我朝着后花园走去。一路上花草渐渐多起来,打理的井井有条。湖中金鱼游动、小桥人烟往来,配上不太高大的树,江南花园尽在眼前。两江提督也真是会享受,闲暇之余在这园林之中赏玩赏玩花草,看着鱼儿在水中打闹,听着微风拂树枝的节奏,醉在鸟儿的鸣叫声中,美哉美哉。

       不经意间,走到了一个近乎完美的角度,湖水平静,湖面上托出两座现代化建筑,左右两旁被树木包围,小桥、花草、金鱼、怪石、城市尽收眼底,江南园林与现代化建筑完美结合,好像是那令人向往的乌托邦。也不由得感慨,时代变迁、斯人已逝,一座座高楼的浮现但却唯独保留了这宏伟的总统府,大清帝国似在昨天,而已然今非昔比,我们能做的只有铭记历史,然后向前看。

       我没有多留恋,几乎用最快的速度游览了整个总统府,给后面的景点多争取些时间。我看了看地图,南京博物院离这里不算远,或许对我来说不远。大概几公里的路程,我果断选择徒步过去,正好观赏沿路的风景。
       我尽量快速地走,打算去完南京博物院再去趟雨花台。一路上的风景并没有想象中的好,一排整齐的小房子,路旁魁梧的梧桐树遮住了阳光,典型的居民区,商店并不热闹,行人却不少。
       经过明故宫的时候,尤为热闹。广场上卖各种小商品的络绎不绝,有些像故宫的感觉。只是明故宫名字足够吸引人,但规模却是远不及故宫的宏伟。宫楼的形状与故宫相似,整个明故宫公园瘦成一个长条,宫楼都建在一排,好像是一字长蛇阵排开。我望了几眼,便不再多看。
       向前多走个几百米就到了南京博物院。广场十分大,正眼望去是主楼,也建成了皇宫的样子,不同的是这座建筑更宽一些,大概占满了整个广场的宽度。左手边是两栋现代的建筑,给人的感觉更像是科技馆。离我不远处有两个露天的滚梯,直通地下。我向下望了望,地下是一座很大的平台,有一些书香气息。能感觉出有卖艺术品的商店和咖啡厅,像极了国图。一群小学生从电梯打闹着走上来,好像是班级组织秋游,他们穿着校服,脸上的喜悦是隐藏不住的。他们应该是已经参观完了。

       我顺着提示,先去了离我近一些的左手边的大堂,在这里可以通过自动取票机领取免费票。出来后,我跟随着人群朝着主建筑走去。
       进入大厅,要经过简单的安检,似乎并不查票。我跟着前面几个高中生往里走,展厅并没有想象的大。拐过一个弯,提示牌上写着“民间手工艺展厅、民国展厅”等,再向前走豁然开朗。厅很大,一共有五层,每层有两三个展厅,我要加快速度,心里还想着去雨花台呢。
       我随便进了一个展厅,这个展厅里展示的是一些丝绸制品。很大的绸缎像一张张画布,色彩斑斓,做工精致,它若不是放在博物馆,真以为是一件上等的现代工艺品。古有丝绸之路,也不难怪为什么偏偏丝绸之路打开了古代中国的国际贸易市场,这样的丝绸谁见了不喜欢?那时的“中国制造”一定很令人骄傲吧。我走了个过场,没有细看,对丝绸也不感兴趣。
       我在大厅中走着,思索着下一步的参观顺序。无意中抬头,“镇院之宝”四个大字映入眼帘,不由得心里一激动。展厅大门开着,我迅速走了进去,生怕它关了门。这个展厅不大,正方形的格局。宝贝就一件,在展厅正中央,被一圈玻璃包围保护着,深蓝色有些发紫、镂空雕花瓶子,瓶子很大,瓶口处被工匠渲染的热闹非凡。在灯光的照射下,色彩十分纯净,通过瓶子就可以感受到那个时代的繁荣,镇院之宝绝对错不了。
       离近一些,圆形的说明展板包围着瓶子,把人隔离了约么两米远。我看了一眼,清乾隆帝,八九不离十,也就是乾隆盛世能造出这既有大国之度又有西洋之韵的瓷瓶。我几乎读了展板上的每一个字,发现这瓶子的做工也甚是精妙。瓶子有两层,内外层之间还可以转动。就拿今天来说,这种样式的瓷瓶生产起来也会有不小的麻烦。我瞬间对乾隆时期着了迷,决定在这博物院里好好体验一番。

       我乘滚梯上了二层,这层主要展出了一些西汉或者稍微近一些的青铜器、石制品和玉璧。这与历史课本里的图片倒十分相像,我看到了大大小小不同的玉璧。这些久远的玉璧大多是残缺的,能够传到今日实属不易,时不时的勾起了我对完璧归赵的印象,心里沾沾自喜:或许这就是当年完璧归赵的玉璧吧。
       有很多石雕是从山西博物院等地借来展出的,能够一睹这些文物,有了不少满足感。这些石雕以人物为主,在今天看来这些雕刻的人物或许是用了夸张的手法,有些诡异。我没有细看,计划着去山西旅行时一定到山西博物院游荡一番。
       来到三层,这层是古代服装展,我先进了清朝的展厅。其他的还好,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清朝格格们的服饰了。跟电视剧里的一模一样,发饰、衣着以及鞋子。鞋子最有特色,受传统观念的影响,女人的鞋子真的很小,再加上那种在鞋底正中央的高跟,真的感受到传统文化的力量,宫里人有皇家规矩,格格们能驾驭这种衣服也是从小教育出来的。
       从清朝展厅出来后,我直奔了英国乔治王时期的展厅,这种异域风情能在这“中国馆”中欣赏到也实属一件幸事。欧洲的服饰充满了贵族气息,男性标准的绅士服装、女士标志的束胸、长裙。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加勒比海盗里的伊莉莎白斯旺,她的服饰十分符合乔治王时期的贵气。还有一件吸引我的文物就是女性的首饰。欧洲的首饰最显华丽,以金银铜金属最为常见。这种华丽是我们瞬间便能区分的,很是夺目。就像家具城里欧式风格与中式风格一样分明。我多留恋了一会儿,感受这样的氛围是不易的。
       我来到四层,这里是清朝的瓷器展,我对这些最为亲切。前些日子,我着迷于马未都先生的《都嘟》,一档不错的节目,里面讲了很多古文物的故事,我对这块尤为着迷,现在见到真品了,我也该露一两手。
       我们都熟知“康乾盛世”这段历史,自然对这个时期的文物也应略知一二。一对瓷盘最为明显。我一眼便分辨出了哪个是康熙时期的,哪个是乾隆时期的。两个瓷盘的中央都画着龙,龙象征着天子,也就最能体现出当时的国态。康熙时期还属于清早期,兼有内忧外患,国家不算富裕但军力很是尖锐。康熙的龙画风也就偏消瘦,但是十分锐利,从眉宇之间可以看到凶悍,爪牙也是锋利的。到了乾隆年间,国富民强、自给自足,一片盛世天下,这时的龙也就体态圆润,杀气锐减,一派富相。从弱到强,这段历史是我们每个人都值得骄傲的,但一想到乾隆之后的衰败,不由得心生感叹:如果乾隆爷目睹了这些耻辱,心里想必接受不了。一个人、一个民族贵气惯了,也容易忘记居安思危的道理。

       乾隆时期的文物沾染了些欧洲的风气。钟表就已然足够西洋,偏要再装点上一些“花草”、“动物”,显然那时西欧文化对清朝皇室已经有了很大的影响。这些物件就算是放到现在,也毫不丢档次,甚至是一件爱不释手的玩件。
       大清展厅让我驻足良久,要不是时间有限我非得挨件看个够。我快速上了五楼,才发现五层是一个休息的平台,有个小咖啡店,人不少,学生居多。我无心逗留,便离开了,回到一层。这个5层的展厅其实只是整个南京博物院的一部分,我估计是不可能一个不落的看下来。我选择了一个较近的展厅—民国展厅,快步走去。
       下了一段楼梯,灯光逐渐变暗,民国格局鲜明入眼。一辆老式轿车摆放在正前方,吸引了很多人在这里照相。边上是民国时期的建筑,一块牌匾上“交通银行”四个大字十分显眼,白底黑字。这个地下平台简直是别有洞天,这里还原了民国时期的风情、建筑,每个建筑里不是卖着纪念品,就是开着一个小咖啡店。灯光较暗,活生生的重现了民国的一个夜市。游客熙熙攘攘,在一片以假乱真的闹市里领略了民国的人文历史。
       这里做的最不像一个博物馆,但却是历史的最佳表达方式。南京博物院不愧为中国的三大博物院,这巨资打造的作品是给后人最好的历史礼物。

尾声

       我顺着人群走了出来,猛然发现好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上了一层电梯,却已然出了博物院,刚才乘坐的滚梯竟是来时第一次看见的滚梯,我就这样不甘心的走出了博物院。一看表,四点多,想要再进一次博物院却发现闭馆趋势明显。“哎,总要留些遗憾。”我心中感慨。我找了个地方坐下,计划着下一步行动。
       我拿出手机,查阅了很多资料,发现雨花台和中华门都去不成了,5点多就要关门了,距离又远,是没这眼福了。天色渐晚,些许遗憾就留在了这金陵城中。也说不上喜爱,但也值得留恋。要不是累了,倒是想等夜幕降临后游荡于这江南小城之中,看看民生,饱饱眼福。
       我坐上公交,终点站是南京火车站。南京城不大,但这一路也从繁华穿梭到了残破。远眺南京站,却没有来时的容貌。或许是因为当时在站里,并没有看过南京站的全景。
       美中不足,离开的时候因为不认识站台询问了服务台。是个不怎么招人喜欢的中年男子,口气很是令人愤怒。算了,人口素质的提高是个耗时间的活。我坐在候车室里等待良久,回想着这充实的两天,估计是玩的最爽的一次。
       我一直念叨着一首诗:“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也许只有经历过才能明白这种感受。我或许会再来,只希望南京永远是我记忆中的美人,当我再看到你的时候,你依旧让我心动。

本篇游记共含13726个文字,5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美文美图,收藏了慢慢观赏~

2016-02-01 01:02

谢谢欣赏~

2016-02-01 10:19

只为手动点个赞!

2016-02-01 17:55

引用 姚璐mun 发表于 2016-02-01 17:55:11 的回复:

只为手动点个赞!

回复姚璐mun:哈哈,谢谢~

2016-02-01 17:5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很不同的一次出行~~

2016-02-01 21:26

引用 特立独行的Jack 的图片:

表示再也不想爬。。。

2016-10-17 19:06

引用 丸子 发表于 2016-10-17 19:06:08 的回复:

表示再也不想爬。。。

回复丸子:力不从心啊

2016-11-18 15:3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