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尔多旅游+拉菲酒庄+波亚克小镇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37
绿茶味的猫 LV.6
2016-01-30 21:34 3189/7

波尔多

波尔多

作为西南的一个港口城市,是法国第四大城市,位列巴黎里昂马赛之后。是阿基坦大区的首府,同时也是吉伦特省的首府。波尔多地区旅游资源丰富,有许多风景优美保存完好的中世纪城堡。波尔多因此也被称为世界葡萄酒中心。

 是怎样得知波尔多这个地名,我已经记不得了。但它于我,就是一个美丽的存在。了解它,似乎很容易,远至琼瑶的《一帘幽梦》近至《将爱》都能见到它的身影。

在这个忧伤而明媚的季节,从我单薄的青春里打马而过,穿过紫堇,穿过木棉,穿过时隐时现的悲喜和无常。现在想一下在法国的,既没有留下太多印象,也没有留下太多文字。我最爱的波尔多,除了一见钟情,给我留下更深的印象。

星期天的波尔多,有轨电车的频率也减少了。早上九点,我一个人行走在几乎空无一人的老城中,皮鞋踏过地面的声音在缓缓回响。时间似乎也在这一刻静止。

在镜面广场,萝莉正太们,踏入这深不足两厘米的“泳池“,奔跑嬉戏,甚至大人们也如同孩子一般,成为了这水池中的一员。喷泉在这里,不只是只可远观的圣物。

我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和波尔多的初认识是因为红酒,那暗红色的液体蕴含的气味让多少人沉浸其中。2011年的一场电影,更是将波尔多刻入我的行程当中。也许波尔多没有巴黎的繁华,没有尼斯的富有,也没有普罗旺斯大区那遍地花草的浪漫。可是,行走在波尔多,你才能感觉到属于法国那最古朴的浪漫。没有遍地的霓虹灯的渲染,有的只是街道上飘散着的淡淡的酒香,迷人,让人沉醉。也许很多人认为《将爱情经行到底》的取景地在巴黎,其实电影里的那份浪漫不属于巴黎,而是属于迷人的红酒之都-Bordeaux。在这里,我们能手牵自己相伴一生的伴侣,一起将爱情经行到底。

踏上波尔多的土地时,看见了一个坐在长椅上,像是跳着芭蕾舞的女孩子。波尔多也是个艺术氛围浓重的地方,这个女生就给了我很多展览的信息。

到了波尔多,才知道波尔多不光是个地区名,中心城市也叫波尔多。我们第一天就住在波尔多城里。这是个古老的城市,到处都是历史的遗迹和古建 筑。特别奇怪的是,流经波尔多市的加龙河的河水居然是红色的,问了下当地人,他说由于波尔多市是几百年来运送葡萄酒的港口,所以连河水都是酒红色的。难 怪,大文豪雨果面对波尔多抒情地写道:“潋滟波红的纪龙德河水,永远地流淌在我的心中。”而纪龙德河正是加龙河和多敦涅河在波尔多附近交会而成,注入大西 洋。这三条河如同英文字母“Y”一样,加龙河和多敦涅河是上面的叉头,而纪龙德河就是叉柄了。

 
在去参观酒庄的路上,酒庄代表给了我一张地图,简单介绍了波尔多的各产区。第一个迷惑就是“左岸”和“右岸”,难道河岸也和人一样,有 左手和右手。问了下才知道,原来顺着水流向大海的方向,纪龙德河和加龙河左边的产区叫左岸,纪龙德河和多敦涅河右边的产区叫右岸。那么加龙河和多敦涅河的 中间地带呢?法国人比较夸张,叫“两海之间”。
 
到酒庄的时候,还来不及参观这座拥有200多年历史的城堡,比起布鲁日,我觉得这里更古老更有味道,所以我认定这是旅行中的一个大惊喜,且没有想过自己会如此认命般的喜欢上一个地方。这个神圣的地方不仅有城里最古老的古迹,还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巨石教堂,尸骨埋藏地和地下墓穴。它们不但是城里宗教的宝贵遗产,亦是对奠基修道士的纪念。因为正值中午,我们在钟楼下选了家餐厅午餐,每桌都喝葡萄酒,而且美国人居多。感觉人们来到了这里,就为了两个字---红酒。处处飘香的感觉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真实,想起那天自己发围脖说,是真的很想在这里生活。

左岸和右岸的风景也不一样。左岸都是雄伟庄严的城堡,而右岸则是秀丽雅致的小农庄。我们常说的五大酒庄都在左岸,这五家就是名闻天下的拉 图,拉菲,玛歌,布里翁高地和木桐五座古堡。去波尔多,参拜这几个名庄是必须的,就像去罗马一定要去梵蒂岗一样。

首先去的拉菲古堡,实实在在让我们体会了那种高高在上,气势凌人的感觉。

拉菲酒庄

在世界上各国各地,各门各派的酒王中,最出名的酒王应算是法国波尔多菩依乐村的拉菲庄了。拉菲酒庄坐落在法国波尔多波亚克区菩依乐村北方的一个碎石山丘上,气候土壤条件得天独厚。占地达178公顷(其中葡萄园区占地103公顷),面积之广居五个一等顶级酒庄之冠,也较绝大多数的二、三等级酒园规模大。
它位于法国波尔多梅多克(Médoc)地区,庄园位于Pauillac市,而我们常听到说的拉菲葡萄酒就是产自与这个地方。读着法语'拉菲"有一种说不出的缠绵感,还没去之前以为拉菲酒庄会富丽堂皇,可能还堪比皇宫,灭想到,拉菲酒庄居然如此朴素,而酒庄的城堡更有常见的法国城堡无异。

拉菲庄是由一名姓拉菲(Lafite)的贵族创园于1354年,在十四世纪已相当有名气。到了1675年她由当时世界的酒业一号人物希刚公爵(J. D. Segur)购得。希刚当时在酒界叱咤风云,他同时拥有顶级的历史名庄拉图(Chateau Latour)、武当王(Chateau Mouton)和凯龙世家(Chateau Calon-Segur)。法王路易十四曾说希刚家族可能是法国最富有的家族。在十七世纪,法国基本上是布根地(Burgundy)酒的天下。而当时上流社会的著名“交际花”法王路易十五的情妇庞巴迪却对拉菲情有独钟。令拉菲往往成为凡尔赛宫贵族们的杯中佳物。1755年希刚家族的第三代掌门人去世后,拉菲产权进入了一段较为混乱的历史时期。但拉菲酒的品质依旧不为人失望。直至1868年詹姆士·罗斯柴尔德爵士(Baron James Rothschild)在公开拍卖会上以天价四百四十万法郎中标购得。该家族拥有拉菲庄一直至今,而且一直能把拉菲庄的质量和世界顶级葡萄酒的声誉维持至今。

葡萄酒爱好者都知道,波尔多在1855年对该区的名庄进行了评级。当时他们在多如繁星的庄园中选出了61个最优秀的名庄叫作Grand Cru Classe(中文可称作列级名庄)。在61个中又分为5个级别。其中第一级有四个,它们分别是拉菲庄(Chateau Lafite)、拉图庄(Chateau Latour)、玛歌庄(Chateau Margaux)和红颜容庄(Chateau Haut - Brion)。而四个中拉菲排名第一。

拉菲是目前世界上最贵一瓶葡萄酒的纪录保持者。美国的第三任总统汤马士杰弗逊(Thomas Jefferson)不单是总统,他还拉菲是十八世纪最出名的酒评家。相当于今天的派克(Robert Parker)。1985年伦敦佳士得拍卖会上,一瓶1787年由Thomas Jefferson签名的拉菲以十万五千英镑的高价由Forbes杂志老板Malcolm Forbes投得。创下并保持了世界上最贵一瓶葡萄酒的纪录。

能拥有世界顶级的优秀品质,当然首先是拉菲庄园的土壤及所处地方微型气候(Micro Climate)得天独厚。拉菲庄园总面积90公顷,每公顷种植八千五百棵葡萄树。其中嘉本纳沙威浓(Cabernet Sauvignon)占70%左右,梅乐(Merlot)占20%左右,其余为嘉本纳弗郎(Cabernet Franc)。平均树龄在四十年以上。每年的产量大约三万箱酒(每箱12支750ml算)。此产量居所有世界顶级名庄之冠。以此产量及其能维持的价格相比,拉菲庄的成就真是无人能及。拉菲庄的葡萄种植采用非常传统的方法,基本不使用化学药物和肥料,以小心的人工呵护法,让葡萄完全成熟才采摘。在采摘时熟练的工人会对葡萄进行树上采摘筛选,不好不采。葡萄采摘后送进压榨前会被更高级的技术工人进行二次筛选,确保被压榨的每粒葡萄都达高质要求。在拉菲每2至3棵葡萄树才能生产一瓶750ml的酒。为了保护这些矜贵的葡萄树,如没有总公司的特约,拉菲庄一般是不允许别人参观的。除此之外,拉菲庄还是出名愿花重本雇用最顶级酿酒大师的名庄。拉菲酒的个性温柔婉细,较为内向,不像同产于菩依乐村的两大名庄拉图和武当王的刚强个性。拉菲的花香、果香突出,芳醇柔顺,所以很多葡萄酒爱好者称拉菲为葡萄酒王国中的“皇后”。

除拉菲外,罗斯柴尔德家族在波尔多智利意大利葡萄牙均拥有不少的优质名园和葡萄酒品牌。其中饮家较为熟知的波尔多名庄有宝物隆的“依云卓”LEvangile “都夏美隆”Ch. Duhart Milon,拉菲的副牌酒“小拉菲”Carruades de Lafite和都夏美隆副牌“美隆拉菲”Baron de Milon 。

在拉菲酒庄,2-3棵葡萄树才能产一瓶红酒,整个酒庄年产量控制在2—3万箱(每箱12支,每支750ml)。由于供不应求,拉菲红酒的预订都是在葡萄成熟的半年前进行,而且每个客人最多只能预订20箱。而年代久远的拉菲红酒,更是存世稀少,因此受到红酒收藏家的狂热追捧。比如,在1985年伦敦佳士得拍卖会上,一瓶1787年的拉菲红酒以10.5万英镑的高价拍卖,创下并保持了迄今为止最昂贵葡萄酒的世界纪录与以往的顶级红酒拍卖不同。据了解,今年5月推出的2008年份一箱12瓶装的拉菲庄红酒发行价为1950英磅,短短两个月就飚升至3500英磅。 

所谓“七分原料,三分酿造”,就是说葡萄对地形、土壤和微气候都极为挑剔。而“拉菲”这个名字缘自古法语中“小山坡”的意思,确实准确描述了拉菲的地形,坐落在河左岸的一座碎石山丘上,占据有利地势,风景也十分秀丽。

底土为第三纪石灰岩,覆盖厚厚的细砾石混有风成砂,提供了极为优越的排水条件。葡萄藤就更牛了,平均年龄在39岁,用于生产拉菲正牌酒的平均年龄45岁,最高龄的葡萄藤栽种于1886年甚至达到了139岁,葡萄全部人工采摘,确保每粒葡萄都达高品质的要求。

精心挑选的一颗颗满分葡萄,会被运到发酵车间,放在超大的橡木酒罐中进行酒精发酵和苹果酸乳酸发酵两次发酵过程,让葡萄汁转化为葡萄酒。

发酵完后的葡萄酒,会被分批装入酒窖中的橡木桶中陈酿。陈酿就是把葡萄酒进行升华的过程,让酒体更成熟,同时澄清一些悬浮颗粒。正牌酒通常要陈酿18到20个月。

然后再说回这个“82年的拉菲”。1982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这年的拉菲这么火爆?首先,好的葡萄酒除了要有好的风土,好的年份也是极为重要。如果这一年气候不佳,高温过久或雨水过多,就算再给力的酿酒师,也无法将葡萄酒的品质提升至最佳状态。

而1982年波尔多的天气就非常争气,被称为是波尔多在20世纪的最佳年份之一,世界头号评酒大师罗伯特·帕克,更是给这年的拉菲打了满分,那还能不买买买?

这下82年的拉菲一下就火了,目前市价在8万元人民币,这不是酒是金子啊。而国人的嗅觉是非常敏锐的,82年的拉菲在国内持续热销,销量突破拉菲正牌不到2万箱的年产量那都不叫事儿。

拉菲堡这般保守封建的风格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转而消逝,即使来到了21世纪,拉菲堡和其他梅多克的顶尖酒庄依旧是全世界葡萄酒业注目的焦点。

不仅酒的风格如此,拉菲堡的经营和管理也是如此,特别是和隔邻、也同属于侯奇家族的慕东堡比起来,刚好是两个极端的例子。慕东堡的开放与商业正对比出拉菲堡的低调与封闭,这座位于波雅克村最北端的传奇酒庄,却像是一座与世隔离、带着神秘气氛的遗世村庄。虽然拥有拉菲堡的侯奇家族不只在波尔多左、右岸拥有多家酒庄,连在兰格多克、葡萄牙南美也都投资设厂,而且酒庄里经常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访客,但是拉菲堡却依旧显得门禁森严。我们这次的参观就是在一种非常静谧的气氛下缓缓而去,静静的是有导读的声音。好似回应着当年无数的传奇,却悄然声息。我们看到的拉菲堡不仅是家老式的布尔乔亚产业,更像是古老的封建城邦,而统领这个王国的,是庄主艾瑞克·侯奇(Ericde Rothschild)。

拉菲堡的酿造方法非常的传统,1974年艾瑞克接掌拉菲堡以来,虽然酒庄的水平比他叔父经营的时期有大幅的进步,但是,拉菲堡并没有经历巨大的转变和革新,只是做了一些小小的改变。现在拉菲堡还是采用木造的酒槽酿酒,通常是一星期的发酵加上两星期的泡皮,酿造方法相当简单,是传统的波尔多酿法。酿造完成的葡萄酒放入全新的橡木桶,在地下酒窖内进行培养。我们看到的拉菲堡有两个酿造库,木桶库和不锈钢酿造库。这是必须的发酵步骤。而在上世纪70年代之前,拉菲堡习惯将酒在橡木桶里存放超过两年以上的时间,现在已经缩短到一年半到两年之间,以保留更多的果味。由西班牙加泰隆尼亚建筑师Ricado Boffil所设计的培养酒窖是拉菲堡最摩登风格的地方。八角形的空间内可以容纳上千只的橡木桶,橡木桶按圆圈状排列,在正中央由一圈水泥列柱支撑圆形的中庭,光线直接由上方的葡萄园照射下来,这里平时是清洗整理木桶的地方,但在特殊的场合则作为酒庄宴客的大厅。这个充满现代感的空间却还是简洁古典,只带着几何的趣味。

跟拉图城堡以及慕东堡一样,拉菲堡也在18世纪初成为葡萄酒王子赛古尔(Nicolas-Alexandre Ségur)的产业,并且因为他的努力开发经营,成为梅多克最知名的酒庄之一,赛古尔家族后来因为子孙分产的关系卖掉拉菲堡,只留下拉图城堡。对葡萄酒钻研甚深,后来并成为美国总统的Thomas Jefferson,在1787年到波尔多参观酒庄之后,选出了他心中最好的四家酒庄,拉菲堡排在玛歌堡、拉图城堡以及上布里昂堡(Chateau Haut-Brion)之后名列第四,但是,在1855年因应巴黎万国博览会所选出的波尔多列级酒庄中,拉菲堡却已经排名第一,是当年酒价最高的波尔多红酒,成为一级中的一级。

品酒,是在拉菲堡中央大酒窖中进行的,圆形的储酒场中设施了以酒桶为桌的品酒台,还有白色蜡烛点亮环绕。是非常低调和传统的,让我们想起好多法国电影中皇家舞会的一幕。在内室广场中央,有拉菲庄最闪耀的五只剑标志。这标志着这里是拉菲的核心,心脏。

波亚克小镇

波亚克小镇

波亚克位于波尔多以北约30公里处,是一个大西洋沿岸的港口小镇,因为地理位置重要,曾在一战期间被美军作为海军航空基地,在康边停战协定后停止使用。后来,这里也曾是进口空客A380机翼的专用港口。同时,小镇也已葡萄酒著称。

波亚克的风格是多样化的- Lafite 的芳香,Latour 的刚烈以及 Mouton 的奢华都强烈地印证了这一点。普遍来说,它的风格是浓郁的芳香和结实的单宁,需要时间来舒展开。在所有的村庄中,波亚克是最为以赤霞珠为主的,2010年更是这一特点完美的表现。有一些非常优质的,近乎不可超越的葡萄酒,整体来说品质非常的好。

其实MEDOC这一带的几块著名产地,玛歌,圣朱利安,圣爱斯特菲相距不过几十公里,基本上两地之间走乡村公路也就半小时,但这一路,每每被一些静谧祥和的小镇吸引,驻车徜徉,经常如此。开始时,我还大惊小怪,四处拍照,后来便简单拍摄几张照片,就这么静静地走走,似乎怕声音惊扰了沉睡的花草。

到了波亚克才有了更深的体会,当我从圣爱斯特菲深入到波亚克时,深深感觉到这是左岸的腹地,颜色开始浓烈,空气有些醉人,阳光直射时似有一团养分包裹着你,云来时,你可以感受到黑白照片一样的光影变幻,雨落时,你能看到葡萄叶子在欢快地跳舞。

这感觉一直在心中涌动,似乎有很多想说,又如鲠在喉,不知从何说起,饭后信步走到了吉龙河边,这是孕育了波尔多的母亲河,那深色的琼浆似乎就是多尔多涅河与吉龙河水化开了红宝石的浓汁。当我到了河边,在黄昏斜阳下,看着静静流淌的河水,看着欸乃归舟,我似乎找到了如何说起的引子。

大家在河边久久不愿离去,这条在世界上数不上的河流,竟引起我的许多感慨,国内的大江大河,千百年来引得无数文人骚客留下壮美或凄婉的文字,但现在看去,实在寻不到那一些韵味。

到了餐厅,主色调是绿色,比如folks &spoon什么的,还有一块米其林的牌子,但好像不是星级。喝了这一路最贵的酒,186欧一瓶,事后大叔老怀疑算错了,因为这只是一瓶四级庄,但奇怪的是,这款酒后来在圣埃美隆商店看到,也是100多欧,明显比同级酒高出很多。鱼泛善可陈,但小牛肉确实好,乳白色的细腻肉质:

夕阳把一袭镶了金边的云锦盖向了葡萄园。顿时,一路上的景色在心中串成了串,散落在脑海中的问号有了答案:这就是人和自然的互动!上天眷顾这里的人们,给了他们独一无二的风土,辛勤的酒农们读懂了大自然的好意。千百年来,他们像呵护自己的孩子一样守护耕耘着这片沃土,他们精心计算着地块与河流的距离,阳关照射的时间和强度,为了给人们贡献出吸收了大地和日月精华的葡萄酒,他们拒绝了农药化肥和一切有违自然的东西,他们甚至不给葡萄浇灌,因为他们要让那一串串紫色绿色的精灵只享用雨露滋润,为了让葡萄自然蕴含花香,他们在葡萄园周围种满了姹紫嫣红的鲜花。这里的人们对大自然是敬畏的,从不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大自然,所有人工的东西都和自然是和谐的。我想,这里的人们一定是常常和上天对话的!这”天人合一“的理念,本是我们老祖宗的哲学精髓呀!

除此之外,这个小镇中还埋藏着一家四级庄园。

早在1815年,著名的葡萄酒经纪人后来成为波尔多市长的AbrahamLawton就已经将产自米隆坡地上的芒达维-米隆葡萄园的酒(Mandavy-Milon)列为波亚克村当时所有正在生产创制阶段的新酒中的第四名。

1830到1840年之间,卡斯特加Castéja家族从芒达维后代的手中收购了酒庄之后又买下一位迪阿尔先生去世后留给妻子的14公顷果园,从而拥有了40公顷葡萄种植面积,他将这块领域命名为Duhart-Milon。卡斯特加家族口头上习惯将前面所提到的那位“都夏先生”称为国王路易十五的海盗,他当年是路易十五手下的军火走私商,退休之后定居于。那座位于菩依乐码头的“海盗的房子”一直保存到20世纪50年代,它同时也是都夏美隆庄园酒标灵感的来源。 迪阿尔先生当年居住的房屋在1950年的波亚克港口上还可见到,庄园葡萄酒标签的设计灵感就是据此而来。在卡斯特加家族管理下,酒庄成绩喜人。卡斯特加家族掌管酒庄一直到二十世纪初,都夏美隆的50公顷果园也是波亚克村最大的葡萄园之一。

都夏美隆ChateauDuhart-Milon是波尔多波亚克Paulliac地区唯一的一家四级庄,现在属于拉菲所在的DBR集团,大家都知道木桐和拉菲的庄主本是同族的亲戚,当年1855的评级木桐和拉菲有了高下之分,直到1973年木桐才把这口气挣回来,但木桐收购的单人舞d'Armailhac、双人舞Clerc-Milon都是位列五级庄,和当年拿破仑钦定的四级庄都夏美隆却有了无法逾越的距离。

从拉菲庄园葡萄园以西,都夏美隆广阔的果园分布在顺着卡许阿德拉菲台地一直延伸的米隆山丘上。庄园拥有152公顷土地,其中76公顷葡萄种植面积。园内土质为混杂着风蚀成沙的细沙砾,底土是第三纪白垩土。葡萄品种包括赤霞珠67%,美乐33%。葡萄平均年龄为30年。
于都夏美隆与罗斯柴尔德拉菲堡的葡萄园接壤,从1962年起,两处葡萄园就由一支技术小组监理,总负责人为拉菲产业技术总监夏尔·瓦里耶(CharlesChevallier)。两园栽培技术相同,完全遵照传统方法,单位面积产量严格控制,全年的种植采摘工作中有相当一部分都是手工完成。

每一小片地块上的葡萄在采摘后都立即进行品评以确定是否可在发酵结束后进入顶级酒的培养。发酵过程在不锈钢发酵槽中进行;接下来,在12月里,每个酒槽都有几次尝酒,以严格标准选出顶级酒。储放酒槽的酒库位于波亚克村的中心地带。

所有年份的酒都经过橡木桶熟成,橡木桶全部来自罗斯柴尔德产业自己的造桶厂。陈年时间随年份不同而从10个月到18个月不等,此间定期滗酒并使用蛋清除去酒中渣滓。

游完波尔多,感触颇深。作为一个不是那么懂红酒的游客,第一次酒庄游就去波尔多,是幸运也是不幸。幸运的是,第一次就可以到“圣地”去顶礼膜拜;而不幸的 是,自己认识有限,看到的多是表像,对于酒和土地本身的认识太少,就好像一个刚睁开眼的孩子竟然发现自己站在奇珍异宝之中一样。

不管怎样,刚睁开眼的孩子,一定会更急切的要了解世界。游完波尔多,心里怀着一种渴望和疑问,等待我的下一站将是怎样的世界呢?

本篇游记共含8197个文字,7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一般都是在旅行中就记下细节,还是回来之后看图回忆写的啊?

2016-01-31 17:27

2016-01-31 21:36

有点心动,好想出去玩嗷嗷嗷

2016-02-01 09:59

引用 坝上飞扬 发表于 2016-01-31 17:27:21 的回复:

楼主一般都是在旅行中就记下细节,还是回来之后看图回忆写的啊?

回复坝上飞扬:我基本上是会记下细节,但是你也晓得在旅途中还是以玩为主啦,所以大部分还是回来写的。

2016-02-05 01:56

引用 天天揍老胖 发表于 2016-01-31 21:36:06 的回复:

回复天天揍老胖:

2016-02-05 01:56

引用 qxx_whh 发表于 2016-02-01 09:59:37 的回复:

有点心动,好想出去玩嗷嗷嗷

回复qxx_whh:多出去走走~有利于身心健康

2016-02-05 01:57

拉菲堡也就远观而已,不要随便发个酒庄大门就说是拉菲,误导观众,也不要copier coller别人写的东西,错误百出。

2016-03-28 00:1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相关目的地:   法国   阿基坦   吉伦特
2138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波尔多
游记目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