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踪七  兵马俑与汉阳陵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 出发时间/2013-10-02
  • 出行天数/2 天
  • 人物/一个人

说明

          能到兵马俑和汉阳陵去看看,纯属机缘巧合:
       
          2011年5月,接受委托和邀请,去渭南渭南煤化工集团的管理人员讲课,结束后,企业专门安排人陪同参观了兵马俑。

          2013年10月,本来预定十一点到西安转下午十三点的航班飞回济南,却因头天晚上接到机场通知,航班有异,调整到上午八点半点西安机场的航班,一下子空出了四个小时的西安咸阳机场的等待时间,于是找了个的士,打算就近到旁边的周陵、姜子牙墓、元圣周公陵、康王陵转转,的士司机却竭力推荐汉阳陵,于是我就从了他,也就有了这次不后悔的汉阳陵一观。

           所以,这两次游玩,并没有需要我做攻略。

秦兵马俑



       是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操着蹩脚的英语同身边的老外打着趣,引得企业安排陪同的大姐姐大乐,这注定是愉快的一天。

         铜车马,大秦帝国政治、经济、科技、艺术的集大成者。它们雍荣华贵,富丽堂皇。当年,正是这两辆车子的原型为秦始皇绵延不绝的车队充当先锋。据说是秦始皇五次东巡用过的东西.

        对着秦皇的仪仗车队,项羽不屑一顾地狂言:“彼可取而代之”。 刘邦,则羡慕的唾液垂涎滴答湿了前襟:“大丈夫当如是也”。如此个性鲜明的话被郑重的记入了史书,成为了铜车马有案可籍的最早评语。两个个性鲜明的灵魂遵循着各自的誓言和欲望去行动,扭转了秦王朝的历史轨迹,为大秦帝国敲响了丧钟。

         是时,少年张良,只在心里冷冷地说:“信不信我能砸死你?”,他视始皇帝的仪仗车队如饿狼看到了绵羊,鹰隼见到了野兔,他玩的更出格儿,祭出的大锤如硕大的黑雕扑天而下,砸在车队中央的饰满金银与珠玉的六马铜车上,跟着是金属刺耳的撕裂声、马儿凄厉的悲鸣声、木辕沉闷的断裂声、伤者痛苦的 哀号声、女人惊恐的尖叫声……各种声音、各种混乱、各种气急败坏交织在一起,这次的“博浪沙”刺杀行动中,秦皇嬴政没死,但大秦王朝的地基被砸的颤抖了一下。

        若干年后,秦岭深处,终南山上,仙风道骨的张良是否还能记得自己当年的冲动?而此时,大秦帝王,伴随着他的车马仪仗,已经寝于地下。

  如今,铜车马安静地守在玻璃橱窗里,只接受着我们惊异的赞美,不再驰骋。

         铜马车上的阳伞,设计之精巧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这把伞可以随着车身与太阳的转动而自由转动360度。当中午两点成一线时,伞回到直立的原位。

         这把看似笨重的大伞伞柄上装有双环插销,同时拉起插销能使伞柄脱离或固定在它的直杆上,便于车主人离开车时能灵活轻巧地从车上取下来继续为车主人遮风挡雨。当主人休息时,伞柄底端的两端式折叠扣能将伞成45度角牢牢地插在泥土里。

        这把伞不仅有遮风挡雨的作用,柄中间还装置有短剑,可以使主人作为保护自己的兵器或盾牌使用。专家们利用现代的弹簧技术也未能将这些细节完整地复制出来。

        看似简单的伞柄创造了四个世界奇迹:历史上最早的暗锁装置;最早的沙滩式遮阳伞;第一把子母加双销钉扣;世界上最早的齿轮装置。

         这把伞若是申请专利,大量生产,必定能行销全球,构成产业。但是考古人员用现代机床复制这把伞亦要经过很多重工序,现代机床的精度,竟不能对其进行完全的复制,不由得令人瞠目。古代技术人员的本事之高,真叫后人惊叹。

        真金白银之马络头,众所周知,金跟银的熔点是完全不一样的。秦人是怎么做到将它们焊接在一起的呢?今天的考古专家用24倍放大镜仔细观察,才看到金跟银的焊接点仅为头发丝粗细。

         最令人感到惊奇的是马脖子下悬挂的缨络,以及马头上象征皇家标志的纛,全是采用一根根细如发丝的铜丝制作而成。专家们用放大镜反覆观察,依然未能发现铜丝表面有锻打痕迹。它们粗细均匀,表明很可能是用拔丝法制成。

        马头上以铜丝组成的链环是由铜丝两端对接焊成,对接面合缝严密。如此纤细的铜丝(0.5毫米)到底是用什么方法制作?采取什么样的工艺焊接?目前还是一个谜团。

         这两乘车加起来不少于5000多个零部件,所有的零部件全部是铸造成型。尤其是顶棚盖为2.13平方米的二号车,在出土时已经碎成了199片,专家在修复过程中发现这个龟背形顶棚为一次性铸造而成。最薄的地方为1毫米,最厚的地方也不过为4毫米。这种一次性铜液浇灌技术在设备先进的今天仍然是最先进、最前沿的世界级技术。而要模仿出秦人在2000多年前制作出来的大小、厚薄完全一样的大型弧形青铜竟然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秦人是怎么做到的?!

         2000多年前的秦人在铜马车上采用了世界上最早的防锈技术、拔丝工艺;焊接工艺;镶嵌工艺;浇灌成型工艺;铸锻结合的工艺;空心铸造工艺;活页连接工艺;子母扣连接工艺;子母扣加销钉连接工艺和纽环连接工艺等。

         无论是兵马俑里的陶俑还是青铜马车,人们知道的仅仅只是冰山一角。秦始皇究竟还留下了多少令世界叹为观止的奇迹呢?

          铜马车发现时,已是碎片,难道地宫之中也有“博浪沙”,冥界之中也有张良锤击始皇帝不成?

          一大群考古科学家,齐心协力、通力合作,穷十年之辛苦努力,终于将他们一点一点地粘合复原,  让它们风姿再展。

         

         一号坑,坑深5米,面积14260平方米,坑内有6000余陶人陶马,井然有序地排列成环形方阵。

        坑东端有三列横排武士俑, 手执弓弩类远射兵器,似为前锋部队,其后是6000铠甲俑组成的主体部队,手执矛、戈戟等长兵器,同35乘驷马战车在11个过洞里排列成38路纵队。

        南北两翼的后卫部队。这一队伍整肃,气势雄伟的地下军阵,是秦始皇当年横扫六合的百万雄师的艺术再现。

          

           发掘修复的现场,工作人员正在一片一片地拼接着出图的碎片,复原兵俑的原貌。


             二号兵马俑坑平面呈曲尺形,面积6000平方米,是一坐西朝东,由骑兵、步兵、弩兵和战车混合编组的大型军阵。

           大致可分为 弩兵俑方阵,驷马战车方阵,车步、骑兵俑混合长方阵,骑兵俑方阵四个相对独立的单元。应该算是特种兵部队。

 

         三号兵马俑坑平面呈凹字形,面积约520平方米,它与一、二号坑是一个有机的整体,似为统师三军的指挥部,出土68个陶俑 和4 马1 车。  

  


尚未启封的俑坑,不知掩藏着几多的神秘。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的军歌声里,这支黑衣如铁、迅捷如风的部队,比饿虎更加凶猛,比狼群更加团结,令天下为之丧胆,为之变色。

            他们所构筑的作战体系:先用强劲、密集而且持续的弓弩压制住对手,骑兵迅速从两翼包抄,撕开对手的防线,然后由步兵长驱直入,完成那封喉的致命一击。

           斗转星移,沧海桑田,强弓换成了导弹,硬弩换成了飞机,战马换成了坦克,刀剑换成了机枪……,这便成了代号“沙漠风暴”的海湾战争模式。先是用导弹和飞机,以近乎疯狂的地毯式轰炸压制住对手,之后,装甲部 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开入科威特、开入伊拉克、开入巴格达,战争的结果也是一样的,都是结束了一种统治。

        当沙漠风暴的战略战术震惊世界时,在阴暗的地宫中静立了2000余年的兵俑们,轻蔑地冷笑一声:”这是我们在2000年前就玩剩下的玩意儿“。

          战争的武器在变,形式在变,但隐藏在现象背后的规律却没有改变,隐藏在进步背后的人欲没有改变,隐藏在文明背后的残忍没有改变。

汉阳陵

           汉阳陵,又称阳陵,是汉景帝刘启及其皇后王氏同茔异穴的合葬陵园,始建于公元前153年,至公元前126年竣工,陵园占地面积20平方公里,修建时间长达28年。

           汉景帝刘启(公元前188-141年)是西汉第四位皇帝,在位17年。执政期间,他推行“黄老之术”, 轻徭薄税,减笞去刑,和亲匈奴,与民休息。他和文帝刘恒共同开创了中国封建社会早期治国安邦的黄金时代,被后世赞誉为“文景之治”,为其子汉武帝刘彻开疆拓土奠定了雄厚的基础。

          汉阳陵,出土了大量的包括文吏、武士、男女侍从、宦者等各种身份的陶俑,各类陶塑家畜,原大或缩小为三分之一的木车马,各种质地的生活器具和兵器以及粮食、肉类、纺织品等生活消费品,可谓种类齐全,洋洋大观。

         这些从葬坑的分布和坑内陪葬物品的放置,无疑与当时宫廷的制度等有关,因而对这批从葬坑的发掘和研究,对汉代宫廷制度、帝王生活、陪葬习俗的研究都具有重大价值。

           因为受古人灵魂不灭观念的影响,“人殉”现象在原始社会已出现,而在奴隶制国家的商代,人殉现象发展到了顶峰,凡是奴隶主的墓葬,几乎都使用人殉,少至一、二人,多至数百人。

           当社会生产的发展需要更多的劳动力,奴隶成了生产中的主要工具,奴隶主认识到让奴隶从事生产劳动,可以获得更多的财富时,再也舍不得将奴隶用于殉葬了,用奴隶杀殉的残酷习俗才有所改变,开始制作偶人来代替杀殉,俑就这样产生了。

          这当然是革命者最需要的革命化的解释。其实,我很不喜欢这种带有天生仇富情结、天然仇恨情怀、撕裂人际关系的解释,我更倾向于这是人类的文明进步、人性发展对蛮荒的修正。

          用偶人代替活人殉葬,无疑是社会的一个进步。俑用于陪葬,到春秋战国时开始流行,到了汉代,进入了其第一个发展高峰。

      在这里,我看到了一种造物主的意志--“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曾经身份更为高贵的着衣俑,本是精致的木雕胳臂,着华丽的锦服霓裳,却在岁月的侵蚀下,成霓裳尽褪的断臂裸俑,当然你可以称它呈现了维纳斯的美。

      而那些身份低贱的佣人、跟班、随从、百姓,没有资格配备名贵木材做成的胳臂,也没有资格船上华服锦裳,直接用泥胎整体雕成,用油漆涂彩作衣,千年以后,却因此而躯体完整,衣饰俨然。

      这大概就是天地大道,造物主的平等。

           经过2000多年地下环境的腐蚀,衣物和木臂腐朽殆尽,他们失去了当年华丽的衣服,呈现在世人眼前的却正是人体美的艺术本色,所以有人将其称作“东方大卫”和“东方维纳斯”。因为这些“东方大卫”和“东方维纳斯”原先是穿着衣服的,考古人员给它们取名为“着衣式陶俑”。 

        此坑更显大自然的悖论:

         墓坑中无人打扰处,千百年的静静的腐蚀,让人、物残缺倒地,狼藉一片,而盗墓贼挖开的盗洞处,因尘土泥水的进入,“挤”住陶俑,呈现了完整整齐的原貌。

        人说盗墓全是破坏性行为,但在这里,它却有了一点积极地意义。



        这是博物馆仿制的藏坑,其中各种陶俑均穿上了华丽的衣物,陶马车也有车蓬。这让游客能更好的了解到当时陪葬品入坑时的原始样子。

             从葬坑出土的一些彩绘动物,有山羊,绵羊、猪、狗等。这条坑象征着汉代宫廷的肉食品库。

           据有关史料记载西汉时期的六畜均可食用。但因马是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代步工具,并由于国防的原因,因而轻易不被食用。牛是耕田的主要畜力,为官府所禁止宰杀。因此六畜中猪、狗、鸡、羊这四种动物常被食用,其中以猪和狗最为常见。

           西汉时期在食用猪肉和狗肉时,十分讲究,选择的原则是选幼不选壮,选壮不选老。也就是说以食用小狗和小猪为上。从马王堆出土的肉食标本分析,小狗以圈养一年以内的为佳,幼猪以出生两个月至半年之间的为佳。

          从葬坑中出土的53头次乳猪充分证实了汉代关于食用小乳猪的记载。这个肉食品库就是为景帝在幽冥中继续使用的,这也反映汉代宫廷生活的一个侧面。

      

     表情愉悦、慈祥、安闲是汉阳陵俑的一大特点。

      陶俑中常见面带笑意、表情愉悦者,这是国泰民安、太平盛世的直接反映。

          汉阳陵出土大量动物俑是人们丰衣足食的见证。汉阳陵陶塑动物主要有马、牛、羊、狗、猪、鸡等,这些动物俑栩栩如生、种类繁多、制作工艺讲究、极富生活情趣。

        陶牛身壮体硕,四腿强健,颈部粗短,双耳斜伸,两眼外鼓,体现出一股倔强有力的牛气。

        陶绵羊躯体浑圆,双腿细长,两耳斜垂,口微张,臀肥大,尾下垂。陶山羊身躯圆润,腿直如柱,竖耳,胡须下垂,小尾上翘,神态安祥,呈现出一副温顺可爱之态。

         陶猪分为陶母猪、陶公猪和陶乳猪三类。母猪肥硕笨拙、大腹便便、憨态可掬,并且有些腹部下垂明显,这明显是怀崽母猪的形象,而它们都具有嘴部突出、獠牙外露的特点,又证明这时的猪类还保留着野猪的特征。 

    

       这做工,却是相当得细致。不得不赞叹起汉代的制陶工艺了。


       还差十分钟停止值机的当口,我登上了航班,蓝天之上,白云在侧,我想起的士司机的话:“给我几十块钱,我保证让你不后悔坐我的车”。信哉斯言。

本篇游记共含5464个文字,9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挺不错,也想去看看。

2016-02-01 18:25

老师可将两篇游记分写,毕竟两陵不是一个时期的,相距也颇远,更重要的是相隔了两年多时间。
兵马俑我是领略过了,汉阳陵未曾去。咸阳的土地未曾涉足。

2016-02-02 05:54

引用 海风小舟 发表于 2016-02-02 05:54:38 的回复:

老师可将两篇游记分写,毕竟两陵不是一个时期的,相距也颇远,更重要的是相隔了两年多时间。
兵马俑我是领略过了,汉阳陵未曾去。咸阳的土地未曾涉足。

回复海风小舟:汉阳陵该去,规模宏大更胜兵俑,真正的大汉风采。之所以放在一起,其实是因为我懒。

2016-02-02 09:55

引用 素笔蒙尘 的图片:

2016-02-04 09:52

又跟游了一次。

2016-02-04 09:53

2016-03-05 14:5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