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灵山登山记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0
姜太公 LV.10
2016-01-31 11:22 816/0
  • 出发时间/2015-04-12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0RMB

这是个户外人交流的大舞台。除了常规的QQ群里召集功能,还有俱乐部免费短信功能,这个真的不错,能给参加活动的全体队友群发短信。
自从入驻超级俱乐部后,为我们的户外爬山活动锦上添花,能让我们在这个超级大平台上每天分享到户外活动的知识,户外的精彩故事,户外的照片,收获多多,同时也激发了我在这个平台上展示自己的兴趣,让大家分享我在户外活动中的酸甜苦辣。
很多年前听到一首校园民谣《爬山》,朴实的歌词,简单的旋律,毫无修饰的嗓音,但听起来舒服极了。
“跟我去爬山吧,山上有雪莲花,跟我去采雪莲吧,用它去装饰我们的家,坎坎坷坷你不用怕,爬到山顶就采到了花,山风拂起你的发,美貌仙子也会嫉妒你的家,山雨来,风再去,雪莲花开 白衣飘去,景再现,物已归,雪莲花开,白衣飘去。”
向往爬山。一位徒友说得好:喜欢户外爬山的人,不一定爱上的都是风景;有时爬山是一种感情的释放和发泄,其实,人爱上的不是单一的爬山,而是背起背包,将心事一点点丢失在山路上,许多关于人世间的爱与恨、生活压力等的片段在路上消散,再消散……;人爬的不仅是山,更是一点自由、一点梦想、一点解脱、一点释放、一点激情、一点无法对别人诉说的故事……。
曾读王定康诗《登大灵山观感》:
健步攀登大灵山,苍松翠柏绕山川;四顾罗英蕲三县,瞭望长江白浪翻;三峰五岭如天柱,雲雾山峰紧相连;壁岭城墙抗侵略,四门防守保平安;从西往东一条线,直至鹅包连仰天;东嶽宝殿多雄伟,名人墨客赞奇观;四季如春风景好,奇花异草漫山艳;冬暖夏凉增岁月,大别山区一奇山。
    我所工作的地方,雨后初晴时分,抬头极目远眺,大灵山映入眼帘,雄伟壮观,有时满山云雾缭绕,仿佛召唤我们。
话说大灵山还真有灵气,我个人对它有一种特别的感情,高中最后一年在大灵山脚下的中学毕业,后来又在大灵中学工作三年,闲暇时分邀约同事登山,每次有新的收获。
走近乡村,回归田园,这是许多人心中一个或明或暗的“情结”,昔人有之,今人也有,后人应该也会有的!
2015年4月11日,天气晴好,又一次相约登大灵山。
背起行囊,说走就走,从三店出发,徒步25分钟到达一个小集镇----豹龙庙。
豹龙庙真的有座规模不小的庙宇,在上世纪末由当地村民自发筹建,香火蛮好,我们居住地经常听见敲钟声,经常组织唱大戏。
这是个好地方,历史比较悠久,山上树木成林,风景优美,解放战争时期共产党的游击队还与国民党军队在豹龙山上打过仗,解放初期,浠水县第三实验小学就在现在的庙址,后来成为豹龙中学,是个求学的好地方,为当地培养许多人才,豹龙中学毕业的学生成就都较高。豹龙中学在1996年并入三店张楚中学,中学改造成豹龙福利院,现在环境依然好,依稀可见当年的模样。
当时小乡镇时期,豹龙庙成为政府所在地,只不过后来撤乡并镇,就搬走了。
从豹龙庙往大灵方向走,下岸就是把鸡畈,上岸的地方有个黄泥山叫早儿几,是过去专门埋葬非命气的人,是一个很野的地方,再往前走就是韩家大湾,七八十年代时候放电影是个大热闹事,放映员之间经常要互相倒片子,所以那个时候的晚上听见摩托车响基本上是放映员在路上跑,有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外面还有很多人乘凉,放映员啊啊啊大叫直接把摩托车开到韩家大湾前面的塘里去了,后被众人救起,问他怎么会大晚上的把摩托车往塘里开,还叫什么,放映员说他开着摩托车在把鸡畈上岸的时候突然熄火,怎么也发动不了,很是害怕,无奈推着摩托车上岸,到了平路后他试了一下摩托车又能发动了,然后他骑上就走,可是觉得不对劲,回头一看,摩托车后面坐着一个红头发的小孩,吓得他不知所措,但心里知道前面不远有人家,本能的啊啊啊大叫着往前开,至于怎么开到塘里去的,他自己也不知道,救他的人也没有谁看见个小孩,这个事发生在85年左右,大灵附近的很多人都有听说,所以晚上走夜路千万不要回头…
从豹龙庙步行25分钟,来到第二个集镇----大灵街。大灵也叫失剑坳,就是现在的大灵街上,相传当年秦始皇路过此地,口干舌燥,下马在一古井边上饮水,却不知道怎么搞的身佩宝剑掉落井中,于是秦始皇命令士兵淘井取剑,可是井淘干了,剑却不见了,后来此地就叫失剑坳。此地较为繁华,原是大灵乡政府所在地,还保留多种机构建筑,现建有新农村。
穿过新农村,沿乡村水泥路行走4公里,到达山脚仰天窝村,开始上山,山路是原始道路,非常难走,大约1公里来到仰天窝庙。
庙宇给人映像最深的是一棵树贯穿房屋,两重进的结构,满景观,寺人自给自足,待人热情,我们每次去都在此打尖,补水。不过前几次我们从大山顶上,从仰天窝下,一般人上山就被累坏,不如选择从这里缓缓上山。
上得山来才知道山路难走,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才有路,初春时节还好,人们已经踏出一条小路,夏天时节,杂草丛生,是无法登山的。
没有路,自己开,走原始路,自是不同于水泥路,没有开发的山林别有一番景色,所谓的野路更有挑战性。
沿山脊攀登,开始上山,欣赏原始风光。大约2公里,只见一座庙宇—--中庙坐落在山间。
原来大灵山顶上有生死庙和大戏台,大戏台每年二月初二要唱戏,生死庙却没人敢进,说进生死庙大门后,门的两边有恶鬼(雕塑),如不小心踩到某个机关,那两个恶鬼会扑到人身上,胆小的能当场吓死,庙里面还有大菩萨,在他前面的香炉里给他进香后他会从嘴里吐烟,说生死庙主管周围人的生死。大戏台只剩下几块巨大的石头秃费在那里,真不知那些大石头是怎样运上去的,生死庙也早已垮塌,残墙上有一些碑文。
大灵山上还有一个叫仙人脚的地方,(巨石上有个人脚印),传说是当年夸父逐日时留下的,有缘之人才能看到。
仙人脚没有找到,倒时山上到处是一些顽强生长的杜鹃,四月底盛开,给我们平添一些惊喜,爱美的人们自是留影。

一阵羊叫声传来,打破山的寂静,我们偶遇牧羊人,又是一阵惊喜。

大灵山上有长城,从大戏台这边一直到仰天锅,不过此长城非彼长城,由石头砌成,当地人称寨岗,依稀可见。传说是长城就是长矛(太平天国)人,洪秀全的余部,当初我们这里应该属于清军的江北大营管辖范围,好象是长毛的地盘,太平天国被曾国藩打败后,一部分逃到了大灵山往北一带山区,借助大灵山天险筑城设防,但最终还是没有逃脱被剿灭的命运,(听说长毛在山里埋藏了大量钱财宝贝,这么多年来却从未有人发现)大灵山上有个地方叫血华沟,常年流红水,传说当年长矛战败了,在此被屠杀,血流成河。
山脊之中,依稀看得见当年的城墙。

再走约1公里,到达大山顶,一座破落的庙宇出现在眼前,一座石碑上刻着王定康的诗。

大灵山,过去曾叫大磷山,位于县北28公里,主峰鹅公包,海拔327.3米。
大灵山地势险要,中间广阔,可容约数万人,四面均峻绝,明为蕲黄四十八名寨之一;
  明末清初,蕲黄人民群起结寨抗清,时有“蕲黄四十八寨”,尤以“大灵山寨”、“斗方山寨”名声最大。据县志记载,1645年前后,清兵入关,天下大乱,大灵山下有一大户,名叫王星北,家资豪富,人称王百万,献出全部财产作抗清义师费用,修建大灵山寨作为义师根据地,协助明荆王固守大明江山,被村民推为寨主。清蕲水知县率兵围寨,他耗费巨额家资率千余乡民在大灵山上筑寨,抗清达3年之久,后因清兵越聚越多,终于被他们从东山破寨而入,王星北率众乡亲奋力拼杀,无一人投降,千余人尽皆战死,附近百姓尽遭屠杀。传说,寨破时,王星北两只手各夹一只大“簸米考”,象一只大鸟一样纵身向山下滑翔而去,终因受伤被俘战死。至今,大灵山还留有血塘、血汪沟等地名,想想当年那仗打得该是何等的惨烈。大灵山寨失守后,清军对其它各寨分割包围,逐一攻陷,最后只有斗方山的王思央、王六姐杀出重围,奔太湖司空山去了。
  前些年,一山下王姓道人在鹅公包垒石建观,长年义务抓草药为山民治病,尤其擅长治黄胆肝炎病,治愈者无数,人称“王斋公”,不幸2005年去世,被葬在道观下侧。
  邑人王祖佑曾留有《大磷山诗二首》。王祖佑(1887——1973),关口人,湖北省立第一师范毕业。1920年考入北大,对中国语言文字声韵学颇有研究。1951年起,任职于县文化馆文物室,选辑浠水县志资料60多万字。
  大磷山诗二首
  《鹅公包》
  怪石崔巍状似鹅,登临缘磴蹑青萝。会当千仞危崖上,万壑松声入耳多。
  《王星北建大磷山寨》
拥有资财百万强,毁家修寨翼荆王。浴身战血沟流赤,浩气腾为日月光。
从大山顶往下,是一段陡峭的羊肠小道,稍不小心就可能摔下山,我们小心翼翼往下走,在唱机大哥的唱机歌声中下山。
我们奔跑在赛场上相识,
我们的身影驰骋在百座名山、大好河山,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健儿竞身手,
曾经多少次跌倒在路上,
曾经多少次挥汗如雨赛道上,
如今我已不再感到彷徨,
我想超越这平凡的生活,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
就像飞翔在辽阔天空,
就像穿行在无边的旷野,
拥有挣脱一切的力量、走向户外,
放飞心情⋯

本篇游记共含3598个文字,2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相关目的地:
543318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