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NO.5太行深处有人家

  • 出发时间/2015-01-12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小两口

你好,古村大汖

寒冬,午后。
苍白的阳光照射在太行山绵延不绝的山脉之上,不温不火地,为大片嶙峋的山石和枯萎的树木镀上了一层惨淡的黄色。就是在这样萧瑟的时刻,我一头扎进了巍巍太行的群山峻岭间,踏上了寻找古村大汖的路途。

盘桓的公路依傍着大山向深处蜿蜒,山里山外的世界就在一辆辆来往的大货车之间被连接了起来。一路上,车轮碾起的尘土拂过了许多村庄,偏亮、石斗、吉古堂、御枣口、独自口、邀童来、寺平安……我曾经过许多村庄,无论是在寒冷的西北高原,还是在炎热的南海之滨,都从未见识过哪个村庄的名字如此充满诗意。那些古老的村庄如它们的名字般恬静美好,静卧在公路的两旁。而公路下,就是如母亲的乳汁般,养育了一代又一代坚韧而纯朴的山民的滹沱河水。河水静静流淌千年,它所流经的历史,正是大山深处的古村大汖所经历的历史。

在梁家寨镇子上的一个不起眼的拐角处,汽车驶离了公路,跨越滹沱河,开向了太行山深处的腹地。世间的喧嚣逐渐被抛在了身后。初行,山间的田垄错落有致地排列在进山的土石路上,转过几个弯,还会看见零星的土屋矗立在路旁,门窗损毁,了无人烟,一副破败而不肯屈服的姿态。随着海拔的升高,山势渐陡,田垄、房屋不再,映入眼帘的是苍茫的山石和枯黄的树木,毫无生机。汽车在颠簸的路上漫无目的地爬升,不知转过了几个弯,翻过了几个山头,直到横亘在山梁上的落日出现在眼前,我才远远地看见了几栋土屋,那就是隐藏在大山深处的古村大汖

 大汖村有明确记载的历史将近500年。然而村里的老人却自信地相信,这村子整整1480年了,“北魏时建的,与云冈石窟同年同月”。在村子后面曾有一座镇山大王庙,里面供奉着7尊石像。“镇山大王”石像背后有一些磨损了的文字记载,最后的落款为“承安五年”,距今已810年。又说,一尊石像记有“北魏永安二年”,距今已是1500多年历史。照此来看,大汖村在北魏时期确已存在。
关于大汖的先人,还有一个浪漫的传说。某个朝代曾有人在村口的大槐树附近挖掘出古墓。从遗物记载推断,历史上曾有一个朝廷大臣,是南方的马姓一族,为躲避灾难由他乡走进这座大山,修筑了自己的家园。此后不知什么原因,若干年里村子成了空寂。到元末明初,有韩家三兄弟从洪洞来到盂县,老大和老二欺负老三,把他赶进深山,让他自生自灭。老三无意中走进这个无人居住的村落,自此在这里安了家。那么马姓南方人该是大汖村的缔造者,而这个韩家老三,却成了大汖人的祖先,因此今天这里的村民都姓韩。

世间大凡破败的古景都无法准确地推断出它的前生始终于何时。传说终归是传说,“镇山大王”也不会开口说话。一切关于时间的记载都湮没在了茫茫大山深处。如今的大汖面目还在,从无言的屋舍中,我们似乎还能依稀看到昔日大汖的热闹景象。
许多年来,大汖村和它名字中的“汖”字一样,难以被世人发现。很多人都不知道“汖”字的读音,当地人念“chang”,音同“厂”;而字典里的读音则是“pin”,音同“聘”。单从“汖”的字形来看,它应当是寄予了古人许多美好祝愿的词语,山水相依,必是人间仙境。                 
大汖村建在一整块依山的大青石之上,村里的房屋顺青石的走向,层层叠叠,鳞次栉比。建房的材料大多是黄黏土与石头的混合而成,上土下石;除了平房还有二层和三层的楼房。家家户户之间由弯曲和深浅不一的小巷连通,村民就地取材,用石板或石头铺就了小巷的全部道路,与周围的环境浑然一体。老人们都说,村子里的路和台阶是先人们在岩石上一阶一阶锉出来的。因此,大汖村也有了“石头村”的美称。从对面的山坡上俯瞰整个村庄,始觉外界所言“北方小布达拉宫”的赞誉的确不假。大汖村的先人们根据中国传统环境的风水理论,选吉地建造了整个村庄。群山环绕,围合封闭,附阴抱阳,藏风聚气,东进西收,松柏罩头,清泉绕村,充分体现了天人合一的自然格局。
抗战时期,这里曾作为八路军的粮库和军火库发生过激烈的保卫战。1943年8月10日夜晚,300多名日伪军悄悄进村,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屠杀。20多名村民被杀,800多只牲畜及财物被掠夺,170多间民居被烧毁。宁静的村庄一夜间变成了一片血海和火海……如今这些惨痛的记忆都随着生命的更迭埋入了黄土之中。关于大汖惨案的种种,你也只能从挂在房前的牌匾上略知一二。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大汖还有住户80余家,360余人。那时的村子称得上是一个小社会,学校、供销社一应俱全。据说连戏班都有两套,一套是老年人的北路梆子,一套是年轻人的中路梆子。到九十年代,受洪涝灾害影响,绝大多数村民都各寻出路,迁往别处。

今天,当你真正踏入大汖村之中时,热闹的景象不再,凛冽的北风中,徒留一种“古道西风瘦马,断肠人在天涯”的孤独与疼痛。偌大的村庄里如今只有十几个人居住,大多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年人,他们腿脚不便,无法走出大山谋求生存,而内心似乎也不想走出这片养育他们世代的山谷,于是便留了下来,选择与古村一起衰老。走过一座座破败的房屋和荒凉的院落,坍塌的土炕、损毁的水缸、锈迹斑斑的铁锅、被压得变了形的木头横梁、扔在院子一边的磨盘还有废弃的黑白电视机……这一切的一切都死气沉沉地躺在丛生的杂草中,提示着这里曾经鲜活的生活气息。“现在都没人啦,都走了。”这句叹息出自一位78岁的老人之口。我们逛了整个下午,却只在村子里遇到了这一位老人。他将我们引到了自己的家中,不大的小院里,挂着晒干的玉米和辣椒,挂着老人的老伴亲手勾的垫子,还挂着一幅幅摄影家拍摄的美丽的古村照片。他指着自家窄小清冷的院子里说,这里最辉煌的时候住了24口人,7间房全是满的。“如今人都走光了,就剩下几个老人了。你们随便逛逛吧,再过几年,我们都死了,这村就彻底没人了。”说着,老人的眼神飘向了高处那些破败的房屋,不再言语。我想,他也许在担心,也许在遗憾,早晚有一天,当他和老伴也离开人世之后,这个生机勃勃的小院也会同它的近邻一般沦落坍毁。这一切虽未发生,却早已注定。老人心里清楚,他的小院清楚,古村大汖更清楚。从古至今,山势凌厉、峰峦险峻的太行犹如不容侵犯的天兵天将护卫在山村的周围,而蜷缩在它怀抱中的大汖无论热闹繁荣,还是破败萧索,都是那样安详古朴,听天由命。也许孤独与寂寞将成为大汖与它衰老的守护者最后的形容词。

离开时,在村口的路边,我看到一块在岩石缝隙中被开垦出来的土地,巴掌大小,周围用栅栏围起。栅栏上挂着一块木牌,歪歪扭扭地写着几个字:这里的老人仅靠地里的蔬菜和水果为生,请游客朋友不要随意采摘。那一刻,我的心与身后暗黄的古村、灰色的山石与血红的夕阳一同,沉了下去。

本篇游记共含2660个文字,2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那台电视

2016-02-01 14:46

哈哈,看完你写的也有点感兴趣了呢。

2016-02-01 18:20

引用 leehowadcadc 发表于 2016-02-01 18:20:03 的回复:

哈哈,看完你写的也有点感兴趣了呢。

回复leehowadcadc:如果有机会的话,就去看看吧,世外桃源,就是不太好找。

2016-02-01 18:54
相关目的地:   阳泉   山西   盂县
387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大汖
游记目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