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彩云之南 绝色之滇(系列游记二) ——梦·大理

  • 出发时间/2015-09-18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和朋友

对于很多人来说,大理就是梦想与真实的代名词,这里既是游子心灵的港湾与归宿,又是艺术家们的灵感天堂。对于我来说,大理的短短几日行程,就像梦一样。这梦里既有美好、梦幻、五光十色,也有痛苦、艰难、阴云密布。大理至于我,也许并不是一个非常好的落脚之处,但绝对是最精彩的一个梦。

启程,如同梦魇一般的夜晚

和朋友们兴高采烈地登上了从昆明大理的夜班火车,内心确实愉快而激动,还和朋友们叽叽喳喳讨论着、畅想着到了大理该怎么玩儿才痛快,要吃遍所有的坊间小吃。然而,不知是不是晚饭的时候哪个菜有问题,十点多的火车很快就熄灯了,不到凌晨一点我的胃就开始翻江倒海,我以为是自己晕车了(这绝对是不可能的,就算这车再晃荡,就我这从十个月大就开始坐火车的人,晕火车的概率几乎没有)正纳闷呢,就开始忍不住跑到洗手间吐了起来。就这样,一个晚上我浑身冷汗淋淋,头晕目眩,连续吐了三四次。我推醒在上铺的男友,帮我拿胃药出来,我自我判定是食物中毒了。因为以前也有过类似的情形,最后吐到胆汁都出来了,只剩下苦苦的泡沫向外翻涌。
终于挨到了下车,大雨滂沱下的大理有把我冷了一个哆嗦。幸好,火车站附近有家药店,向药剂师阐述了一下我的病情,总算吃了些对症的药。在雨中我们打车来到著名的大理古城。因为大雨和时间尚早的关系,古朴的街道上一个人也没有,商铺也都紧锁大门。辗转寻找到一家小客栈,草草收拾一下先休息。这段时间我又吐了一次泻了一场。男友和同行伙伴帮我带回来的白粥也是艰难地吃了一半。
睡了一会儿,到中午时分,雨已经停止,阳光大好地洒满整个古城。男友半扶半抱地把我拖出客栈。“总得吃点东西才行,出来晒晒太阳对身体也好些。”男友一边劝慰,一边鼓励。我整个人已经虚弱得连话也说不出来了,艰难地拖行着。仅仅一二百米的路程,我们走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其实,不光我身体不适,男友跟我一起吃的晚饭,自然也出现腹泻的症状。这次大理之行,对于我们两人来说都非常意外。
就这样,在大理的第一天我们就在这样的病痛折磨中度过。还好吃过药,加上充分地休息,晚上总算好了不少。第二天我们按照原计划,要前往距离大理古城约60公里的双廊古镇。

一路向北,乘着单车的风,贴地飞行

第二日,老天爷给足了我们面子,天气晴朗得令人晕眩。吃罢早餐,就赶紧到大理古城的一家男友熟悉的单车租赁行寻找顺手的自行车。几经挑选与调试,大约上午十点我们踏上了去往双廊古镇的路途。乘着拂面清风,在散发泥土芳香的农田小路上,一路向北,名副其实地用双脚沿着环海西路丈量。
在我们的身边,经常会飞驰而过一辆辆汽车、摩托车、电单车等更加便捷快速的交通工具,相比之下,我们这样一下一下,吭哧吭哧地人力骑车确实慢了很多也更加辛苦。但是,男友说了一句话:这样才能体验旅程上的味道,更有旅行的感觉。哈哈,好吧,舍命陪君子了。虽说我确实觉得有点辛苦,但是确实也赞同这种与大自然、与旅行互动感更强的方式。
要说最真实的感觉就是累,真的很累。大理古城到双廊古城有接近60公里的路程,为了照顾我,中途还是停下休息了几次,包括吃了顿午饭。我们不敢骑得太快(其实也骑不快,真没那个体力了)平均时速也就23-25km/h。但即使这样,我也觉得很辛苦。但是在男友的鼓励与督促下,我一直咬着牙坚持着。
这一路上风景确实很好,洱海很大,闪动着金灿灿的湖光,时不时看到有人在湖边钓鱼、拍婚纱照,偶尔还能看见有人在湖上玩儿帆板。穿过大片大片的农田、宁静祥和的小村子,有的人在喝茶、有的在晒太阳、也有的人正在干着农活儿,一切就是那么顺理成章、自然而然。我们的路过是匆匆的过客,也是别人眼中的一瞬风景。

双廊,南诏古国的一块翡翠

双廊古镇是一个很小的地方,这边最著名的两处景观一古一今相得益彰。一处是南诏风情岛,需要从双廊码头上乘坐旅游客船摆渡过去。据说岛上有不少南诏时期的古建筑和风物遗迹。另一处更是需要当地人给些指点才能找到,那就是著名舞蹈艺术家杨丽萍老师的府邸——孔雀宫别墅。传闻这栋别墅是政府赠送给杨老师的,感谢她多年来为云南和舞蹈艺术的卓越贡献。以前看过孔雀宫的相关图文信息,十分向往。只可惜,机缘不巧,我们这次没能见到。
到达双廊的时候已是下午四点多,洗漱收拾完毕,便在小巷上闲逛。大家都饿了,晚饭四菜一汤两桶饭竟然一扫而光,连照相留念都给忘了。夜晚,我们一起欣赏着灯光下的小镇。不得不说,双廊是一处非常美丽的湖边小镇,既没有过分清静,也没有开发得过于商业。依旧保持着自己独特的质朴风格。加上这一处的洱海格外美丽,宛如一块流动的翡翠,千百年来镶嵌在这片土地。
只可惜,我这脆弱的身体又开始跟我较劲了,一夜腹泻让我再没心情和精神继续这怡情雅兴的赏玩。第二日我们便草草地在雨中原路骑行,赶回大理古城。

大理午后的阳光,化成了心中的一块糖

入夜的大理古城,笼罩在淡淡雨雾之中,在斑斓的灯光渲染下,盛开出夜色的花。吃过晚饭,我们一行三人,在略微寒凉的古街上随性散步。穿过一道一道古城城门,抚摸土石结构的城墙,就好像触摸到历史的温度,冰冷、久远但厚重非常。
街边买零食、鲜花饼、银器、扎染、衣服的小店,贩卖各种小物件的小商贩,让这个让人不由将衣服裹得紧一点儿的夜晚,充满了热热闹闹的人间烟火气息。走过洋人街,两旁的酒吧里一波一波和海浪一般的音乐声,又让这块地方显得那么喧闹市井。不过这也正是大理吸引人的地方,浓妆淡抹总相宜,任何一种气质的人总能寻找到自己舒服的角落。或安静或热烈,奢侈地让时光从指缝中缓缓流过。
第二日,一觉睡到自然醒的我们将客栈退了,并将行李寄存,直接杀到一家美食城大排档里祭奠五脏庙了。这边的客栈在淡季其实还蛮便宜的,80-100的标间非常多,甚至还有60块钱一天的。吃的在旅游区算居中价位,还是可以接受的,而且给的分量很足。我们三个人中,男友和他哥们儿都是吃货级别的,在这边都吃得肚子圆圆的,三个人也就花了100左右,很划算了。
酒足饭饱,继续顺着古城小街闲逛。在大理,有很多的咖啡馆、小客栈都会打出一句口号,就是“看书、发呆、晒太阳”,个别店还会加几句例如“喝茶喝咖啡”、“逗逗猫”、“调戏一下老板”之类的搞笑话。不过,这里本来就是个休闲度假胜地,点杯新鲜咖啡,窝在沙发里,看几页书,听听音乐,跟朋友聊几句天就开始打瞌睡这样的事,就非常司空见惯了。正是应验了店家的广告语,真真地童叟无欺,毫无虚言。
望着男友安静的睡颜,偷偷拍下照片。用影像记录下这一刻安逸,也许幸福就是在这种点滴间洋溢着,若干年后再度翻看这些泛黄的瞬间,就可以化成美好的调味品,让日复一日的平凡生活加一分甜蜜滋味。

走进巍山,看飞鸟与云

离开大理古城,我独自前往大理下面的一个县——巍山。很多年前,我因工作原因就知道了巍山这个地方。那时候做国际摄影展和城市宣传片,看过不少巍山的资料。因此,这次大理之行,我定要来看看这个认识很久但素未蒙面的“老朋友”。
大理南部汽车客运站买了张13块钱的车票,就搭上了开往巍山的汽车。这天上午的天气有点多变,在大理市内还是阳光灿烂得睁不开眼睛,上山后就开始由晴转阴,没过一会儿就开始有点下雨。大理本身海拔也就2000出头,巍山在半山腰的山坳里,相较大理下关市区略高一点,但这边的云好像淘气的小鸟,就在山腰上飘荡。我们的车在弯曲的山路上行驶时,经常能冲进云层里,周围一片淡淡的白色的雾气,又或者云彩擦着我们的车顶飞过。
巍山是一个很小的县,巍山古城就在小县城的一隅。巍山作为南诏古国的发祥地,始建于元代的古城,在明代改为砖城,如今风貌依然。相比较大理古城,这里更加古朴安静,街道和两旁房屋还保持着古时候的样子。没有喧闹的酒吧、没有每个旅游城市都有卖的义乌小商品,对于喜欢安静、甚至想逃离都市想“与世隔绝”几日的朋友,巍山古城绝对是不错的选择。
听闻了巍山那么多特色与风情故事,真正来到它的身边时,感触还是比较不同的。恰逢临近八月十五中秋节,巍山的一大特色食品烤月饼的香气是不是盈满整条街。说起月饼,巍山之所以被称为特色是因为特别大。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我还以为那是一家蛋糕店,烤出这么大个的蛋糕来,后来人家很无奈地告诉我这个没见识的“乡下人”,那是新鲜出炉的大月饼。我的天,这月饼大的夸张,简直快赶上洗脸盆了。据他们本地人说,这个风俗全云南只有巍山有,到了八月十五就要祭月,然后全家人齐聚一堂分享美味的大月饼,这也是当地普通人家一直保留的重要节目。
巍山被称为鸟道雄关,是茶马古道重要一段。离古城十多公里的地方是道教名山巍宝山,颇有些仙风道骨与世隔绝的气韵。因为只有一个人,无奈只好独自包车前往。上山后也只能独自漫步山间。不过,幸好我是一个喜欢独自出行的人,一个人与自然亲近,也颇为爽利。可惜的是,我上山的时候走错了路,从山后小道往上爬,一路山除了看见一两头散养的小猪,和时不时遇到的几地羊粪蛋,真的只有自己这么一个“哺乳动物”呼吸着遥远时空留存至今的新鲜空气。
总算爬到了山顶,一座座几乎废弃的小庙里,还有斑驳退皮的神像与壁画,有的庙里甚至住上了当地的村民,养着几只小猫、两三只鸡,看家护院的小狗汪汪汪地叫着,尽职尽责。我因为担心迷路,只好向村民询问,好心的农户为我指路,用生涩的普通话连说带比划,我真心道谢,继续前行。巍宝山其实山上的庙宇道观并不少,但大多数已经年久失修,尚且还能提供香火的只有在前山上那么几处地方才有。从后山走到前山,要越过山顶,沿着小道走上几公里。虽是一个人的行路,但也不怎么寂寞。路经一片湿润的原始森林,到处都能看到颜色出奇鲜艳的各色各形野生菌类。我不知道是不是都有毒,但是真的一个也不敢“亵渎”,万一出点什么事情,我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可是无处求援了。
总算到了前山,一如往常的习惯,很虔诚地参拜了各路神明。有的后殿园中住着道士,若不是身上的衣着上古代的道服,我真的以为他们与刚才遇到山民一样,寄宿与此呢,没想到是真正的出家人在这里修行。不过他们的生活真的很清苦,也很原始。在云南遇到的道士通常没有和尚生活的好,而且道士们也是吃素的,这一点佛道相同。记得在香格里拉看到的那些藏传佛教的喇嘛们,有人供养,可以吃牦牛肉,甚至可以喝酒。住在独立的房子里,干净而舒适。再看看这些生活在大山中的道士,不知道为什么有种酸楚。不过都是修行,各种修行的方式不同吧?不是有句佛偈是:万事皆空。在我们这种俗家人眼里看到的贫富疾苦,在修为高的出家人眼里也许都是虚空吧。
飞鸟飞过头顶的密林,路过几处道士的久冢,一切都是那么安静与统一,这一刻请宽恕我的词穷,只能用“和谐”二字来表达此时的心情。道声珍重,大理,就此别过。

本篇游记共含4233个文字,3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挺不错,也想去看看。

2016-02-02 12:30

真不错,也想说走就走……

2016-02-08 09:5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