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拉萨十日 · 之言欢, 在别处

  • 出发时间/2015-12-23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6000RMB

早上, 我和老秦收拾好行李, 约莫十点来钟的样子, 从平措出发, 打车去了拉萨汽车站. 但是, 结果并没有像我们在网上查的半个小时一趟班车一样, 售票处的大姐告诉我今天的票没了. 等我们一转身, 哗啦啦围上来一群人, 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外面拉私活的小车. 
--- "一百五, 走不走? 就差三个人了."
--- "你不走今天都走不了了, 我们这也是最后一班车了."

--- "怎么办?" 我问老秦.
--- "那怎么办, 上呗!"  
--- "上?"
--- "上!"

然后我们奔向了318国道朝西的方向, 和另外六个人挤在一辆5座的SUV里, 将近6个小时. 一路上超一米八的老秦几乎全程抱膝而卧, 那张刚毅的脸时不时的随着司机的大力转向蹭在车窗上, 扭曲而形变, 一言不发, 像极了布达佩斯大饭店里被按在车厢隔断上的MR. Gustave. 这个时候我开始觉得, 173也不算那么的不如人意. 

--- "这就是后藏最大的城市?" 
--- "你以为嘞?" 
--- "感觉和我们内地的三线城市差不多啊!"
--- "你以为嘞! 也就是修了318以后, 才发展的快了些, 原来还不如内地的三线城市嘞." 老秦操着一口肉夹馍风味的陕普, 简短而又概括的肯定了我的疑问.
--- "那咱们朝哪个方向走?"
--- "那边, 看见那座山没, 山那儿就是扎寺, 我们就住那附近"

他嘴里的附近叫喜孜青年旅社, 在日喀则日喜格孜风情街靠近扎什伦布寺的一端. 由于来之前老秦说了一些这里的情况, 所以对没有空调没有暖气没有电热毯啦心里也有准备, 卸下轻装的小包, 一屁股歪在床上摊个大字, 我俩开始愣神儿.
 

老秦是我在8210的临铺. 第一天到拉萨, 其实我们就见过面了. 那时他是第二个回来的人. 和第一个回来的老者不同, 他客气的打了招呼, 但也并没有多说话. 后来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和他闲聊, 才知道他是陕西人. 对于陕西人, 心里有莫名的亲切感, 很多时候甚至胜过我正宗的老乡. 在陕西的七年, 硬噌的方言早已夹杂着晨起十分巷子里的肉丸糊辣汤的味道, 弥漫成了身体里难以抹去的如胡椒粉一样辛烈的回味. 

但是老秦并不辛烈, 即使我睡得是他的铺. 我后来才知道, 老秦已经在拉萨待了个把月, 一直住在平措, 那天第一次见面, 是他从成都做了几十个小时的硬座刚回来, 中间的几天, 他也并没有退房. 反倒是我在入住的时候以为自己是唯一的房客, 于是挑了一个脚头起有桌子枕头边有插座的那张床. 然而, 我并没有看给我的房卡上写的4, 直到老秦说起来, 我才认真的翻出来房卡仔细看了一遍. 果然, 我们在对方的床上已经睡了好几天了.

--- "真抱歉! 我没注意这回事儿, 还以为没人住, 所以就挑了一个我喜欢的位置, 要不要咱们换过来?"
--- "没事儿. 都一样." 老秦并不是小气的人, 脸上也没有半点不悦.
--- "您都住了这么久了? 那您这些天都去哪儿了?"
--- "也没去哪儿啊, 就没事儿瞎溜, 哦, 中间去了两次珠峰."
--- "两次? 珠峰大本营啊?"
--- "恩两次. 珠峰大本营那多没意思, 我们爬珠峰了."

一听这个, 我一骨碌从被窝里翻起来, 凑到老秦附近, 连忙打上烟, 问他怎么个意思. 老秦于是给我讲起了他两次爬珠峰的经历, 中间还翻出手机给我看他们的视频. 听到可以爬珠峰, 我顿时如闷骚的娘炮碰上撩骚的强盗一样的春心荡漾起来. 

--- "很遗憾, 我们时间不够, 也没带装备过来, 所以没能上到很高."
--- "听您这意思, 要是有机会, 还去呗?"
--- "要是你能给咱们凑上几个人, 再去一次也行啊!" 老秦平静的叙述有了些许的起伏.
--- "我看行, 关键怎么凑啊?"
--- "要不, 你看看前台那儿贴的捡人的有没有?"
--- "行, 说动就动!"
--- "我也是够sen经病的, 要是再去, 我就一个月三上珠峰了." 老秦的陕普飚出来, 一股肉夹馍的醇香醉人.

然而直到临行的前一天晚上, 我也没有凑到单去珠峰的人, 大部分走的还是羊湖珠峰一线, 跟团4日, 只到大本营. 甚至帖子贴到了东措, 接到的几个电话最终还是成了水中泡影. 当我垂头丧气的回到平措, 老秦并没有问我是否凑到人了, 但我还是憋不住的, 告诉他, 按照我的日程看, 今天凑不齐人, 珠峰就没戏了. 

--- "没事, 以后有的是机会." 老秦并没有像我一样的失望.
--- "可是, 以后即使有机会, 也不一定能碰上你这样的老驴一起去了啊!"
--- "那你现在不是也凑不上人么." 陕普这时候听起来, 像辣椒一样.

恩好吧, 其实本来我也没打算去珠峰的, 不过是遇到了老秦. 

但是晚上吃完晚饭回平措的路上, 我无论如何也按捺不住心里的冲动, 于是回房子, 问老秦, 这次我们不全程包车, 做汽车去, 到定日再包车行不行, 哪怕费用我出三分之二. 老秦说我神经病, 然后想了一下, "那明天咱们一早就走?" 

于是当天的晚上, 我们就睡在了日喀则喜孜青旅的床上 --- 哦, 是两张床. 

这个下午, 我们哪儿也没去, 窝在床上, 听老秦给我讲八十年代他上大学的趣事儿, 挺他讲他的父母他的哥哥, 听他讲他的生意他的孩子老婆, 听他讲现在的生活. 就这样, 他讲, 我递烟, 直到我的Esse抽完开始从他的烟盒里拿烟给他, 同时不忘了给自个儿也点上.

日喀则的晚上, 没有想象中的冷. 在铺了厚厚的海绵垫子外加两床厚被子的四人间里, 睡得很香.

--- @12/28/2015

本篇游记共含2315个文字,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