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青海湖西的吐谷浑王城伏俟城遗址

8
太液池 (北京) LV.11
2016-02-03 09:55 410/4
  • 出发时间/2015-08-08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和朋友

伏俟城遗址访古

去年夏天我是逆时针环青海湖,由刚察县城走315国道转环湖西路,过布哈河大桥,奔石乃亥乡的路上有去铁卜加村的路标,沿这条岔路走大约五、六公里即可到达吐谷浑王城伏俟城遗址。

遗址在青海湖湖滨的位置。

遗址与环湖西路、石乃亥乡政府的相对位置。遗址北部东西走向白色带状河流是切吉河,西部、南部西北至东南走向的山脉是青海南山。

伏俟城遗址又称铁卜加(也作铁卜恰、铁卜卡、铁不加等)古城,1981年5月青海省文物考古队的调查数据为:
东距青海湖边约7.5公里,周围为湖滨大草原。城墙保存完好,东西220、南北200米,城高现存12米左右,城墙基宽17米。只开东门,门宽10米,门外有一折角形遮墙。城内布局非常整齐紧凑,自城门向西有一中轴大道,大道两旁各有长约50、宽30米相连的房屋基址遗迹,中轴线西端为一东西66、南北70米的小方院,小院东、南、北三面墙只略高于平地,西墙则与西城墙重合为一。小院的门开在中轴线上。在小院的西南角与南部房屋基址之间存一直径约15、高9米的夯土台,台上遗留有建筑痕迹。城内地面有少量的瓦片和陶片,未见其它遗物。[1]

遗址外景,东城墙全景。

车向西北方向行驶中,由远及近,左前方的夯土城墙(遗址东城墙)像画卷一般在蓝天白云下展开。不过说实在的,如果不是专程访古而来,你会误认为这只是一道隆起在草原上的土岗,城墙立面舒缓,覆盖着与周围浑然一体的绿色,只有星星点点裸露出的黄白色夯土显示出人工迹象。

外景,城墙东北角。

最终公路与城墙相交,交点为城墙的东北角,其实是个缓坡。上面有个电线杆,空中、地下几个线路维修工人忙碌着。他们刚好提供了比例尺,即以一个中等身材男子的身长为单位,从路面算起,城墙高度大约相当于七、八个身长,说明尽管看似低矮,至少在这个局部“城高12米左右”的说法还是靠谱的。

外景,自东北角向西北角。

跨过铁丝网,走到城墙顶上,城内野草萋萋,空旷荒凉,有点儿像一座废弃的足球场,只是更大且不平整罢了。但这里确实是一个有国三百五十年的王国后期的王城。

东城墙上,自北向南。左侧凸出部分即东门外“折角形遮墙”。

东城墙上,自南向北。

向南走到东门遗址。多年以来墙体坍塌后淤塞了城门,加以风雨侵蚀,使原来的城门变成了一道浅浅的豁口。东门外的遮墙还能看出来,作用大约与瓮城相当,但所围空间只有几间房子般大小。

内景,自东门向西略偏北。

我没有走进城内。这是由全景照片截取的局部——位于城内西部略偏南,不知是不是调查中说的“夯土台”的遗迹。

吐谷浑及伏俟城的历史

吐谷浑是我国古代西北民族之一。作为慕容鲜卑的一支,公元3世纪末(西晋太康四年—十年,公元283-289年)由首领吐谷浑率部落1700家(一作700户)由辽东(“辽东北”,今辽宁彰武铁岭一带)迁阴山(今内蒙古河套北阴山山脉)。当西晋“永嘉之乱”,经河套,越陇山(在今陕西陇县西),至枹罕西北的罕幵原(今甘肃临夏西北)。不久就向南、向西扩展。东晋建武元年(317年)吐谷浑死后,其子孙控制的地区东起洮水,西到白兰(一说今青海都兰、巴隆一带),南抵昴城(今四川阿坝)、龙涸(今四川松潘),北达青海湖一带。也就是今天的甘肃南部、四川西北青海等地。征服、统治了这些地区的羌、氐民族。吐谷浑的孙子叶延(329-351年在位)嗣位后,为了尊祖,开始以“吐谷浑”作为姓氏、部族名和国号。[2] 

吐谷浑自叶延建立政权起,到走向兴盛时期之前,大约经过了六代、九十七年的时间,这是吐谷浑逐步发展的阶段。这一时期与游牧经济相适应,它的中心是逐步由东往西移,而且来回移动,没有完全固定的王庭。它处于今甘南青海较为偏僻的地区,北部先后建有前凉、前秦、后凉、西秦、南凉、北凉等政权。其中西秦多次遣兵击败吐谷浑,限制其向北发展。到吐谷浑第十代王慕璝(426-436年在位)时,通过向南朝的刘宋遣使称臣并联合北凉以牵制、夹攻西秦,借西秦与北凉、夏国交战之机因时乘便据有其地,生擒夏主赫连定,获得西秦、夏国大量的人口和财物,将东北部疆域扩展到陇西地区,成为西北地区举足轻重的强国。[3] 

兴盛后的吐谷浑为了自身的生存发展,同时向南北两大政权刘宋(以及后继的齐、梁)、北魏遣使称臣,接受封号。北魏太延五年(439年),北魏灭北凉,势力伸入河西,开始从北部、东部压迫吐谷浑。自北魏太平真君五年(444年)至皇兴四年(470年),北魏共发动三次对吐谷浑的战争。战争结果首先是北魏夺取东部的枹罕之地,双方的边界基本稳定下来,大致的走向是从祁连山以南至青海湖北,再由湖东南赤岭(今青海日月山)西南到浇河、枹罕以南。其次北魏掠夺了吐谷浑大量的牲畜和财物。最终迫使吐谷浑王“表求改过”,遣送质子,“岁修职贡”。自473年始,至534年北魏分裂时止,双方保持长达60年的密切交往、和平相处。[4] 

与南朝、北魏的长期交往,促使吐谷浑政治、经济和文化得以迅速发展,从而进入了它的鼎盛时期。吐谷浑第十二代王拾寅(452-481年在位)“始邑于伏罗川”,[5]“乃用书契,起城池,筑宫殿,其小王并立宅。”[6] 第十四代王伏连筹(490-529年在位)“内修职贡,外并戎狄,塞表之中,号为强富。准拟天朝,树置官司”,[7] 将势力向西一直伸入到今新疆的东部,统治了鄯善(今新疆若羌)、且末一带。遂使其国“东至叠川(今甘肃迭布东南),西邻于阗,北接高昌(今新疆吐鲁番),东北秦岭,方千余里。”[8] 吐谷浑国内东由龙涸经青海地区西达鄯善且末的道路被史家称为“河南道”、“青海路”, 在南北朝时期为加强西域乃至北方各族与内地的联系发挥了重要作用,也使吐谷浑成为中西贸易的中继者和向导,促进了其国内商业的发展,获得了巨大的财富。

伏俟城作为吐谷浑王城是在夸吕(535-591年在位)嗣位以后,时当北魏分裂为东、西魏。《北史·吐谷浑传》:“伏连筹死,子夸吕立,始自号可汗。居伏俟城,在青海西十五里。虽有城郭而不居,恒处穹庐,随水草畜牧。其地东西三千里,南北千余里。官有王、公、仆射、尚书及郎中、将军之号。” [9]

因史料匮乏,中外学者对吐谷浑的重要城镇、山川的地理位置的判定分歧很大,说法不一。但铁卜加古城为伏俟城遗址是目前学术界的主流观点,究其原因,“在青海西十五里”是一条有力证据。可这座城实在太小了,难免令人生疑,即使按调查报告中提及的城外的围墙残迹(南北1400米,东西残长700米)所围面积来看,规模也很难与想象中的王城匹配。然而,上引《北史》的记载似乎可以解惑,即如果伏俟城只是王公贵族所居,而百姓仍然过着游牧生活,居住在穹庐里,则它的规模和建筑也就不能与内地的王城相比了。

吐谷浑对东、西魏及其后继的北齐、北周政权采取了远交近攻的策略。与东魏、北齐遣使贸易,且与东魏相互通婚;对西魏、北周则寇扰边疆,频繁交战。西魏恭帝三年(556年),突厥木杆可汗欲假道凉州,南下掠夺吐谷浑,西魏太师、大冢宰宇文泰令凉州刺史史宁率军随行。军至番禾(今甘肃永昌)为吐谷浑发觉,夸吕逃往南山。木杆可汗听从了史宁的计策:“树敦、贺真二城是吐谷浑巢穴,今若拔其本根,余种自然离散。”于是分为两军,结果木杆可汗攻破贺真城,虏夸吕妻子,大获珍物;史宁攻破树敦城,生擒征南王,掠夺人畜财宝。[10] 其后两军会师于青海。很奇怪这次战争没有提到伏俟城,因此有学者认为贺真城就是伏俟城,[11] 但其论证仍有可商榷之处。

史籍明确记载伏俟城被攻占共有三次。第一次,北周建德五年(576年),吐谷浑国内大乱,北周武帝宇文邕诏太子赟率大军征之,“军渡青海,至伏俟城。夸吕遁走,虏其余众而还”。[12]第二次,隋代北周后,炀帝即位,欲开疆拓土,经营西域,大业五年(609年),为扫清河西走廊,开始以征服吐谷浑为目的的“西巡”。各路大军围吐谷浑王伏允于覆袁川(今青海北鄂博河),伏允突围逃至党项,隋军占领了全部吐谷浑领地,设置西海、河源鄯善且末四郡,发天下轻罪徙居,大开屯田。其中西海郡治就是伏俟城。大业末,天下乱,伏允乘机复国,但吐谷浑从此走向了衰落。[13] 第三次,唐朝建立以后,吐谷浑一方面遣使互市,另一方面又不断寇掠延边各州。贞观八年(634年)十一月,唐太宗下诏历数吐谷浑 “摽掠边鄙,略无宁息。今上书傲很,拘我使人”,[14] 任命李靖为西海道行军大总管,率五路总管讨伐之。时伏允年老昏聩,国相天柱王弄权,[15] 国力日趋衰弱。贞观九年初,李靖“军次伏俟城,吐谷浑烧去野草,以馁我师,退保大非川”。[16] 李靖遂分南北两路深入吐谷浑境。北路军穷追伏允于突伦碛,伏允被部下所杀。[17] 五月,伏允子慕容顺杀天柱王降,吐谷浑平。唐封慕容顺西平郡王趉(jué )胡吕乌甘豆可汗,以统其国。慕容顺旋为臣下所杀,唐又立其子诺曷钵河源郡王、乌地也拔勒豆可汗。从此,吐谷浑奉唐正朔,遣子弟入侍,成为名副其实的属国。贞观十四年(640年),诺曷钵尚唐宗室女弘化公主,进一步密切了宗藩关系。[18] 

时吐蕃兴起,通过扩张,东部与唐松州(治今四川松潘)毗连,北部与吐谷浑相邻。约在贞观十二年(638年),吐蕃赞普松赞干布因向唐朝请婚遭拒,猜疑吐谷浑居中离间,并以此为借口大肆寇掠吐谷浑,诺曷钵不能抗,率部溃逃到青海北(一说青海之阴,即青海南),待吐蕃退兵方重返故地。贞观十五年(641年),文成公主入藏,自此唐和吐谷浑与吐蕃间保持了一段短暂的友好关系。唐高宗永徽元年(650年),松赞干布去世,其孙墀芒论芒赞即位,新赞普年幼,大权落入大论禄东赞父子手中。高宗显庆元年(656年),禄东赞首先率兵十二万击败白兰,[19] 威胁吐谷浑。四年,又率兵攻吐谷浑乌海(今青海喀拉海)。五年,禄东赞遣子起政攻击吐谷浑。其间吐谷浑、吐蕃向唐朝“上书相曲直,并来请师”,高宗“两不许”,唐朝没有适时援助吐谷浑,失去了掌控西北地区局势的主动权。龙朔三年(663年),因吐谷浑大臣素和贵叛逃吐蕃,尽言吐谷浑虚实,吐蕃在黄河边击败吐谷浑。诺曷钵与弘化公主率千余帐走投唐凉州,吐谷浑领土尽为吐蕃所占。咸亨元年(670年),高宗以薛仁贵为逻娑道行军大总管率军击吐蕃,并护送诺曷钵还国,结果大非川(今青海湖湖南切吉草原)一战,仁贵被吐蕃论钦陵(禄东赞子)大败,吐谷浑复国的希望终于破灭。[20]

亡国后,一部分吐谷浑人迁入唐朝境内,而绝大部分留在故地,为吐蕃所统治。世事沧桑,当年散居在今天青海地区的吐谷浑人或融入藏族,或先后融合了藏、蒙、汉、羌等族成为今天的土族,[21]昔日的吐谷浑王城伏俟城也已成为私人牧场,那个古老王国的故事已湮没在历史长河中。

据说在伏俟城遗址一旦发现到访者,牧场的主人会骑着摩托车赶来,以践踏草场为由纠缠……我停留的时间不长,幸未撞见。

注释

[1] 青海省文物考古队:《青海湖环湖考古调查》,《考古》,1984年3期。
[2] 周伟洲:《吐谷浑史》,宁夏人民出版社,1986年,页1~7、前言。
[3] 周伟洲:《吐谷浑史》,页26~30。
[4] a. 周伟洲:《吐谷浑史》,页55,33~38。
     b. 《北史·吐谷浑传》,中华书局点校本,1974年10月,页3182~3184。
[5]《北史·吐谷浑传》,页3183。
[6]《梁书·河南王传》,中华书局点校本,1973年5月,页810。
[7]《北史·吐谷浑传》,页3185。
[8]《梁书·河南王传》,页810。
[9]《北史·吐谷浑传》,页3185~3186。
[10] a. 周伟洲:《吐谷浑史》,页49~50。
       b. 《周书·史宁传》,中华书局点校本,1971年11月,页468。
[11] 黄盛璋:《有关吐谷浑故都——伏俟城的若干历史地理问题》,《历史地理》第2辑,上海人民出版社,1982年11月,页42。
[12] 《周书·吐谷浑传》,页914。
[13] 周伟洲:《吐谷浑史》,页67~74。
[14] 唐太宗:《讨吐谷浑诏》,[清]董诰等编:《全唐文》,卷五,页14上,中华书局影印本,1983年11月。
[15]《旧唐书·吐谷浑传》,中华书局点校本,1975年5月,页5298。
[16] [唐]杜佑:《通典》卷一百五十五,《兵八·出其不意》,中华书局点校本,1988年12月,页984。
[17] a. 突伦碛,两唐书作“图伦碛”。周伟洲《吐谷浑史》称位于“今新疆和阗、且末之间”,“和阗”现名“和田”,为和田地区下辖的县级市。现与且末 东西相邻的是民丰县,隶属和田地区。
 b. 两唐书《吐谷浑传》称伏允“自缢而死”、“自经死”,且在慕容顺来降之后。周伟洲《吐谷浑史》此处从《册府元龟》,但《册府元龟》记伏允被杀亦在慕容顺来降之后。参见《册府元龟》卷九百八十五,《外臣部(三十)·征讨第四》:“可汗长子大宁王顺穷蹙,计无所出,乃斩其国相、天柱王,举国来降。可汗大惧,与千余骑遁于碛中,众消亡散,能属之者才百骑,十余日竟为其左右所杀。”南京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凤凰出版社校订本,2006年12月,页11401。
[18] 周伟洲:《吐谷浑史》,页88~91,94~96,99。
[19] 周伟洲、黄灝:《白兰考》:此处的白兰为居今柴达木盆地一带的白兰,唐初可能仍为吐谷浑所役属。《青海民族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1983年第2期,页9。
[20] 周伟洲:《吐谷浑史》,页97~106。
[21] 关于土族的族源目前在学术界还有不同意见。

本篇游记共含5469个文字,1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看完内心波动了一下哈哈

2016-02-03 15:10

引用 阿倍仲麻吕 发表于 2016-02-03 15:10:04 的回复:

看完内心波动了一下哈哈

回复阿倍仲麻吕:

2016-02-03 16:56

谢谢蚂蜂窝让我看到不一样的世界,谢谢楼主。

2016-02-08 09:52

引用 zutina 发表于 2016-02-08 09:52:20 的回复:

谢谢蚂蜂窝让我看到不一样的世界,谢谢楼主。

回复zutina:多谢支持。

2016-02-08 16:19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