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6的七彩云南

5
和谐空间 LV.4
2016-02-04 11:07 282/3

2016的七彩云南

2016年初,迎着江南各处的大雪,茫茫然的踏上了去往彩云之南的旅行。在航班延误了5个小时之后,登机那一刹那,终于开始有了些对于这趟旅行后知后觉的期许。飞机冲上云霄,透过稀薄的云层,一片银装素裹。于是,相识一月后,我们一同告别这冗长温吞的江南冬季,去寻那南国之春,属于你我的一米阳光。Pm7.00我们落地,已是华灯初上,这座城市,新旧纵横,一半车水马龙,一半琼楼玉宇。高原的山间,气温愈低,古城中央的山头灯火通明,倒叫人心底生出了一丝暖意。我们拖着行李箱,漫步于古城内,自由生活驿站便映入眼帘。一株苹果树,一扇木门,好一派花前月下。推开木门,赫然一座雅致的小院,长长的木廊围起了一个天井,回廊之下静静的院落,木制桌椅,院子充满了年轻人的生机,老板阿飞正在院子烧烤,后来我们还果断加入!

当阳光透着高高的木窗洒进房内,层染早已醒来,带着一丝刚睡醒的憨意,狡黠的笑着,阳光照在睫毛上,映出长长的影子。出门时已近正午,顺着后巷,沿阶而下,我们就在日光里,徜徉于古城中。晌午中的这座城仿佛还浸在酣梦中,行人零星,偶尔耳边响过店家门廊上的驼铃声。古城的中央,街巷纵横,顺着河道,两岸的酒吧开始渐渐的人声鼎沸起来。我与层染都是不折不扣的吃货,饥肠辘辘的跑去花马街,吃了一顿地道的丽江特色美食,腊排骨火锅,还有松茸菌,水性杨花当做配菜。除了新奇,味道只是so so 。

酒足饭饱,回到大水车,那儿有一个挂满了许愿牌子的木廊,趁着层染在摆弄相机,我买了个木牌,提笔许愿,然后挂在了一个可晒得到阳光的缺口上,风吹过,是清脆悠扬的风铃声,还有对未来的美好寄望。

随着日头渐低,寻得一间cafe,半山之间,店家自制的cheese cake配上云南小粒,奶味醇厚。站在露台上,扶栏远眺,是夕阳下的东方,看不到落日,只见云影斑驳,远山渐渐地没入夜幕中。脚下的城,仿佛一瞬之间,便点起了长龙一样的大红灯笼,隔壁的驻唱歌手在自弹自唱,木吉他伴着寂寥的歌声,看着身边的层染,仿佛这便成了整个世界。山下满眼的红,却听不见任何喧嚣。夜晚的酒吧燃起了古城的热情,夜幕之下的丽江是座绮丽,妖艳的艳遇之城。我与层染来到酒吧街,兜来转去,找到一家不起眼的清吧,一杯啤酒,猎奇般的看着稀稀落落的客人,看卖力演唱的乐队。嘈杂喧闹的音乐让人无所适从,让人开始想念窗外的皎白月光与流水潺潺。

古城中徜徉数日,应着层染要去拉市海骑马,挑上两匹滇马,我们一行人,学着旧时的马帮,由马夫赶着马队,亦驱亦行,在山间的羊肠小道重走茶马古道。毒辣辣的日头透过树叶的缝隙洒在身上,片刻就晒得黝黑黝黑的。骑行7 Km,终点是拉市海边的一家小庄园,围坐在土灶边,对着土鸡火锅,好一番大快朵颐。饭毕,我们在二楼的露台上,喝着好喝的海棠花茶,倚栏观湖,偷得浮生半日闲。待船家吆喝,我们坐上了铁皮船,泛舟于湖上,湖水清澈,蓝天青山,安逸的仿佛时间停滞了一般。夜幕降临时回到丽江,吃上一顿觊觎几天的驴肉火锅,酣然入梦。

旅行的第五日,伴着星辰,我们早起匆匆踏上了下一站的旅程--泸沽湖。200KM之外的泸沽湖,位于川滇交界,是摩梭人居住的最后一片女儿国,迄今为止,还保留着母系氏族的制度,还有广为人知的走婚习俗。出发之前,虽已被告知路况糟糕,却还是不如亲身一见。窄小的中巴车,9个小时颠簸在海拔渐高的山路上,来势汹汹的高原反应,让人一边晕车,又一边头疼的昏昏欲睡。一路险象环生,车外是望不到尽头的一座座山头,山底是激流奔腾的江水,高耸的峭壁让整条山间公路一路阴郁,狭窄的道路每每会车时,看车一寸寸的错过去,看轮胎边的落石滚滚,真真是命悬一线。索性闭眼落得心安,再睁眼便是底站--大落水村。包车来到最负盛名的湖畔村落,里格岛。因是淡季,住宿很便宜,随便挑了一家观景的客栈,两面是整面的玻璃窗。岛上游客不多,有些冷清,正如远离尘嚣的世外桃源。与层染觅食回来,群山环绕之间的夜幕上,繁星点点,层染乐的跟孩子一样。

第六日,乘舟去湖上看日出,船夫是一个满目沧桑的摩梭妇人,她静静的划着木舟,送我们到另一侧湖畔,对着山头,看着红日穿过云层,红日周围,霞光尽染无余,环湖的一侧山脉都被描上了金色的轮廓,壮阔磅礴。

在一顿还算凑合的摩梭早餐之后,又和层染吃了顿原汁原味的烧烤。然后租了一辆电动车,开始了新的一天的环湖之行。层染不会骑电动车,我们忽悠着老板租给我们,就这样,绑着三脚架,怀着一颗不怕死的心,我们开始翻山越岭。遇到转角的佛塔,便停下来,拍照休整,看看峭壁间的白塔顶经幡飘扬,看看山下碧波荡漾的泸沽湖

在小落水村,我们停车跑去湖边,我坐在湖边的猪槽船里玩,层染在一旁追赶几只闲庭阔步的猪,不亦乐乎。玩玩停停,终于到了大嘴村,行到这里,风刮得愈发猛烈,推着湖水拍打在岸边,空气都氤氲着潮湿的味道。几位摩梭族老妪坐在岸边,一边聊天一边洗衣服,一位老婆婆蹲坐在地上,眯笑着眼睛,酌着烈酒,任我们拍照。

沿途皆是美景,我们却始终要在日落之前赶回里格村,因为落日之后,山间便不再有任何光亮。终于在最后一丝日光消逝在地平线之前,我们赶了回来,摘下墨镜,望着彼此晒得皴黑的面颊,我们乐不可支。天黑之后,湖面上是化不开的漆黑,只能闻到空气里的水汽。这里除了村落的灯火,便是举头的星光。

翌日,日上三竿,我们决定要去继续环湖。天气晴好,风和日丽,经过一个个村落,顺着泸沽湖一路前行,来到草海旁边的走婚桥,牵着层染,一起走过这象征摩梭族人爱情的走婚桥。连续暴晒几天,已经将我俩晒成了不折不扣的高原红,再经过9个小时的车程回到丽江的时候,竟有了一种重返尘世的久违感。带着满身的疲惫,我们住在了下楼就有美食的新城

第七天,顶着晒伤的两张脸,我们终于在旅行即将结束之际,去往最后一站,玉龙雪山。郊外的玉龙雪山,巍峨的耸立在城郊的云端间,千百年来,任沧海桑田,静静地守护着它的族人。远远望去,正如一把白绫折扇展开在那里,在碧天白云中熠熠生辉。

车只能行到山脚下的冰川公园,缆车一路顺着山脉缓缓上行,看着山脚渐远,窗外白雪纷飞,峭壁耸立,阳光下透着碧绿的光芒,放射出如玉般的光泽。缆车只能到达海拔4506M,于是我们带着氧气,顺着栈道步行到达最高处,4680M。站在栈道尽头的扶手边,深深地看着眼下一片苍茫大地,挥斥这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满心豪气。

在氧气即将耗尽之时,我们终于还是踏回了海拔3300M的平原,顶着雪山脉间猛烈地大风,只为看一眼山脚下的天池之水,蓝月谷。远远望去,依山而下的湖水,如一汪汪凝固的蓝色明镜,碧蓝的沁人心脾,光影映在湖底的鹅卵石上,斑驳摇曳。

站在湖水间的木桥上,回望玉龙雪山,想起那个关于丽江的古老传说。若玉龙雪山云开雾散,那么阳光就会铺满整个山谷,每个被阳光沐浴到的人会得到最美最圣洁的爱情。回来的车上,握着层染温暖厚实的手掌,心里幸福的满足着,这世间纵有万丈阳光,而身边的你,却是独独属于我的那一米阳光,若一生这温暖永随,足矣。

本篇游记共含2814个文字,2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一般都是在旅行中就记下细节,还是回来之后看图回忆写的啊?

2016-02-04 16:38

引用 和谐空间 的图片:

2016-02-05 09:57

认认真真全读完了,给楼主一个大大的赞

2016-02-08 15:5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