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5000公里环岛游第十六天,岛屿湾(THE BAY OF ISLANDS)

7
ALAN (奥克兰) LV.18
2016-02-04 19:03 275/3
  • 出发时间/2015-12-21
  • 出行天数/18 天
  • 人物/家族出游
  • 人均费用/30000RMB

1. 抒怀岛屿湾

    2016.1.12.雨转晴天,14-26度。
    早晨6:30起床,窗外哗哗下着大雨,我依然坚信“鱼鳞斑云”的传说,待我们出发的时候,天一定会好起来。
    9:00双体渡轮GREAT SIGHTS号出发,灰蒙蒙雨凄凄,鱼鳞斑云成了笑话,没什么可抱怨的,旅游就是有诸多偶然,雨中观海当另有一番情调。
    岛屿湾位于北地东海岸,由PURERUA半岛和CAPE BREFF半岛所围,是一个宽16公里面积260平方公里的不规则海湾,内辖144个小岛及若干半岛。
    岛屿湾所记载的点点滴滴,就是新西兰历史的起点。
    约700年前,波利尼西探险者首次在该区域登陆,繁衍生息,一点点向内陆扩展,衍生出若干实力强大的毛利部落。
    1769年库克船长发现此地,传教士、捕鲸者和商人随之而来,截止到1839年,约有2000白人生活在此地。当时的拉塞尔(RUSSELL)被称为“太平洋的地狱洞”,就是因为水手、捕鲸者和商人们从这里去而不归得名。
    鉴于白人和毛利人之间的冲突不断增加,且法国也开始染指新西兰。1833年英国政府任命詹姆士•巴斯比(JAMES BUSBY)为英国公使(BRITISH RESIDENT),来到新西兰。1835年巴斯比代表英国王室,与北部34个毛利酋长共同签署了一份《独立宣言》,宣布新西兰为英属独立国家,强调: 
    “未经毛利人许可,任何人、任何国家不能在新西兰拥有任何特权”。
    尽管巴斯比宣言对维护治安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非法活动以及向法国人出售土地的数量仍在不断增加,英国政府认为有必要采取更有效措施,加强对新西兰的统治。
1840年,威廉•霍布森上尉(CAPTAIN WILLIAM HOBSON),出任新西兰行政长官,其使命就是与毛利酋长签订条约,取得英国新西兰的统治权。条约拟定出来,有英文和毛利文两个版本,于1840年2月6日在岛屿湾的怀唐伊(WAITANGI)镇正式签署,史称《怀唐伊条约》。当日,北部的43位酋长在条约上签字。随后的8个月内,全国各地先后有500多位酋长在条约上签字。
    雨还在下,我猫在船尾底层甲板,看双引擎激起的水花,在海面堆起一个“米”子图案,似乎寓意着什么。  

2. 海湾奇遇记

       我们在底舱围着一张桌子而坐,看条条雨丝横着扫过舷窗,这个号称仅次于里约热内卢的世界第二蓝的天空,此刻是乱云飞渡,海天一色,小岛也被云海淹没,窗外是一派朦胧的画面。这样的天气,船长要领我们看什么。老伴儿拿着旅游图找服务生,小妹妹眨眨眼睛,说每次航线都是随机的,不好说今天船长怎么走,航程结束时你再来,我把航线给你画出来。
    雨似乎小了一点,游艇驶进了海湾深处,我猫在船尾底层甲板,靠着舷梯维持平衡。看着水面上汇起的“米”中心,一座浪花堆起的小山。看引擎搅起的水雾与雨雾混在一起,扯不清是咸还是淡。船长一直在喇叭里嘀嘀咕咕,没什么景色可看,只能唠叨景色过把干瘾。
    9:30引擎突然调到低速挡,船长以故作神秘的语调,说我们已创入海豚的领地。知趣的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游艇在慢慢地滑行,阴沉沉的水面突然泛起水花,一只黑不溜秋的脊背露出水面,紧接着又是一只、又是一只,我希望有更多的小伙伴加入,结果眼前的三只也不见了踪影。
    船长说,它们是宽吻海豚属(TURSIOPS)中的瓶鼻海豚(T.TRUNCATUS),体长约两米,体重超过250公斤。它们的活动区域相对固定,我们走的又不是看海豚的路线,该海域只有这三只老家伙。不远处还有另外一艘游艇,它们的表演,相必是兼顾了两条船的观众。
    正在为看不到海豚而焦虑,出现了一位间场演员,一只活跃于新西兰大部分海域的蓝眼企鹅(BLUE PENGUIN),和一般海鸟不同,这只鸭子大小的家伙在海里游泳,头不是仰起来的,而是与身体保持一条直线,整个躯体趴在水面,两只前鳍懒懒地拨水,十字架样如同运输机的微型版。在南岛看到的归巢企鹅都是成群结队的,在北岛偶遇几次小家伙,都是只身孤影。
    大牌终于出场了,庞大的身躯慢悠悠地做几个传统动作,露鳍滑行、弧线出水、引船航行,但没有腾空跃出水面的精彩表演。也许它们太老了,也许出场费给的不够,今天的表演和以往见到的任何一次都不一样。
    看海豚时船不需要减速,因为它们会轻松地为你引航,用不着举着相机四处寻找,它们会争先恐后地在你面前抢镜头,它们会几十只甚至上百只同时出现,几只、十几只集体腾空跃出水面,你只需对着一个位置,咔咔连拍就行。在凯库拉晕船站不住,索性把相机对着一个点,看都不看胡拍一通,也出了许多好片。这几个老家伙不但节目不多,激情不够,懒懒地把几个传统套路表演几个回合,潜入水中它去。
    雨来了,我躲在底层甲板;雨停了,我跑到上层露天看台。游艇离开一座小岛,又驶进另一座海湾,这是个有历史的地域,每座小岛、每个海湾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船长在不停地唠叨,船在不停地颠簸,有点晕船,昏昏欲睡。
    10:25来到CAPE BREFF半岛顶点,皮亚西岛(PIERCY ISLAND)“石中洞“(HOLE IN THE ROCK),这是岛屿湾的招牌,凡出海船只必访此地。百米高的悬崖峭壁上,海浪风蚀,硬是凿出一个高出海平面18米的岩洞,像只大象鼻子在海中吸水。小岛周围没有过渡的浅滩,幽深的海水在洞中激起波澜。去年坐小艇从洞中走过,20年前坐同样型号游艇也在洞中穿过,今天可能风浪太大,几艘小艇都和我们一样,在远处看看,然后离开。
    雨停了,天边的云被撕开几道缺口,露出让人愉悦的几丝蔚蓝。
    11:05在URUPUKAPUKA岛OTEHEI BAY上岸,这座占地208公顷的小岛,是岛屿湾面积最大的海岛,岛上有一间餐厅,但不知何故,我们上岸时两位服务员举牌示意,“餐厅、咖啡厅客满”。这理由显然站不住脚,应该是有婚礼或让什么要人给包了。也好,一个钟头时间可以在海滩踩水,可以爬上牧场小山。
    我打着赤脚,感受沙滩的按摩,随着前面那位裹着尿不湿的秃头小哥,让青草刺激脚心。
    12:00离开小岛,船员小妹在地图上划出一条闭合曲线。

3. PAHIA奇遇记

      下午1:00回到PAHIA。姥姥意犹未尽要到海边走走,我独自在家整理照片。相机里的照片每天要输入电脑,手机里的随拍,整理出来发朋友圈,国内外好友纷纷点赞。突然发现SOPHIA的留言,说她就在附近小镇开会。
    奥克兰的好朋友竟然在他乡相遇,缘分非浅。马上与她联系,商定晚上到我们“家”吃饭,用一个小时做了八道菜。
    晚上8:00在异乡小镇举杯,招待偶遇的朋友,并计划明天到她管理的庄园一游。
    天放晴了,又出现了“鱼鳞斑”。
 
   里程表读数:4216.7公里。
 
2016.2.4.於奥克兰

本篇游记共含2797个文字,1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世界那么大我也想去看看哈哈!

2016-02-07 22:54

游记不是我想写想写就能写,lz蛮厉害的。

2016-02-08 09:54

谢谢

2016-02-09 03:5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