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冬日的水峪村

817
jkmeil (北京) LV.36
2016-02-05 08:00 3789/178
  • 出发时间/2016-01-31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和朋友

题记

      水峪是北京房山区南窖乡的一座山村,距北京市区80公里。据说,元末此处就有人居住,应该是从山西过来的,村中刘、臧、杨、王几姓人家都说他们是从山西洪洞县迁到此地的。明清之际,商业发展,地处山西入京商道节点的水峪,走向了繁盛。
      水峪村较好地保存了北京山村的原生态和古久的历史痕迹。一条S型的青石砌成的古道贯穿全村,村落略成圆形。100余套明清时期的四合院民居,坐落在水峪东、西街缓坡之上,依山而建,层层升高,错落有致,浑然一体,形成独具特色的建筑风格,其最具代表性的建筑有杨家大院、瓮桥、娘娘庙等。
      水峪村自然风景秀美,四周山岭逶迤,植被丰茂。时常想,几百年前,没有现代交通工具,没有卫星定位,能在大山里的找到这样一块风水宝地来安顿自己的生活,不能不感佩先人的智慧。

      近两年,几次去水峪,都在夏秋。前几日,大学同学老王从美国回来,老同学见面,得拉着他转一转。老王在国外多年,见多识广,又是老北京人,北京的名胜古迹早就看过了,不妨拉他看看冬日的水峪吧。

      因为地处Y字形的沟域之中,水峪村被分割成东西两部分,仿佛乌镇的东栅、西栅一般,两边独立成景,却又浑然天成。初到水峪的游客,一般都会选择从东瓮桥进入古村,因为这里有修缮一新的娘娘庙、巍峨耸立的纱帽山、充满传奇的老槐树和不得不看的杨家大院。
      东瓮桥,乾隆年间修建,桥正中位置石匾上刻有“宁水”二字,意在翁桥有镇洪之用,寄托祖辈人抚水安洪的美好愿望。

      我们顺着青石砌成的道路,走入村子。小村非常安静。听村民说,这个村鼎盛时期有2000多人,现在很多人外出打工了,还有不少村民搬到交通更便利的山下居住,村里住的人家已经不多了,而且多数是老人。

      去年修缮一新的“娘娘庙”,缺少了些沧桑与厚重。

      走在村中的石板路上,向远处眺望,一顶“乌纱帽”出现在眼前,这就是纱帽山。

      那棵千年的老槐树,半面已经空朽,却依然屹立,夏天来见过他枝叶繁茂的样子,冬日里的老树,更显苍劲。

      著名的杨家大院是村中最大的院子,至今仍有人在居住。门外有一对威严的仁兽麒麟石鼓守护,门楼内壁和山墙前脸有各种石刻砖雕,宅院的门栏窗格更是雕龙画凤,做工十分细致,令人叹为观止。据说当时大院所用料石和青砖全是用骆驼和马从外面转运而来,30余名能工巧匠花费3年时间才建成了这座气势恢宏的杨家大院。

      两只小狗,一路追随我们。

      水峪村共收集、修复、安装石碾128盘,其中有道光、光绪年间所造,时至今日有些还能使用。

      沿着曲折的石板路而上,就来到了村落的中心点——长岭坨,一个专门用围栏圈起的石砌圆台。圆台前面的文字说明和图解显示:整个水峪村被分为东西两部分,东村形似八卦,而石砌圆台恰好是太极八卦图中的“乾位”。

      站在长岭坨上看下面的房屋,大部分院子已人去屋空。房子的屋顶是用石片对接成的,墙是用石头砌的,就地取材。以石片为瓦的屋顶,很有特点,夏天来时恰逢雨后,光照在石片上,发出的光是幽蓝的,而今冬天的暖阳照在上面发出的是亮亮的灰光。

      我们商定从南坡登高到纱帽山,再从北坡下山,来一个环穿。

      从南坡上看到的水峪村,图片上的信号塔就是我们的目标:北坡。

      天气很好,大家兴致很高,不停拍照。

      纱帽山上眺望水峪村。

      这里是纱帽山上最高处了,有点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站在纱帽山,远望北坡下山的小路。

      下来,回头望望纱帽山。

      北坡山梁上,有一段非常难走,都是砺石。

      站在北坡山梁上看到的南坡山梁和纱帽山。

      在北坡鸟瞰杨家大院。

      在北坡上看到的下山小路和村子全貌。

       站在山上,远处是连绵的太行山脉,眼前是古老的小村,它经历过繁华,如今已衰败,有一天终会消失。

      历时一个半小时,完成了南坡上北坡下的环穿。

      水峪具有那份尚未被精心雕琢、原生态的质朴美。能和老同学一起,暂时远离喧嚣的都市,享受山村的宁静,真是一件乐事。

本篇游记共含1707个文字,3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