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拉萨十日 · 之布达拉午夜的广场

  • 出发时间/2016-12-23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6000RMB

那扇亮着灯的窗
布达拉宫寂寞的晚上
风吹过藏地荒凉
轻抚玛吉阿米遥望的温柔目光

布达拉宫寂寞的晚上
流落世间最美的情郎
庭院深深, 深几许
不若心中欲盖弥彰的深藏

风吹过藏地荒凉
请避开我心爱的姑娘
多少晨光暮霭一念间湮灭
百结千转的柔肠

轻抚玛吉阿米遥望的温柔目光
酥油灯下清澈的脸庞
愿受千年轮回的磨难
不享此世今生的情殇

--- 这世间, 让人临终不忘的, 莫过于有人与你共黄昏, 有人问你粥可温. 我在布达拉宫午夜的广场, 交年的子时许下愿望, 无他, 仅祝安康.

以下, 与前文的直抒情怀骚气侧漏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无关, 仅仅是三个男人的一些破事儿.

一号, 小郝, 山西人, 在山西上大学, 目测年龄21岁, 真实年龄未知 - 其实小郝告诉过我, 不能怪我记忆力不好, 只是周围的歌声太吵. 小郝说这是他第一次来酒吧, 没想到还挺有意思, 和他想象的不一样. 我想象不出他的感受, 就像想不起来我第一次去酒吧时的感觉一样. 雪羌仓依然没有任何下酒的东西, 只有酒. 老板娘把一打啤酒码在桌上之后, 旋即淹没在藏歌的高远悠扬里, 留下小郝给我们开酒. 小郝很实诚, 把第一罐酒放在了我面前, 很自然的喊声哥, 然后开喝. 

小郝说他第一次一个人出来玩, 用自己的奖学金, 脸上流露出难掩的自豪. 我想象得出他的感受, 就像对我第一次一个人出去玩儿时的感受记忆犹新一样. 雪羌仓依然没有任何下酒的东西, 只有歌. 老板娘把放着的藏歌切成了hippop, 对着我笑笑, 然后举起了酒. 仰脖, 流进嗓子里微苦的混合物.

小郝说他要去北京, 暑假的时候, 让我给他讲讲有趣的地方. 我想象不出有趣的理由, 就像无法论证我留在北京的理由一样. 雪羌仓依然没有任何下酒的东西, 只有暗黄的钨丝灯光. 老板娘不知道去了哪里, 于是我撤着嗓子喊老板: 再来半打!!!

然后轮到小于开始开酒. 小于目测25岁, 真实年龄25岁. 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 实在是我连续反问的结果, 因为如果看脸的话, 我想管他叫哥. 这不怪他, 要怪就怪他的产地和经历. 小于家在内蒙腹地, 虽说有蓝天白云绿草地, 但也有遮天蔽日的沙尘暴, 加上做一份制造相关的工作经常跑外, 练就了他一张赛张飞的脸, 和赛张飞的块儿. 

小于第一次让我刮目相看, 是我们在珠峰宾馆入住后. 为了准备第二天登珠峰的装备, 他打开巨无霸的登山包开始一件件的往外掏, 然后问老秦的意见, 哪件留下哪些要带上山. 开始小于掏出了一把足有半米的带侧刃的自制工兵铲, 那个造型, 那个材质, 那个做工, 我和老秦看直了眼, 分分钟要定做的节奏. 摸索了一阵之后, 小于又从腿上刺啦啦拔出一把蒙古刀 --- 这震惊, 不亚于午夜巷口遇见强盗的姑娘 - 强盗跟姑娘说, 我来跑, 你追我, 如果你, 追到我, 我就放你嘿嘿嘿...

小于第二次让我刮目相看, 是他和我说起一个人从内蒙出发用了三十多天往返骑行从内蒙到海南的时候. 他说他一路上的披荆斩棘风餐露宿, 说他一个人一群人一个人的聚散离分, 他说过眼的绚丽旖旎暮霭晨光, 他说离家千里头顶的一轮孤月. 我问他最难的是什么时候, 他说, 没有最难的时候.

小于第三次让我刮目相看, 是喝了第二个半打之后. 丫挺的来之前一直说不能喝酒不能喝酒, 结果你知道的...这种人不能相信, 不能相信, 不能相信!!!

我, YLS, 飘在北京的外地人, 过了小于的年纪, 依然像小郝一样的单纯.

--- @12/31/2015

本篇游记共含1468个文字,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