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北方的北方——2016哈尔滨、漠河、雪乡六日极寒之旅

  • 出发时间/2016-01-18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3000RMB

这次去的是黑龙江漠河北极牡丹江雪乡,先上图。

北极村印象

北红村印象

雪乡印象

我的其他游记
民国的旧梦——南京游记http://www.mafengwo.cn/i/5343195.html
南国的掠影——广州游记http://www.mafengwo.cn/i/3479259.html
云中的漫步——内蒙游记http://www.mafengwo.cn/i/3478705.html
夏日的清凉——日照游记http://www.mafengwo.cn/i/3172508.html
梦中的高原——西藏游记http://www.mafengwo.cn/i/3077306.html
蔚蓝的光影——胶东游记http://www.mafengwo.cn/i/2833339.html
柔软的时光——云南游记http://www.mafengwo.cn/i/1370622.html
无拘的日子——青海甘肃游记http://www.mafengwo.cn/i/1369041.html

自序


在最寒冷的时候,去中国最寒冷的地方,看最大的雪,吹最烈的风,睡最暖的炕,挨最冷的冻,是件很酷的事情。

最寒冷的时候——大寒
最寒冷的地方——漠河北极、北红
最大的雪——牡丹江雪乡
最烈的风——西伯利亚倾情奉献
最暖的炕——一床薄被安然入睡
最冷的冻——42度,零下

在2016年1月,我去北方经历了这些事儿。准确地说,是北方的北方——漠河还有雪乡

目的很单纯,我就想感受一下极寒是多冷;行程也很简单,除了飞机就是包车;游记也该很简洁,用图片说话,胜过絮絮叨叨的啰嗦。不过,之前的游记有“装文艺”之嫌(朋友评价),所以我决定用另一种文体来记忆这段旅程,那就是:故事。

没错,就是故事,你没看错,原谅水瓶座的无厘头。

至于蚂蜂窝游记常规的行程、费用之类,我依旧会在游记中穿插,但不费点眼神你是找不着了。

开始吧,《北方的北方》。记录行走,记录寒冷,也记录一群平凡人的平凡生活。

第一章 远方来客

转眼间,大寒时节到了,这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尤其是在黑龙江漠河,这几日的最低气温一直在零下40度左右,呵气成冰,冻死人不偿命的节奏。

漠河的莲花机场不大,停靠的飞机也很少。在晴朗的天气里,天空出奇地湛蓝透亮,没有一丝云彩。在静静的冬日,莲花机场多半也是安静的,一些游客新鲜好奇地到来,另一些游客在领略了漠北的严寒后,带着也不过如此的淡定心情静悄悄地离开。

强子狠狠地吸了一口兰州,关闭引擎,从刚买的长安车上跳了下来,眼睛里挂满了血丝,这已经是他往返第二趟到机场来接客人了。强子是漠河北极村驴友之家国际青年旅社的专职带队司机,每天往返于北极村、北红村和漠河的机场车站之间接站送站。虽然对接送时间早已烂熟于心,可是在长安车的一个有些破烂的笔记本首页上,还是歪歪扭扭地记录着漠河机场和车站停靠的班次时间:
火车
哈尔滨漠河 K7039 始18:36终11:35 历时16时59分
哈尔滨漠河 K7041 始18:52终14:59 历时20时07分
飞机
奥凯BK2781  08:20—11:30  MA6小飞机
奥凯BK2751  11:30—14:50  MA6小飞机
南航CZ6279  13:35—15:30  319中型飞机

强子算是漠河北极村的老居民了,像很多东北人一样祖籍山东山东聊城莘县人。爷爷那一辈在1959年大饥饿年代一路逃荒直到漠河,在靠近前苏联边界的地方才落了脚,那时候北极村是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村落,坐落在白雪皑皑的深山老林中,村民以伐木、砍柴和捕猎为生,日子过得原始而艰苦。

强子16岁的时候就已经跟父亲上山伐大木了。两人合抱的大树,他和父亲用大锯一把一把伐断。那时没有现代化的设备和工具,大树要运到山下全凭一双肩膀扛下去,而且不到架木的地点没法卸下来,有的后生一时顶不住竟被生生地压残了。强子那时虽然年纪不大,但扛起木头来还算一把好手,两手叉腰,丹田气沉,关键是脚板不含糊,一路小撩就到了装车的地方。

即便如此搏命,那时的日子过得依旧艰难,勉强果腹度日。就是寻婆子,一般的人家也是一件天大的难事。像强子,到底还是去到莘县老家托几位舅舅和大姨才娶了一位山东媳妇,随他到这极寒之地,并给了生了一个姑娘和一个儿子。

也就是在这几年,来漠河旅游的人日益增多,多得让人惊讶。而且越是寒冷的冬日,游人越多。全国的游人们为找北而来,夏日体味清凉,冬季经历严寒,玩得不亦乐乎。这也彻底改变了漠河县特备是北边与俄罗斯搭界的几个小村子的命运。政府修了路,从漠河北极88公里,从北极到北红村100公里,从北红返回漠河135公里,从全是平坦的柏油路面,在冬天有雪的路面,像强子这样的老手车速可以开到平均80公里以上。

奥凯航空一架载客60人的小飞机呼啸着划过漠河上空,也把强子的思绪从回忆中拉了回来。他匆匆地拿起写有客人姓名的纸张向乘客出口跑去。可不敢误事,否则老板娘何叶又该骂了。骂还是小事,如果开罪了何叶,不用他的车了,那就真是麻烦了,一家老小还等着他养活呢。

强子刚跑到乘客出口,只见出口出来三个人。三个人都穿着一样的厚羽绒服,一样的军绿色户外抓绒棉裤,连鞋子都是一样的户外雪地靴,一看便知道是为了来漠河集体到户外服装店采购的。三个汉子都是近一米八的大个子,眼睛囧囧有神,步子迈起来也是孔武有力,典型的北方汉子。强子猜测着这三位应该就是他要接的客人了,凭直觉搞不好就是山东老乡。

“逯师傅吧?”其中一位面容白净的汉子看着强子手中举的纸张,笑眯眯地说道,“我是大姚,这位是老孟,那边抽烟的是刘老师”。强子看到这位自称大姚的来客身后,跟着一位体型粗硕的大汉,而不远处另一位男士刚向别人对了火,正在贪婪地抽烟,应该就是老孟和刘老师了。

强子赶紧接过行李,嘴里用不太标准的山东老家话答着“是,我姓逯,叫我强子就行,听口音山东人吧?”。老孟一听强子的口音便也笑了,说道“应该是老乡吧,我们菏泽的,彭丽媛教授的老家”“俺聊城的,老乡老乡”强子一边往车上放行李,一边忙不迭地回答。

缘分,果然是个奇妙的东西。强子和大姚、老孟、刘老师他们三个祖籍离得那么近,就在鲁西那块平原里,但却在时空里划转了那么大一圈,在人生旅途中得以在漠河相见。他们各自有什么样的故事,过着如何的人生,又有着怎样的心情?四个人显然没有些多感触,漠河凛冽的寒风催着他们赶紧钻上了车,拐了几个弯,从漠河县城边上掠过,直奔北极村而去了。

奥凯航空的小飞机,服务和平稳性都还不错。

从机场里边,往外看,一座小小的候机楼在湛蓝的天空下静静地立着。

漠河县城的街道,和其他小县城没有什么区别,除了寒冷之外。

各种店铺被冠以“最北”之名。

致敬,CCB

坐在强子一路驰骋的车里,大姚用手机拍摄的照片。

第二章 去漠河吧

大姚是在微博、微信、蚂蜂窝和大众点评网搜了一圈,找到了驴友之家国际青年旅社的。

大姚这几年热衷于自驾游,天南海北几圈转下来,多少掌握些门路。像漠河这样偏远的地儿,找到个靠谱的旅社是最重要的,然后通过旅社再去订包车、定行程,花费合理而且省时省力。驴友之家是一家YHA也就是国际青旅联盟的旅社,是大姚比较偏爱的旅社style。在这里,旅行的氛围更浓厚一些,虽然已经过了青年的年龄,权当做老夫聊发少年狂吧。

时间回到昨天晚上,在哈尔滨大姚、老孟和刘老师凑在房间里,商量着晚上到哪里小酌一杯。三个人平素里太忙碌,让工作和生活压得透不过气来,难得有个出差放松的机会。

这年头,谁能做生活的主人呢,都是奴隶,只不过是大奴隶和小奴隶的区别罢了。大奴隶时间相对自由些,可是扛负的精神压力更大;小奴隶更加不自由,但如果没有太多想法,在精神上反而要比大奴隶轻松些。

一口北大仓入嘴,大姚突然说道,“两位,要不我们去趟漠河吧,北到头,背到头,日子以后就好过了”

老孟和刘老师对视了一眼,恶狠狠地点了点头。

于是,查机票,跟携程打电话,把往返机票订好。明天上午去,后天下午赶回来。照理说,去漠河至少有两个整天的时间才算勉强够,可这三个奴隶确实没有这么些时间,那就一天吧。

大姚找到了驴友之家国际青年旅社的微博,照着上面的电话打了过去,是一个姓何的女士接的,后来才知道是老板娘何叶。她爽快地表示这么短的时间也没有问题,放心过来吧。大姚追问行程,她只说接车师傅会给你讲的,只需要把飞机到站时间通过短信发给她就好了。听着她如此干脆笃定,大姚也就没再讲什么,挂断电话的时候才突然察觉何叶说的竟像是一口软糯的江南话。

一个南方的女子为何远涉万里,到漠北极寒之地去开一家旅社呢?这个问题并没有在大姚心上停留多久,因为52度的北大仓很快蔓延了这三个中年男人的脑腔,于是一切问题与烦恼都不见了,脑间心头一片空明。

何以解忧?无解。唯有一醉,唯有忘忧而已。




漠河北极的道路两侧,生长着许多白桦林,这让人想起了朴树的那首歌。

白雪,白云,白桦林;蓝天,黄草,黑土地。这是一幅线条简洁、笔锋浑厚的中国山水画作。

大姚三人中途下了车,到白桦林里踏雪。强子说今年的雪不大,可是一脚下去也有五十公分以上的厚度。坐在雪里望天,阳光此刻和煦温暖,心里充满了美好。

第三章 北极醉了

强子的车在北极村的门口停了下来,80公里的路程大概开了一个小时左右。

在路上,大姚等三人往车窗外望去,景色倒无明显不同。道路两侧是连绵的丘陵,丘陵上的树木并不高大,雪也积得不厚,就像北方大部分的冬天一样。

大姚随强子到售票口买票,人并不多,几个老乡同强子打着招呼。门票是60元一张,从售票口出来,大姚才发现夜色已经慢慢笼罩上来,低头看表,却才刚四点钟。

进了大门没过多远,道路右侧赫然立着一块石碑,书写着“北极村”几个大字,几人下车一通乱照,随即匆匆钻进车子,一溜烟地向青年旅社驶去。



看到这块石碑,北极村就到了。天寒地冻的地儿,有个温暖的落脚之地,对于旅人而言是幸福的。

在这座极像厕所的雪房子背后,大姚三人狠狠地洒了一泡尿,零下三十度,一切正常,既没冻成小棍棍,也没碰见白雪小公举。

北极村里大多是低矮的民房,屋顶都是厚厚的积雪。烟囱冒着袅袅的白烟,屋前屋后摆放着一堆堆的柴火。也有一两条较宽阔的街道,红灯笼样式的路灯给这个边陲小镇增添了些许现代化气息,几个高大的塔吊兀自矗立着,彰显着建设建设再建设已经充斥了神州大地,哪怕是曾经最寂静的地方也难逃水泥框架的侵袭。

驴友之家国际青旅几乎是大姚见过的最朴素的青年旅社了。一个小小的农户式的大门,一排L形状的房屋,一个大大的积着雪的院子。

推开厚厚的客栈的门,从零下几十度的严寒一下进入到二十几度的屋里,三人的眼镜上立刻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雾。待把眼镜用手套擦拭清楚,大姚打量了这个不足10平方的客栈前厅,照旧是那种青旅的气息。墙上屋顶上以及各种能写字的地方,都密密麻麻写满了驴友的留言。厚厚的门隔开了严寒,却挡不住冰雪从门的四个角侵袭了过来,让大姚想起了电影《2012》里严寒袭来的镜头。

缴纳了200元房费定金和100元马拉套犁的定金后,三人作别了强子,进到了房间里。奔波了一天,三人也着实有点累了。屋外,夜色已经弥漫了,只是有着白雪的映衬,还没有那么黑暗。其实有时候,黑暗更给人安全感,光亮反而使人无处躲藏。

大姚和刘老师抽了会子烟,看看时间也不过是才五点来钟,三人笑称怪不得东北老乡都挺能唠嗑,合着过去黑灯瞎火的没什么娱乐,冬天的夜来得又那么早,都在炕头上抿着小酒侃大山,日子一长还不都练成潘长江赵本山呢。



这是驴友之家的前台,墙上密密麻麻都是驴友的留言。也难怪,旅途中本身感触就多,更何况是到了极寒之地的北极村呢。

这是驴友之家的院子,晚上的篝火晚会应该就是在这里吧。

自行车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很有带感。

这样的指示牌,足够简陋,配得上北极村的名头

这是驴友之家的其中一个门,像极了普普通通的农家,这样的调调就是俺想要的。

大姚三人在小村里转了一圈,冻得哆哆嗦嗦地回到旅社,忙不迭地钻进旅社的小餐厅。点了几个小菜,一人接了一杯药酒,开始喝了起来。

三口酒下肚,三个人又找到了熟悉的节奏。平素里迎来送往,酒是少不了的。在基层那么多年,谁没有几场刻骨铭心的大醉呢。因为是同行,三人聊着聊着又回到了工作上,吹吹牛发发牢骚,没什么大用,此时倒也应景做个下酒的话题,只是牢骚说多了自己也觉着无趣,牛皮吹破了听者没有揭穿,自己反倒不好意思了。只是无妨,酒至深处本该如此,面红耳赤之际就是解愁忘忧之时。

强子此时也在离旅社不远的朋友家喝酒,朋友也是位跑车师傅。两个人聊着最近刚盖起的新房,不由得意气风发,只是谈起装修,想起资金还缺那么一大块的时候,俩人的心情又不禁暗淡了下来,话题转向其他,继续低头喝酒。

从进旅社到现在,包括强子大姚他们几个人都没有见过那个说着一口江南软语的何叶,不知道她在村子的哪个角落与什么人一道,也正在用酒精取暖,温这样寒冷的夜,温暖这极寒的边陲小镇,和不知什么人的心。

在北方的北方,在寒冷的寒冷,在黑夜的黑夜,强子和他的朋友,大姚他们哥儿三个,何叶还有什么人,在漠河度过他们平凡人生中的平凡的一夜。

风依旧在吹,酒依然会醉人。等到晚上十一二点的时候,小餐厅里依然灯火通明,一二十个年轻孩子正喝得兴起。“真是少年不识愁滋味”205房间里被吵醒的大姚心里嘟囔了一句,转过身继续睡了。

窗外,寒风呼啸。

这个夜晚,大姚睡了醒,醒了睡,黑夜仿佛特别漫长,他突然想起顾城写过的一句诗:

“命运不是风来回吹,命运是大地,走到哪里你都在命中。”

少年艰辛如今日子好转的强子在命中,辗转万里如今定居严寒漠河的何老板在命中,短暂抽离忙碌生活的他们三个又何尝不是呢?



漠河北极村里几乎都是这样的低矮的平房,烟囱在房顶冒着烟。

大姚全副武装地经过

周围是绵延的群山。

这条大街还挺敞亮的。

最北邮局。靠谱,一周的时间,寄往山东的明信片就收到了。

邮局内人头攒动,人们在北方的寒冷里温暖如春,纷纷寄出祝福到大雪纷飞的南方,今年南方暴雪,马頔的《南山南》应验了。

夜晚,驴友之家的门灯火闪亮。

人们匆匆地从街道走过。

one night in beiji,我留下许多情。小齐,小黄,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怎么着,还在一起吗?祝你们幸福。

第四章 真他妈冷

马拉套犁车老板一早到客栈的时候,大姚三人刚刚在餐厅喝了几碗热粥。

把能穿上的都穿上。大姚穿了三层抓绒裤,外面又套了一条防风软壳裤子。上身则是抓绒衣外穿了一件薄羽绒服和一件专业户外能防-36度的厚羽绒服,能护住耳朵的帽子和脖套是必须的,除此之外他还带了一个薄的抓绒手套和厚手套,薄手套是为了方便照相。羊毛袜子套了两双,在两层袜子中间又分别粘了两个取暖脚贴。这些防寒的衣物大部分是从迪卡侬采购的,迪卡侬是一家法国的大型户外用品超市,东西很全而且价格适中,无论在户外从事何项运动,基本都能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走出室外,没有风,但寒冷却如一条条锋利的细铁丝朝着裸露在外的脸抽来,生疼。

套犁是昨天就谈好了的,三人200元,可以从北极村一直拉到黑龙江边再拉回来。他们三人出发的时候已经八点了,但北极村仿佛还没从睡梦中醒来,天还未完全放亮。三个人挤在一张套犁上,伴随着车轱辘压着积雪发出的吱吱的声音,朝着北极点出发了。

大概有个十分钟的时间,车子就出了村子。回头望去,北极村在群山环抱之中刚刚苏醒,每家每户的烟囱都冒着炊烟,整个村子仿佛坐落在一座巨大的温泉之上,在零下40多度的严寒里反倒显得热情腾腾的,让大姚想起小时候过年时家里蒸馒头的情景,那时的过年才是过年啊,现在……

“操”,大姚在心里骂了一声,“除了忙还是忙,真特么没劲”。金黄间杂火红色的晨曦已将东边的天空渲染的无比斑斓,加上水墨般的北极村,茫茫无边的雪野,在这一刻构成了一副水彩山水图,好看极了。

大姚说马拉套犁极像拉尸车,汗

太阳即将升起,朝霞煞是漂亮。

朝霞下的北极村,安详而又沉静。

这是最北一家。

我们的马拉套犁。

大姚,你确定你找到北了吗?”
“确定。嗯,那个,劳驾,……,麻烦告诉我,哪是北啊?”

背后是黑龙江,远处的山坡是俄罗斯的地界了。

晨曦将这一片漠北之地染上了温暖的颜色,虽然这天早晨的最低气温已经达到了-42℃。

大姚原意是想拍出眼睫毛和眉毛上的冰霜,文艺一把;却不曾想拍出了下垂的眼袋和眼角的皱纹,苍老了一把。

佳能6D经受了考验,而手机们纷纷关机谢客了。

什么事物被冠以“最”字,人们的兴趣就会大增。

拥抱朝阳,拥抱寒冷,世间的事总是物极必反,比如幸福总是与悲伤如影随形。

呼吸已经将领口染满冰霜。

强子站在自家刚建的300多平的房子边,抽着闷烟。三人乘坐的套犁从路边经过,见三人没有注意到他,他也就没有打招呼。

房子勉强盖起来了,可是50万左右的装修款让强子一筹莫展。这几年,他搭上了漠河旅游的这股热潮,手里攒了几个钱,换了车,日子过得也慢慢宽裕起来。可二小子的出生还是让他下了决心还得再拼上几年。用尽了这些年来的积蓄,盖起了这么一栋两层的大房子,也是想开上一家客栈,多挣些钱好给孩子们将来上学成家攒点资本。可装修还差50多万,着实让强子犯愁。

何老板透过窗子也看到了载着三人的套犁经过。

但她只是瞄了一眼,然后就不经心地转过身去,凝视着手里高脚杯中的红酒,这是前几日从法国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空运过来的Barrique Bouguignone,混合着浓郁的橡木、合欢花和葡萄的混合香味,这是何老板她熟悉的味道。在法国云端一般的日子毕竟还是在她心里留下些许烙印的,特别是闻到这酒的香味。

在她看来,命运的确不是风来回吹,葡萄酒才是。

旋风从山顶,从云端,从森林,从四面八方而来,带着不同的香气分子,停留在哪儿,就赋予哪儿一千种风的味道。谁也不知道风一路上走过了什么地方,喝到的葡萄酒也不可预测,无法复制。

“都过去了呗”,她在心里又默念了一遍,“如今我也到天寒地冻之地来了,生命也算暂时冻结了,倒也不负承诺”。

马拉套犁带着大姚他们三个经过了一片林,一座桥,一块碑,还有无数的“北”字,终于来到了与俄罗斯的界江——黑龙江。往对岸远眺,仿佛也没什么不同,也看不到什么人。这地界,除了寒冷,就是他们仨,还有远处等待他们的车夫和老马。

“行了,来过就成了,”他们努力地抖动脸上几乎已经冻僵了的肌肉,嚷嚷道。眉毛上,睫毛上,包括衣领上挂满了哈出的热气冻成的霜花。

此时,太阳已经升起了,灿烂的阳光透过白桦林、松木林洒在他们身上,却依然无法阻止严寒侵入他们衣物的最里层。大姚几乎感觉已经到了极限,他与老孟、刘老师挤在套犁上,晃晃悠悠踏上返程。

这天是大寒,他们在大寒之地度过,倒也不虚此行。

第五章 去北红村

他们三人在最北一家与强子见了面,看看时间还早,才是上午九点。商量了一下,又给强子加了200元钱,让他拉着去北红村看看。本来的包车费是300元,强子盘算了一下,价格还算合适,时间也刚刚够用,晚不了下午四点的飞机,边开车到驴友之家办了退房手续。

从驴友之家出来的时候,大姚三人并未注意一个包裹严实的女子从身边经过,她就是何老板何叶。

他们的人生轨迹,离交集只差一个擦身而过的距离,而这一转身就是咫尺天涯,再无谋面的可能,如同这世上很多的相聚与别离。这本没什么打紧,本来也是路人,日子还在继续,强子继续着他的辛苦,大姚哥儿仨继续着他们的忙碌,何叶继续着她的深入简出。

今天的天气出奇地好,道路有积雪但还是被轧出一条车道来,一点也不影响强子的开车速度。多年的跑车经历,让他特别抗造。虽然比大姚还要小上几岁,但鱼尾纹布满他眼角,脸色也是黝黑带红,三十多岁的大小伙子乍看上去像个快半百的中年汉子了。

大姚坐在副驾驶座上,刚从早晨的严寒中缓过神来,抬眼望向车行驶的方向,远处是深远湛蓝的天空,两侧是密密麻麻丛生的白桦林,其余的就全是雪的世界了,白得晃眼。大姚摸出墨镜带上,转过头看强子眯着小眼睛加大油门猛蹿,不禁问道:“不怕雪刺眼睛吗?”

“没事,跑多了,习惯了”,强子一边回答,一边摸出两支兰州,递给大姚一支,自己点上猛吸了一口,顿时觉得精神头好了很多。

老孟和刘老师在后座昏昏入睡,车厢里便只剩下大姚和强子的对话。
“瞅着旁边的岩壁了吗?里边有山泉水,俺们这嘎达叫岩流水,老好喝了,贼甜”
“是吗?那我们一会儿停下来尝尝吧”
“行啊,可就怕时间不赶趟了”
“再不赶趟,一会儿我也得去山坡上捡块石头。这是我的习惯,走到哪里,就捡块当地的石头做个纪念”
“成啊。我告诉你,这林子里好东西老多了。雪兔,秋天雪是灰色的,冬天就成雪白的了;紫貂,野生紫貂啊,不过现在不让打了,否则弄上一二十张皮子做个紫貂大衣,啧啧;还有小老虎,实际就是猫科动物,就漠河这块有,其他地儿都没有;还有……”
“听着这些,真是挺新鲜的”
“看,前边,北红村到了”

北红村,就从纬度而言确实比北极村更靠北一些,也更为原始。不过,客栈和饭店还是布满了横穿村子的那条街道,几乎是唯一的一条街道。强子径直把大姚他们三人拉到北红哨所,拍了照,看了看对岸的俄罗斯,便把车停到了一家农家院里,点了几个小菜等着吃午饭了。大姚他们在这座房子里转了转,倒是很干净,大炕上铺着洁白的床单,炕烧的很热躺上去很舒服。客厅里有几个来自香港的女人男人正打着麻将,看来也是游客,从遥远的南国飞到漠北边陲,如今的中国人可以走遍世界的每个角落了。

北红哨所,几位哨兵在哨所上值勤,对面就是俄罗斯,中间隔着黑龙江

游人并不多,兵哥哥也不理睬我们。

这应该是我方的拖拉机,在布置边界线。

中午时分的北红村,安静祥和。

一位小伙,潇洒地走过。

人极少,牛儿悠闲地在街道散步。

三人穿过北红村的街道。

小学应该是放假了,关着门,很安静。

爷的座驾,敞篷,八缸,高底盘,极拉风。

这是我们中午打尖的饭店,可住宿,挺干净的。

江白鱼,酸菜粉条,小鸡蘑菇,木耳笨鸡蛋,蓝莓和苞米泡的药酒,这顿饭吃起来也是出奇地香。

饭结束了,这段漠北之旅也该划上句号了。

强子每天还会接送天南海北的旅客,攒够钱好给孩子留下一份基业;

大姚、老孟和刘老师他们用两天时间抽离现实,打了一个零下四十度的漠河盹儿,现在上课铃响了,该醒醒了,回去还有一堆堆的忙碌在等着他们;

还有那个有些神秘的何老板,每天依旧在滴滴答答的响声里打发着时间。

这都是他们的宿命,平凡人的宿命

微尘纵有情怀,也无法向山河大地倾诉,它们的喜怒哀乐都是静悄悄的,只有自己知道。

他们在忙碌中老去,这一生短得好像都不曾来过。他们也顾不得想这么深刻的道理,每天睁开眼要考虑的都是上班、买房、孩子和父母,好像都没有一点点时间想想自己。

这个冬天,仿佛只剩寒冷,独缺来回吹的风。

一千种味道的风。

离开




大炕再热,也终究只是驿站;江鱼再鲜,也终究是他乡之美味。

漠河,我们来过,在这个寒冷的冬日。

再见,强子;
再见,何叶;
再见,漠河

后记

这些不伦不类的文字,称不上故事,但人物却都是真实的。

就是因为人物是真实存在的,所以还没有法子瞎编故事,以免对人不敬,所以写起来放不开,故事没有冲突和对撞,也就没精彩可言了。在这里,对游记里出现的强子和何老板道一声:二位,对不住了。

写这样的东西耗费了我太多的精力,所以剩下的雪乡之行,决定不再讲故事了,回归纯粹的游记,而且是用图片说话,几乎不写什么文字了。

我在这儿写个漠河之行感触吧,希望对想去的朋友有所帮助,至于整个这六天的行程,我会在本篇游记的最后部分进行统一列示。

漠河之行感受:

1、关于时间。漠河旅行,有人说标准游是三日游,在我看来,一日两日三日乃至五日都是可以的。因为到漠河来,只是为了最北和最寒而来,至于景色之类的倒还在其次,所以经历过就可以了,看你的时间几天都行,而且最好冬天来。

2、关于衣物。有人对零下四十度如临大敌,我们去之前也是一样。其实,没有必要,如今我们购买的能抵御零下36度的羽绒服被束之高阁,恐怕再也穿不着了。因为,游客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屋内和车内的,都是零上20多度的温度。只是在出门的有限的时间内,才会全副披挂来抵御严寒。所以,有个厚点的羽绒服就可以了,里边再套上些厚衣物,就足够了。

3、关于费用。我们这次双飞,提前一天订飞机,整个费用下来大概每人3000元左右,其中机票就2000多元,占了大概70%的费用。如果有时间大可以坐火车去,费用一下子就下来了。房价大概100多元一晚,其他的菜价略贵,其他的没什么了。

4、关于到漠河做些什么。有人说三件事必做:雪地里撒尿、裸奔和泼热水。本人在漠河只顾哆嗦了,只做了第一件,其他两件在雪乡尝试了一下。大家不妨提前有个计划,以免有遗憾。

其他的,没了。毕竟,才一两天的工夫,就是个经历罢了。

该说说雪乡了。


雪乡

雪乡游这两年很火,去这一趟感觉也很不错。

团体出动,所以包车前往。在微博和蚂蜂窝上搜了一下,张利成家庭旅馆口碑还不错,所以这次包车、住宿、门票和行程都是通过他家订的,虽然到最后也没见到张大神,但是整体行程还比较满意。

早晨七点,从哈尔滨出发,历经五个小时多一些的时间,抵达雪乡。车子要停到景区门口,买门票通过指纹认定后,坐景区中巴也就五分钟的时间,抵达张利成家庭旅馆。用完午餐,因他家房子已满客,就到隔壁闫家家庭旅馆入住,240一间房,六人间安排住三个人,还挺干净和宽敞的。
随后出门到街道上转转,五点天已是大黑了。六点到了梦幻家园二人转舞台看了一场二人转演出,出来后一帮人又到张利成家痛快地喝了一场,都喝高了。二人转门票包括其他景点门票通过旅馆拿票,会便宜不少。

没啥说的,看雪吧。

哈尔滨出发大概走三个多小时的时候,车子开始盘山,两边绵延起伏的山峦上覆盖的都是厚厚的白雪,形成了漂亮的雾凇奇观。

以蓝天为背景,以琼枝为主角,这出戏能不赏心悦目吗?

每一个枝条都与雪花紧紧相拥。

这是这次我们包的车子,两天2300元,负责哈尔滨雪乡往返。

仿佛是童话世界,晶莹剔透。

像不像是海底的白珊瑚?

一路向深山挺进,逐步有点林海雪原的意思了。其实小说《林海雪原》里描述的故事就是发生在这一带的。

抵达雪乡。先吃饭,团餐30元一位,米饭管饱,菜还不错,张立成家。上图是隔壁闫家屋檐的冰挂。

走,逛逛去。人们裹得严严实实的,在雪乡的大街上溜达。

狗拉雪橇。

雪乡已经是个商业化的小村子,街两旁都是商户和摆摊的。

大红灯笼高高挂。

雪乡最出名的,可能就是这种雪顶房子了。

游客们都裹得够严实的。

这里是孩子们的天堂。

各种滑雪小设备

雪乡的管理已经比较系统化了,这种整理雪的设备会定期在街道上开过。

如果这次带着儿子来就好了。

冻柿子,冻蘑菇,是吗?

雪乡,就是一个群山环抱的小村子。

雪做成的小房子

孩子们玩得不亦乐乎。

美女一枚。

蓝的天,白的雪,黄色的木头,红色的灯笼,这是雪乡的味道。

房子的冰胡子。

艾尚雪酒吧。

这里,人们仿佛都从仙境中走来,散发着仙气儿。

夕阳的余晖洒在雪房子上,突然让我想起小时候的冬天。

是游客?是主人?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快让哥在雪地里撒个野。

马儿仿佛是从油画中走出来的。

打个滚儿

连车老板都有当年打虎上山的风采。

雪乡,处处都有生活的气息,接地气。

谁家的小姑娘,萌萌哒。

好喜庆的动物,是麋鹿吗,让人想起圣诞老人。

在冰天雪地里,人们都显得精神奕奕的,特别漂亮。

虽然商业化气氛略浓了一些,但毕竟是不一样的人生体验。

夜幕降临,灯笼亮了,雪乡变成了梦幻世界。

这便是梦幻家园,晚上看二人转的地方。最美的雪景被圈了起来,白天进来拍照要收门票,超贵。晚上买二人装的门票,可以免费参观。

插科打诨的二人转,引得哈哈一笑。今天的行程就这样了,哥们要去喝酒了。

秃顶子山

第二天的行程是去秃顶子山。

大秃顶子山位于黑龙江五常市东南,距五常市170公里,与黑龙江海林市接壤,主峰海拔1690米,是黑龙江境内最高峰。雪乡为阳坡,雪谷为背坡,冬季平均雪深1--3米。雪期最长可达7个月。

近年来,随着人们对户外活动的喜爱,中国唯一的雪谷与雪乡穿越路线应运而生。以雪谷服务区为起点横穿雪谷纵深至双峰的白金路线,被喜爱户外运动的驴友们称为勇敢者的天堂-“东方的阿尔卑斯山”。中国雪谷--中国雪乡穿越路线集合了林海雪原之大成,景色迤俪幻化,完全是银白色的冰雪的世界,国内外摄影爱好者感叹这里为"第四维空间"。

上下秃顶子山,都需要坐雪地摩托。

从现在起,我不想说话了。一起来欣赏下秃顶子山上,绝美的雪景吧。

赤膊上阵,免得此行留下什么遗憾。

纵身一跃,即将结束这次的行程。

结束语

贴下总行程
day1:飞哈尔滨,宿哈尔滨
day2:飞漠河,住北极
day3:北极-北红,飞回哈尔滨,宿哈尔滨
day4:包车去雪乡,宿雪乡
day5:雪乡-秃顶子山-二浪河-哈尔滨,宿哈尔滨
day6:飞回

这次不是自助和自驾游,所以行程都不用大规划,也没有什么好啰嗦的。

在严冬,能去到漠河雪乡,感觉很屌,很好玩,是不一样的人生经历。

ps:今天大年初一,祝家人、朋友们新春快乐,平安幸福。也祝自己过得安心踏实。

《南方的南方》即将推出,敬请期待。

本篇游记共含11470个文字,14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想去哪就去哪,说走就走,美!景美心里更美!

2016-02-13 07:46

竟然能记得这么清楚,回来两天就记不清细节的人表示羡慕

2016-02-15 10:50

引用 qianmanli 发表于 2016-02-15 10:50:25 的回复:

竟然能记得这么清楚,回来两天就记不清细节的人表示羡慕

回复qianmanli:就是害怕将来忘得更彻底,所以才写这些东西

2016-02-17 16:4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湖心 发表于 2016-02-13 07:46:51 的回复:

想去哪就去哪,说走就走,美!景美心里更美!

回复湖心:有困难要去,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去,哈哈

2016-02-17 16:4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