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6.2.5 徽州旧梦:宏村一日

119
谢兔子chang (温州) LV.19
2016-02-09 00:22 7007/39
  • 出发时间/2016-02-05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家庭出游

  从黄山下时是年二十七下午三点多,预定计划是年二十八返程回家过年,算算还有约一天的时间,于是顺路去宏村看看。
  黄山宏村二十多公里,山路曲曲折折地开进去。道路修得很好,车又极少。时值傍晚,空空荡荡的马路两边,青山静默,静水婉碧,路牌指向宏村,一个转弯,一轮将落未落的夕阳斜在山头,整个天地都隐没在余晖里。于是想起《我与地坛》所言,”那时,太阳循着亘古不变的路途正越来越大,也越红。在满园弥漫的沉静光芒中,一个人更容易看到时间,并看见自己的身影。“
  在宏村的停车场停好车(5元/天),取票(94/人)进去。年关将至,更兼黄昏,这时节大概是整个宏村最清淡的时候。少了游人的喧扰,白墙黑瓦的徽派建筑从从容容地倒影在南湖水里,添一点夕阳,完全是我梦想中的画里徽州
  

  住处订在陋室阁客栈,是个新装修的客栈,摆设清爽干净,标间120/天,算得上相当实惠。只是位置在村里,不大好找。打个电话,老板就出来接人,我家二老先去放置东西,我二话不说,抱着脚架在村里游荡,从日暮到灯起,色彩的肌理变化与平滑过渡简直让人着迷。

  老板说我挑的时间很好,旺季的时候,宏村一天接待客流量有五万人,有时六点多出门,南湖边已经要排队拍照了。我听完感觉自己太机智和幸运了,于是把收好的相机和脚架又拿出来,拖着我爹去湖边最佳机位又逛了一圈,每按一下快门都觉得自己赚到了。

  次日晨起,先去湖边又闲逛了一圈。门对长桥,窗临远阜,临岸多是树枝槎丫的杂木树林,衬着白墙黑檐,天然的水墨画派。比起色彩斑斓的春秋,我倒觉得冬天才应该是最契合徽州骨子里的疏淡与闲雅,再加上几个抄手倚着门唠嗑的本地老人,郁达夫所谓江南冬景的”悠闲“与”洒脱“,简直没有更好的写照了。
  所以说,读万卷书,到底要行万里路啊。
  虽说以画喻之,则宏村的色调应作黑白灰,但行行走走,并不觉得寡淡。比如微金的晨光里,墙头上的麻雀都逆着微光,比如青天碧落之下,落尽了枯叶的树却被人挂上了红灯笼,立刻活泼泼有了过年的意思。再比如水面粼粼的倒影映出人家的红金门联,一只水鸭浑然不知,施施然游过,拖出一道潋滟的水纹。

  徽派建筑的讲究与精巧,都在细节里。徽人多经商,讲究好彩头,窗槛上雕的蝙蝠(福)、仙鹤等福物,房内案上要置东瓶西镜,喻终生平静。这些民俗和建筑工艺里讲究极多,我站在天井里,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导游的介绍,心思却飘得很缈远。幼儿入学的蒙学堂,私塾读书的南湖书院,汪氏的宗祠,宴客听戏的隔间,甚至专供吸鸦片和打麻将的场所。先人们生活过的痕迹被木质建筑不动声色地记录得清清楚楚,生活细节饱满得仿佛近在咫尺,却又隔着一层薄薄的光阴。我回过神,看到日光从镂空的雕窗里照进来,一寸寸移动。

  出了门,月沼边本地人摆着摊在卖年货。墙上挂着龇牙咧嘴的猪头,摊上饱满的肉肠和熏鸡。那些关于古建曾经主人们的缈远想象一下子变得很远,扑面而来的,是市井和世俗的热闹。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大抵如此。
 2016.2.9日凌晨。记。

本篇游记共含1238个文字,2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