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我的间隔年】第五步(8)——甘肃之南,信仰摇篮

  • 出发时间/2014-09-07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700RMB

前言

离开茶卡盐湖后,顺利搭车抵达西宁,在西宁过了两天大城市的生活后,我的甘南之行就要启程了。

甘南

甘南藏族自治州位于甘肃省西南部,属于安多藏区。这里不仅有广阔美丽的高原风光,还拥有浓郁的藏传佛教文化——拉卜楞寺外的转经筒在不知疲倦地为信徒传经祈福,郎木寺神秘惊悚的天葬台让人止步不前,壮丽的黄河第一湾在唐克等待你的出现。
甘南的主要景点有:夏河拉卜楞寺碌曲县的郎木寺、合作的米拉日巴佛阁、扎尕那石林玛曲的天下黄河第一湾。
由于甘南地区地处青藏高原的东北角,交通不便,没有火车通行,也没有机场,汽车是这里唯一通行的交通工具。考虑到行程的便捷性,租车自驾出行为来甘南旅行的最佳选择。

我的行程

Day1:兰州休整,登白塔山公园俯瞰兰州市区,宿兰州
Day2:兰州汽车南站——临夏市汽车站(大巴)——夏河(大巴),游览拉卜楞寺,宿夏河
Day3:夏河——合作(搭车),合作——碌曲(大巴),碌曲——郎木寺(搭车),游郎木寺,宿郎木寺镇;
Day4:郎木寺——唐克(搭车),游玩就去黄河第一湾,宿唐克
Day5:唐克——成都(搭车)

摄影设备

机身:尼康D5100
镜头1:尼康AF-S DX 18-55mm f/3.5-5.6G VR
镜头2:适马10-20mm f/3.5 EX DC HSM
后期:PS CC

兰州一日游

曾经在三年前来过一次兰州,那次是经兰州前往张掖敦煌。这里本身没太多旅游资源,上次主要是参观了甘肃省博物馆,最大的遗憾则是没能登上兰州的制高点俯瞰这座城市,这回有终于有机会弥补了。

白塔山公园位于兰州中山桥北面的白塔山上,因山头有一元代白塔而得名。
白塔山上的白塔寺始建于元代,是为了纪念去蒙古谒见成吉思汗而病故于兰州的一位西藏著名喇嘛而建造的,后来此塔坍塌,现存的白塔为明景泰年间镇守甘肃的内监刘永成重建。
白塔山位于兰州市区正北方向,地势较高,再加上是对公众开放的免费公园,因而成为了鸟瞰兰州市区全景与黄河的最佳观景地,每逢假期,都会有大量市民来此游玩。

兰州市区在黄河南岸,高楼大厦耸立。流经兰州市区的黄河没有波涛汹涌的气势,依旧混黄。被人诟病的空气质量也确实不大给力,空气透明度比较差,皋兰山也只能看到个轮廓。当然了,作为污染程度半斤八两的帝都市民,似乎不应该对兰州的空气有太多不满,哈哈。

走出公园大门,不远处就是著名的兰州铁桥,也就是中山桥,连接起了黄河两岸。

中山桥上有卖糖葫芦的,虽不知味道如何,却也让出门旅行两月有余的我想起了家的味道。
沿着黄河边一不留神又溜达到了美食聚集的大众巷,马子禄牛肉面门前依然熙熙攘攘的排着队,7块钱一碗的牛肉面童叟无欺。走进旁边人气稍显不足的小店坐下,要了一碗不知何物的特色小吃灰豆子,上来之后才知道原来是一种甜食,是用豌豆、红枣、白糖一起熬煮成的粥。喝着灰豆子嚼着肉饼,稀奇古怪的组合就是我这一天的午饭。
下午的时间,趁《后会无期》还没下线赶紧看了这部号称中国第一部公路大片的电影,赶脚一般般。
这一天剩下的时间,就都在安排后面的行程与睡眠中度过了。

冒雨出发

次日清晨下着蒙蒙细雨,时值9月中旬,秋天的雨总是让人感觉有些凄凉。
乘坐公交车,我们来到了远离兰州市区的汽车南站。匆匆购买了下一班开往临夏的车票,把厚重的背包扔到大巴车的行李架上,我们就这样在灰暗的天气中开启了甘南之行。
也许你会问我们为什么放弃了搭车,还不是因为形势所迫。兰州汽车南站虽然就在通往甘南的兰临高速与212国道旁,但考虑到城市内搭车困难,天气又不好,没做太多纠结就果断购买了50来块钱的大巴车票。

2个小时后抵达临夏,草草解决了午饭。看看地图上的定位,是在繁华地区,搭车应该还是没戏,继续购买大巴车票吧。
兰州的回族虽然也多,但除了清真寺并不聚集,而到了临夏,路上到处都是带着白色礼拜帽的回族,切身提醒着继藏区之后,我们又来到了一个有着强烈民族特色的少数民族聚集区。

拉卜楞寺——信仰摇篮

下午三点左右到达夏河县城,小雨仍然在继续。
夏河县城只有一条宽阔的主街和零星几条岔路,主街两旁的建筑是我们熟悉的红白黑黄为主色调、方形与菱形为主要构图的藏式建筑——我们又来到了藏区。沿着主街一直向前走,随处可见身着红色袍子袈裟的喇嘛,而主街的尽头,便是名气远比夏河这座小县城要大得多的拉卜楞寺了。

拉卜楞寺藏语全称为:“噶丹夏珠达尔吉扎西益苏奇具琅”,简称扎西奇寺。拉卜楞寺是藏语“拉章”的变音,意思为活佛大师的府邸,,被世界誉为“世界藏学府”,与甘丹寺、色拉寺、哲蚌寺、扎什伦布寺以及塔尔寺并称为格鲁派(黄教)的六大寺院。
拉卜楞寺寺主是第六世嘉木样呼图克图,其他领导人包括八大堪布、四大赛赤。拉卜楞寺甘南地区的政教中心,保留有全国最好的藏传佛教教学体系。整个寺庙现存最古老也是唯一的第一世嘉木样活佛时期所建的佛殿,是位于大经堂旁的下续部学院的佛殿。

拉卜楞寺景区是开放式的,没有门票,游客可以随意走动。只有大经堂需要40块钱的门票,另有贡唐宝塔需要付费。

寺院坐北向南,占地总面积86.6万平方米,建筑面积40余万平方米,主要殿宇90多座,包括六大学院、16处佛殿、18处昂欠(大活佛宫邸)、僧舍及讲经坛、法苑、印经院、佛塔等,形成了一组具有藏族特色的宏伟建筑群,房屋不下万间。

全寺所有梵宇,均以当地的石、木、土、茴麻为建筑材料,绝少使用金属。整体建筑下宽上窄,近似梯形,外石内木,有“外不见木,内不见石”之谚。各庙宇依其不同的功能和等级,分别涂以红、黄、白等土质颜料,阳台房檐挂有彩布帐帘,大中型建筑物顶部及墙壁四面置布铜质鎏金的法轮、阴阳兽、宝瓶、幡幢、金顶、雄狮。部分殿堂还融合和吸收汉人建筑成就,增盖宫殿式屋顶,上覆鎏金铜瓦或绿色琉璃瓦。

金色与暗红色,是这里的主色调。

喇嘛的居住区与寺庙各经堂比邻而建,与整座寺庙融为一体,处处都充满着藏传佛教的气息。

拉卜楞寺最外围是世界上最长的转经筒,周长有3公里还多,由2000多个大大小小的转经筒组成,转经筒大的有一人多高需2、3个人合围才能保住,小的周长则只有1米左右。沿着长廊徒步,依次转动这些转经筒,需要1个多小时才能走玩一圈。

转经筒又称玛尼经筒,藏传佛教认为,持颂六字真言越多,越表对佛的虔诚,可得脱轮回之苦,是忏悔往事、消灾避难、修积功德的最好方式,因此人们制作“嘛呢”经筒,把“六字大明咒”经卷装于经筒内,用手摇转,藏族人民把经文放在转经筒里,每转动一次就相当于念颂经文一次,表示反复念诵着成百倍千倍的“六字大明咒”。

转经筒已经饱经风霜,斑驳粗糙,就像虔诚的藏民的面孔,专心而不容亵渎。无论晴天下雨,日出日落,古老而神圣的转经筒总会在藏民刚劲有力的右手的推动下,沿着顺时针不停的转下去,带给他的信徒以平安与圆满。

上至花白头发的老妇,下至十来岁的年青喇嘛,在转经筒面前永远保持着敬畏与谦卑。

或许在这纷繁复杂的大千世界之中,黑白两色才更纯洁与自然。没有了其他色泽的干扰,世界回归简单与淳朴,摄人心魄的力量在不经意间产生。

多少年来,这转经筒就在生死轮回中、在嗡嘛呢叭咪吽的六字真言中、在那些虔诚的信徒沾满酥油的手的拨动下,一圈圈的转动着,承载着佛祖与藏民之间的沟通。

拉卜楞寺广场上,路灯也成为了转经筒的模样。

神秘庄严的藏传佛教寺院,与顽强美好的格桑花,相映成趣。

这一天本就阴天下雨,天黑了之后就更冷了。离开了拉卜楞寺,在路边馆子来上一份热热乎乎的大盘鸡,感觉十分幸福。饭后在县城的主干道上溜达一圈,也就10来分钟。夏河县城并不大,就占地面积来说,甚至还不如整个拉卜楞寺大。

看攻略上说,拉卜楞寺的某一个角落有座小山包,可以俯瞰拉卜楞寺全景,于是这一天早早上床睡觉,期待第二天的朝阳不会让我失望。

次日清晨六点多,我走上街道,喇嘛们和勤劳的商人们已经在路上忙碌起来。沿着县城主干道一路向西到拉卜楞寺,再向南,寺庙群落的西南角有一座古老的石桥,石桥横跨夏河,走过石桥,就是一座落差大约50米的山坡。

爬上这座小山坡,壮观的拉卜楞寺便可尽收眼底。一路爬上来气喘吁吁地,毕竟这也是海拔2000多米的高原。每爬几步都回头瞅瞅身后的风景,生怕错过每一个角落,而山顶的景色,也绝对不枉大清早来自虐。
东方柔和的朝阳给远处的云朵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远处的群山暗淡沉静,似乎还没有从一夜的沉睡中醒来,宏大壮阔的拉卜楞寺上空弥漫着迷迷蒙蒙让人难以捉摸的雾气,让人看不清也看不透这神秘的寺院。

这座最高的建筑是贡唐宝塔,其独特且高大的外形在拉卜楞寺非常显眼。
贡唐宝塔原名现见解脱大金塔,因塔内供有从尼泊尔迎请来的阿弥陀佛像而享誉海内外。拉卜楞寺曾在清朝获得皇帝御赐牌匾,并耗费巨资数次修缮,在建筑与宗教界均达到了其历史进程中的高峰。历经沧桑的宝塔后不幸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毁。现存宝塔建成于1993年,共五层,高31.33米,塔呈菩提式,占地2000多平方米,由塔刹、塔瓶和塔座组成。

看过日出,沿山坡缓步而下,时钟刚刚指向7点半。
早晨的拉卜楞寺很安静,寺院内踱步或赶路的喇嘛并不多。会不会是我起的太晚了喇嘛们已经开始了早课?我不得而知。

朝霞还没有完全褪去,紫色的格桑花和粉紫色的朝霞带给人们希望。

热情好客的老喇嘛

离开夏河,我们又开始了搭车之旅。
夏河县城虽然不大,但要想走出县城到容易搭车的大路上,也要走上半个多小时,20多斤的大包显得很沉重。
接下来的形成比较波折,倒不是有多么不好搭车,而是我们的前进方式比较奇特。
我们先是从夏河搭到213国道,随后上了一辆总是想要我们钱的回族大叔的面包车,当然了,是靠着小伙伴的厚脸皮才上去的。他似乎很不理解我们搭车这种方式,于是到了合作市后,就按照他所谓的方便原则把我们放在了合作市汽车站。看看手机上的定位,城市还是比县城大了好多的,至少走出市区难度较大,想要搭车的难度就更大了。我们只好再一次选择大巴,而且还不是在眼前的车站。合作没有开往郎木寺的车,我们买了到碌曲的票,而且提出了一个挺奇葩的要求——我们希望司机师傅在进入碌曲县城前把我们放下,这样比较方便我们继续在国道上搭车,不然又要费时费力的走回头路。
接下来的路程就很顺利了,我们甚至幸运地在天黑前搭到了一辆寺院的车,开车的老少二位喇嘛还恰好就在郎木寺内居住!上了年纪的那位喇嘛宗教级别更高一些,他对我们搭车旅行很是好奇,问我们都去了哪里,住宿问题怎么解决。我们告诉他前一两个月我们都在西藏旅行,住四十块钱左右的青旅床位。闻听此言,他稍作停顿,“郎木寺的住处你们预定了么,要是没定的话我给你们找个地方,就收你们每人40块,可以么?”我们当然马上应允,心中还幻想着会不会刚才说30的话今晚又能省10块钱,哈哈。我们一路侃侃而谈,很快就到达了郎木寺镇。老喇嘛把我们带到了郎木寺四川这边的达仓郎木格尔底寺(郎木寺有两座寺庙,下文会具体介绍)寺庙入口附近的郎木寺大酒店,他和大堂的服务员交待了几句,随后安排我们住进了一个三人间。望着他笑眯眯的眼神,看着眼前干净整洁又实惠的房间,我们受宠若惊。

郎木寺镇上有一条名曰“白龙江”的小溪,潺潺细流把这座小镇装点的仿佛一座江南小城,似乎多了几分浪漫气息。但实际上,郎木寺这个名字最初带给我的感觉是神秘与一点点恐怖,这还要从郎木寺的两座寺庙及其故事说起。
小溪把郎木镇分为了两部分,溪水两岸各有一座寺庙,分属甘肃碌曲县与四川若尔盖县所管辖。
位于甘肃省境内的叫做“赛赤寺”,寺庙基本都建在山坡上,有着富力堂皇的金顶,看起来漂亮高大有气魄。赛赤寺的后方,则有着让人神往却又不敢近旁的天葬台,我对于郎木寺镇的最初印象正是来源于此。
位于四川省境内的叫做“格尔底寺”,格尔底寺整体地势大多为银顶寺庙,相对简朴,寺庙地势较低几乎与镇上民居处于同一水平线,也因此显得更为亲民,我们所住的郎木寺大酒店,就在格尔底寺的景区售票处门口。

晚饭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我和小伙伴在酒店附近随意溜达,恰好又在格尔底寺遇上了刚刚那位老喇嘛。他笑呵呵的告诉我们,天黑之后这里是不要门票的,建议我们7点之后去寺庙里面随意看看。我们再一次被他的善良友好感动了,如果刚刚给我们安排住宿已经受宠若惊,那么现在简直就有点语无伦次了。
简单和我们寒暄了几句后,老人家就先行离开了。我们自然是遵照他的建议,过了一会就悄悄“潜入”了格尔底寺。

寺庙入口处是一些低矮的民居,房间里的灯已经亮了起来,小喇嘛们在忙活着这一天的晚餐。沿着小路往里走,转过一个弯,一个两层多高被深色帷幔遮住面容的讲经堂出现在我们面前,在稍显空旷的空场内分外显眼。讲经堂内灯火通明,里面传来阵阵我们听不懂的嗡嘛呢叭咩吽的藏语经文。在夜幕的笼罩下,此刻空气中充满了神秘与不熟悉宗教活动所带来的惶恐不安。片刻之后,讲经环节结束,喇嘛们纷纷从经堂迈步而出,在门前空地上列队。小伙伴告诉我,他们大概是要开始辩经了,还给我科普了一下何为辩经。辩经,指按照因明学体系的逻辑推理方式,辩论佛教教义的学习课程,是藏传佛教喇嘛攻读显宗经典的必经方式,多在寺院内空旷之地、树阴下进行。果不其然,喇嘛们分成了三组,每组两排,相向而站。先由一方发问,发问者席地而坐,回答者站立作答。辩经的喇嘛或原地踱步,或手舞足蹈,或面带笑容神情自若,看起来轻松而充满趣味性,完全没有我最初想象的严肃紧张。少顷,两方交换,继续辩经。整个辩经过程中,我和小伙伴安静的在旁观看,整个场面虽然依然震撼,但我的心态却已完全平和下来。
其实,我们内心的不安全感往往都来自于我们的无知与不了解,无论是藏地神秘的宗教仪式,还是国外陌生的文化习俗,如果我们能够在事前有足够的准备与恰当的预期,那么融入当地、享受在路上的每一刻并不难做到,这也才是旅行最最吸引人的地方。

不可言说的天葬

次日一早,告别赖床的小伙伴,独自奔赴跨了省的赛赤寺,去探寻更为神秘的天葬。
这里普及一下天葬先。天葬是蒙古族、藏族等少数民族的一种传统丧葬方式,人死后把尸体拿到指定的地点让鹰(或者其他的鸟兽等)吞食,天葬核心是灵魂不灭和轮回往复,死亡只是不灭的灵魂与陈旧的躯体的分离,西藏人推崇天葬,是认为拿“皮囊”来喂食秃鹫,是最尊贵的布施,体现了大乘佛教波罗蜜的最高境界——舍身布施。
赛赤寺的天葬时间为早8:30到9:30,天葬台据说在山顶,但沿途并没有路标指示,只从攻略上了解到步行约需40分钟左右。大约7点从正门买票进入,景区内冷冷清清并没有什么游客。进门之后有左右两个方向,凭感觉选择了左侧的山路,因为这边看起来可以爬的更高。

郎木寺也是高原地区,海拔3000多米。山坡虽缓,路却不很好走,大概是前几天刚刚下过雨的缘故,山路湿滑泥泞。爬山途中遇到了几名迎面而来的当地人模样的村民,也有相同方向身着藏族服饰的上了岁数的妇女,本来想借机问问路线的,犹豫了一番还是没有说出口。
山路崎岖而开放,回过头来可以望到郎木寺镇全景,也能远眺远处绿油油的草原。

翻过几个坡,又绕了几个弯,终于看到了身着冲锋衣游客模样的人了,心里顿时安定了不少。他们从山坡的另一面而来,显然是有另一条路,估计是逃票路线吧。还有一家子开着SUV就上了山,真是省去了不少麻烦,看得我直眼馋。
两三百米外的远处有经幡在飘动,游客们纷纷朝着那个方向而去,我紧随其后。
随着与经幡的越来越近,我的预感也得到了证实——那里就是天葬台了。
身边有一辆白色小面包沿着山路一直开到了天葬台旁,司机是藏民,沿途还冲我们喊话告诫我们保持距离不要太过靠前,也不让拍照。随着人流,我和其他游客停步在距离天葬台50米的地方。天葬台在山顶一处略有凹陷的地方,再加上蒙蒙雾气和高低错乱的杂草,天葬的景象并看不清楚。旁边的一位来的比较早的驴友告诉我,天葬前的宗教仪式已经结束了。看看时间,才8点不到,幸亏起的早,不然全都错过了。有胆大好奇心强的游客悄悄往前凑,结果被藏民呵斥了一番,只好老老实实回到原位。耳边断断续续传来钝器击打软物的声响,虽然并不清晰,却足够我们辨认出这声音所代表的行为。斜坡上有几个整齐的黑点,天葬师一召唤,那几个黑点就扑闪着翅膀往前走几步。对了,他们就是秃鹫。战战兢兢偷偷摸摸地拿起手机,假意看时间,悄悄按下快门,留下了唯一一张照片。

天葬之火还在燃烧,人群慢慢散去。

沿原路返回,有时间仔细看看这里的建筑。赛赤寺内的建筑比格尔底寺更为高大,金碧辉煌,几乎每一座寺庙宫殿的屋顶都是金色的。这里的精致非常适合拍照。

脖颈带着藏地风格套环的羚羊,靠在转经筒门口的墙角休息,笑眯眯的样子还挺可爱。

回到酒店,小伙伴才刚刚起床。吃过早饭,告别郎木寺,我们又要继续上路了。而昨天那位善良的老喇嘛,我们今天没有再次见到。

黄河之水天上来

下一站目的地,唐克的九曲黄河第一湾。
这一路很顺利,8点多出发,仅用了两辆车就抵达了唐克镇,热心的司机师傅还帮我们找好了旅店。
九曲黄河第一湾距离唐克镇还有10公里左右的路程,没有公交车,我们依然执着的在通往景区的路边伸出了大拇指。好运也再次眷顾了我们,由于这里的景区基本上都是拦车收费,如果你开着一辆本地牌照川U的汽车,司机又是说着本地方言的师傅,那么基本上都是可以顺畅通行不收门票的。我们恰好就坐上了这么一辆车,看着售票处身后呼啸而过,心情很舒畅。不过,好事多磨,司机师傅只到景区附近的一个村子就把我们放下了,那儿距离景区入口还有2公里左右。徒步是小事,关键是前方居然还有检票的地方,囧。

远远地就能看到绿色的检票岗亭,岗亭旁边的公路是进入景区的唯一道路,此外别无选择。岗亭另一侧则是一座大约几十米高的山,杂草丛生,不过看起来应该还是可以爬一爬的。继续搭车进景区似乎不再是个好方法,我们决定爬山。山坡略微湿滑,这倒无所谓,反倒是山顶拦起来的的隔离铁丝网给我们又出了难题。

既来之则安之,一边眺望漂亮的山景,一片看看哪条道路可以通道山的那一边。

七绕八拐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仿佛又回到了在珠峰大本营迷茫找下山路的日子,终于即将到达山底。但此时,又出现了一件险些吓破胆的事情,注意下方骑马的村民。

我们以为是骑马兜风的帅气小伙之类的,看着马匹颠颠地跑在山坡上还挺帅,不成想他们奔着我们的方向就来了。近了再看,她们不是小伙是大妈,这不要紧,要紧的是她们是带着任务来的——收钱。好在她们收的是类似保护费的“爬山费”,每人5块,我们痛痛快快地破财免灾。毕竟近百元的门票钱省下了,这个才最重要。

踏踏实实地欣赏山河间的美景吧!

九曲黄河第一湾位于若尔盖唐克乡以西9公里处,此处是四川青海甘肃三省交界处,黄河与其支流白河在此交汇并转弯。藏族人民根据黄河上游的地形、景观等,将上游河段取了更有特色的名称,如卡日曲、扎曲、星宿海、玛曲、九曲等,“天下黄河九曲十八湾”,这“九曲”就是唐时对贵德以上黄河段的称呼。

黄河发源于巴颜喀拉山,流经四川省境内,在唐克乡索克藏寺院旁形成九曲黄河第一湾。黄河于此段流程中,为四川甘肃之界河,河西为甘肃,河东为四川黄河甘肃一侧来,白河自黄河第一湾湾顶汇入,型如“S”型,黄河之水犹如飘带般自天边蜿蜒而来。

站在高处可以望到还是清澈透亮的黄河源远流长的样子,下到岸边则能感受蓝天白云倒映河中的浪漫景致。

这是索克藏寺,藏传佛教中著名的寺院。白塔临街,其背后的寺院壮观震撼。

沿着索克藏寺继续向前约500米,有木质栈道通往山顶的观景台,也通向黄河湿地之腹。
观景台建在高高的山顶上,目测有150米左右高,那里的风景一定非常不错,于是毫不犹豫地连跑带颠的向山顶进发。此地毕竟是海拔3500多米的高原,不是闹着玩的,没走多远便气喘吁吁。抬头望望前路,再回头看看走过的台阶,我勒个去,也就才刚走了十分之一,遥望远方,视角还未有明显变化。继续!走走停停间20分钟过去了,距离观景台还有三分之二的路。天空中云彩越来越多,太阳光已经只是天边的一抹亮色了。“怕是要阴天,也许还会下雨吧,日落恐怕看不到了”,我不断给自己打着退堂鼓,实在是太累了!身旁不断有折返下山的驴友,而真正爬到山顶的凤毛麟角。拿起相机,对着远方按下快门,我果断地下了山。

沿着平缓得多的台阶下到黄河湿地旁,体能得到极大缓解。
黄河岸边绿草茵茵,若不是因为已近秋季开始逐渐泛黄,景色一定会更美。

再享受下着蓝天白云的盛景吧,景区到这里基本也就到头了,前方不再有更美的景色,我们的黄河第一湾的行程就要结束了。而根据我们的计划,次日我们要朝着成都的方向继续前行,蓝天白云相伴的日子,暂时就要和我们说再见了。

睡觉前遭遇停电时间,窗外还下着雨,想想都觉得有点恐怖,还好足够困,挡不住周公的召唤。

再见,间隔年

天亮,告别唐克,一路向南,直奔成都
我的搭车旅行自此终结,我的间隔年,也就要结束了。

To be continued? No, it is the end.
不再有下一篇的链接,即使这已成为习惯。
虽然成都并不是我间隔年的终点,但之后的旅行更多围绕着两三个城市的朋友展开,不再能够独立成为一篇游记。作为游记的间隔年系列,也就即将告一段落了。
未来的我依然在旅行,精彩不会停步。

本篇游记共含8447个文字,7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2016-02-14 17:28

引用 云雾阳光 的图片:

这么晚了,他们还在这里辩经?

2016-02-15 09:54

引用 云雾阳光 的图片:

天葬还用火烧的?

2016-02-15 10:06

引用 小K 发表于 2016-02-15 09:54:38 的回复:

这么晚了,他们还在这里辩经?

回复小K:7点多吧,每天两次,第二次就是在晚上

2016-02-15 13:24

引用 小K 发表于 2016-02-15 10:06:37 的回复:

天葬还用火烧的?

回复小K:火应该是仪式用的吧,不是用来烧死人的

2016-02-15 13:25

引用 云雾阳光 的图片:

虔诚的人们

2016-02-16 08:39

音乐很带氛围!!

2016-03-07 21:45

引用 黑木 发表于 2016-03-07 21:45:01 的回复:

音乐很带氛围!!

回复黑木:选了半天呢

2016-03-07 23:17

你好。。你是我第一位看你文書的人。
我都好喜歡一個人去中國旅行,我可以加你微信嗎?我是住在澳門。
今次逆是我第一次在網內加的第一次朋友。

2016-04-19 23:17

引用 車太牛。 发表于 2016-04-19 23:17:49 的回复:

你好。。你是我第一位看你文書的人。
我都好喜歡一個人去中國旅行,我可以加你微信嗎?我是住在澳門。
今次逆是我第一次在網內加的第一次朋友。

回复車太牛。:感谢支持!把你微信号私信发给我吧,我加你

2016-04-19 23:55

妹纸是自己一个人去的吗?

2016-08-20 16:1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夏作作💋 发表于 2016-08-20 16:11:52 的回复:

妹纸是自己一个人去的吗?

回复夏作作💋:我不是妹纸。。。也不是一个人去的

2016-08-20 20:39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