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 赤坎,愿时光停留

  • 出发时间/2016-02-09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200RMB

叶里藏花一度,梦里踏雪几回

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留在时光里的是赤坎的古楼,角落里的石狮与大片大片的麦秆
而我们选在了这样的日子,和风、蓝天、夕阳中相遇
斑驳的墙、满地的炮仗红衣与青涩的绿草芬芳
诚然,我们是古旧的
古旧的城,古旧的心
但我们亦还是崭新的
崭新的年,崭新的重逢

赤坎影视城 —— 踏寻一代宗师的印记

在一片阴雨到冰冷的2016开春
广州甚至遇上了百年不遇的飞雪
老天却在春节来临的时候送上了晴好的天气
蔚蓝的天空,温和舒适,每天贪婪的盯着那蓝天,似是到了高原般开阔

选了这么个日子,大年初二,
选了这么个地方,赤坎古镇
一切没有预期,只是为了源形毕露微博中的一张图
我是贪嗜古旧的,望在古旧的城中,拾获一点久违的年味,那炮竹、那春联、那烟火

广州开平赤坎,也就两个小时的车程
但在初二回娘家大军的高速当中,愣是开了四个小时
冬日的艳阳在这车龙当中也越显炙热
车中穿着高领毛衣的司机哥哥也狂躁了起来
下了高速,没吃早餐的我们立刻找了个农庄先把肚子填饱
焦香的黄鳝煲仔饭,手打肉丸,腐竹焖鹅都是原始的味道
最不得不提的是那清炒菜心与油麦菜,吃惯了城中那味如嚼蜡的青菜
难得寻到那青菜的香味,我们四人狂放的吃完了一盘,再点了一盘
在这样的时代,吃什么,要吃出了它原有的味道,已经是值得庆贺的相逢
可悲?可笑!

再从农庄到了赤坎古镇,也就十来分钟的车程
沿途经过自力村、立园,经典的碉楼群在两旁经过,或成片如宏村古镇,或孤独的立在麦田之中

来到赤坎古镇,没有新旧结合,一切都像是活在旧时光之中
即便是那镇中的客运站也还是七八十年代的样子
停下车,旁边立着这石狮
在一片烂木废墟之中,神清气爽的仰望着前方,不为所动
似是看惯了风雨,停留在何处都已是身外之事
寻着影视城走去

沿着指示牌而行,在一个小广场旁转入了一条窄窄巷弄
两旁都是旧时楼房,仰头看见那下午两三点的太阳照着精致的楼顶与蓝蓝的一线天
旁边是斑驳的黄
而巷弄中,摆满了金黄的麦芽糖与黑色大铁劐煎着当地出名的豆腐与小鱼干
混着油星子的甜腻
越走人越多了起来,到豁然开朗,便是来到了河边,人山人海,一如国内所有景点的模样
终没能逃过

往人群反方向走去,影视城门口是这关族图书馆,之前读过镇中有两家望族
关与司徒,各建了一家图书馆,大概是以前的私塾
开平台山一带是华侨之乡,书香门第中的公子哥儿、大家闺秀多是漂洋过海
在东洋、西洋接受新思想,奋起成了国民革命的一股中坚

进了影视城,树影摇晃的映在牌楼之上,甚是好看

古老的雕花透着外面的一丝新绿

转头便是影视城的主场景,巴黎大酒店几个大字估计是上一个剧组留下的吧
民国范儿的大楼,据说叶问、一代宗师在此取景,但寻不到一点踪迹
却有点伪装者的味道

巴黎大酒店顶上的琉璃,虽已老旧
但半边透着太阳,半边透着天,橙与蓝,冷与暖

琉璃天花下一侧便是这大楼梯,霸气繁盛极的样子
可以想象,楼下举行着盛大的舞会
主人家的公子或是小姐,沿着楼梯徐徐而下,引得满堂的目光,令人屏息的惊艳
或是金粉世家一般,清秋穿着纯洁的拖尾白纱,拾级而来
仰望着的,是金燕西最炙热的目光,那盼了半生的新娘,娇羞的红了脸庞

这是民国最兴盛的时候,老爷太太,公子小姐
贵族酸腐却仍有着该有的气度,腹有诗书气自华,或是雍容华贵,或是傲骨孤芳
而后便败落了,没有五十年的光景,是丝绒般红玫瑰落入泥尘中的味道
而这宅子中繁华不再,凄风刮开了门,吹入了满地的黄叶,萧瑟如不曾作红尘之梦

若能精诚,便不致于阳明山终老的结局

走出巴黎大酒店,旁边便是另一种风格的院子
如果说前者是极盛人家的大宅,后者便是中产人家的院落
一庭二进,小小人家,却也温馨

典型的岭南建筑,劐耳与石雕,青石长上了青苔,摇曳竹影

推门而进,那耀眼的太阳直射而来,抬头望去,便是这一幅双龙吐珠的模样
一切是那么刚好,要不是这么个大晴天便迎不来太阳
要早一小时,或晚一小时,便都成不了这恰到好处,恰如其分
宫二与叶问在最好的时光里遇见,我与这幅镂雕何妨不是

回过头,再掩上门,镂雕便被印画在这红门青砖之上
以光作纸,以影作墨
想必365日的光景中,有不少日子能看到这画吧
就如每次出游,我们都痴痴的追着日出日落,像是极珍稀一般
大山上的,大海中的,斜斜映在大草原或荒漠中的身影
但其实,他庚古日日起落,自然不过的循环
光耀万丈或被云雨遮去
只是这日,被我们寻获,似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
刻上了小王子与狐狸的印记,是这天的太阳驯服了我们
在之后每一个落寞的日子会想起
此时此身,睁不开的眼睛,暖暖的被包围

而后便是深深的巷弄,越过三重门,尽头处停靠着败落的黄包车
老房挡住了斜下的艳阳,带来了石砖屋子独有的阴冷,呼吸中浸润心肺的水气
回头,人来人往,脚步声声
是款款旗袍?修长颈脖与婀娜身姿,流动浓郁如摇曳的苏丽珍
是萧飒长衫?礼帽折扇,巍然挺立如温良恭俭让的谦谦君子
是修身青衣与百褶及膝黑裙?浓黑的麻花辫子,斜抱着书卷打闹着跑过,留下一串串青春的银铃
恍然回神,似是徘徊在民国年代的淮海路中
那是个极动荡的年代,但也是个极美好的年代
艳丽的极尽雍容,奋起的抱负理想
虽不知命运流转,几经起落,但有情怀有主义,在时代洪流中覆雨翻云
至尘埃落定,亦能感叹拼搏过,绚烂过,如樱花,如焰火

角落里的镂花、青砖、瓦片,破碎像不再记起

大宅门的大红灯笼高高挂

再而转入,一代宗师拍摄地,拜师之处与叶问佛山的家

木制长梯,被磨的黝黑而发亮,夕阳斜斜照入,刚照亮转角,镀上几笔金边
似是张永成每晚给叶问留下的光亮
点一盏灯,等一个人,有灯就有人
她不像宫若梅般冰天雪地里开合飞扬,出身优渥却沉静隐忍
多少晚,她与叶问同去金楼,与那艳绝世色女子同坐,却出尘脱俗
多少晚,她又独自撩动着那绣花拖鞋,等着晚归的丈夫
也许正是这优雅而深沉的力量,让叶问终能走完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之路

楼梯转角,百叶窗前,暮然回首,岁月长,衣衫薄

不舍的,你又在张望着谁,回想着谁
是悟道众生,是仰望天地,或是内窥自己
见众生者慈悲,见天地者谦逊,见自己者便得有那孑然一身

其实想想,叶问怀念的是与宫二先生擦身而过的爱情吗
更多的是六十四手那高山吧,或是在寒冬来临之前春季绽放的自己
那时一身傲骨,不知生活何物
那时年少气盛,不知天高地厚
那时意气风发,从未尝过败绩
在纸醉金迷之地,得遇同样一身傲骨、年少气盛、意气风发的红颜
不分上下,只争分毫,原便是人生中最为瑰丽的华彩
不曾想,时局弄人,国难当头,无一幸免
从春入严冬,国仇、家难、生活窘迫,人心险恶瞬时曝露在天地之间
世界观、人生观被打碎是一个极为痛苦的过程
旧时的礼义廉耻,儒家道家不再是社会运转规则
而又让人如何去生活,如何去重塑,唯有回望,回望一切安然绚烂的过往

这场景在一代宗师里有两个长长的镜头,静止而流动
昏黄的灯光下,叶问若有所思与木桩对视,很王家卫的氛围
那时有家国天下,也有儿女情长
有温柔乡,也有英雄地
而后,家国沦陷,旺角的牌楼便成了江湖
各路人马蜷缩在那,咏春叶氏,一线天,梅医师
即便如此,亦不如以往舒展了
回首故国月明中,纷乱的战火他们只能保一己气息尚存
国已不复,家已不复,即便那木桩亦不复了

走出叶问的家
青石板被千万人走过,磨成了油亮油亮的样子,反射着那金晖,斜斜的投下长长的身影
旅人累了,倦鸟归巢

张景辉骑楼——香艳的过往

影视城牌楼不远处便是张景辉骑楼,同一票根进入
曾几何时是当地的青楼,如今作博物馆

入门便见八大名妓的图片
苏小小、李师师、柳如是、董小宛、陈圆圆、李香君、小凤仙、赛金花
虽看是流连风尘,水性杨花,但其实亦是琴棋书画,充满对爱与自由的渴望
若不是命运摆弄,谁愿过着被人鄙夷的生活,炙烈的青春过后,又有几个得以善终
随思而入,有不少青楼特产,各式伟哥与寻欢之物,还小开了一下眼界

赤坎欧陆风情街——未曾流动的岁月

影视城出来,便是赤坎最著名的河边风情街
但由于假日,满满的特色小摊贩、蓝色大棚与游人,也就没有了深入的欲望
回来再看以前游人的游记
华灯初上之时,天还是深邃的蓝,倒影在潺潺流水之中,很是好看
要是不是游人如织的时节,坐在对岸吃一碗冰凉的豆腐花,看着夕阳落下,天色每时每分的变化
应该是很写意的事情
那就留一点遗憾或念想吧,人生若没有遗憾,那是多无趣啊

再穿过那条摩肩接踵的小巷,回到主道上,这家旧物店老板正在摆开他的行当
红白蓝帆布作底都是小时候的连环画,古书,古钱币
看这连环画,都是革命故事,西游记,国内漫画,应该是再老一代的产物吧
想必,这在以前都是极珍贵的宝物,小孩们交换着争相抢阅
说不定这里面夹着哪位小孩春心萌动的情书

旁边便是这欧陆风情街,一整条街道都是这欧洲风格的骑楼,保持的很是完整
房子一片串连而过,一楼是骑楼,店铺,二楼房间,三楼天台,整齐划一的样子
而每家的二楼都有一个小阳台
想想以前各家女主人在阳台争奇斗艳或者闲话家常,想必是道很美丽的风景
而楼下洋车、黄包车、叮叮车穿梭而过,仰头看各家小姐太太,羞涩的遮去脸庞
房中房外互为风景,一派繁盛的景象
可惜了现在房间都有些衰败的样子
店铺或是因为春节多数拉上了门帘
而房中居住的也多是徐徐老者吧
青壮年们或是出国,或是在大城市中打拼
这小村庄便没了年少气盛的朝气,暮色浓浓

沿路走过,这对门的水果店是为数不多开着的店铺
日照着丰盛的橙子、甜柑、柚子,有了一丝年味

一路走过,便是这欧陆式的房子,锈迹斑斑的石墙说着他们逐渐没落的故事
墙上的石雕已模糊不复辨认
只有那突兀的漆上新红的木框辩解着一息尚存
但上面破碎的玻璃,漏风的铁栅抗诉此身已被主人忘记
多少尘埃,多少飞雨,
侵蚀着当中的婚纱照,满墙的全家福

要主人们都从海外回来,那应该是儿孙满堂的大家族吧
老爷老奶奶看着也过半百的儿女,事业有成的孙子们,还有满屋乱跑的重孙子
点一串炮仗,摆上两三围酒席,欢笑满堂
寻得那根,纵然天涯也能得一安稳了吧

一棵笔直的木棉独独的立在那里
映着星星点点黄叶在那冬日蓝天里
到了春暖花开,木棉絮落的日子
这旧城会回到那英雄时节吗

走到风情街的尽头处,一家小店即将要拉上大闸了
老板拿出一串爆竹,庆祝第一天开工大吉
小孩们都围了过来,虚掩着耳朵好奇的观望着
老板把爆竹放在了地上,点了一支细香,装模作样的微笑的看看四围的小孩
小孩们被唬的退了两步
过了两秒看老人没点着又聚了回来
这次老人把细香夹在手中,举过头顶向门口鞠拜了三躬
便慢慢的点着了那药引
等老人快步走回店里,药引烧尽,火星四散,爆竹声声响了起来
小孩们掩严实了耳朵,大笑尖叫着背着炮竹四散跑开
等爆竹声落才停了脚步,转过头气喘吁吁的相互笑着
就跟我小时候一模一样,这原始的快乐可是一点没变啊
又害怕又不能漏了怯
想小时候的年三十晚上,那可是一夜无眠
一帮小朋友坐在阳台飘窗上,把脚甩在防护网外一支一支的用仙女棒画着圈圈
楼外的天空时不时绽放两个大大烟花,就忘了手中的小烟花欢呼起来
不愿到了该睡觉的时间,被大人硬按在了棉被里
但外面的烟花仍然不断照亮天空如白昼,爆竹不停如声声雷响
一次次睡眼惺忪的又被爆竹吓醒,就哭闹起来
钻进了爸妈的被窝,妈妈安慰着擦去眼泪,爸爸紧压着耳朵,慢慢才睡安稳
第二天一大早,就忘了昨晚的种种,
拜过年逗过了利是就兴冲冲到楼下看老人们放爆竹,扔砂炮去
现在的年三十晚可是安静多了,听朱军、董卿倒数完,吃过饺子便悻悻睡去
感触会有,仪式感也多少刻意维持着,但那欢天喜地,街头巷尾的喜庆终是逐渐消逝了

燃尽的爆竹,留下一地红衣

风情街的尽头处是这u字路口,我便是看了这图才跑了来

当地小吃,小鱼干、煎豆腐

田埂里逐渐开了的油菜花,晶莹的,坠着水珠
要再过一个月,油菜花开遍了,同样的澄黄,但该是很浪漫的样子

本篇游记共含4708个文字,4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文字太少了,意犹未尽

2016-02-11 22:58

引用 yuri_tb 发表于 2016-02-11 22:58:18 的回复:

文字太少了,意犹未尽

回复yuri_tb:还没写完,急急发了图片

2016-02-11 23:0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看似一个有数不尽的故事的地方,期待楼主挖掘出来

2016-02-12 00:01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F

欢迎回访

2016-02-12 00:04

2016-02-12 07:11

引用 亚麻色的狐狸 的图片:

很有特点的地方

2016-02-12 07:52

2016-02-12 07:59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8F

引用 亚麻色的狐狸 的图片:

2016-02-12 08:17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9F

引用 亚麻色的狐狸 的图片:

2012年来过,不错的地方

2016-02-12 09:37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0F

2016-02-12 09:38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1F

引用 亚麻色的狐狸 的图片:

2016-02-12 09:40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2F

图好大吖!!!

2016-02-13 12:35

引用 ksoho 发表于 2016-02-13 12:35:05 的回复:

图好大吖!!!

回复ksoho:可以调噶?

2016-02-14 20:24

“以光作纸,以影作墨”为这句华丽的比喻而喝彩

2016-02-14 23:5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看图感觉不是那么明白,楼主给讲讲?

2016-02-15 09:52

引用 盈盈仙子 发表于 2016-02-15 09:52:57 的回复:

看图感觉不是那么明白,楼主给讲讲?

回复盈盈仙子:不断更新中,喜欢的可持续关注哦

2016-02-18 21:57

图片多点就好了哈哈

2016-02-22 01:03

引用 亚麻色的狐狸 的图片:

陈旧,充满记忆的通道。

2016-06-10 22:53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