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光与影的微笑,那一片废墟中的辉煌——2016年初吴哥窟游记

20
helenhu (南京) LV.7
2016-02-12 11:46 884/5
  • 出发时间/2015-12-27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其它
  • 人均费用/3000RMB

前言

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 
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 
And Eternity in an Hour. 
——William Black , <Anguries of Innocence>

       对吴哥窟的向往来自于同事Lisa,因其去过两次,且一再在我耳边不停的提及,渐渐地,蒋勋的名字和高棉王朝便在心中深深地打下了烙印。
       时间关系,忙碌了一年的我又是来不及做任何前期准备和攻略,便匆匆踏上了飞往暹粒的航班,开始了又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自小便喜欢历史,只是历史的厚重无法用一次两次的旅行来表达的淋漓尽致,一处景点便可由你挥毫泼墨,浓墨重彩的用以记述,更何况这错综复杂、繁冗至极的沉淀和承载着如此深刻记忆的曾经的高棉王朝。
        
       只因tony leung曾诉说过的树洞,只因蒋勋《吴哥之美》里那份文字的柔软与宽容,虽未拜读过元朝周达观的《真腊风土纪》,却也在那一幅幅图片中,看到了消失了近五百年的王朝曾经繁盛如今却残垣破壁的凋零景象。

       在巴黎的时候,未曾参详居美东方美术馆,去领略曾被法国殖民者掳走的珍贵藏品,却也终有一天亲自去见证曾经的历史与辉煌,亲手去抚慰历史的沧桑,窥探最原始的景象。从社会学的角度看艺术,如佛拈花笑看天下,永恒的是帝国的强盛,是定格的雕像,和盘绕隐匿于热带雨林里的过往……

       曾经去过的西藏、走过的欧洲,都没法在一篇游记中进行全面的记述,面对前人的诸多文字,自己的一笔一划都是对那些流传已久的记载的亵渎和不敬。

       所以,在未把历史读通透之前,只能浅显地表达一下自己的小资情节,以初学单反的粗鄙技术,些许留下一点自己脚印的浅浅痕迹,向先人致以自己的敬意,向那些有着文化底蕴却因为种种机缘巧合,至今未能一览其景的人们,和那些已经来过数次却静悄悄地离开的人们,交流下自己的感想,以资切磋,以资琢磨。

入住首日

       异国他乡带老妈出去,自然需要报团,否则无法宽慰她缺乏安全感的内心。只是对于习惯了一个人自由行的我,多了些许约束,自是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任由那些走马观花却对个人深刻理解毫无建树的限定游览时间的种种束缚所桎梏。

       虽然已是第二次带老妈出国,依然只能在各种文艺范中沉溺时,被老妈一次次拉回现实……
       “你别坐窗户旁边哈,风大~……”再三叮嘱,我一颗小小文艺青年的心有种很想跳机的心情,看官们,你们懂的~

       五个小时的历程,下机闻到的是类似国内农村的麦秸秆的味道,在深夜的湿热里,忽然有一种熟悉的亲切感。
    
       暹粒的机场自是不大,在入境的填表区域看到了几乎是世界上最大的漆木雕塑,是巴扬寺阇耶跋摩的神秘的微笑,蕴含了三十多位工匠艺术家雕塑师和漆工一年多的繁琐工序才最终完成。
      
        如攻略所示,也许是怕了麻烦,便按照导游所指示给了1美金小费顺利入境。

       为了让老妈享受一下亚热带风情的早餐礼遇,特地升级了淡季的酒店,用罢便带她各处走走,看到各种花卉树木,老妈的好奇心都无可抑制,对于我这种经常出差见怪不怪的人来说,只能由得她各种上蹿下跳, 问东问西,此时恨不得自己变身度娘~来满足这个“十万个为什么”的百科全书似的提问。此时,只想起小春哥的一首歌“神啊,救救我吧~”

 早餐便可欣赏柬埔寨美女演奏的扬琴~

第一日-皇家公园,姐妹庙,巴肯山日落

       但是即便面对老妈再搞笑的各种风格,依然不妨碍我那颗爱美的心对于艺术境界的追求,即便在未有古迹的地方,依然可以玩出一个人的精彩。
       早餐过后,欣赏五朵莲花并蒂的姐妹庙的佛陀之美,慨叹白天便有大片蝙蝠倒挂的皇家公园之诡幽,那一扇扇紧闭的宫殿之门,那许久未有人清理和打扫的西哈努克国王行宫之凄凉。

黑色的倒挂于树的蝙蝠。

西哈努克曾经的行宫.....

蓝天美得仿佛如一团画......

       被西方世界蛮横掠夺后却惊讶地发现这座古老的东方城市有着如此令人沉静与思索的力量的国家,只是静静地,不与之争,在饱经内乱与人民贫苦的如今,依然以她不动声色的微笑,凝视着来到这里的每一片人群,每一个人脸上流露出的表情,神态各异,她却都看在心底。

       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东方文化的深远之蕴意,或许就在此。

        晚上赶到巴肯山(Phnom Bakheng)的时候,人群鼎沸。一座57米海拔的小山,却迎来人涌如织。

       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再加上山顶限流,最终还是没能排到山顶去拍传说中的日落。

        一览吴哥王朝所有建筑的愿望最终付诸东流,看不见修行者匍匐蹒跚拜过的山路,却在夹缝之间捕捉到了一道最美的光与影的落霞余晖。

        或如蒋勋在《吴哥之美》所说,“不知道907年在巴肯山上祀奉宗庙的耶伦跋摩一世,看到落日苍茫,是否能够预知两百年以后,他的后代子孙要在那一片丛林间修建起世界上最大的寺庙建筑。不知道他是否能够预知,整整三百年后,那一片华丽的建筑又要被战争病疫包围,人民四散逃亡,热带迅速蔓延的雨林将一点一点吞食淹没掉所有的寺庙宫殿”

       “他是否又能看到一千年后,这片土地沦为外族的殖民地,法国殖民此地90年。刚刚独立不久,此地又起内战,沦为人间最残酷的屠场。人与人彼此以最酷虐的方式对待,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

      日没之后,空气中洋溢着炊烟的饭香,许是周边人家,该是炊火尽灭,享用一天辛苦劳累果实的收获之期。

       夜色初升,月光明朗,漫天的星幕点缀各种闪亮的翠钻,忽明忽暗中让你忘记了身在异国。五百年前的天空,是否会像如今这样璀璨,是否也有同样的笑脸,直视你的眼睛,却最终抵达了你的心底?

        一夜无眠。

       在这种有着历史的国度里,又有几个人能睡得着?思绪浮想联翩,却无法企及古人已有的深度,无法触摸的石阶的冰冷,却依然想要涉足而上,哪怕远眺那不可企及的高度,却依然是内心想要攀登的方向。

第二日—巴扬寺,观象台,塔普伦寺,吴哥窟一瞥

        早晨七点半,大吴哥的光影打在那一片废墟的石柱上,斑驳陆离,好似海底的亚特兰蒂斯,阳光透过海平面直射幽暗的海底深处,各种光线,影晕,千丝万缕,透过穿插的枝杈,铺洒到地面上,各种金色光泽如琉璃般变幻,卷起的尘埃在光线下舞动,对于摄影可以捕捉的最好时机,哪怕只是错过了一分钟,扬起在林雾间的时光飞絮便顷刻间攸然而逝。

1.巴扬寺

   废墟中的狗狗……

      巴扬寺的废墟上有着最著名的“高棉的微笑”,却是要在人少的时刻,攀爬到最高点,才能体会到的那种“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的禅的意味。

        各种各样的微笑,却至今还是一个未解之谜。
        
        BBC的旅行指南里即指出,吴哥窟研究之初,有关此微笑之脸的含义和确认已经引发多个学术上的争议。一些坚信它们代表佛教的慈悲体现,即观世音菩萨(bodhisattva called Lokesvara), 也有其他人争论说代表了吴哥窟最著名的王——阇耶跋摩七世,他同时也是诸多寺庙包括巴扬寺的建筑师。还有人保留了此为密教禅宗的说法。而当地人比较推崇代表布隆形象这个说法——高棉语发音为婆罗门——印度教的创始教。
        
        但是迄今为止,也未发现该寺庙记载的铭文。

("The identity and meaning of the iconic face towers has divided scholarly since the beginnings of research at Angkor. Some believe they represent the Buddhist embodiment of compassion, the bodhisattva called Lokesvara. Others contend that the faces are also a representation of Jayavarman VII, Angkor's most famous king and its most prolific builder of temples, including Bayon. Yet another view holds that the faces represent a tantric Buddhist deity. Locals generally refer to the faces as images of Prohm, the Khmer pronunciation of Brahma-the Hindu god of creation. The temple's foundation inscription has never been found."——Bayon, late 12th, early 13th century. page 45, <The Angkor Guidebook>)

        “在通往心灵修行的阶梯上,匍匐而上,因为愈来愈陡直的攀升,知道自己必须多么精进谨慎。没有攀爬过吴哥寺庙的高梯,不会领悟吴哥建筑里信仰的力量。”

        巴扬寺的浮雕,千姿百态,有各种庶民生活的积累,只是对于资历尚浅薄的我而言,思维尚未升华到一定的深度,拍摄的角度自是为一些繁复精美的神女的图像。

       最爱镜头中的各种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人物和各种悠闲自得的动物......

        不要问我为什么没有拍到最经典的照片,因为老妈很远就在喊:跟上我,跟上导游~快来看最有名的高棉的微笑~更不要问我为什么没有好好研究历史,大部分时间都在其乐无穷的与人斗中败下阵来,没有时间去钻研攻略和历史啊。
         
       老妈,你绝对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已被虐成渣渣……

       最后一幅光影图坚决在抵制她再三催促之后,心如刀割的忍着各种唠叨见缝插针地拍了最后一张还算是满意的照片。

2.观象台

        观象台,自由行走,限定了一个时间段,没有外界的催促,老妈自然少了许多焦灼感,当整个心境放松下来的时候,才能用一种平和的心绪来使整个人沉静,令思维回归到数千年前,眼前呈现出的即是一片飞狮、神鸟和国王莅临于此象台,庄严神武地俯瞰台下众人的阅兵景象……
    

顽强生长于石缝中的绿叶~

3.塔普伦寺

       塔普伦寺,于十九世纪中叶,被某个法国人无意中透过缠藤蔓绕的和植被树木而发现,此时这座已接近被热带雨林所吞噬的寺庙,却在后来的完好保存中,延续了历史的荒凉,于各种断壁残垣中,呈现出一种无与伦比的破坏之美,废墟中藏着的曾经精美绝伦的壁雕,如今透出谜一般的光彩来......

       阇耶跋摩七世为纪念其母亲建立了塔普伦寺,参天挺拔的木棉树和盘根错节的蛇树根,抵不过塔普伦寺的苍凉与凄美。

       荒凉的废墟和散乱的石头在几处景点都随处可见,而我们只能沿线走,以免触到安全线之外暗藏的地雷。

光与影,是否能够再现《古墓丽影》中安吉丽娜·朱莉的身影?

       墓室之门,抑或是重生之境?如蛇般的蔓藤覆盖包裹着它赖以生存的根源之寺,根须紧紧渗进每一处缝隙,汲取养分之源……

       木棉树的根须仿佛精细地融入了方石基层,以其特有的自然和人类的融合方式,以其有序和混乱的并行模式,将其捆绑在一起,抑或撕裂与分离。
(”Great silk-cotton trees appear to the melt into the meticulously hewn stones, binding them together or tearing them apart in an extraordinary fusion of nature and man, and a juxtaposition of order and chaos".——page 104, Ta Prohm, late 12th century)

门的另外一端,是何世界?均已无从知晓……

        倒下的树木和大批的游客足迹促使新策略出台。印度考古局,吴哥窟和阿普莎拉国际协调委员会于2003年寻求稳固此古迹的意见。早期提议砍掉大部分树的呼声被来自世界各地的抗议声所驳斥,但是一些大树依然需要被砍伐以避免对建筑物造成危害,同时提供一条专用的木质通道以便大批游客行走。因此至今相比崩密列,斑蒂丝蕾或Chau Srei Vibol(韦伯寺)而言,能够更好地不被自然所约束,依然保持其为游览吴哥窟的“必看”景点。

(节选自page 104, Ta Prohm, late 12th century,<The Angkor Guidebook>)

4.小吴哥窟一瞥

       鉴于跟团,自然本来可以散漫游走细心体会的景点不出所料的变成了走马观花,匆匆一游。

       一天的安排过于紧促,在大量的美景和众多文化信息的冲击下,自己的节奏已然跟不上安排的步伐,只好随遇而安,不做痴念妄想。

    

       光线疏离,透过缝隙映射于小吴哥窟内部石壁,明、暗、动、静、神女的微笑,是在悲悯天下苍生,抑或是对统治者自大且不可一世的嘲讽?

       小吴哥的神秘莫测触手莫及,再登国王台阶也无法一览曾经城池之面貌,真腊国王之陵墓至今仍然保存完好。

       登临百阶台阶,进而远眺或者俯视,断壁残垣,留下的只能在原有书籍中寻找复原的美……

       远离纷扰,于昔日平台盘腿而坐,屏气凝神,将思绪放松,闭上眼睛,耳边只有轻柔的风声拂过发际,如柬语般温柔似歌声般清美的鸟儿轻滑过云际而栖于古建筑之上,万籁俱寂,心念间明澈如镜,一切因缘过往前尘往事皆如浮萍般渐飘渐远,唯有意志愈发之坚毅。
 
     

       此时此刻,倾听内心深处最柔软却也最强大的声音,万般浮躁与精神气力收归一心,方晓佛曰: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一切皆是虚幻,刹那便是永恒之意。

        印度史诗 《摩呵婆罗多》和《罗摩衍那》里面都提到过而在吴哥窟浮雕里都有体现的“搅动乳海”的传奇故事,以不死甘露为诱饵,善者和恶者费尽心计,无论是美女计谋来勾引,或是隐瞒身份无间道,生生世世的信仰有着对肉体无限眷恋的本质,“相信这个肉体会在一次又一次的死亡里不断转换形式。死亡是无常,我们害怕无常,逃避无常,然而永恒正是在无常之中。”

        如此眷恋又能留住什么?

       “自己的短暂生命,城市繁华,帝国永恒,都只是睡梦里一个不真实的幻象而已。”
 
       “如果‘迷’是过程,那么我们离'悟‘还远。”

第三日-崩密列,洞里萨湖

        崩密列,一直被自己拒绝跟团去,是因为再也不想凑团期的热闹。连续两天高强度的安排已经把自己累得疲惫不堪,只是因为老妈的一再坚持,无论我如何劝说她我们会单独租一辆tutu车自己安排行程,都无法打消她必须要跟团的想法。每次都在跟老妈的PK中败下阵来。
  
        但是,今天的两处景点,无论是崩密列还是洞里萨湖,却第一次感受到了心灵上的震撼……

1.崩密列

       Beng Mealea,莲花池的微笑,五头蛇的守候。千年的王朝皆为废墟,纵横交错的树根绵延、汲取着养分、深深扎入建筑缝隙,与断壁残垣融为一体。分崩离析的石头散落堆积成丘陵,石头上曾经镶嵌的蓝宝石被挖,仅留下昔日辉煌之雕刻印迹……

        There always exists certain place that need to be enjoyed lonely, without any exterior disturbance and mood turbulence, whereas those people in chaos can never be involved into.

       结束之际,在门口买了一枚椰子,卖椰子的小姑娘显然对老妈的讨价还价气急败坏,再三解释说自己是亲自爬到那么高的椰子树上摘的,然后手起刀落将椰子开口取汁,动作的成熟老练和眼睛里透露出来的与年龄完全不相称的洞透世事苍凉的眼神。

       而后身边便真的如来时描述所说,一群小孩子围绕在身边挥散不去,要求给瑞尔,要求买之前未经允许拍的照片,给糖和一次性酒店用品已经完全不能满足于他们的需要了。想起人性真的是无法经得起考验的,你的好心慈悲只会引来更多的乞求者,像烈日下驱赶不完的苍蝇蚊虫,到了最后,只好落荒而逃。虽悲悯,却只能深深忏悔自责于自己的无情残酷,可是有限的怜悯又能帮助多少制度不健全的体制下且不愿或者无法为自己而努力抗争的人们?
    
       无论是哪个国家,都会有不够完善的地方,每个人都在想尽办法为了生存而抗争,或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努力,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将椰壳切下一片,以便成为瓦刀从而挖取内里新鲜极美的椰肉,丝毫没有木头般的难嚼,反而如丝滑豆腐一般,入口即化。

2.洞里萨湖

       洞里萨湖,除贝加尔湖之外的世界第二大淡水湖,看不到曾经传说中那片翠绿,取而代之的是河床不停翻涌之泥浆而搅浑成的黄土色。
       暹粒几处景点沙化严重,路边的树木因为过往车辆扬起的灰尘而被覆上红土色,整个国家因为曾经的内战和贫穷,从而导致小小孩子都会说:姐姐,漂亮,两千瑞尔。

       水上人家的父母教会孩子怎么在游客面前讨要小费甚至让小小年纪的女儿表演脱衣舞,而孩子眼里流露出与年龄不相称的空洞与成熟老练却让人内心为之震痛却无奈。
       

        Nobody can grow up without being affecacted by his/her family. Any relationship established, no matter naïve or mature, is the reflection of what you have experienced or burdened before. You can’t help one person to grow up, the reality can only be discovered and realized by yourself at last.

        一次次被美景震惊的同时,也被当地的落后所震撼。回过头来想想我们现在的生活,会不会因为幸福来得太容易,却反而如此挥霍?

       见过三山五岳的日出,看过青海的日出,看过太平洋的日出,第一次,在湖上看日落。

       夕影入海静,沉雁何复归?

最后一日—莲花水池观小吴哥日出

        用了一个晚上说服老妈,最后一日请务必让我自由行,才终于同意我订了tutu车单独去看日出,从四点半开始出发到七点半,紫红色的光晕慢慢地笼罩了这座神邸城池,将护城河边的吴哥寺镂空出一副时光剪影画。

        早起拍摄人群,多以欧美国家居多,偶有日本人夹杂,国人则较少看到,多举旗而成群结队簇拥而至。期间不时听到周边人群的落水之声,回望那一片岸边人群,不禁被那些为了美和艺术追求之极致的人们所折服。

清晨的小吴哥窟走廊……

       临走之际,竟然捕捉到一只与游人抢食物的猴子,同张家界的猴子不同的是,长得个头硕大无比,而且完全不惧游客,抢完后安然蹲坐神庙,如同神邸的帝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印度教尊崇猴子,才会导致这里的猴子堪称一霸

       结束所有景色,回程路上再次遇到难能捕捉的光与影,兴奋的要求停下路边拍摄,拍完便被司机小哥问道,你是日本的吗?一直以来不是被当做韩国人就是日本人,反正没人以为我是中国人……主要还是因为脸大眼睛小

   

        倾洒,如水幕般一泻而下的阳光,迷梦般的自然景象……

       四天下来,依然是队里最逗趣的开心果,虽然跟老妈不少斗嘴,但是到了最后又回归到痛并快乐着的模式。鉴于柬埔寨可以描述的主要以人文历史和风景为主,所以有关人物的故事情节只能淡化,但是在内心我知道,每次旅行最能打动我的依然是在路上遇到的各种你喜欢或者不喜欢,认同或者不认同,但平凡生活着的人们。(《最好的时光在路上》)

       一对幸福的小夫妻,不说话的时候以为还蛮成熟,一说话发现原来也是超级有趣且不流俗之人……

       感谢叶阿姨的抓拍,为了博一团阿姨们开心,我也算是和某位同学舍身卖笑了

       重获自由的我带着老妈坐上tutu车,来到old market, 吃吃冰激凌,挑挑几十元的裙子,只剩回国减肥了

       心系昂贵的艺术品,却还是没有舍得下血本……

       各种1美金的水果汁随意掺和,好喝到想哭,从来没有喝过如此纯正浓郁包括牛奶都是浓浓香气的水果汁……

自由行走之《高棉的微笑》及自助餐。

       看完之后才发现还是不能跟国内的技术水平包括规模场景相提并论啊……

       游记中所有摘抄的部分英文片段全部来自这本25美金的BBC书籍,老妈说你每次都舍得下血本买书……

塔普伦寺现貌

复原原来的样子

巴肯寺现貌。

未被损毁前的样式

       一场柬埔寨之旅,感慨于各种历史古迹保留至今的同时,也慨叹不独立自强不努力发展自身却靠各种外来国家的保护和支援才能继续苟延残喘下去的国家,究竟它的下一步将会何去何从?泰国就在毗邻,却对于其发展无丝毫借鉴作用,究竟是太固步自封还是太热衷于内部消耗?

       结束所有的行程,还是期待回家的路途。身在国内时诸多抱怨,跳出这个圈子来看,是否真正能够领悟到什么?

     


       人生在世,就是对生命的不断体验,期间寻求成长和突破。身边陪伴我们时间有限的亲人,虽然成长环境迥异,彼此之间有代沟,却依然选择容忍,彼此磨合,这,就是我们的爱,我们所谓的家。  

       看一粒沙中的世界,  
       一朵野花中的天堂。  
       把无限握于掌中,  
       把永恒握于瞬间。
              ——威廉·布莱克

本篇游记共含9141个文字,16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人生的意义真的就在于看看不一样的世界啊。

2016-02-12 17:25

引用 黄瓜爱上西红柿l 发表于 2016-02-12 17:25:43 的回复:

人生的意义真的就在于看看不一样的世界啊。

回复黄瓜爱上西红柿l:人生的意义在于把当下过好的情况下,再去看世界

2016-02-12 17:5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楼主请问当地比较适合旅游的季节是?

2016-02-15 11:52

引用 holmes 发表于 2016-02-15 11:52:23 的回复:

楼主请问当地比较适合旅游的季节是?

回复holmes:十二月和春节前夕,是那里的旱季

2016-02-15 12:0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吴哥窟 我要去

2016-02-18 12:2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