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面纱下的日惹——福灵庙

  • 出发时间/2016-01-28
  • 出行天数/12 天
  • 人物/一个人


第二天就是猴年了,除夕夜的晚上,在福灵庙,日惹的华人欢聚于此,庆祝新年。
之前见到的那位慈祥的老婆婆今天一身盛装,原来中国人的衣服那么好看,精致又轻巧。老婆婆在给福灵神上香,八个可爱的孙子围在旁边,对着这座红彤彤的庙宇叽叽喳喳。
老婆婆看我来了,笑咪咪地说:我等了你一天啊,你终于来了,真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还能见面。
第二天,我一个人坐在日惹的机场,外面唱诗的声音,萦绕到远处的默拉皮火山山巅,是啊,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能见面。

福灵庙是日惹的一家华人寺庙,像东南亚很多华人寺庙一样,里面供着儒道佛三家神仙,这与其说是一个宗教场所,不如说是华人聚集的地方。
可能受到爪哇文化的影响,日惹的大街整体颜色偏暗,但是福灵庙站在一个十字路口,无论什么时候路过,都像一个盛装的中国女子,高挽发髻,滚边旗袍,端坐在那里,根本不理会穿梭的摩托和喧闹的人群。

到福灵庙那天是一个下午,日惹的雨季,天阴沉沉的,随时都可能下雨。
Thressya是当地认识的一位医科大学生,对这个矗立在市中心的红色寺庙很感兴趣,第一次见到一个地道的中国人,终于有人可以给她讲解这些神秘的雕花和五彩的怪兽了。

依然是高高的门槛,进门退掉鞋子,踩在锃亮的地砖上。福灵庙并不大,比起国内动辄三进三出的大庙来说,也就是小家碧玉。里面供奉着一位叫福德正神的神仙,后来我查了一下,福德正神就是土地爷。
这里的神仙造像都很小,脑袋小小的,身子也小小的,深深地坐在大庙里面,接受众人的朝拜。
庙里的壁画很有意思,Thressya问我说,这都画的是什么?
墙上的壁画由一个个两尺见方的小格子组成,每个小格子里面都画着壁画。人物的眼神,衣服的褶皱都画得十分细致。进门的几个小格子里似乎画着怒杀曹操,三英战吕布等故事,原来是三国的主题。我很专业地跟Thressya讲起了三国演义的故事。但是走到后面,内容越来越对不上号,一会儿一个牛头马面的判官审问犯人,一会儿一个花枝招展的仙姑端出蟠桃,怎么回事儿?
每个格子下面写着“XXX敬,佛光堂 祈福”等字样,可能是祈福的人捐的壁画吧,如果这么理解,这些壁画也就不是什么三国故事,更多的是消灾辟邪,福到平安的内容。
Thressya很快就明白过来,她是天主教徒,她说教堂里也有这样的壁画,有时候也不是什么特定的故事。
穿过前厅来到后堂,依次拜过了关公,孔子,太白和观音。正要出去的时候,看到三四位老婆婆在做工。
中国人?”一位老婆婆用中文问我?
“是啊!您会说中文?”我和Thressya都很惊讶。很久没有听到中文了。
这位老婆婆就是有八个孙子的那位慈祥的老人,她很慢地说,我会说一点点华语,我妈妈的客家人。但是我很久没有说了,你看我说得很么样啊?
老婆婆的华语一字一顿,比起她们流利卷舌的印尼语,这更像是从储藏室落满灰尘的百宝箱里翻出的妈妈陪嫁的铜镜子一样,精致,斑驳。
几位老婆婆很高兴能有来自大陆的中国人,居然凑到一块儿秀起了汉字。简繁杂糅的字体,一顿一错地写在纸上,老一辈的人写得汉字,很有劲儿,不是快餐时代的年轻人轻浮的鬼画符。
老婆婆说,她们已经七十多岁了,生在日惹,从来没有去过中国,但是从下接受的是华文教育,所以才会讲华语。
“但是我的孙不会了,我的儿也不会,政府不让啊,会杀的!”另外一位陈姓的婆婆说,七十年代以后,印尼就不可以公开讲华语了。
这里我很轻松,不用给Thressya翻译,因为这几位婆婆说一句中文,说一句印尼文,生怕她坐在那里尴尬。
婆婆邀我们吃晚饭,素斋。庙里的素斋向来都很好吃,豆芽菜和酸豆饼,简单,但是总算看到炒菜了。
一边吃,一边听到外面风雨大作,热带雨季的大雨砸得屋顶嗡嗡作响。
陈婆婆从眼镜后面看着我们,说:
“下雨天,留客天,天留你,留不留?”
婆婆居然知道这句话!
“留!”
天要下雨,庙要留客,这等的缘分,我们还推辞什么呢?
我问婆婆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婆婆说,正好,你来帮我们抄福礼。
福礼是一张红纸,上面要写一些祈福的话,写给佛祖的,除夕夜有人买蜡烛祈福的时候,就把福礼贴在蜡烛上,一起烧掉。
很小的一张纸,上面用中文写着:敬奉清油以供福德正神,满堂三宝,诸神菩萨台前添亮光,祈求保佑,合家平安,万事如意,合十。
原来这里的土地爷也是懂中文的。
一边写着福礼,一边跟老婆婆聊天。陈婆婆是个很好玩儿的老人,每次跟我讲话的时候,都要从眼镜后面看着我。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啊?”陈婆婆指着我和Thressya问。
“哈!就是缘分!”
我是名中文老师,带过几拨学中文的外国学生,每次解释“缘分”的时候都力不从心,似乎这个词只能用一个故事来解释,但是我一直没有这样的故事,直到遇到Thressya。
那是到日惹的第二天,在公交站台问路,当地人英语并不好,这时,一个不带头巾的大学生走了过来,看到我在问路,很热心地告诉我该怎么走。
这位女大学生就是Thressya,因为没有带头巾,头发披到后面,显得头特别大,而且毛茸茸的。
事情如果就这么结束了肯定不能称得上是缘分。
过了两天,我从婆罗浮屠回来,坐公车去找一个朋友,正在等车的时候,Thressya毛茸茸的大脑袋又出现在站台上。两人对视,真得很惊讶,日惹很小吗?居然又遇到了。
“你去哪儿?”Thressya问
“cinema backery”我的朋友在那里等我。
“哈!我也要去那儿!”Thressya每次激动的时候,眼镜都显得特别大。
原来我们要去一个地方。于是坐在同一辆车上,聊了很多。她是信奉天主教的,外祖父是荷兰人,祖母是客家人,但是她不会说中文,也从来没有见过来自中国内陆的中国人。中国对于她来说只有澳门,因为有一个好朋友在澳门上学。当然还有白蛇传里的白素贞,因为她说白素贞太漂亮了。
她问到我为什么来日惹
其实,第二天我就要走了,去另外一个城市,日惹对我来说没什么意思。
“你呆了几天?”
“四天了”
“四天哪里够啊!你以为日惹只有婆罗浮屠普兰班南吗?”Thressya一副怎么没早遇到她的样子。
两个人坐在巴士上,看着外面起起伏伏的城市,聊着各自的国家。看惯了北京的光影流电,日惹的夜晚只能说是星光点点,更多的地方是一片片的黑色,居民家门口的灯光映出了大树的轮廓。
巴士走了很长很长,终于到站了。我和Thressya走进那个咖啡店。
朋友微信问,到了吗?没有看到你啊
我说我到了啊。
朋友发来位置,我问Thressya,你确定我们没走错?
看到位置的她眼睛更大了:“sorry,我以为日惹只有一家cinema backery!你要去的这家在城南,我们现在在城北~~~”
这个毛茸茸的大脑袋一直在说对不起,我说没关系啦,反正是度假,没有什么时间限制的。
后来她帮我打了一辆摩托车,成功找到了我要到的那家店。
再后来,我改签了机票,决定跟Thressya好好欣赏一下“三四天根本不够”的日惹
老婆婆一定完我们的故事,拍大腿大声说:缘分啊!
“你有没有对她有意思啊?”陈婆婆又透过眼镜狡猾地看着我。
“哈哈,婆婆你太酷了!”
缘分啦,无关风月。
后来雨小多了,福礼也快写完了,婆婆说,除夕那天你们一定要来做拜拜,很热闹的这里。

除夕这天,Thressya有事儿没能来拜拜,我自己来到福灵庙,跟这里的婆婆们告别,因为第二天我就要回国了。
这里的拜拜热闹异常,在国内根本看不到这种景象。整个庙都被装饰成红色,人们零点过后互相祝福,一根根巨大的蜡烛烧得红彤彤的,每个人脸上都浮现着新年的喜庆。
爆竹声声,陈老婆婆得知我要走了,抓着我的手说:“下次来日惹,记得来找我!”
真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再来日惹,不过这次的缘分,已经足够让我回忆这个地方很久很久了。

本篇游记共含3128个文字,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有机会一定要去看一下,挺好。

2016-02-13 21:56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不错。

2016-02-13 23:23

支持了
,我的游记: http://www.mafengwo.cn/i/5364777.html 
吉隆坡,清迈,芭提雅,拜县,香港11天自由行游记,喜欢的话希望留言点个置顶

2016-02-13 23:24

很不同的一次出行~~

2016-02-15 12:53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