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Flicka's travel life】繁华外上海,黄金秋日行!

29
Flicka LV.15
2016-02-14 21:33 910/7
  • 出发时间/2013-10-01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2000RMB

给我码过的字、拍过的图,一个传送门!

#游记小赛#【Flicka's travel life】烟花三月阴雨晴,镇扬江畔红蓝绿!http://www.mafengwo.cn/i/5454233.html
【Flicka's travel life】繁华外上海,黄金秋日行!http://www.mafengwo.cn/i/5392141.html
【Flicka's travel life】浅尝秦淮夜宴、细品金陵博物、全景西塘探访,能不忆南京http://www.mafengwo.cn/i/5381812.html
【Flicka's travel life】恩施利川重庆建始,又笑又哭的串联游!http://www.mafengwo.cn/i/5379917.html
【Flicka's travel life】宁波奉化绍兴,黄金秋日行.....http://www.mafengwo.cn/i/5375792.html
#2015旅程总结#【Flicka's travel life】夏末的千分之一岛屿—菲律宾PG!http://www.mafengwo.cn/i/5362401.html
【Flicka's travel life】夏日厦门,说走就走......http://www.mafengwo.cn/i/5358648.html

        多年前,这个王冠花顶还在建,多年后再来,花顶绽放了。
        璀璨于夜幕之下,繁华之上,美得令人难忘!

忆上海

       上海是十年前去的,再去是两年前。不得不感谢ZX的友情接待,充分可以颁给你“中国好同学”这个头衔。国庆的宝贵休假,全部用来带我游上海,还要接待我的同事好友LQ。因为我的坚持,临时调整房间,把新家的大床让给我们两个小女生睡,自己搬到沙发上,贴心的为我们换了新的被单床单(虽然丝绸被单被你在洗衣机里洗的皱巴巴)。睡不着的夜,在吊床上遥望松江小支流的夜幕和地铁的飞驰,回想高中的模糊记忆。感谢在中国的这个角落,你短暂的为我们提供的安居之所,让陌生的上海有那么一些熟悉,让多年后的回忆还能被点滴拾起。

        说这么多感性的话,是因为感谢仍在,也其实因为要慢慢抽取回忆,就像邓布利多的冥想盆,抽丝拨茧,真的是很长久了呢......

国庆前一天

       真的是买不到去上海的票,也因为配合ZX的休假期,咬咬牙,我居然买了硬座车票,夕发朝至到虹桥。想着曾经去凤凰的经验,半夜硬座车厢都下空了,还可以倒下睡,我一点没有预计的踏上了旅程。然后三个人的座位四个人坐,LQ和我一夜难眠的在踮着脚都无法通过的车厢内,数着一个个过路的站台名:两点在衢州,四点过义乌,五点过杭州东,六点过海宁,六点一刻过嘉兴,六点四十五过嘉善……盼太阳盼晨曦的等到近松江,发现中国好同学家坐地铁可以直接到松江站台来接,就速速跳下车,拖着行李箱挂着黑眼圈踏上了“大学城”的土地。
       ZX同学骑着那辆已经丢失的小电驴,在前开路,的士司机紧随其后的穿过一座又一座新建的漂亮楼盘,把我们送到目的地。回到同学家,就跟自己家那样的,安心了。旅途上的最好待遇,也不过如此了。疲惫的倒在床上,年轻着不觉睡意。
       想着十几年前的上海样子,还有即将去的心心念念的豫园和条条老街,不觉有些激动。

国庆第一天

豫园

       最想看的是龙头墙,这个园子就在九曲回廊的末尾,十年前九曲回廊桥上满满是人,现在更是水泄不通,好在我一点也不想去凑热闹。繁华都市里的百年园林总有宁静的理由。ZX说我就是个豫园导游,可以将里面的历史典故说个头头是道,因为某一处没有走到,硬是赶着要闭园了还要重走进去瞅一眼。其实我早已将其中的故事抛诸脑后了,当年导游之功完全得益于临行SH前连续看了两部园林纪录片,又饶有兴趣的看了《豫园》的介绍书,对图解释,这怕是我最在行的了,更何况还是XD实景展示。
       豫园始建于明朝时期的私人花园,素有“城市山林”之誉,又有“奇秀甲于东南”之说,是江南园林中的一颗明珠。美誉称赞不已,但亲自去后发现是大隐隐于市,在四周的高楼大厦,两旁众多的商业店铺包围之下,一个可谓袖珍的园子。

        豫园园主潘允端是明刑部尚书潘恩之子。古代贵族、文人墨客因考试落第、做官不顺而回乡造园排解心中郁闷。明朝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潘允端以举人应礼部会考落第,便也由此萌动建园之念,在上海城厢内城隍庙西北隅动工造园。嘉靖四十一年,潘允端出仕外地,无暇顾及建园,其《豫园记》中说:“垂二十年,屡作屡止,未有成绩。”
        万历五年(1577年),潘允端自四川布政司解职回乡,便集中精力再度经营扩修此园,并聘请园艺名家张南阳担任设计和叠山。此后,园越辟越大,池也越凿越广。万历末年竣工,总面积称70余亩。
        明代中、后叶正值江南文人造园兴盛时期,上海附近私家园林不下数千,而豫园景色、布局、规模足与苏州拙政园、太仓弇山园媲美,公认为“东南名园冠”。
       当年自然环境优越,四周千余座园子并立,可谓胜景,可叹今人只能在想象中去品味这般壮阔,在图画中去寻找旧日的影子。
潘允端在《豫园记》中注明“匾曰‘豫园’,取愉悦老亲意也”。“豫”,有“安泰”、“平安”之意。足见潘允端建园目的是让父母在园中安度晚年。但因时日久拖,潘恩在园刚建成时便亡故,豫园实际成为潘允端自己退隐享乐之所。
       不过潘家家道中落,后又经清朝年间转手他人,民国年间战乱纷争,建国期间各种整修,豫园早已不再是潘允端的那个让父母安度晚年的园子了。

       大假山是豫园景色的精华之一,也是江南地区现存最古老、最精美、最大的黄石假山。大假山用数千吨浙江武康黄石建成,由明代著名叠山家张南阳精心设计堆砌,也是他唯一存世的作品。山高约14米,陡壁幽壑,磴道隐约,迂回曲折,气势磅礴潘允端在《豫园记》中对大假山的评价是:“峻    颇惬观赏”。 

       可以说豫园中的许多主要建筑:玉玲珑、玉华堂、会景楼、九狮轩、青石环龙桥,积玉假山、浣云假山、玉玲珑照壁、百米积玉廊、内园古戏台、三穗堂、仰山堂等周围景点都有后代修复重建的影子,有其型却无其魂了。然而散布于豫园的许多砖雕、石雕、泥塑、木刻,不仅历史悠久,而且十分精致。这些小物件依旧如昨,静静诉说的这豫园的前世今生。

        穿云龙墙位于点春堂西,龙头用泥塑成,龙身以瓦作成鳞片,龙首威武,龙身蜿蜒。整条龙似欲昂首腾飞,穿向云中。

    鱼乐榭  “鱼乐”两字出典于庄子的《秋水篇》:“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庄子曰:‘??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取名“鱼乐”,蕴含着园主人对庄子的仰慕和避世隐逸的心情。小溪长仅数丈,花墙把小溪隔而为二,墙上开设漏窗和半圆洞门。从鱼乐榭望去,但见一池碧水悠悠而去,不知何处是尽头。

        银杏树高达21米,枝叶茂密,刚健挺拔,相传为建园时园主人手植,已四百多年。

      “点春堂堂名出自苏轼的词句“翠点春妍”。整座建筑为五开间大厅,高敞轩昂,宏丽精致,扇上雕戏文人物,梁柱花纹造型奇特,饰以金箔,色彩鲜艳。堂后有临池水阁,上有匾额曰“飞飞跃跃”。点春堂建于清道光初年,小刀会起义时,这里是起义军的城北指挥部,小刀会领袖之一太平天国统理政教招讨左元帅陈阿林在此办公,发布政令,称“点春堂公馆”。

和煦堂西有双龙戏珠。

       元代铁狮位于“渐入佳境”游廊前。左雌右雄,铸造于1290年,底座上有款识:“章德府安阳县铜山镇匠人赵璋”、“大元国至元廿七年岁次庚寅十月廿八日”。

        楼宇不谈,只说一件宝贝:玉玲珑。玉玲珑为江南大名石之一,高约1丈余,玲珑剔透,周身多孔,具有皱漏瘦透之美,为石中级品。古人曾谓“以一炉香置石底,孔孔烟出;以一盂水灌石顶,孔孔泉流”。古人的雅趣现今我们只能靠想象了,但是玉玲珑,剔透多空的扭曲样貌,在我的园林认识中,它可谓用惊为天人来形容了,这之后看过的园子里这样的宝贝再是没有了。

       玉玲珑与苏州瑞云峰、杭州绉云峰,并称江南大名峰。据说:石上原镌刻有“玉华”两字,意为是石中精华。石前一泓清池,倒映出石峰的倩影。石峰后有一面照墙,背面有“寰中大快”四个篆字。据记载,宋徽宗赵佶为在首都汴京造花园艮岳,从全国各地搜罗名花奇石,号称“花石纲”,其中有的奇峰因故未被运走而留在江南,称作“艮岳遗石”,玉玲珑即其中之一。明代,玉玲珑到了上海浦东三林塘储昱的南园中。储昱的女儿嫁给潘允端的弟弟潘允亮。建造豫园时,潘家把玉玲珑移来。据传,玉玲珑从三林塘移往豫园渡黄浦江时,江上突然起风,“舟石俱沉”;潘家请善水者打捞上岸,同时又捞起另一块石头,那就是现在玉玲珑的底座。

        船舫位于内园假山上,亦称“不系舟”,为一旱船,船头前铺地砌成波浪状,如行水中。

       豫园的故事太多,但转完一圈三小时也足矣,看过古戏台,我们便出了园子,九曲桥上满满是人。ZX带着我们外围突破,直奔南翔小笼包。一楼客满,我们上了二楼,本想着可以临街靠窗观景,一韵古人情怀,哪知事与愿违,坐在了楼梯口处。好在此刻还不是饭点,下午四五点的光景,这次只是略等便上菜了。大大的包子没看出哪里小,一只几十元的价格不知道现在涨价没,实在觉得没有鲜亮亮的小杨生煎好吃,上海人的本帮菜我是不爱的,十年前那一桌桌好饭菜,我唯一记得的便是加了糖的武昌鱼,淡水鱼不是滋味,海水鱼也不是滋味。想起十多年前来的时候,排得长长的队伍,当时没吃这小笼包现在也更加觉得并不遗憾。阔别多年,上海依旧除了甜点,再无感其他美食了。

国庆第二天

       上海之行从第二天开始便是错峰出游,对照着老上海的游历路线,我们地铁公交辗转几道,来到了传说中的思南路。不要问我有什么特色小吃早点推荐不,作为一个武汉人,来到上海最要习惯的就是头天晚上买点面包,早上凑合着吃,别做梦魔都人民一大早起来外出摆摊。

虹口足球场

        多伦路位于上海苏州河以北的虹口区中部的鲁迅公园板块内。一大早我们坐车先到虹口足球场遛弯,这也是计划外的行程,这个传说中的中国第一座专业足球场、上海申花足球俱乐部主场,还有“虹口不败”的经典故事(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的前20年北京国安从未在虹口足球场取得过胜利,一直是申花战赢。直到2014赛季,上海申花第一次在虹口足球场负于北京国安,比分是0:3,“虹口不败”就此作古。),不得不说让我有些激动,即使我是个不折不扣的非球迷。

        这天胡走乱逛的去了两条上海老街多伦路历史名人街和思南路历史风貌保护街区。

多伦路

       掠影过虹口体育馆,我们经人指点由四川北路步行来到多伦路口。超大的牌坊和明显的标志牌,不知怎么记忆里总也忘不了多伦路口的奶白色洋房和马赛克贴瓷砖装饰,金秋的暖阳下一股欧陆风情扑面而来。

       多伦路原名窦乐安路(Darroch Road),以曾受到清朝光绪帝接见的英国传教士窦乐安命名。这个传教士在当时虹口公共租界地块上,象征性地花了些钱,买下了这片土地。这里中、美、日三不管的宽松环境、便宜的地价和淞沪铁路近在咫尺的交通,让他动起了经商的脑袋,填河造路,招商引资......于是,新的路名便叫窦乐安路。

       入口处的牌坊上立一联:“一条多伦路,百年上海滩”。右侧一排浮雕石碑,上面悉数列举了30年代一群中国左联作家,诸如鲁迅、茅盾、郭沫若、叶圣陶等文学巨匠以及丁玲、柔石等左联作家等人,甚至包括鲁迅先生的挚友内山完造。因为在那个风云年代,他们曾在此频繁地进行文学交流,他们的故居景云里一幢坐北朝南的3排三层小楼,也在这条小路上。一下聚集了这么多的文学巨匠、文坛作家,不得不令人肃然起敬。多伦路也因此号称“现代文学重镇”,而诸多的海派建筑则成为“露天博物馆”。

       多伦路全长不过550米,呈L字型,然而这条名不见经传的老街,却是中国近代史上许多彪炳史册的文坛名流曾经工作与居住的地方。其中就包括了鲁迅、茅盾、瞿秋白、丁玲等,台湾作家白先勇也在这里的白公馆里度过童年。

       门口立内山完造像,大概为了应景。其实内山完造的书店旧址在与多伦路交汇的四川北路上,相隔极近,况且对于故居在多伦路的文豪鲁迅来说,内山书店实在是生命中太重要的场所。从1927年10月鲁迅首次去内山书店购书到1936年逝世止,他去内山书店五百次以上,购书达千册之多。

       不仅如此内山完造利用其日本人的身份为中国进步力量作了很多事。他多次掩护、帮助鲁迅等进步作家,四次掩护鲁迅避难,郭沫若、陶行知遭通缉,他帮助避居,周建人、许广平、夏丏尊等被捕,经他悉心营救获释。1932年起,内山书店成了鲁迅著作代理发行店,出售当局禁止出售的左翼进步书籍;他三次帮助鲁迅举办木刻展及一次木刻讲习班;方志敏在狱中写给党中央的报告、北平东北大学地下党等转给鲁迅的信等都由内山书店转交。

      因此你也就不难理解内山完造和鲁迅的深厚友谊,以及这一批左联斗士在多伦路上所占的重要地位,产生的深远影响了。

       多伦路上还有上海的一座重要的文化场馆,多伦现代美术馆。或许当年的激进前卫思想,在这里再续精髓,再传后世了。

       这是一只破鞋子,怎么让人想到了济公,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


       白色墙壁外搭着红色铁制露台天棚,古典园林外架构现代主义的钢筋混泥土,前卫而又出挑。上海的时尚与古老在这些建筑里可见一斑。

       现代美术馆的作品大多很前卫。其中展出的一组乐谱我很喜欢,有手写修改的痕迹,还有信手的涂鸦,总觉得莫名的亲切。很奇怪的就是曾今喜欢的展品有些再看不再感兴趣了,但是却有些逐渐的深深触动你。即使它不再立体,而是成为了你拍摄的胶片作品。

       由多伦路逛出则到上海的市井街巷之中,随意找一家小馆点了土豆丝盖饭,川味风格不带甜,乃是极合胃口了。酒饱饭足,公交指引一路坐车到思南路,下午半天就丈量了另一段历史长度。
       多伦路到思南路坐167,半个多小时,不堵车即到。一个在外滩以北,一个在外滩以南,中间还隔着个人民广场。

        淮海中路又名霞飞路,20世纪二、三十年代,堪称上海城市的时尚之源。这条长约4公里的商业大街,名店林立、名品荟萃,其中不少是俄侨老店,或是法租界同业之最,他们以欧洲样式的商业布局,展示着几乎与欧美发达城市同步的高档生活消费品。因此这里的建筑也多大气张扬,但一天的老建筑看下来,这些也只是过眼烟云了。继续前行不多久,就可以看到思南路的指示牌。

       瑞金一路上的瑞金公寓,满满的欧陆风情,你可知当年它又住进过哪些叱咤风云的人物呢?走至路口,就步入主干道淮海中路。

思南路

       思南路横穿了淮海中路、复兴中路、建国路,一头靠近泰康路徐家汇,一头靠近淮海路步行街。
       坐车并不在思南路下,不知怎么走到了启明中学,也就是瑞金一路上。从瑞金一路往南,就会在马路边发现一个毫不起眼的蛋糕店,那就是鼎鼎有名的红宝石。

       听到我们路遇红宝石,ZX同学异常激动的要我们多买几个回家,当时还笑话他吃多了长肥,现在却是只能望图兴叹了。得不到的总是想念!
       比起红宝石正宗的怀旧味道,红宝石的故事更加动人!

       没有年轻漂亮的售货员,只有中年微胖的阿姨收银,有序排队的上海人们一买7、8盒的架势,着实让我们有些吃惊。看到海尔大冰柜的盖子揭开,白的整整齐齐的奶油小方,一直堆到顶,就更诧异了。听说这里的蛋糕从来不愁卖,只愁买不到。坐在红宝石里红格子布铺着的小方桌上,吃着小蛋糕,好像就回到了五六岁的那个年代,老旧而又新鲜。窃喜这一段路的偶遇,吃到了老上海的挚爱甜品。

       红宝石的这个蛋糕,我当时真心觉的像放了老鼠屎,只是回想味道超好。现在一看名字,突然醒悟是栗子酱,前不久吃的栗子蛋糕号称什么进口云云,原来两年前我就在上海吃过了。而且还是英式原汁原味。吃过下午点心,已是午后三点多了,继续行走。

     思南路,位于上海的静安区。1914年,在上海法租界第三次扩张的当年,法租界公董局修筑了这条马路。为纪念在1912年8月13日去世的法国著名音乐家Massenet而命名为Massenet,Rue(马斯南路)。

      插播一下我了解的Massenet。他创作了歌剧版本的《少年维特之烦恼》,这部四幕歌剧于1892年2月16日在维也纳宫廷剧院以德语首演,次年1月又在巴黎歌剧院用法语首演。剧中第三幕维特在绝望中唱的那首著名的咏叹调“不要唤醒我”,激情澎湃,感人肺腑,在法语歌剧中是少见的名作,是男高音的保留曲目。 如果这首歌没听过,那你也还是应该知道他曾为歌剧泰安司(Thais)所作的幕间曲《沉思》,一首小提琴冥想曲。女主角Thais在沉沦的深渊中,渴望憧憬着清明湛蓝的天空,在宁静起伏的旋律中,典雅悠远的曲调,传唱百年。特别是后者《沉思》真的是经常被选为电台背景、朗诵配乐。

       瑞金一路上的瑞金公寓,满满的欧陆风情,你可知当年它又住进过哪些叱咤风云的人物呢?走至路口,就步入主干道淮海中路。

        行走在思南路上,回忆起经典的乐曲,几乎无人的空荡街道,顿时在十一长假的日子里精神富足的享受难得的恬淡生活。
        之所以这条路上寥寥无几只有我们几位行人,其原因还要和这条路上的建筑关联起来。思南路除了拥有当年法租界上小马路的共同特征:两侧满是阴翳的法国梧桐外,还有着不同于其它马路的独特吸引力:二十几幢花园式洋房,集中了老上海近乎全部的民居样式。

       思南路上最有名气的的建筑要数73、71号——周公馆,这里是中国共产党代表团驻沪办事处旧址。1946年~1947年国共谈判期间,周恩来在这里工作、生活,并曾在此接待美国总统特使马歇尔,与国民党政府代表等交换意见,还举行过中外记者招待会。因此这里被誉为周公馆。这也是这一地区少见的四层洋房(一层地下、三层地上)。这里的竹篱笆墙两米多高,完全围住了建筑,当时还抱怨这怪异的篱笆,后来才知这也是特意留下的历史痕迹,多年精心维护的成果。

       思南路走到头下午四点多了,另一历史建筑梅兰芳故居没能看成。只得看看书聊以慰藉。
      走在这条老街上,意识里那些民国、抗战历史里响当当的人物仿佛又活了起来,你看他们在这座座小洋房里里或畅谈、或伏案、或锄草、或观星......于是你就明白了那些文学作品背后的真实人生。

田子坊


       这一天的暴走还没有到此结束。真心佩服自己那时的年轻与韧劲,或许现在的我已经不会再这样走过城市的一条条街道了。傍晚变天,大风呼呼的吹起,我和LQ一路询问,总算顶风顶雨的找到了田子坊
       去往田子坊的一路都各种高格调小店,甚至还有一座小型的琉璃博物馆,真是大开眼界了。这个画家黄永玉、陈逸飞和摄影家尔冬升及一群艺术家们复活的上海老石库门街区满满是现代的商业气息,只是13年的文化创意产业街区对于我们还是第一次体验。

        田子坊的众多小店已经模糊在记忆中,没有丝毫的印记了。倒是抬头望天,四处横支的电线和晾衣杆让人倍感亲切,就像汉口的旧里弄。

       在新事物的外表下裹挟着的旧历史,不由得显得那样的弥足珍贵。
       在田子坊的夜渐渐深了,国庆的暴走一日也终于愉快而又辛苦的结束了。

国庆第三日

淮海路武康路

     前一天的暴走再第二天继续,当你拿着一本超级具有诱惑力的书籍时,你就忘记了旅途的劳累,只会想到快点去那其中的世界体验看看。
     于是第三天我们又重返了淮海中路,目的地是武康路。

     上海人有句话叫:外地人逛南京路,上海人走淮海路。可见淮海路在上海人生活中的分量。只是这一次我们再度路过,仍是匆匆,再加上国庆的上海本地大约都出国或者外省度假了,一路走着越发觉得人烟稀少。阳光明媚的时候走一条历史老街,两侧满是梧桐树沙沙作响的声音,偶尔远处传来一两声自行车铃,这样的生活会让你深深迷恋。

       武康路真的很美,路口交汇处就能马上亮瞎你的眼球。一幢法国文艺复兴建筑式样的公寓大楼,顿时就奠定了武康路的超高“颜值”。仔细看,你会发现公寓的二层有一圈围廊,顺着往下走,长长的公寓墙面,像折叠了过一般,搭配法式红檐阳篷,格调不是一般大气!这座建筑是匈牙利的著名设计师邬达克设计而成,能够不出国门欣赏到这样的建筑佳作,我真心是很满足的!

       这是武康路的858号东美特公寓,现在则更接地气的命名为“武康公寓”,和众多的法式建筑一样占据了街角最黄金的地段,好似一艘扬帆起航的超级战舰,因此它也曾被称作“诺曼底公寓”。这个名字在我看来最配它不过了。

插播:邬达克也算是上海的历史名人了,从1918-1947年,他在上海接手并建成的项目有50多个,单个建筑则超过了100幢,外滩上三十年代被誉为“远东第一高楼”的上海国际饭店,“远东第一影院”的大光明电影院,都是他的作品。而他建筑之中90%的作品都留在了上海。对比他的这些作品,你会发现红色砖墙非常显眼,这种出挑大胆前卫的设计,即便是现在看也是非常美丽的。

       铁质拱门,精致美丽的花纹。这样的门不知道是不是世界尽此一个,但是现在居住于高楼大厦中的人们是永远只能用眼观赏的了。

        这是武康路上正在装修的小店,长假还在辛勤劳作的店主,不知道这些年过去了,他的生意如何?若有机会能再去那真是很幸运了。

       顺着武康公寓一直往下走,你就会陆续欣赏到武康路上30多个名人的旧居,西班牙风格、法国洛克风格、文艺复兴式建筑比比皆是。

      择拣几个印象深刻的说说:

390号
       原意大利总领事官邸,现在则是上海汽车集团的资产,非常空旷的院落,大约也是因为节假日无人上班的原因,紧锁的铁门内望去,水池绿地,还有车棚、旋转楼梯,怎么也和汽车制造联系不起来。

393号 黄兴故居

       走到路口有个徐汇区老房子艺术中心,这是我很欣赏的地方。武汉的老房子、青岛的老房子、北京的老房子、成都的老房子、上海的老房子,这些我去过的地方,仅此一座艺术中心,将老路上的这些历史文化价值深厚的房子集中介绍。小三层的房屋,格调高雅,淡橘黄的灯光给人旧上海的错觉,温暖倍增。

       这个艺术中心,原本也是一座老建筑,中空设计,布置了全部老房子的建筑模型配以详细介绍,二层围廊则壁挂展出了所有的老房子实拍大片,弥补不能一一走到内部参观的遗憾。如果时间有限的朋友,完全可以先来此处,即可观其精华。如果是时间充足,这里大堂内的饮茶间,开放式阅读处也完全满足休息小憩的要求。我们就是走了一半路程,来此处歇脚半小时,精力充电了。

 393号
      黄兴故居

很喜欢这个信报箱,不知道谁的信寄给谁看啊.....

      再往前走到湖南路口,则是大名鼎鼎的湖南别墅。解放后是陈毅元帅和邓小平曾今的巨所。

       还有一所小巧玲珑的世界学校,真是世界化的国际学校,别看小印象中国际风范十足,就连小小的花园都是中英文双语搭建的文化长廊,可爱不失大气。回来一查,这里居然还曾培养出一个诺贝尔物理力学奖的华裔科学家,特别是这些年逐步了解江浙、上海的教育,深深感到经济发达地区的“贵族”学校,在贵族的光环之下,更多的国际视野和经典传承,真是让人深深羡慕的。

       开普敦公寓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最大的设计机构公和洋行后期杰作。这是一幢混合结构四层楼现代公寓。其沿街立面十分简洁,外墙体满是淡黄色。楼外形态十分像在大海中航行的船舰船头。
        开普敦公寓这种三棱体的船舰形设计因地制宜。 20 、30年代是上海近代建筑发展的高潮期。无数中外富豪竞相在徐汇地区兴建别墅、公寓。无序且相争的房地产开发产生了不少街头转角的“边角料”土地。在这寸土寸金的旧上海,这种地都显得尤为可贵的,设计师充分发挥才能,自由而大胆地描绘街区建筑。

113号
       巴金故居,我最喜爱的文学家没有之一。就是在个绿色草坪的院落中,他完成了《随想录》这一部“说真话的大书”,参观院落看着青青葡萄藤,看着三层小洋房,看着阳光透过玻璃洒落露台的写字台上,仿佛巴金还在座椅上静思落笔。不在可惜这位巨匠的逝去,因为伟大的精神与灵魂和这座小洋楼同在。

210号     
       从徐汇区老房子艺术中心出来,还有一处最值得推荐的老房子——罗密欧的阳台。武康路210号。我很喜欢的门牌号,和生日正好对应。这处建筑不对外开放,紧闭的大门,沉重的拒绝赶。但是二层镂空的超大阳台却跳跃在你眼前,没有丝毫的躲闪。其实这公主一般的阳台不是你所想象的小说家笔下的罗密欧的阳台。这座西班牙式样建筑,独有的圆形拱门上方,你会错过的那一处弧形转角,镶嵌有雕花镂空设计的,这个隐秘的只能从内部观察的阳台——它——才是作家陈丹燕在《上海的风花雪月》一书中说到的:“不知道哪个朋友曾经点着它说,那是罗密欧要爬的阳台,从此,大家都叫它罗密欧阳台。”

       武康路上无论是大户家的洋房,还是普通居民住着的牌楼,都有不经意的美丽细节。这座葡萄藤蔓延的大门,两旁线条型砌成的水泥墙,还有冒出高墙外的梧桐树背后的故事,无论知不知道,都吸引着具有好奇心和体验感的人们,一次次行走于此。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蒋介石与宋美龄结婚时,宋美龄的陪嫁“爱庐”,现在属于Sasha’s西餐厅和上海音乐学院中等音乐专科学校。

      宋美龄曾经多次说过:“上海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对它有特殊的感情。我之爱恋它,更甚于自己祖籍地海南岛。” 
     这幢花园洋房一说是宋美龄母亲倪桂珍在1918年丈夫宋耀如病故后买下,一说是宋氏姐弟共同出资购买送给母亲安度晚年的,整幢建筑是西欧乡村别墅风格,建筑面积为660平方米,花园980平方米。

蔡元培故居

       作为中国教育界的标杆人物,我们追随着大路标,去随意逛了逛。在这偌大的城市之中,难得的假期之中,走过、路过、没有错过而已。

       感知历史的同时,还感受着当时的自己行走于历史之中,以及多年后成为历史的那个曾经的自己。

       走出武康路,就已经在街头迷失了,无论是照片里还是百度地图里,怎么样都无法回忆起是怎样穿越了复兴西路、长乐路,最后来到了计划外的蔡元培故居的。来到这里你会忽然发现,中国的不少名人因为战乱和家族迁徙曾在多个城市地点都曾生活过,于是各个地方都会留下他们的故居。这也算是他们对曾经滋养与陪伴他们生活的一段岁月的这座城市的礼物吧!

      蔡元培故居消磨了半个早上。步行即可找到静安寺路得天桥,寺内香火很旺,然而我们的下一站目的地人数更多。地铁坐到人民广场,然后出站,广场四方形,四面四座值得参观的场馆。

上海博物馆人民广场

       人民广场也是让人惊讶的地铁站,居然有多达13个的出口,地下面积层数都非一般巨大。我就不百度描述了,SH大家人生之中我想怎么也会路过去到的,体验一把就懂了。(另外北京天安门广场地下想来也必然超大,但由于我几次去都是走的路上,所以也就不能类比感受了。)ZX同学曾今无不自豪地介绍这里的地铁乘警上班都使用自动代步车,地下任意一层都大的可以开小车随意走动。但即便这样这里仍然是摩肩接踵的人流程度,武汉的光谷地铁站与之不可同日而语!

       上海博物馆、上海规划展示馆、上海大剧院、上海市政府。这四个重量级,我们选择了博物馆。在我的观念中,若是时间有限,去往城市中的博物馆,总是没错的。时代瞬变、城市发展、建筑拆建,只有这个地方会在保留的基础上积淀着,藏纳古今,融汇万象。也只有这里的东西,世世代代经历着人们的回溯认识。

       上博的所见所闻,用图片代替介绍。文字不如图片,图片不如亲历,一定是这样的。

      真的是强烈的暴走,真的能感受到腰酸脚麻无知觉。但一切都值得。

      最后附图,你看这么多的保安,就可以想到上博的巨大人流,这一幕也长久的留在回忆之中。

      上博没有预约,排队进去的,大约排了近一小时,在长假期间已经很短了,正好利用这个时间在广场小摊上随意解决了午餐。一进去,我和LQ就决定分开逛展,太大太多个展厅,满满当当的人群,真是无法看全的。后来证明我们的这一决定无比的明智,也感谢我们互相,各自都将看过眼的珍奇一一拍照,只为没看到的那个能在照片中一览,直到相机没电,场馆工作人员不断催促闭馆,我们才依依不舍的最后从场馆步出。

       走出夕阳已下,再回头望眼,巨大的碧玺坐落在这繁华的城市中央,它的光芒虽然比不了繁华都市的灯红酒绿,但是绝对的:它是一颗夜明之珠,熠熠生辉。

外滩

       晚餐已经不记得在哪吃的了,上海之行留下的果然是暴走、暴走、暴走......
       应该是中国好同学ZX在人民广场来接的我们,然后各种转车走路就到了外滩。好同学说有国庆烟火,一定要看,LQ同学说没来外滩不到上海,我说十年前的外滩如今怎样了呢?这样大家还是挤着人流、咬着牙齿去了。走了很远应该,万国建筑群看了,英雄纪念碑看了,外白渡桥也看了。当然传说中的烟火没看到!我想根本就没有,这会都快十点了。然后ZX非常轻松的说,这会地铁收班了,我们不能原路返回了。天哪!中国好同学,你家在松江,国庆地铁收班比平时还早,没有直达公交这些事情,为什么不在逛外滩人海之前交代!要知道我们走不动了,还在外滩边的小南国外——草坪上休息了好一会,直到风吹发凉!!!无论怎么变,外滩不看人海,不看建筑,电视里也经常出现啊!我完全可以不看的说!

       于是——这时高大的中国好同学还是给出了让人冷静的方案——坐船,到对江就可以回去了......后来到底怎么回的松江,记不得了。然后坐上海小轮渡到是记忆深刻。特别是此时相机非常不给力的没电了,于是轮渡上所看的景象就深深的映入了脑海里。2元不到的价格游览了黄浦江景,还不用担心人流如织。
       然后东方明珠看了,世贸大厦看了,金茂大厦看了,到底是怎么回家的呢?

        边写边百度地图,实在不明白,我们坐轮渡到岳家嘴明明是回家的反方向,当时好同学到底是怎么把我们带回家了的呢?
        也许ZX自己也忘记了,那么这一定就成为了未知的旅行之谜了。
        就这样我们在上海的又一日,伴随着星辰变换,结束了。

国庆第四天

中华世纪宫

       上海的最后一天,去了世博的主展区,中华世纪宫。然后就是各种走、看、拍。总有人问,那么多你记得吗?看了有什么用?
       这个问题真的很让人不愉快!看多了就会有记得的,就会有感兴趣去研究的,而真心的,比起那些浩如烟海的知识,真的真的,观看时的感受才是真正重要的。就像你和爱人在一起,他不是高富帅,但是你却欣赏并愉快!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