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下诺夫哥罗德,苏兹达尔,索契寒假春节之行

俄罗斯旅游记录:

圣彼得堡详细景点介绍:
http://www.mafengwo.cn/i/5368442.html
摩尔曼斯克北极光之旅:
http://www.mafengwo.cn/i/5363842.html

微博:枣红狐狸   
http://www.weibo.com/shinden
微信:shinden948

下诺夫哥罗德看望朋友

折腾了一个月的考试终于结束了,想想来俄罗斯读书一年多了,整天埋在书卷里。俄罗斯那么大,除了圣彼得堡莫斯科和最近去的摩尔曼斯克。其他地方还没去过呢,于是决定趁寒假出去走走,第一站就去下诺夫哥罗德,看望当时在圣彼得堡同住,现在已经回老家工作的朋友阿廖沙。

选择乘火车去,圣彼得堡有好几个火车站,芬兰火车站,波罗的海火车站,我出发的这个是莫斯科火车站。咖啡馆上方身穿制服的苏联麻雀雕像。

走上月台,将要乘坐的圣彼得堡萨马拉的火车,途经下诺夫哥罗德,旅程总共要23个小时,下午快5点出发,第二天下午4点到达。

因为是一整天的行程,所以床铺是必须的,订了卧铺包厢。

这就是卧铺包厢的内景。下铺可以打开,行李什么的可以放在里面。合上就是床铺,感觉挺安全的。来俄一年,感觉俄罗斯大城市里小偷还是不少的,自己就中招过一次。地铁和公交上看见中亚特征长相的人要特别警惕。不过长途火车上乘客本身就很少,我感觉问题不大。

收拾好床铺,天已经黑了。整个四人包厢就我一个乘客。坐在床铺上看窗外,等待火车出发。

一直就有坐火车在俄罗斯苍茫大地上旅行的愿望。航空普及以后,旅行变得节奏很紧很快,世界变得很小,今天在上海,明天就能在圣彼得堡。但以前那种长途旅行的感觉没了。

小时候寒暑假,当时爸爸领着我坐着老式的绿皮车周游中国,当时印象深刻的是夜晚江西大地的树林从窗外飞快闪过,火车咣当咣当;而今老爸已经过世五年,我又坐上火车远行,窗外飞快闪过俄罗斯白雪覆盖的大地,火车咣当咣当。

第二天醒来,窗外白雪飘飘。

到达下诺夫哥罗德,阿廖沙已经在车站月台等我。多日不见,感慨万千。我俩一路叙话一路回他家。

他家住在下诺夫哥罗德西南的小镇博戈罗茨克(Богородск)上。阿廖莎父母热情地接待了我,老父亲拿出珍藏的伏特加,老母亲准备好了家常俄餐。餐桌上我们聊起分别后各自所经历的种种 。

这一带都是苏联时期建造的老房子,因为主要都是赫鲁晓夫时期的产物,所以他们也戏称这类的房子为“赫鲁晓夫”。在他们家时我就有种很熟悉的感觉,毕竟自己从小也是和父母在这样的老公房里长大。

老头好酒,正好我来了能陪他喝,但酒过三杯之后,一家人穷劝:不能再喝了!!老太太把伏特加酒瓶给没收走了。

第二天,一家人都有事,老爷子把我送到公交车站,我一个人去下诺夫哥罗德市内逛逛。

听从阿廖沙介绍,我先来到了市内的五一公园 (Парк 1 Мая)。

颠倒的房子

房子内部的世界都是颠倒的

离开了颠倒的房子,我继续在街上转悠。这好像是座有关列宁的旧建筑。

孩子们在纪念碑旁边堆雪人,打雪仗。原谅我画质不太好,这次旅行我没带单反相机,就用平板上的摄像头拍的。

路边的机器人形状的摆设。

下诺夫哥罗德是座古老的城市。而且是古罗斯公国的经济中心。俄国人通常认为莫斯科是政治中心,圣彼得堡是文化中心,而下诺夫哥罗德则是罗斯公国的钱袋子。

下诺夫哥罗德始建于13世纪,很多建筑都是16、17世纪的。经阿廖沙指点,我徒步走到这片街区,说是前苏联作家马克西姆.高尔基的故居。

冰天雪地里的猫

阿廖沙告诉我:高尔基故居就在这一带附近,所以我拖着行李,按着谷歌地图在这一带找啊找,但按照门牌找上门,却发现根本没有什么高尔基故居。尴尬了。

雪积得很厚,地面上走路要小心。这个场景让我回想起高尔基笔下的《童年》,主人公童年长大的环境,也就是这样的俄式房子,慈祥的祖母,暴躁不近人情的爷爷。哀怨苦命的母亲,童年一起长大的小伙伴,贪婪冷酷的屠户谢苗诺夫等等人物……

实在找不到,跟路人打听情况。路人说高尔基是在这住过,但没有博物馆。给我指点了公交线路叫我到市区再找。

拖着行李走啊走。找到公交车站,上车。

先到了市中心的克里姆林,克里姆林在俄语里其实就泛指这类要塞,城堡,城墙类型的建筑。莫斯科的克林姆林宫也是这个造型,当然修缮更精心,造型更宏大些。

飞行员雕像。致敬瓦列里.帕夫洛维奇.契卡洛夫。前苏联英雄飞行员。

下起大雪来了。飞行员雕像附近空间广阔,适合放无人机,于是从行李箱中搬出来,冒着大雪飞行,当时气温大约零下5度。克里姆林建在高地上,下面伏尔加河尽收眼底。

把飞机收起来以后,继续拖着行李绕城墙步行。

整个克里姆林建在城市的最高处。

来的时候公共汽车从这段上坡艰难地爬上来。

从谷歌地图上搜索到高尔基童年故居博物馆的位置,距离克里姆林指示大约15分钟步行路程。

走了很远,距离克里姆林已经有段距离了。

早上出门时候老爷子跟我说:“这么大雪,你这拖车在雪地上拖很累的,要不要借你个雪橇?”当时觉得再带个雪橇太麻烦就谢绝了。无人机包括所有设备大约有15斤重,拖行了那么远的路,现在体会到老爷子所说的累了。不过也无所谓,很久没锻炼,就当野营拉练好了。

从它的正面

走到它的背面

高尔基童年故居,终于走到了。

然而大门紧闭。漫天大雪,附近行人稀少,天色也开始昏暗,就我一个人站在这大门前,感觉尴尬。今天不开放吗?那样的话只能打道回府了。发现左上角有门铃,按了几下。等了许久,终于有人来开门了。顿时有种被拯救的感觉。

进门客厅。这房子是属于作家祖父母的,可以看出他家境是相当殷实的,在当时至少属于中产阶级。外祖母是他童年最美好的回忆,可参见其作品《童年》

女人们的台柜,上面放满盆盆罐罐。而其后由于祖父投资失败,家道开始中落。10岁出头的高尔基便不得不出门干活营生,一开始拾垃圾。他青少年时期做过许多不同的活:信使、厨房里的杂工、卖鸟、售货员、画圣像、船上的杂工、面包店的学徒、工地上的杂工、晚间的看守人、铁路职工和在律师事务所中做杂工。参见自传作品《在人间》。

俄罗斯传统女性服装。

在青少年时期长期接触底层劳苦大众,这是他日后成为倾向无产阶级革命的重要因素。

俄式壁炉

外祖母的房间,收拾得井井有条。玻璃橱柜里还放着各种家庭小摆设。我回想起自己童年奶奶家的石库门老房子,也是这般感觉。

母亲的房间

讲解员带着我走完一圈,说道:除了高尔基,我还知道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在你们中国很流行。我说是的。那些前苏联文学《卓娅和舒拉》《静静的顿河》对我父母那一辈人影响很深。

参观完毕,离开。院子里树立着高尔基幼年的雕像。

坐公交返回博戈罗茨克镇上,阿廖沙开车来接我。一起返回小区。停车的时候,意外发生了。车子前面的轮胎陷入雪地,怎么也开不出这个坑了,动力轮只是在坑里不断打滑,车子动弹不得。两人顿时傻眼,阿廖沙开车,我下车推,鞋子在雪地上一样打滑,根本使不上劲。

车子一停住,小区里的猫们忙不迭地往车底下钻。赶紧统统轰走。猫一定心想:你们这些小气的人类,我们不就找个暖和的地方靠一下嘛。  “你们这些傻猫懂啥~~~”

阿廖沙打电话把老爷子叫下来,老头儿带着铲子全套工具下来了。周围聚过来3-4个邻居,开了另一辆车来帮忙。挂上牵引绳试图把陷进雪坑里的车拖出来,轮胎在雪地上打滑都冒出烟了,拽不出来,无果。 如果把车弄出来,这真是个工程问题。
猫们聚在一边围观。
最后想出的终极解决方案是用铁锹把轮胎下面结硬的冰层全部敲开,把碎冰全部清理出来,露出泥土地面,这才把车子移出来。
折腾完以后,我说:在俄罗斯活着真是不容易哈,周围的人都乐了。~~

我们走进楼道,邻居家的猫也趁机钻进来。

晚饭时候,老爷子又趁机拉我喝酒,老太太问我现在圣彼得堡的情况。老一代俄罗斯人都还是习惯叫列宁格勒。很多年长的人也很怀念苏联时期,毕竟是他们童年青年成长的时代。老太太告诉我四十多年前就是在列宁格勒读的大学,并和老爷子相识相恋,吃过晚饭老太太给我看她珍藏的家庭相册,从她父母一代开始,20世纪初的照片,到她童年,少女时代的影像,而后阿廖沙和其兄长的婴孩,少年,成长的岁月。岁月荏苒,当年的帅气小伙儿变成如今大腹便便的老头儿,美丽少女变成眼前饱经风霜的老太太。我把以前在在列宁格勒拍的照片给她看,列宁格勒变化不大,冬宫广场依旧当年模样,涅瓦河两岸还是一样景致。

末了,老太太送给我这本书作为礼物,前苏联时期介绍列宁格勒城市的。

第二天,老太太带着我去城区逛。室内马克西姆.高尔基雕像。

老太太告诉我,这就是当年克格勃的办公大楼。嚯!! 

下诺夫哥罗德市中心的步行街

歌剧院,《伊凡和银狼》

这一带的建筑都很漂亮。

老太太告诉我她很喜欢这些古老而各有特色的建筑。都是20世纪以前私人设计建造的。

猴年看猴

而后我们去了克里姆林内部

军事博物馆

造型有点像长城,当然长城没顶盖。

下诺夫哥罗德缔造者,大公的雕像

卫国战争无名烈士墓

下诺夫哥罗德的标志就是这个驯鹿

野猪餐厅

时候晚了,我们第二天的行军也就这么结束了。

第三天的早晨,这个楼上邻居家的猫每天都要跑进来讨吃讨喝。我已经跟他混熟,自从自家养的欢欢2014年底过世到现在很久没抱过猫了。我捏了捏猫腿。

第三天老太太带我去另一个方向的森林。

茫茫雪原,还飘着雪。

路上远远跑来两条狗,我们俩团起雪球朝狗丢过去。老太太说对付狗不能露怯,一露怯狗就得寸进尺。夏天时候她经常来这片林子采蘑菇。

两条狗在我们面前讨了个没趣。

吠了两声,掉头跑了

这里有个旅游基地

小心恶犬!

这条狗也算是混熟了。

白桦林

我们走到一个村落

清澈的泉水,我们用带来的瓶子装满水带回去,我直接喝了几口。

村落里有商店,老太太给店家捎带来面包,并把村里现挤得新鲜牛奶买回去。

这些各具特色的老房子都是革命之前造的。

等车的时候,我和老太聊了很多,老太以前在圣彼得堡学经济学的,很多内容现在还记得个大概,所以我们之间很多都谈得通。我聊了我大学的专业,毕业后工作很多年的状况。从最初的专业到后来的重新选择。路过一辆乌克兰牌照的汽车,还聊到了乌克兰问题等。

回家

小区里的猫

阿廖沙这时也下班回来了,晚饭过后,我们去逛了逛附近的公园。

这座土坡是他小时候玩耍的地方

附近有人在玩雪橇

第四天,阿廖沙休息,开出他专门行驶森林的车,牌子叫尼瓦,开了20多年了,到现在还在开,还是他第一辆汽车。他说虽然现在常开新的车,但论还是对老车有感情,开着也顺手。

邻居家的猫又跟了出来。

准备出发。

连续很多天雨雪,今天天气终于变好了。难得啊

阳光照耀下的雪原,感觉是不一样的。

虽然是零度,但阳光照在身上一点不觉得冷。

为见到这样的场景,我等了很久~~

阿廖沙带我去看小时侯他玩耍过的破旧庄园。让我想起我小时侯家附近也有个旧飞机场,当时和小伙伴在那里抓青蛙,抓蚂蚱,看落日,玩各种小孩子玩的事情。这些在小孩子眼里留下的印象是终身难忘的。.

入口有个标牌,这个庄园是十七世纪建的。

整个庄园的航拍视频

内部建筑和广场造型还是模仿了冬宫和冬宫广场。

穿过庄园,阿廖沙想带我去这条小路尽头,那边下坡可以看到附近捷尔任斯克小镇。

雪好深,回头看,已经走了不少路了。

但我的鞋显然不适合这齐膝深的雪地,雪直往鞋子里灌,鞋子入口处已经都是雪了。实在是没法走了。

庄园古旧,但还是有人住的。女主人发现了我们的拜访。出门和我们聊起来。

老板娘早年也游历过欧洲各国,但买下这儿以后,便“哪里也不想去了”。

而后老板娘带我们看马厩,这里养了两头牛,两只狗。两条狗始终躺在地上打瞌睡,对我们爱理不理。

牛和她互相对视时的眼神都深情款款,老板娘和我们谈话的时候不住地搂住牛头赞美一番“我的美人儿,你多漂亮啊”
她转过脸朝向我们的时候,牛头伸出栅栏都快舔到她的脸了,我赶紧提醒她,但老板娘不介意,“这算啥,我们早上还接过吻呢。”

差不多该走回头路了。

雪原上一个姑娘带了条狗。

小镇上的这个纪念碑是纪念缅怀在车臣战争中牺牲的这个镇上的人。

明天就要离开了。对于下一段旅程,一家人帮我指了方向,提了不少建议。

第二天阿廖沙送我到火车站,我们在月台上道别。

弗拉基米尔,苏兹达尔

到达弗拉基米尔是晚上。

这个汉堡店吃饭时候碰上件逗逼的事情。一小伙儿径直走向俩姑娘搭讪,“迷人的姑娘,能否认识一下,交个朋友?”俩姑娘面面相觑,然后直接了当拒绝了他。“Нет” ,小伙儿单手捂脸,尴尬不已。周围人都捂嘴笑。另一个姑娘接着跟他聊了几句。小伙儿同伴实在看不下去跑过来拉他就跑“丫别再闹了,够了够了”听着好像在打赌的样子。

第二天一早乘车到弗拉基米尔北面的小镇苏兹达尔。下车初映入眼帘的是无名烈士墓,后面的石碑密密麻麻地篆刻了这个镇上在卫国战争中牺牲的人的名字。

刚到的时候在下雨雪。

苏兹达尔教堂修道院众多,这个是女人的修道院。

这个是男人的修道院。

经历了一次惊心动魄的飞行。能平安飞回来真的太好了。从去年夏天到现在,飞过37度的上海,飞过零下20度的摩尔曼斯克圣彼得堡,从东半球到西半球总共80多次飞行,两次失事,一次在摩尔曼斯克撞树,一次在大雪中的圣彼得堡降落时被突然一阵强风掀翻。好在都不是致命伤,调整调整又上天了。只是镜头被撞得有点歪,总体已经很幸运了。

景色很美,不忍离去。坐在长椅上啃着已经冻硬的面包。

十一、十二世纪的修道院。在学校了解到,修道院算是古罗斯的学术中心,收集经文,手稿。编撰史书,都在修道院里由僧侣从事。

近看蓝顶教堂

俄罗斯乡间风貌

圣诞教堂是十三世纪的作品。

黑海边的索契

心满意足离开苏兹达尔。坐火车启程去莫斯科。到达时库尔斯克火车站满天大雪。

旅馆订在多莫德多沃机场附近,因为明天搭明天的航班,结果到了以后被通知机票没订到。赶紧重新订机票,结果起飞机场是伏努科沃机场,生活里充满了这种尴尬的事情。莫斯科有三个机场,最北面的是谢列梅捷沃,西南面的是伏努科沃,东南面的是多莫德多沃,相隔相当之远。机场主要靠机场专列与市区连接。从一个机场转到另一个机场要在倒两列机场专线,一趟地铁。票价感觉相当之贵,去年450卢布,今年已经涨价到470卢布了,相当于人民币40多块钱。弗拉基米尔的火车到莫斯科的票价也才700多卢,莫斯科圣彼得堡的卧铺票也才1400多卢的说。

但这夕阳场景,让我醉了。尴尬不顺中阴差阳错地遇上美景,有时也是人生的一部分。

这样的场景,我不想坐车了,背着背包拖着行李从机场步行五公里去旅馆,边走边看。

沿着道路走

这一天住在多莫德多沃机场附近的小镇,叫起飞小镇。遭遇警察,平生第一次被俄罗斯警察要求检查护照,不过没发生传说中要钱的情况,警察看护照和签证文件都没什么问题就放我走了。

第二天趁起飞前还有时间,去麻雀山(苏联时期叫列宁山)看看传说中的莫斯科国立大学(莫大)МГУ  

1755年建校,比圣彼得堡国立大学要晚30年。

麻雀山……我原来还以为有多高,原来连个小土坡也算不上,充其量只能算一处高地,不注意可能都没什么感觉。

云台和镜头两次事故中的后遗症,拍什么都是歪的,凑合看看吧。

索契,帅气的空乘小哥。

到达索契是晚上。特地订了海边的别墅房,因为是淡季,房价是超便宜的。但位置在很郊区很郊区的海边,倒了两辆公交才到,又是下雨,最后一站到了以后,主人打着手电出来接我,又走了好长的高地起伏的山路才到。房间我是很满意,又是海边别墅,知足了。

厨房。其实这房子也就是主人自己家,二楼是主人的起居室生活区,底楼空出来的房子租出去做旅馆。

房子,面对着大海。

黑海边……

如果晚年……

院子里主人还种了点菜,还有好几只猫住这儿。

二楼主人的客厅,招待我一起吃了中饭。

“我靠!你在偷拍我!”

“来来来,给你拍~~把我拍得好看点~~”

会议中……

晚上出门,这家伙还守在门口……。

索契的游艇港口

巨大的防波提

防波堤鸟瞰 

时间一晃,冬奥会都是两年以前的事情了。

碰上流浪艺人我很多时候都会支持一下,他为我表演了一段手鼓。

第二天,早上好!

来到索契奥林匹克公园的时候,太阳正好。海边风很大。

黑海……远处是奥林匹克场馆

辽阔的大海,没有任何阻挡,这风刮得……四五级了吧。

还是冒险让飞机起飞了,这样的美景无法错过。飞机在风中逆风飞行,为保留在原地的时候都是倾斜状态。每一次起飞,都是冒险。每一次平安降落,都由衷喜悦。

咖啡馆里休息一下,并等待日落。

云层太厚,发现的时候太阳已经直接降下了,从云层的缝隙中透出光芒。

第三天,离开的时候,向猫们告别。

远处的雪山。

寻找我前两天住过的地方。

再见!索契,时间太短,留恋太多。期待再见的时刻。

圣彼得堡火车站,重逢苏联麻雀。新学期开始,重新上工了。

微博:枣红狐狸   
http://www.weibo.com/shinden
微信:shinden948

本篇游记共含6524个文字,24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真不错,也想说走就走……

2016-02-16 19:25

引用 luckmeone 发表于 2016-02-16 19:25:27 的回复:

真不错,也想说走就走……

回复luckmeone:卢布汇率暴跌,正是来俄自由行的好时机。机票网上搜便宜的订。旅馆booking上能订到价廉物美的,来俄的旅游签证也很容易办。

2016-02-16 20:3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看完内心波动了一下哈哈

2016-02-22 01:05

引用 失落的另一角 发表于 2016-02-22 01:05:31 的回复:

看完内心波动了一下哈哈

回复失落的另一角:😻

2016-02-22 04:3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很不同的一次出行~~

2016-02-22 16:50

引用 zhounike 发表于 2016-02-22 16:50:10 的回复:

很不同的一次出行~~

回复zhounike:谢谢观看。

2016-02-22 18:4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shinden 的图片:

最美乡间下路,向往这样的生活。。。

2016-11-08 19:42

俄罗斯冬天的乡间很多都是这样的。

2016-11-09 23:16

2016-11-27 02:4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