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山 · 神——大吉岭

23
BigBigLiao (海淀区) LV.6
2016-02-15 16:42 1070/3
  • 出发时间/2015-04-01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000RMB

请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杂陈”,搜索 details 可以看到更多游记、照片和视频。除了这篇的大吉岭,还有伦敦哥本哈根、斯德歌尔摩、布达佩斯布拉迪斯拉发布拉格、Krakow、华沙柏林加那利群岛西班牙葡萄牙土耳其伊朗印度、锡金、印尼、澳大利亚老挝古巴会陆续更新。

飞机向东北方飞行1个小时,脑子里还响着加尔各答大街上车门敞开、挂满乘客、呼啸而过的巴士的鸣笛声。拖得长长的音,几乎是耳朵能承受的最高分贝。街上的灰尘、燥热、粪便、噪音,感受得到,并不十分打扰我。想起年方十八的冲妞苒妹蹲在路中一坨屎旁练习对丑陋的事物微笑。极端又有活力。我于是也对着街上微笑。那丑陋是不是丑陋?却是一些人的现实。

在途中填着数独,晕了机。落地发现身边涌出越来越多容貌特征与自己更接近的脸孔。棕黑色的印度皮肤几乎不见了。

这是降落到哪里了?

车子驶上了山路。晕车继承了晕机。闭眼难捱的空隙眯眼偷看。香蕉树交错着竹林,云杉俯瞰着种类多到无法细数的庞杂植被。时而穿过村舍,是些木竹吊脚屋。交错的车辆身上还是能看到'truck art'的影响。更多的是些越野车,9座,往往挤坐十多人,包括车顶上手握行李架的青年。车在丛林间弹起落下又弹起。路,只是开凿出了山道,没有任何覆盖石块上的砂石沥青。身体在车内,随着颠簸与能接触到的所有面碰撞。在窗外晃过的,更多的是人们的面孔。行走的人,干活的人,店铺里坐着的人,玩耍的人,无一不把脸转向我们的车。然后,笑了。抿嘴笑,露齿笑,或者追几步,大笑。他们皮肤的颜色大多是经风吹日晒后的健康肤色。眼睛弯弯而有神,除了友善和好奇,从眼神中,完全察觉不出别的讯息。那是会想一直对视下去的眼神,别过头,直到彼此看不见为止。会发现,他们的笑留在了自己脸上。又一阵晕眩……重又闭上眼睛。那些笑就在脑中了。

这些人是谁呢?

颠簸中竟然有时也会睡着,也随时醒来。树的枝桠在不断减弱的光线下变化着。迷糊间,只有种敬畏涌上。山让我敬畏,无论险峻的、灵秀的。一眼看不穿,多少眼也看不穿。山中是藏着精灵的,他暗我明。我愿意赤裸裸暴露于他。

天光还是消失殆尽了。默默数着多少块石头被碾过。心里已放弃对目的地的期盼,觉得就这样无止境颠簸下去也没不好。车子减速,停下。雾霭中显现一座房子,有红色尖顶。推开车门,掉出车外。穿着绣花鞋、用簪子缠住发髻的娇小女士站在雾中,张开双臂拥抱我:"欢迎你,Nan。我是Sushimita。"

这些都是真在发生的?

一瓶自己酿造的姜味米酒让我们畅谈无阻。也许和酒没什么关系。和一些人相识,不需要破冰的过程。姐姐Sushmita亲自做的尼泊尔菜肴让我们连连称赞。弟弟Ashish也拉把椅子加入进来。他们两人经营的Auks Farm是父亲的遗愿,刚开始经营几个月时间,很多设施还在建造中。吃饭所在的竹子小屋也是刚刚启用。我们仅是他们第6拨客人。尖顶房子包含两间客房,尼泊尔建筑特征。Sushmita现在住在一顶藏族帐篷里。有田地种蔬菜,花草树木随处栽种着。一个小池塘用来养鱼。哞哞的牛叫时而传来。我称赞他们英语说得地道。没料到他们全部是在本地接受的教育。当地有非常好的学校。

聊着,入了夜,各自散去。屋外虫鸣声更加清晰,鸟睡了,牛不时低吼,传回的回响声好像正好能描出山的轮廓。睡去又醒来,正是日出时。屋檐下估计有一窝小鸟待哺。鸟父母随太阳升起一次次外出捕食折返。翅膀扇动声与幼鸟的亢奋啼声编成了起床闹铃。

这天,要走去一座修道院。Ashish带着我们走走停停,原本据说20分钟的路途走了1个多小时。脚下和来时的崎岖山道是一样的,需要为每一步寻找落脚的空地。不时停下,是因为看有丧事的人家如何用藏传佛教的传统安置尸体,有时和Ashish的朋友停下打招呼,有时被小学校嬉戏的孩子们吸引,有时仅因为一条昏睡的挡路狗或一树盛开的玫红色的花,Ashishi教我们那花怎么吃,怎么用来做酒。

要去的那座修道院其实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目的地。总要定一个方向,就可以更名正言顺地搭伴儿走在同一条路上。当地人大多既信奉印度教也信奉佛教,山中也有天主教堂,据说日本人也来修了一座寺庙。"我不算是所谓的虔诚的教徒吧。相比之下,我景仰自然更多些。"Ashish说这话时没看着我。天空下起细密小雨时,我们刚好走到修道院。

门前有两位工人在修建着什么。无人的修道院,没有诵经声,门锁着。看门人帮我们打开门。在经筒的回转下,环绕一周。那里有分属不同年代的经书,据说就是这样一本本从西藏背来的。经书上没有灰尘,条案上摆着新鲜的花枝。海螺和几件乐器规整排列着,等待着被演奏。对于墙上的壁画,能做的只是精心地维护,不可以重新翻画。百余年的时间,让一些部分已经斑驳不清。这个传袭有些打动我。有些事物在时间中并没有消退。在二楼的窗边等了会儿,雨差不多停了。又在隔壁婆婆的小店坐下,又是一瓶自酿米酒。Ashish坐在我的右边,窗户的左边。不记得聊了什么,彩色的旗子在他头顶抖动。

Yao的无人机总是语言不通地方的绝佳"话题"开端。他又跑出去夺人眼球去了。起先我懒得起身,后耐不住屋外的笑声和叹声,晃了出去。山中的米酒果然实在。云雾萦绕身边,我肯定是踩在云雾之上了。我看到群山峻岭,我看到森林梯田,我看到有人放下手中的农具,有人呼唤着院子中的人。然后每个人都仰起脸,带着欣喜表情看着我。我向左,他们将头摇向左,我直冲云霄,他们笑叫。我想飞到更远,飞出国境以外。这条条国境线是怎么一回事?这样高的山峰都没有阻止人们翻越过来开创生活,那条条国境线被施与了魔法吗?是不是跨越它会被烫到?你看到国境线了吗?我飞到200米的高度盘旋环绕,没有看到。

离别是在第二天,总想再做些特别的事。漆黑一团后,在Ashish朋友的商店停靠下来。朋友一见面就发出花栗鼠般的笑声,脸皱做一团,门牙露着。聊天始末,什么都能让他啮齿笑。他用山中特有的产物款待我们。我们也跟着笑起来。旁边几个人旁若无人地玩儿着规则类似桌球的一种游戏。直到饥饿难耐,返回。伴着晚饭的这场雷雨显示出,原来前一天的戏只是预热。房顶一声巨响,山中无数怪叫压逼过来。电没了,再也没有来过。屋内还是笑作一团。笑累,睡了。

又一天,来了几项大吉岭mustdo。不太记得做了什么了。不过茶的确好喝。七八种选择中,我的最爱是秋天的2nd flush。

晚上,是一场山中的雷雨。见过山中的雷雨吗?那是一场掉转乾坤的戏,天为帷地为幕。在雨点儿还没有砸下前,坐在门前,电闪雷鸣,看得目瞪口呆。然后急风啊骤雨间,停电了。秉烛夜读,祈祷雷公放过我们小小农场吧,念叨中睡去。

不知道多久之后,睡眠中飘进了琴声歌声,很自然地,琴声歌声入了梦。但一直持续,越来越真实,就知道不是梦。挣扎一会儿醒来,屋外依然漆黑,4点。琴声歌声持续。停电持续。Yao也醒来,相视困惑,哪里来的歌声?空山旷野?凌晨4点?不插电的日出时分?吉他歌声?这明显挑战对合理性的判断。再继续听下去,简直着了魔。好爽快的扫弦,配上未加修饰的质朴歌声。听不出唱的什么,只感到透着力量。推开房门,屋外依然墨黑一片。歌声更佳清晰,好似从四面飘过来,辨不出,来的方向。有那么一瞬间,一个念头让我打了个冷颤。难道,只有我俩听到了?或者是藏在山间的秘密聚会,也许每晚都在欢唱,只是今晚被我们听到。来时的路上,我看到了树林间闪烁的眼睛不是吗?

好不容易挨到天亮,我跑下梯田,碰到厨房里正在煎香肠的Sushimita。我有些小心地问她是否也听到琴声歌声了?她点头,说那是一户人家,家庭成员个个会弹乐器,会唱歌。他们负责每周日教堂的演出,所以周日凌晨会排练。姐姐脸上有些疲倦,因为夜里的暴风雨让睡在帐篷里的她紧张害怕。我留下她继续煎香肠,求Ashish带我们去教堂。

怎么也没料到,是这样几个男孩子。已经习惯了山里的孩子个头都不大,我猜测他们12-16岁不等。本来会有更多人参与排练,但由于停电,支持乐器的蓄电池有限,只有四人在,2把吉他、鼓和主唱。山里的孩子,无论是跑在山路上的还是眼前摆弄乐器的,眼神是一样的,对视3秒,移开,低头笑,再换个角度悄悄看一眼,确认你是否还在关注他。不想打扰他们,我在墙边地上坐下。他们又忙了起来,校音准试音量,哒哒哒哒,开始。

转眼间,乐器和麦克风之后的,还是刚才那几个孩子吗?自如笃定驾轻就熟,让我如沐青春。还是听不懂的语言,让我血液奔流。他们的目光投射在斜上方30度的位置,那是能穿透这件小教堂的高度,能看到大山的角度。他们的歌,自己写的,谁是老师呢?他们的歌声,是对这位老师的回敬。他们的赤脚下,伸出很长很长的根须,向地下延伸,汲取养分。山,制造。如果非要label他们,这就是名字了吧。我为眼前所见耳旁所听深深着迷,我为这几天呼吸的气息亢奋得想跳想叫。我想拥抱见到的每一个人,我想对他们说,你们知道你们这么棒吗?你们藏在世界上最高的山脉中,你们那样耀眼,每个人都那么特别,每个人又是一样的温和。Ashish挺骄傲地说,本地出了很多音乐人。太必然了,合情合理,因为,得天独厚。

所有的行李和我们自己被塞进车内后,超级山路又开始了。颠簸中,我在告别,抖动中,我也加入对山对自然的膜拜队列中。宗教事小,信仰事大。平静一下,收拾一只小背包,那辆巴士减慢速度,车上的人一招手,跳上车就跟着走了。

本篇游记共含3780个文字,6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有机会一定要去看一下,挺好。

2016-02-16 16:26

上个月的旅行也该拍点照片记录下啊,后悔,羡慕你能记录。

2016-02-22 12:50

请问你们无人机怎么带进去的?我们看到说印度不让带进去   你们走的陆路?

2016-10-14 22:3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