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恍若一梦——安徽,第一次轻触

27
泡泡 (北京) LV.18
2016-02-16 12:09 1334/24
  • 出发时间/2016-02-09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2800RMB

这是一次五味杂陈的旅行。
春节期间人多,酒店车票都不好定,第一次遇到了定好的酒店不认账的情况,第一次在大半夜沿街找地方住,最终第一次住了汽车站边上的小旅社这样的“悲催”经历。但也有入住民俗古宅,赏清晨静谧的街巷,雨中观雾,沿堤观江,吃当地美食,听传统戏曲,顶着日头上山的美妙体验。和以前严格按行程计划出行的方式不同,这一回,每天晚上都要想第二天该去哪?怎么去?去了看什么?玩儿什么?住哪里?回不回?等等,灵活机动了一把。
回家已经2天,脑子里还是有些混乱。对于这几天的感受,希望通过游记的梳理,给自己一个清晰的答案吧。

关于各环节的注意事项和建议,会在最后单独开辟一个板块予以说明。

2月9日出发,行程如下:
D1 北京南-黄山北(屯溪)G351。晚上22:00左右下车,住屯溪客运总站附近
D2 屯溪-汤口,游黄山,入住同缘居。早6:30头班车,7:30左右到达汤口,8:00开始等新国线车进景区,10:00上车,10:45自紫光阁开始上山,15:10到达迎客松,15:40排玉屏索道下山队,16:40坐上索道,17:14到游客换乘中心,同缘居老板接上我们入住酒店。
D3 汤口-宏村-西递,游宏村西递,入住青云阁。早9:20做新国线客运汽车,10:00到宏村村口附近开始堵车,下车步行,10:40开始游览宏村;14:30上旅游中巴去西递,15:15到达西递并入村。
D4 西递-屯溪-安庆,游西递徽州博物馆、屯溪老街安庆人民路、沿江大堤,入住安庆双龙假日酒店。早5:45开始游览西递,9:45做旅游中巴自西递返回屯溪客运站,10:20到达;11:00开始参观徽州博物馆,12:30离开到达屯溪老街,13:45回到客运站;14:30做城际大巴出发去安庆,18:15到达安庆客运站,步行20分钟入住酒店;19:25到老奶奶私房菜等位,19:50上菜,饭后夜游安庆人民路步行街、沿江大堤,23:00返回宾馆。
D5 安庆,游黄梅戏博物馆、迎江寺、太平天国英王府、清真寺。13:00在江毛水饺吃午餐,14:30,游天主堂、赵朴初故居等,16:00返回宾馆休息,18:00在厚味小厨吃晚餐,19:30到黄梅戏艺术中心看再芬黄梅戏剧团的《女驸马》,22:00返回酒店。
D6 安庆-合肥南-北京南 D5656 G272。上午到皖江公园附近的大润发超市买纪念品,10:30到安庆火车站取票,11:00上车,12:50到达合肥南,存包、打车,13:45到达安徽博物院(新馆)开始参观,16:40返回安徽南站,在老乡鸡吃晚餐,18:20上车,22:30到达北京南站。

从哪说起呢,先说黄山

黄山

没赶上前面的雪和后面的雾,却赶上最多的人和最大的太阳。年初三,我们终于站在了黄山的脚下。排队坐景区上山的车,给了我们第一个下马威,在大门等坐缆车的队伍,直接吓得我们二话不说,爬起!
这次,我的体力出现了极大的问题,几乎在第一步就是猫着腰、挪着走。一路上,几十次的对自己说,难不成要放弃了?!就是在这种怀疑中,我还是一步步咬着牙向上攀登,直到头顶的山慢慢变成脚下的坡。“不积跬步无以成千里”,我做到了。
前进,无论以什么心态,是勇敢、坚定还是抱有怀疑,似乎都不是最重要的。毕竟,面对困难的时候,人难免都会迟疑、会动摇、会不知所措。但只要坚持行动,朝着既定的目标和方向走下去,总有到达的时候。

在人潮中,有牵着三岁孩童哄着逗着前进的,有踩着细高跟鞋忍痛前进的;有耄耋老人迟缓前进的,有年轻男孩跑跳着前进的;有挑着货物蹒跚前进的,有抬着轿子快速前进的;有背着帐篷卷熟练前进的,有拎着大包小包抱怨着前进的。这些人,有许多比我的困难大得多。如果我处在他的境遇,约莫十有八九,是会放弃的。但他们没有。他们都在以不同的方式、速度、姿态,不断的前进着。密密麻麻的人,沿着石板路,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走着,形成了缓慢有序的上下行两列。有的时候,自己想停,下意识的想到身后还有那么多排队的人在等着前进,牵一发动全身,自己若成为这个停滞的关键,似乎是件非常不好意思的事情。于是,咬牙,再多走几步,趁着前人停住的时候,顺便休息一下。这人流反倒是促成我走下来的一个主要原因了。

旅行,每一次我都想给它一个主题,就好像看了电影后,总会发出诸如:内容太差、场面太棒、某句台词真搞笑这样的评论。黄山,我应该如何总结和定位呢?
它终归是座山。山,都可以从地质学上提炼出同样的描述。爬这个山和爬那个山,体验通常是很接近的。比如累;比如远眺;比如树木、流水、夕阳、云雾;比如总会有更高的远峰进入了你的视线,但你似乎永远无法征服;比如疲劳和酸楚在你看到绝美风景后荡然无存,而在你离开后又重新发作的奇怪感受;比如你用自己的脚完成了对山的丈量后难以抑制的成就感与喜悦感;比如在日后和别人吹牛的时候,你会用这一次的攀登证明自己很牛或者很惨。总之,爬山,总会是一次丰富感官体验和复杂心理活动的交织,总会引诱你寻找下一座高峰。

然而,不同的山,必定有不同之处。想要征服下一座山峰的巨大动因,就是对于这些不同之处的好奇。黄山,可能是我目前攀登过有限几个山峰中,最为壮美的。
首先要说明,莲花峰、天都峰、西海峡谷都因冬季修养或冰雪危险,封闭不开放。我错过了很多攻略里提到的那些必去的地方,这也是我下次还会再来黄山的重要理由。
这次,仅是在玉屏峰,就已经可以深切感受到壮丽秀美兼具的黄山味道。

巨大的山体,裸露出金灿灿的皮肤,以各种诡异的形态扭曲、盘旋、交错、对峙,彼此映衬,各具特色。大且怪,甚至有点混不吝的奇异,恣意诏示于天地,一副我自岿然不动你又奈我何的霸道样子。
偶尔出现的雾气、云层像一位隐忍、聪慧的妻子,偶尔会劝自己的丈夫,不要锋芒太露,要平和处事。也只有在这位妻子面前,黄山,才显露出他难得温柔、轻松的一面,略微放松隆起的肌肉,与妻子相视一笑,让她安心。
山上的青松,则有点像他调皮的儿子,像父亲有些古怪、特立独行,像母亲秀雅、稳重,也有自己坚毅、顽强、傲然生长的个性,依附于父亲,也总想活出自己的样子,眷恋于母亲,也能在孤独中,认真的生活。
山涧中的温泉,可以说是他的女儿,温婉,安静,滋养大地,润泽生灵,隐于庭市之外,不张扬、不造作,是父亲最好的陪伴。
偶然一见的雪,更像是一位脾气秉性完全不同的老伙伴,不时来走访,坐一坐、聊一聊,时间到了,就离开,少有联络,却从未忘怀。它来,便把酒言欢,它去,便遥祝安好,它自来自去,不强求、不苛责、不怠慢、不轻视,以心相待,以诚相处。
于是,这个自然形成的家庭,就好像很多我们身边的普通人家那样,安然的过自己的生活。我看了,羡慕。

不说华丽的修饰,因为黄山的质朴,不说矫情的话语,因为黄山的壮阔,不说凛冽的词句,因为黄山的丰厚。不说此行遗憾,因为黄山一直在这里,等我,像等他另一位好友,想起来了,就来走走看看,一切安好,君勿念。
从山上下来,到一边的汤口镇住下。巷子深处,可以远看黄山,天色渐暗,我和它的相遇,也如此作罢。
一夜无梦,在雨声中醒来,湿漉漉的大地,清新的空气。今天雨后,山里该是能见到那云海了吧?会是怎么个样子?我无从而知。黄山以真面目示我,我怎么好辜负他的心意而抱怨遗憾呢?听闻后几日降温,山里会下雪。对于我,依然是错过。但错过就错过吧,生活不正是无数错过么?

黄山上的迎客松,原本于我只是画片上、电视里美到不真实的景点.当我切实的站在它旁边的时候,它是我身后的一颗姿态优美的树,用它独有的身形欢迎我的到来,而我,真的来了,我就在这里。

宏村

一部《卧虎藏龙》,这里成了旅游的大热,也不得不说,李安导演的眼光确实高,找到了最接近中国水墨写意画的地方。
没有进村子以前,路上影影焯焯的树丛就隐现出多样化的状态,可以猜想,如果天气暖合起来,将会是多么丰富的画面。
一进村门,就是最招牌的那组房子照映池塘的美景,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一副水墨画。白墙上的黑瓦像是给房子描出的边儿,高高小小的窗,下面挨着地面的地方仿佛随意粉刷的青黑,与道路连成一片。青山绿水、红色的对联和灯笼,传统而简单的色彩,最最中国的味道,绝无艳俗之气,绝无魅惑之姿,就着淅淅沥沥的冬雨,整个村子都温婉、神秘起来。斑驳的墙壁、高翘的马头墙、精美的木雕,都体现了徽派建筑的特色。

透过水面望去,房屋高低起伏错落在水边,有的人家烟囱里升起袅袅炊烟,估计是在准备午饭。房子的倒影在池水中随波摇荡,偶尔被岸边垂下的树枝划开一道水线。在水中露出来的半截枯木上,一只鸭子惬意的梳理毛发,偶尔跑出来的小狗,看到这么多人,丝毫没有怕生的羞涩,自顾自的找着什么。树上更多的是枯叶,或者直接是光溜溜的,树影中依稀露出少有几颗花蕾,春天快到了。
在这块池塘边,我拍了几十张游客照,手舞足蹈,体统全失,恨不得把这块景色打包带回家。每张照片都好像照相馆里站在假山水画前的效果,美到没有瑕疵,美的太不真实。
现在才是冬天,便是如此的动人,相比山花烂漫的春天、绿意盎然的夏天、色彩斑斓的秋天,这里会是更加的绚丽吧!

过桥进入村内,狭窄的巷子,高耸的围墙,特别是为了防止邻居家失火而特意加高的房脊,使得巷子内的光线暗了下来,路上不常走到的角落长满青苔,墙壁下半部分多是深深浅浅的水渍,木质门框裂出许多纵向的裂缝,石头台阶也被长久的踩踏磨砺得坑洼不平。有的人家门口贴着对联、挂着灯笼,大红的颜色给幽暗古旧的街道带来些许生气。

八九百年前的建村者,先建水系,后依水系建村,形成了山为牛头,树为牛角,村屋为牛身,桥为牛脚的”牛形“村落。
人工水系不仅美观,还有6大实用功能。一是防火;二是调节小气候,改善气温和湿度,净化空气、美化环境;三是饮用;四是洗涤;五是灌溉;六是发电。
汪氏祖先曾立下规矩,每天早上8点之前,“牛肠”里的水为饮用之水,过了8点之后,村民才能在这里洗涤。全村人依规而行,自然各得其利。

当地人有晾晒腌肉的习惯,总能看到厅堂横梁下或院墙上悬挂着猪腿、鱼干、鸭子,或对外出售,更是游客喜爱的有趣景致。还有人家摆出十几种自家研制的酱菜,看起来都让人食欲大振。

有一处老房子,院门外已经被改建为餐馆。院内厅堂处,一位阿婆惬意的吃着午饭,她老伴坐在她身边,用我听不懂的当地方言交谈着。他们的女儿或是儿媳,在院内外急匆匆的来回穿梭,端上热腾腾的饭菜,收回被吃的干净的盘子,口中还不时应和着。估计这家的男人现在正在屋内的厨房里热火朝天的炒菜呢吧。

多数人家的厅堂里,天井下,是各家审美水平的竞技场。通过各色盆景、花卉、绿植、鱼缸及各色小摆件搭配出一番微缩的景致,有的精致、有的繁华、有的简朴,各自发挥主人对于美好事物的追求,呈现他们对家的热爱。

最为华美的是随处可见的精美木雕,目之所及,全部被利用上。或是故事人物、或是象征图案、或是各色纹理,总之,大有穷尽一切雕刻工艺之能的势态,生动、趣味、华美、精巧、炫技,怎么说都不过分,可能是我目前见过在一块木头上用工最多、用心最细、用情最深的。

随着雨势渐微,云层逐渐散去,阳光慢慢照进各家的房檐,水灵灵的一座村庄,宛如出浴的少女,闪耀着清新的光芒。

现在,各家房东都在自己家里晒出老物件,趁游人来参观的时候,推销卖些钱。或开小卖店,卖那些黄山的小吃。特别是毛豆腐,几乎家家都号称自己上过《舌尖上的中国》。我也尝了,还好,但没有看节目时那么吸引人。还有卖歙砚、徽墨这类文房用品,以及祁门红茶、太平猴魁等当地茶叶的。这里和丽江凤凰那种酒吧、餐馆林立的古镇区别较大。这儿并不流行播放那种故作呻吟的歌曲、没有特意跑来晒太阳的外国人,没有俗透各个景区雷同的纪念品。可能是因为这里太小,大多数人路过便走了,反而使古村呈现出更为接近真实的情趣。

不得不说,人多,总是会让这种本应清静的地方生出许多的不协调感。她本来是怎样的,只有在大家都不知道她是谁的时候,才能看到。就好像明星,在成名以前估计多数都是素颜的,但不会有人在意,看了,也不会说什么。但有一日,她出名了,出门都必须要浓妆艳抹,以“最好”的一面示人。化了浓妆的少妇会赢得众多惊叹和掌声,但有多少人真的欣赏她卸妆后略显苍老的皮肤以及颧骨上的雀斑,多少人会继续称赞她的眼神明媚,有多少人能陪她一起砍柴挑水,过最普通的日子?作为游客看到的,和生长在这里的人所看到的,必定是不一样的。

西递

看过一篇游记说过:宏村很美,但美的没有文化。在没看到西递之前,不是很理解,但在这里仔细的看过每一个房间、读过每一段故事后发现,相比宏村西递的美更内敛,文化底蕴更深。两个都应该看下,是不一样的感受。
西递旧称西川,三条溪流由东而西穿村而过,因水得名;又因村西1.5公里处是古时驿站,又称"铺递所",西递之名由此而来。
和其他徽州村落相似,西递村是一处以宗族血缘关系为纽带,胡姓聚族而居的古村落,该村源于公元11世纪,发展鼎盛于14-19世纪,由于较少受到战乱的侵袭,也未受到经济发展的冲击,村落原始形态保存完好(摘自百度)。

第一眼,冲入眼帘的是村口的一座牌楼,色黑似墨,与古村白色的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明后期,徽派石雕的选料,由石质粗不宜精雕的麻砾石,改为“黟县青”、“茶园石”这类质地坚硬、细腻的本地特产品种。特别是“黟县青”独有的遇水现黑的特色,独具风味。徽派石雕以神话传说和戏剧故事为主主题,技法高超,雕刻精美、层次分明,立体感强,是除木雕外的又一徽州绝技!

中国牌坊的历史,最远可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是作为街坊村落中的“门”而存在。徽州的牌坊以数量众多、建造华美名誉中华。据说,徽州原有牌坊1000多座,经过千百年来的风雨剥蚀、战乱损毁,现今尚存百余座。歙县的许国石坊和棠樾牌坊群可谓是徽州牌坊的代表作。
最初西递村也有大小牌坊13座,仅此一座被列为反面教材得以保留,其他全部在文革期间被毁掉了。眼前这一座胡文光刺史牌楼,是胡氏家族为纪念其先辈而立,用以光耀门楣的功名坊。

村子只一条主街,村外一条溪水环绕,外边就是郁郁葱葱的青山。我们到的时候是下午,人很多,到处熙熙攘攘。和宏村一样,几十个人凑成一队,由导游带着逐一游览村内比较重要的几处房舍。不用怕掉队,不出10分钟就会有下一个团队续上。就这样断断续续、慢慢悠悠的看了大半个村子,主要听了胡氏家族的故事,还有与宏村的联系。
西递嫁过去的胡重娘子,是宏村汪氏76世祖汪辛的妻。她主持了宏村的规划设计,备受村民敬仰和爱戴。做为“妇道人家”,她打破了女人不可以随便出入祠堂的传统,不仅主持修建了汪家祠堂,并在去世后,和其他汪氏先祖一样,她的巨幅画像被挂在祠堂上,可谓奇观。

祠堂、学堂、花园、住所,屋内的天井、风扇、地冷空调,更加华美的木雕,以及更大的村落,走起来更过瘾。
和路过的众多老房子一样,尚德堂已改成了餐馆。傍晚,在这里吃饭,用着老桌老椅,看着老的摆设、老的房子,仿佛空气也老了,饭菜也老了,人也老了,老到清、明、宋、唐,甚至汉秦。秦始皇二十六年,宏村西递所在的黟县设县,同后来徽州的首府歙县成为当时仅有的两个县。
穿过千年的时光,以前的人,是否也曾在一个这样的时节,和家人围坐在一起吃晚饭,诉说白天工作的辛苦、嬉笑邻里间的故事,或者一个孤独的徽州女人,边补衣服,边想着十几年经商在外的丈夫什么时候能回来。

说到徽州女人,我一直不太理解,这个群体怎么就成了一个特例。后面,看过徽州博物馆的介绍,才略懂一二。
徽州,自古不是产粮食的地方。随着人口的增加,人均农耕用地急剧减少。没有了粮食,人便没了生路。于是,与富庶的晋商主动外出经商不同,来自歙、休宁婺源祁门、黟、绩溪六县的徽州男人,被迫到外经商贸易。他们小本经营,常年辛苦打拼,通过茶、丝、纸、墨、木、瓷土、盐等贸易以及几乎形成垄断的典当业,慢慢打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他们重商也重文,有“读书好营商好效好便好,创业难守成难知难不难”的对联高悬于履福堂。他们以儒学指导经商,讲诚信、能吃苦,立足大半个江南,曾有“无徽不镇”的说法。
《晋书》载,徽州人好"离别",常出外经商。他们常常拜别娶回家不久的妻子,外出经商,常年不归,有的甚至此生再未相见。妻子们在家照护老小,还要经营家庭,缝补、耕种、修缮、洗染,一个人撑起了整个家庭,又只能一个人在夜半时分,强压内心的寂寞和无奈,隐忍着日复一日的无望的生活,哭到无泪,直至终老。有的最终换来一座牌坊,仅此而已。


牌坊有很多种,功名坊、孝义坊、科第坊、百岁坊、贞节坊等等。最有争议的,当属贞节牌坊。这一座牌坊,仿佛压在人头顶的一座大山,几乎碾碎了人性、磨灭了希望。让一个女人,以自己的痛苦换取家庭的“荣耀”,应该算得上封建道德观念中一个极端的体现吧。

两天下来,多少有些累了,晚饭吃了好久,之后又在外面一直转到天黑。回来后,倒头便睡,香得很、沉得很、美得很。

转天,天没亮,就被闹铃吵醒,当真不舍得离开被窝。外面黑锅底一样的天空,给了我一点赖床的时间。看古镇,一定要趁早。于是我打着手电,凭微弱的亮光找到村口的牌楼,在空旷的小广场等着天亮。

呼吸间,天渐亮起来。浓密的云层挡住太阳,却遮不住它的光芒。起初,四下里几乎伸手不见五指般漆黑,逐渐依稀能看到建筑的轮廓,能渐渐分辨出白色的墙、红色的灯笼。头顶上的云层薄厚不一。光线从薄的地方投射下来,让我可以借此望向远山,看到山腰间环绕的轻雾。风吹过,云朵悄然的移动,光线也随之发生着变化。眼前这座牌楼上卷腾的飞檐、突出的造像,隐隐呈现,最终连上面的字都清晰可见。
静静的感受由暗到明的过程,一边拍照,一边环顾,四下安静,没有其他人,只有我和这村庄以及天地、雨水,这个时候,我是他们的,他们是我的。

一直在下雨,雨滴绵密的砸在石板路上,耳边只有微弱的唰唰声。
陆续又有人出来了,都是拿着相机拍照的。大家分散在村子的各个角落,包括村边溪水外的小亭,甚至更远处半山腰上。这些安静的记录这里美景的人们,应该是和我一样,想要真正属于这里一次。

绕到后村,有一座窄窄的小桥。对面一个运垃圾的三轮车本要过桥,看到我在桥这边端着相机给老房子拍照,便马上停住,骑车的大哥下车对我说:没事,你慢慢拍,我们是文明村,肯定让游客拍满意了为止。之后,就走到一边,不再看我,生怕给我太多的压力。听完这番话,我受宠若惊起来。多少年,但凡旅游旺季,都少不了宰客欺客的消息。相比之下,这次到访景区里的村民们,还真的是很不错的,说话轻声细语,推销货物也不过吆喝几声,不会拉着你强卖。不得不说,他们自家住的老房子是景点,因此随时都有外人进来参观。他们便很早敞开大门,你照相便照相、参观便参观,想聊天,他也会跟着应和,很是舒服。

走来走去,几乎把村子绕了两、三遍,累了,回到尚德堂吃水饺。破五了,年就要过去了。

屯溪老街 徽州博物馆

西递屯溪,本打算直接去屯溪老街,却在当地人的介绍下,去了徽州博物馆。这一去,收获不小。博物馆在去往机场的路上,新修建的,很大,免费参观,人不多,可以寄存包裹。在这里,可以通过徽商、徽州建筑、徽州文化、徽州艺术等几个主题,条理清晰的了解这一座古城。

最后,单独开辟了“徽州女人”这一主题,用几个故事展现了她们的悲苦和自强不息,承认她们给徽州的发展做出的不朽贡献,并针对这一历史现象,留下了思考的命题。

从博物馆出来,打车不方便,等了一会,出了“高价”才得以离开,这点有些不够方便。下车的地方是一座宋代的古桥,一边是商贾云集买纪念品的老街,另一边是据当地人讲汉代就有的街,新开发的,知名度还不够高。时间关系,我们只走了老街

外地的游客、本地的居民,仿佛都在这儿聚齐了,摩肩接踵,商家一家挨一家,热闹非凡。街道边的建筑外观保持了明清风格,内部已经是现代化的装修。戴震故居隐于其中,看得人却不多。热闹和冷清,形成鲜明的对比。

下午,去安庆

安庆

第一次见识了自驾返程高峰的厉害。
徽州安庆,我们沪渝高速大渡口枢纽附近,看到了自西往东去南京上海方向的车龙。我们逆着这条呈静止状态、望不到首尾的“龙”前进了20分钟,才看到车流逐渐稀疏。想想这里距离上海还有**公里,就替这车里的人担心。我们还开玩笑说,一定要带上纸尿裤才能在高速公路免费通行的时候出来自驾游了。

到达安庆时,天已近全黑。为了方便,我们住进了离客车站步行15分钟即可到达的一个酒店。这里处于安庆的开发区,房子很新,道路很宽。有气派的高楼大厦。春节期间只有少数商铺营业,主要是批发酒、烟和爆竹的。他们在门口堆满了红色包装的各色商品,加上时不时炸响的噼啪声,非常有过年的氛围。

住下后,直接去一家叫“老奶奶私房菜”的地方吃饭。这里是安庆繁华的地段,类似北京的王府井,热闹的气息扑面而来。餐馆不算太大,但人很多,是当地人用餐的地方,好几桌就是全家聚餐。大约1个小时后,终于吃上热腾腾的饭菜。继续几日来的光盘精神,我们大快朵颐起来。饭毕,沿着人民路步行街游走在这个陌生的城市。

安庆,我一定听说过,一定没有在意过。选择来这里,是一次意外。
原计划从西递歙县徽州曾经的首府。可是如果连篇累牍的看比较相近的风景,应该会审美疲劳。当时便已经想好一定会再来,就把歙县留给下次吧。最后,以黄山合肥为参照,将离开不太远的地方逐一筛选了一遍,最终,锁定在安庆
安庆的“安”,徽州的“徽”,就是安徽了。

安庆,公元1260年建城至今,已有近800年历史。古称舒州,别称宜城,二千多年前为春秋古皖国,安徽省简称“皖”即源于此。亦是中国黄梅戏乡”,国粹京剧的起源地,有“千年古城、文化之邦、百年省会、戏剧之乡”的表述。

从地理位置上看,它处在安徽湖北江西三省的交界地,区内方言既含有“楚语”、“赣语”、“江淮方言”的某些特征,又掺杂各种方言,独具地方色彩,听起来和黄梅戏的念白很相近。
如果你在百度上看下关安庆历史沿革的描述,你会发现,它始终处在变化之中,建国后更是大大小小10余次的调整。太平天国的安庆保卫战这次恶战、屠城,后日本人又来施暴,安庆就这么给毁了。

去了徽州,似乎能感受到为什么要取其字命名省份,比如它的独特、悠久、影响力。初访安庆,却似乎两手空空,抓不到一处原因。
作为安徽曾经的首府,若说文化,桐城文派虽曾鼎盛,但成名较晚、历时太短;说艺术,除了黄梅戏,仅剩徽班进京的故事比较知名;说风景,作为安徽大名山的天柱山,影响力远不及黄山九华山;说宗教,除了赵朴初老先生生于此,但也是新近的事了,从我到访的几处宗教场所看,过于平常了些。安庆到底重要在哪?
可能还是要回归到独特的地理位置,无论是三省交界、毗邻长江、通达武汉南京等重大城市,都体现了军事上的重要。如此,这里历经劫难,战争后的余生、惨淡,可想而知,难怪整座城看不到什么辉煌气派的建筑了。
转念一想,一座城池,养育了世世代代这许多的人,它是某某的故乡,承载了某某的情感,伴随了某某的生活。仅此,就够了!那些为外人称道的名头则是可有可无的了。

迎江寺不大,但好歹不断有香客在进香;清真寺更小,但好歹有个独立、干净、完整的院落;天主堂,好歹还在重建翻新;太平天国的英王府呢?则是让我迟迟不能正视。
从没见过废墟,这里便是。随处可见倾倒的木板,碎裂的花砖,倒塌的围墙,如果不是门口一个黑色的标牌,没人会意识到,这里曾经是一处富贵人家的院落,有着曾经显耀一方的主人。我每走一步,都能看到落满灰尘和油污的窗棱,每换一个角度,都能看到堆叠的废旧物品,每转一次头,都能瞄到曾经精美物件的影子,但现在,他就只是这个样子了。
最可悲的便是那个黑色的标牌。2004年认定的省级文物,里面这样儿,当真是个令人心碎的笑话!!两天以来,我对安庆过于平淡的看法在这里得到直接而生硬的挑战,生成刺痛的惊讶。

与经济开发区形成鲜明对比的老街区,老旧的房屋、蜘蛛网般的飞线、狭窄的通道,和每一个经历发展的城市一样,有精彩现代的一面,便有平实灰暗的一面。这种对比,将人以居住环境划分为群,形成对立甚至对峙,制造不平衡感。再通过这种不平衡,刺激经济的流动、人的流动,达到城市总体上的发展和走势。这期间所谓的阵痛,是必然的吧。

在热闹的步行街里,有一处安静的院落,闹中取静,门面很亲拍,是世太史第。始建于明代,因赵氏族中自赵文楷始,赵畇、赵继元、赵曾重四代翰林而得名。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十一月五日,生前任九届全国政协副主席、民进中央名誉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先生诞生于此,故亦为赵朴初故居。
人面对死亡的态度,大概最能反映一个人的品性和风怀(摘自山左王田的博客)。
这个观点我很同意。所以,相比他传奇的故事、不朽的贡献、精妙的书画作品,赵老的一段遗言,让我始终难以忘怀。
生固欣然,死亦无憾。
花落还开,水流不断。
我兮何有,谁欤安息,
明月清风,不劳寻觅。

提到安庆,不能不提黄梅戏。我们为了听一出正宗的黄梅戏,还特意费尽周折的改签了火车票。这在一票难求的春运期间,足见我们的诚心。
黄梅戏起源于湖北黄梅,那里地处长江北岸,旧时大部分地势低于江岸,有“江行屋上,民处泊中”之说,自然灾害频繁,水灾更为突出。为了更好的外出乞讨、卖艺谋生,很多当地人学唱黄梅戏。它随着人口向鄂赣皖毗邻地区辐射,最终落户安庆,并在这里发展壮大。
黄梅戏的故事多出自民间,曲调活泼,词句易懂,乡土气息浓厚。这源自老百姓、唱给老百姓的曲儿,必然不能是阳春白雪。
我们看的是《女驸马》,再芬剧团的,挺好。就是观看感受还不太好。听众里有醉酒的、哄孩子的、不断拍照录像的。真像是回到了田间地头,一众人边看戏、边唠嗑,时不常的进进出出。
听完黄梅戏,发现当地人特别是年轻姑娘,说话都好像戏曲中的念白,加上温和的态度、谦谦的举止,让人感觉非常舒服。我们遇到的剧院售票厅的工作人员,就是这样的例子。她轻声软语、非常耐心的告诉我们,什么票价在什么位置,哪个性价比最好,服务周到,态度又谦和,让我们相当满意。

合肥

安庆坐动车,连一等座席间都站满了无票的人,很奇怪,动车也卖站票了?
大约一个半小时后下车,便到了合肥
第一次到合肥高铁站,这气派,比北京南站、虹桥站不差,一股子崭新的味道。只不过指示标识不够清晰,转了好一会,存好行李,打车直奔博物馆新馆。
沿途,刷新了我对省会城市的认识。各色玻璃包裹下的高楼林立,道路宽敞,绿化很不错,一派欣欣然的景象。只不过和中国绝大多数大城市一样,身处其中,你只知道自己在一座现代化的都市,而不知道具体是哪座城。

和火车站一样,安徽博物馆新馆很气派,内部服务设施也非常齐全,最让人赏心悦目的是徽派建筑的介绍,以及文房四宝的展示。

冯仁镜宅,并没有在它的老家——歙县的鸿飞村,而是告别了承载了几代人的故土,在这座博物馆里安了家。
许多住在此类文物保护民居中的居民,却无心欣赏古建之美。如果没有被开辟为旅游文化景点,没有门票或经商等收入,维护古建的高额支出,往往成为收入并不高的村民一笔很大的经济负担。而且,自己家的房子被定为文物,不能拆,不能卖,不能随便修,居民们当真很无奈。这又暴露出居民生活的实际需要和民居文物保护的摩擦。
将古建整体搬迁到这里,倒成了解脱居民压力同时保护古建的一套两全的办法。但总不能把所有古建都搬进博物馆吧?

宣笔、宣纸、徽墨、歙砚,这是安徽的文房四宝。民间目前默认最好的文房四宝是湖笔、宣纸、徽墨、端砚。但是宣笔引领了中国毛笔的第一个发展时期,即从汉代至宋末千余年的历史,歙砚是四大名砚之一(其余为端砚(广东肇庆)、洮砚(甘肃卓泥)和澄泥砚(山西绎州)),因此安徽的文房四宝在综合实力上,拔得头筹。
看着玲琅满目的书房用品,可以感受到在枯燥的、令人疲惫的学习中添加些许乐趣和讲究,也是不错的办法。

离开博物馆时,已经很累,不仅仅是偌大的博物馆,还有几天下来积累的疲劳。
坐在出租车上,才有些许空闲,想着我是要离开了,没有下一个行程了,要回家了。

火车上,我睡了。有节奏的摇晃,使得车厢成了大摇篮,同行的陌生人,不约而同,都窝在位子上睡了。虽然我们拥有共同的起点和终点,但应该在做不同的梦。我,梦到了那晚,在老房子里,四下里安静,只有雨声,我静静的躺着。就是这个简单的场景,可能正是在喧嚣、烦躁和压力下难以自处的都市人最为向往的境界。
我梦见我在做一个美梦。
直到我在凌晨回到北京的家中,感受到更冷、更干燥的空气,熟悉的环境和味道,还有鱼缸里饿了几天只能啃水草度日的小鱼,我都感觉,这是一个梦,我走了,又回来,仿佛我睡去然后醒来一样。
躺在自己的床上,好久,我都在怀念,那恍然一梦。

所谓“攻略”

抒情的部分差不多了,旅行中的所感所想,当然也应该和大家分享,毕竟出门在外,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会给一次旅行带来瑕疵、差错、甚至毁灭性的破坏。这里,我把握能记住的提示信息都写下,希望其中的点滴能给到访我空间的朋友一些帮助。

费用。

此次出行,2人,6天,接近6000元的支出,不是穷游,也不阔绰。
主要是路费(约50%),包括北京-黄山北(高铁)、屯溪-汤口(高速旅游中巴)、汤口-宏村-西递-屯溪(旅游中巴)、屯溪-安庆(城市高速客车)、安庆-合肥南-北京南(高铁)以及在市区内的打车、公交。
还有住宿(约18%)、吃饭(10%)、门票(17%)、购物(4%)。

交通(市外)

特别需要提示,屯溪-汤口-宏村-西递这几个景点之间的交通,在旅游旺季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但还是能满足的,需要提前了解一些,并打出一定的余量。比如屯溪-汤口,我们在客车站出发,最早班是6:30,排队上车买票,一辆车17个人,后面的就等下一趟,不一定按点,一般是有车就走。
还有汤口-宏村/西递,我们选择了新国线,也就是从汤口送客人到黄山景区大门的车。他们有个售票网站,可以提前预订。网址: http://www.hsfjqqcz.com/page/page!index.action 黄山风景区客运联网售票平台 搜索词:新国线黄山风景区汽车站)。除了到几个景区,这里还可以到黄山高铁站,或者宁波千岛湖合肥芜湖等省内外的几个城市,比较方便,车也干净。预订后,在寨西换乘站(屯溪黄山高速口对面)选择导游通行的口进汽车站,不要错排到景区的队伍,会白白耽误1-2个小时。进站左手服务台凭身份证取票,到二楼对应口上车即可。
如果可以坐高铁到黄山北,最好早于下午16:00,直接从黄山北高铁站坐车就能到汤口,休息一晚,第二天5:00前开始登山,会玩儿的比较痛快,也不耽误时间。
宏村西递的车,在宏村出来对面的一个土场,不大,都是小巴或者中巴,要问下后上车,一般是到屯溪的途径西递,要听司机招呼,否则可能直接回屯溪了。
西递屯溪的车就在出景区左手的路边等,大约20-30分钟一班,人多的时候会加车。
屯溪客车站去几个景区的车也都有。到市外,可以直接在进门处右手的自主机买票,可以刷银行卡,免去排队耽误时间,非常方便。
总体来说,景点之间的交通非常方便,提前一点稍作了解即可。

交通(市内)

主要在黄山屯溪)、安庆合肥体验了市内交通。安庆那里坐公交比较多,主要景点、繁华场所、剧院、车站都有公交车,而且不太需要倒车。普通车票1元/人,有空调的车(不管开不开空调)2元/人,有投币的,也有售票的。基本上车都能有座位,车站间距离也不远。我们住的地方离火车站近,只要能到火车站就算回家了。偶尔打车,没有发票,不按表,经常拼车,稍微有点麻烦。也用滴滴打车,可能是春节期间吧,等候的车不多,相应的速度也相对慢,更没有什么优惠券可用。
屯溪合肥由于时间关系,主要是打车。除了在徽州博物馆出来打车比较困难,建议一点预约,或者走一段路到主路上再打车,其他还算方便。屯溪的出租车基本不打表,不给票,和安庆一样。在合肥,主要用的滴滴打车,由于火车站指示标牌不够清楚,和司机约见面地点时要注意,一般约在社会车辆停车场的出口处,收费亭以内的地方,出去了,司机就没法停车接人了。我们找到龙川路出口的那个收费亭前20米,给司机打电话,他过来接我们的时候反复提到,每次在火车站接客人,碰头都是个问题。

交通(黄山风景区内)
到了汤口,有几个换乘中心,可以做新国线上山到风景区不同的大门口,主要是慈光阁和云谷寺。这段路不对社会车辆开放,也没见有人步行走上去,盘山道,比较陡,开车大约要20分钟,九转十八弯的样子,挺险的。有上山的时间,没下山的时间,只要景区还有游客,他们就会安排车送出来。当然,节假日上山下山的时间都浪费在排队上了。比如我们,就是排了近2个小时的队才上车!也是因为这种情况,我们放弃了二次进山。
听司机说,他们已经两天在晚上23:00以后下班了,主要是山上人太多,上下山的时间比较集中,以及下山后市区内的车多堵车导致的,因此建议大家错峰,最好在中午前后上下山,最为方便。
进入景区就没有车了,要么步行,要么索道,最好提前看好路线。即便是在山上住,也要考虑下怎么走比较合适。

住宿

黄山,住在汤口镇靠河的居民区里面的同缘居客栈,比较安静,价格也比马路边上的便宜不少。老板人很好,车接车送,推荐!地址:黄山区汤口镇逍遥水街30号,老板电话:0559-5564732。228元/晚间。
西递,住在青云阁,在村委会边上,比较贵,但是货真价实的老房子,处在村子居中的地方,不是参观点,相对安静些。地址:在景点履福堂对面,老板电话:0559-5155975。360元/晚间。
安庆,住在安庆双龙假日大酒店,离火车站和汽车站都不远,楼下9路可以到黄梅戏艺术中心以及大部分景点,酒店早餐很丰富,房间也大,比较安静,带电脑。推荐!地址:安庆市开发区迎宾路1号(光彩大市场西大门对面)。176元/晚间。

单独说下第一天在黄山屯溪的住宿吧。我们是当点晚上22:00以后到达,没有去黄山景区的车,为了第二天方便,就在屯溪客运站周边找了一处小一点的快捷酒店。订的时候就不顺。第一次完成订单后,携程来电,对方要涨价40,想到周边酒店基本房满,我也懒得一家一家打电话再问,就同意了。没想到,我们快到酒店打电话问地址的时候,酒店说携程没给他们确认我们的订单,房间没保留,给别人了!于是,我们只能边在马路上挨家找,边给携程打电话让他协调,最终,生平第一次住了公共卫生间的小旅社。那夜我和衣而睡,忍住了没去脏的可怕的厕所,连第二天刷牙洗脸都是车站解决的。诶,人多,就是没辙!明知道店家不讲信誉,也只能忍。最终携程给了赔偿,虽不算太满意,但也只好这样了。

本来还计划在山上住一晚。问了几家,标间1200左右一晚不说,还都是没房,只能住8个人一间那种上下铺的公共卫生间的铺位,一个人300多!考虑到住的不爽,还要自己背着行李上山,还要在山上排队等缆车什么的,就放弃了。如果人少的时候来,在山里住一夜,玩起来更痛快些。



汤口、西递,都是在住的地方吃的,当地人口味的家常菜,毛豆腐、藕以及一些简单的时令菜,价格不贵,油盐都不太重,吃着比较舒服。到安庆,两顿晚餐体验了当地人常吃的老奶奶私房菜(迎江区天台里街21号(赵朴初故居旁))、厚味小厨(光彩店,宜秀区迎宾路7号(天宝超市对面,双龙酒店边上))等当地餐厅,量很足,有些北方餐馆儿的感觉。在大众点评上看了推荐菜,口感适中,价格便宜。
午餐则是在江毛水饺吃了南方的水饺,也就是北方的馄饨,肉馅还不够劲道,但价格便宜。

门票

不得不说,景点的票是真不便宜,特别是黄山,淡季150,旺季230,还不包含缆车的价格、上下山的车费。除了宏村西递的联票优惠幅度大一点(同程购买联票,优惠家168/人),其他的未见优惠。博物馆的都是免票的。这次还花了160(两人)看了黄梅戏。

购物

主要是购买了安徽安庆的小吃和酒,回家给家人常常。虽然这东西在有了全球化、网络化手段后,哪里都能买到,但自己背回来的,还是浓浓的一片心意啊!

游玩时需要注意的

主要说说黄山吧。
我们走的是慈光阁到玉屏峰这条线,走着上,坐缆车下,沿途经过西海峡谷和天都峰没有开放,只能错过,迎客松就在玉屏景区,看完后走不久就是缆车上下车的地方。这部分山势陡峭,旅行社走的少吗,他们多数在云古寺做缆车上山,游玩步行到玉屏再做缆车下山,经过景点多,但排队是个可怕的事。如果天气好、人少的时候,在山顶住一晚,会更好。山里冬天的时候18:00后,天就黑了,没法游览了,有效的游览也就截至在这里了。
上山前做景区的中巴,我们在东岭换乘站上的车。排队的时候,景区没有做好准备,好几百人拥在那,看谁能挤到通道里。结果,没有秩序了大约一个小时,武警、特警出动收拾残局,现场还有些不太愉快。理顺了队伍,后面排起来就快多了。黄山,按说也是个老牌的景区了,但这个问题还会出现,果然是出乎了我的意料。在这里耽误了太多的时间,也消耗了体力,对后面的游览来说,很不好。
山顶和山脚的温差很大,特别是在太阳天,爬山的时候一身汗,到了山顶冷风一吹,很容易感冒,因此帽子、围巾、防风服、墨镜是必不可少的。
还有,山顶的苹果8块一个,山脚下的5块一斤;山顶的矿泉水5元一瓶,山脚下的1-2元一瓶。在半山亭,一只背着小黄人、别着粉发卡的大狗美美的吃苹果,我还真的很眼馋来着!下山后买了3个苹果,全都吃了!

本篇游记共含14963个文字,12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引用 泡泡 的图片:

2016-02-17 12:56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引用 泡泡 的图片:

2016-02-17 12:56

引用 行迹无尘 发表于 2016-02-17 12:56:14 的回复:

回复行迹无尘:景色好,随便拍都好看

2016-02-17 13:0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看一次不过瘾,收藏了以后慢慢看

2016-02-17 13:25

引用 琳小妖_ll 发表于 2016-02-17 13:25:35 的回复:

看一次不过瘾,收藏了以后慢慢看

回复琳小妖_ll:谢谢支持,还没完成,正在努力中~~~

2016-02-17 13:3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

2016-02-18 00:0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7F

引用 泡泡 的图片:

2016-02-18 07:28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8F

给力!

2016-02-18 11:10

引用 K.K 发表于 2016-02-18 11:10:15 的回复:

给力!

回复K.K:谢谢

2016-02-18 11:15

引用 泡泡 的图片:

一看开篇就知道是攻略帝!画风不错啊

2016-02-18 15:22

引用 缘起不灭 发表于 2016-02-18 15:22:55 的回复:

一看开篇就知道是攻略帝!画风不错啊

回复缘起不灭:我一直在告诫自己不要把游记写成攻略~~~
后面会集中写攻略的,希望能给大家一些帮助。

2016-02-18 15:29

引用 seven 发表于 2016-02-18 07:28:26 的回复:

回复seven:感谢支持~~

2016-02-18 17:4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泡泡 的图片:

2016-02-19 14:18

挺不错,也想去看看。

2016-02-22 11:52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5F

引用 泡泡 的图片:

2016-03-02 20:58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6F

引用 泡泡 的图片:

好文笔,顶一个。

2016-03-02 20:59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7F

引用 泡泡 的图片:

雨中江南古村。

2016-03-02 21:00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8F

引用 泡泡 的图片:

跟游了。

2016-03-02 21:01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9F

引用 泡泡 的图片:

庙门的铁锚没有了,安庆要漂移了。

2016-03-02 21:03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0F

引用 泡泡 的图片:

跟游了。

2016-03-02 21:05

引用 安阳山人 发表于 2016-03-02 21:03:50 的回复:

庙门的铁锚没有了,安庆要漂移了。

回复安阳山人:看来您对安庆挺熟悉的~~~

2016-03-02 21:1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安阳山人 发表于 2016-03-02 21:00:41 的回复:

雨中江南古村。

回复安阳山人:说是徽商创建了扬州~~~所以江南像徽州~~~呵呵

2016-03-02 21:1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安阳山人 发表于 2016-03-02 20:58:28 的回复:

回复安阳山人:谢了😊

2016-03-02 21:1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yangyiiii 发表于 2016-02-22 11:52:30 的回复:

挺不错,也想去看看。

回复yangyiiii:好地方,多待两天,别像我似的,到此一游,太可惜了

2016-03-02 21:1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