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踏雪观星神鳌背——寒冬再闯秦岭第二高峰

60
舒小简J (上海) LV.22
2016-02-16 23:47 3878/34
  • 出发时间/2015-12-31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800RMB

        黛色群峰连绵层叠,同青天相接;
        嶙峋石海荒芜壮阔,与杉林交错;
        残冰碎雪漫山起伏,将步伐围剿。
        这是2016年1月初的秦岭
        你好啊,秋去冬来,我们又见面了——秦岭第二高峰:鳌山。

       “小简,你这回的睡袋比6月升级了吧?”
       半年前在鳌太路上相识的朵儿姐,与我重逢在这寒冬的秦岭。她水灵的双眼都似要冻作了冰晶。
       “是呀,比6月来鳌山要准备得齐全多了;上次若非有你们相助,恐怕撑不到下山。”我钻进搭在两株冷杉间的帐篷,一边用登山鞋将帐篷帘外的积雪踢远,一边回答得平静。
       初上鳌太的种种奇缘却在心里一幕幕闪过。

       2015年6月,走在那条威名显赫的徒步路线——鳌太,我遭遇连续三天风雨雾的极端天气。
       装备不佳的我在漫长且广阔的风雨里,既受到诸多有缘结识的驴友相助;也曾凭一己之能竭力救人脱离危难。
       山野中的点滴,温暖犹胜我们在太白山巅燃起的篝火。

       有人问我,中国那么大,何故旧地重游?
       我对秦岭,念念不舍。
       不舍到,当我听闻六月在鳌太相识的几位朋友打算冬上鳌山,我便毫不犹疑地打算加入。
       不是为了秦岭那常人难见的奇绝风光,也不是为了显摆冬穿鳌山有多能耐。
       召唤我来的,是曾经在这片山林里发生着的故事,并不曲折跌宕,却如涓涓细流般淌进心里,默默化做关于“山野中的友谊”的记忆。
       你好啊,秋去冬来,我们又见面了——落大哥、朵儿姐、石头哥、军行哥……那些在恶劣风雨中伴我走过鳌太路的朋友们。
        

       

华丽预告~~~~~

踏足鳌山不久,背阴处,坚硬冰雪犹如千百个刀片包木裹石。

行到高山草甸处,白云似万箭齐发,瞄向两株枯树。

茫茫石海渐渐现身。

层层叠叠的秦岭山峦,似墨色晕染开来。

我站在奇杉点缀的鳌山“盆景园”的寒夜中,静观星河斗转。

一对恋人,踏雪而行,穿过杉林,迈入晨曦。

冻得坚实的小冰湖,如瓷似玉,竟让走过鳌太近40次的“秦岭专家”都走错了路。

关于秦岭、关于鳌太、关于鳌山

       鳌山,是秦岭第二高峰,位于陕西太白县,海拔3476米。
       因位于海拔3767米的秦岭最高峰太白山以西,又被称作“西太白”。

       鳌山的得名,有两种说法。
       一种,比较简单:鳌山主梁,模样神似鳌背,故称鳌山。
       一种,比较浪漫,是一段传说:
       昔年,远古时代,女娲炼石补天,五彩石补上苍天漏洞前,大地上洪水泛滥。天地倾倒、震动不稳。神鳌于是自断四足,以立四极,支撑天地,帮助女娲完成补天救世的壮举。而断足神鳌则卧于大地中央,分流南北,化作了雄伟山峰。那便是鳌山。
       我喜欢这个传说。
       鳌山山脊,既大且奇的石块遍布百里、望不见边。
       那是石海。
       石头是秦岭的“特产”。这和神鳌助女娲炼石补天的传说,实在是般配的巧合。

       关于鳌山和太白山,这两座山峰,有着多条著名的徒步路线。
       比如太白山南北穿越、太白山南南穿越、鳌山南北穿越、鳌太穿越、半程鳌太、小鳌太等。
       无疑,诸多路线中,以路段最长、最全的鳌太穿越难度最大,亦最危险。

       鳌山也好,太白山也好,山中高处,都有大片以石海为主要地形的无人区。路段难走倒在其次。
       最大的难点,在于气候。
       秦岭中国南北方的分界线,这些徒步穿越路线,都或多或少需要走在这条中国南北分界线的最高处。
       南方的气候与北方的气候,在此交汇、争夺,自然会造就许多极端的、迅猛变化的天气。

       且以鳌太来说,出过许多人命,每年都有人丧生于此。


      而就在上个月,还传出两名驴友冬季穿越鳌太,失踪的消息。

      奇的是,虽然世人公认,鳌太路上最难行的一段路,是太白山领域的“九重石海九重天”,但绝大部分的事故,却发生在鳌山。
      是的,难度不同于危险度。
      鳌山是秦岭第二高峰,却可能是留下生命最多的秦岭山峰。
      鳌山,近乎是秦岭的K2。

      我在2015年6月,完成过鳌太穿越,在山上待了整五天。
      这次是2016年元旦,要走的是,鳌山穿越,只需走三天不到。不会到达太白山领域。甚至,都不涉及鳌山深处。和走鳌太,只有一天半的路程是相同的。
      但却不可小觑此番行程。
      因为,这是冬季。

这,便是鳌山与太白山的地形图了。

关于作者

        舒小简,是我的笔名,曾经想做个会拍照会画画的作家,一不小心学了金融,遂以为理想破灭。
        行走几年来,从一个喜好旅行的摄影者进入到户外探险领域。
        曾经用400元的自行车在川西藏区高原上骑行;
        也曾完成过国内顶级难度的徒步路线——秦岭鳌太穿越,游记还有幸被列为“蜂首”:http://www.mafengwo.cn/i/3432064.html

       

        也曾将摄影与公益结合,在凉山彝区为彝人们拍摄全家福:http://www.mafengwo.cn/i/3458543.html




        也曾在冬季去攀登技术型雪山半脊峰,该游记有幸被列为我的第二篇“蜂首”:http://www.mafengwo.cn/i/5375696.html



        在冬登半脊峰后,又在川西北展开人文之旅,并皈依在云端雪域:http://www.mafengwo.cn/i/5369042.html



        玩摄影至今,有幸在各摄影论坛、摄影社区,被列为精选或被首页推荐。
        欢迎喜好旅行,喜好摄影的小伙伴加我微信喔:lwycccyls(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的首字母):
         

        另外,欢迎各位爱好风景的朋友,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地理说(id:dilishuo)~

小提醒

                  本人的游记,都是上图下字的喔~~~~

正文

又见鳌山

       2015年的最后一天,古都西安,雾霾满城。
       我将在此跨年,和故友——阿娇姑娘。
       我们说,见着了彼此,好像就又回到了大学时代。
       可此番一别,又何时能再见呢?

“客官,来份长安套餐吧~”
于是,冰峰汽水+肉夹馍+凉皮,就端了上来。

2016年1月1日,我与山友们,来到太白县塘口村的鳌山登山口
亲切感油生。
每一处曾经留过足迹的风景,再见都觉得是亲切。
仿佛是故人的久别重逢。
我觉得鳌山似乎在等我一样。
我对着土墙说道:“7个月不见,你还是老样子。还是那么土,哈。”
进山!

天气尚寒,草木凋落。
清凉的风似恋人的喃喃耳语。
我们呵着气,抖擞精神,穿过田野,迈入深山。

下田地里,尚有积雪。
想来山上的积雪一定很厚?

在岩石点缀的雪地里,攀爬上坡。

“一线天”般的巨石之间的狭窄通道

      上山路曲折婉转。
      雪没有我想象的厚,还不足以没过鞋子。
      第一天的路,并不长,也不算难,但却辛苦。这一天需要从海拔1600米的塘口村到达海拔2900米的营地,一路几乎全是上坡。

阳光下,枯树旁,上山路的转角。
其实山上并没有什么“路”。
无非是当地药农和驴友的足迹。
看着雪面被踩出的印记的凌乱与深浅,可以想得到,几天前,曾有队伍在此走过。

阳光在苔藓与积雪间,分隔两界。
严寒之中,高大树木早就光秃秃。除了松树,就只有看似卑微弱小的苔藓,还保有盎然生机。

一次特别的调色尝试。
雪地行走的朋友。

奇妙冰雪

大石的阴面,雪花立起。
我跪倒在雪地上,拍下这张片。

夏时的浅浅溪水,成了阻人前行的冰层。

年过五十的老驴,却体能强悍,不输于我。
可他的负重,
还比我更重。

越高雪越少?

好长的一段路,积雪的厚度都不曾变化。

在林木间的缝隙远眺,怎么远处山头是青灰色,几乎看不着什么雪?
我大呼郁闷。
冬来鳌山,怎么能没有雪看?

惊人的是,当高山灌丛出现之后,积雪竟然越来越浅了。

袍哥。
超幽默的人,是此行,我们队伍中的大厨~
在山上,条件有限,他将如何显露身手,满足你的口腹之欲?

再前行,竟然一点雪都看不见了。

对面山坡是阴面,留住了雪。
我这一面,绿色松林也好,灰色灌丛也好,都因处在阳面,而无雪了。

森林茂密的山梁,像是秃了头。
隐约可见,露出的那一块,被石海霸占。

万箭齐发的白云

来到这片看似平淡无奇的草坡,旁人都匆匆走开。
我却驻足。
云彩怎么幻化成如此奇异景象,似神兵天降的前兆。

一株孤独的树。

我上山从不带三脚架。
减轻负重是我极重视的。
但自拍之心浮现,妙招也就想了出来。
我用登山包支在地上,权当三脚架了。虽说相机放在包上,不够稳当,但百分之一秒的快门还是足以应对。

山上也能吃羊肉泡馍!!

       原计划,本是第一天应当到达2900营地。
       但某几人步子太慢,落后太久。估计当他们到达2900营地,天色已黑很久,走夜路会危险和辛苦得多。(冬天天黑得早)

       好在第二天的计划,是轻装前往导航架(鳌山最高点)游玩,强度并不算大。
       于是我们决定提前扎营。
       
       这季节,山上的水源大都已经冻住。
       我们寻到了一处活水,并未结冻。就在附近找一处平坦地方扎营了。

        大伙儿,用工兵斧把地面削平坦。
        扎好帐篷后,又怕晚上风大,找来石头压住帐篷。
        匆匆整理后,所有人都将一天的辛苦和对寒冷的忍耐,转成对那锅热水的企盼。

拿出帽子,既当保暖,又当拍照道具。
是不是有点像乔峰~

       大厨袍哥,生起炉火。
       冬天水凉风大,很费燃气(我们在山上生火造饭,主要燃料是气罐)。
       既烧水,又煮汤。

        袍哥,开始熬羊肉汤。
        不多时,香气阵阵。
        冬天风大水凉,我们的携带上去的气罐(提供生火的燃气),似乎都消耗太快。

        羊汤熬好,倒入事先已经撕成小粒的馍。
        那可以说是最有名的陕西小吃:羊肉泡馍。
        谟撕得越小粒,鲜美的羊肉汤就越渗透馍内越深。
        再加上少许粉丝和洋葱。

        哎呀,开锅后,热气腾腾,迷住了双眼,只听到汤汁咕咚咕咚的沸腾声。
        就令人迫不及待。
        
        在山上生活,通常饮食比较凑合。
        这对我们来说,已是“腐败级”的美味。

        狼吞虎咽后,还听袍哥再叫一声:“哎呦,包里还有一只老母鸡呢。明天早上,大伙可以喝鸡汤喽。”
        馋了。
        馋馋馋馋馋。

       太阳落山。
       是一个难熬的寒夜。

       我的睡袋,是为去登半脊峰而买,是蓬松度800充绒量1000g的鹅绒睡袋,理应能扛零下20度的低温。
       然而钻进睡袋,我还是觉得有些冷。
       即使穿着好几件抓绒衣裤,带着两层帽子,并且把冲锋衣裤盖在睡袋上,也还得蜷缩起身体才能睡着。

我的碗呢!!

       第二天凌晨6点,我便醒了。
       稍稍拉开帐篷帘,就有冰碴子随着拉练拉开,稀稀落落地掉进帐篷内。因为内外温差,帐篷内壁本应会出现水珠,类似于冬季的室内玻璃。
       但山上实在太冷,所以全冻成了冰渣子。
      
       外头,仍是黑夜。似乎没人起身啊。
       不是说好的6点起,8点前拔营的么?怎么没人动?
    
       我看无人动静,只好继续待在帐篷里,但想睡也睡不着了。
       
       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苦恼、懊糟、担忧:我的碗,在睡前,装满了水,本想烧水,却忘在了帐篷外。一定全都冻结实了!
      

我赶紧钻到黑夜里,取回我的碗。
果然冻结实了。
若是金属碗,倒还好,直接烧水就好。但我这可是塑料碗呢。
等会怎么用?

好在,我大力敲击,把碗中的冰一整块敲了下来。
难题解决。

直到七点半左右,天才稍稍出现天亮迹象。
袍哥的鸡汤熬上。
一整只老母鸡。被我们十来人瓜分,每人只得到两块鸡肉而已。

僧多肉少。
驴友多鸡少。

最后,还是倒入了泡馍。算是鸡肉泡馍?

雪与森林

天亮后,拔营出发。
按照上次来的记忆,出发不多久后,会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大石头。

穿过一片积雪森林,就是我们本应第一天扎营的2900营地。

这株被截断的树,估计是当地药农所为。

到达了。
我认得出。
2900营地。

林间的光影,让人注目。

竟然跪下拍照。

我爱你秦岭,007

       还不到中午,我们到达“盆景园”。
       是今天的营地。
       计划是,在盆景园扎营后,就轻装前往“导航架“(鳌山最高点),游玩片刻后,原路返回盆景园。

       盆景园,冷杉木奇形怪状,在石头与灌丛中各显身姿。
       大概是像是放大版的盆景形象,所以得名吧。

       扎营后,我只背着水壶和相机,轻装出发。
       顿感身轻如燕。

上次来走鳌太,前三天全在鳌山领域,恰都是风雨雾天气。
鳌山的景,几乎没看到什么。
此行,可一解遗憾。

可以看见,远处的山梁,延伸下的广阔石海。

不知是谁,在鳌山上写下对秦岭的告白。
唔,对了。
下面那个007,该不是个电灯泡吧。

再度展开”登山包做三脚架“的绝活。
我背后,就是鳌山最高最险的那几处峰,几处梁啊。

       凄凉。
       不是荒凉,是凄凉。
       似乎只有这个词,才最搭配秦岭之巅的景。

       也许不算绝美,但够独特,一眼就能认出,走一趟就能永远记得。

       也许你会走过新疆有名的顶级徒步线,诸如”狼塔“”夏特“”环博格达“等。
       但若干年后,你看到那些地方的照片,你也许会思索:这是我走过的那条路线来着?是天山哪里?不会,是西藏的某条线吧?
       但若干年后,你看到鳌山和太白山的图片,你一定可以一眼看出:这是秦岭。只有秦岭,才是这样。

敬 白起

      石块的简单堆积,在广阔山巅,如此得不起眼。
      它却有一个,令人心惊的名号:白起庙。
      正是那个战无不胜、杀人无数、曾一夜坑杀20万赵国士兵的秦国大将军——白起。

      那个战功赫赫、威名远扬,战国四大名将之首的白起,生前无限荣光,死后,却只得这荒凉山野的一堆石头?

      白起,是陕西眉县人。他生长在秦岭脚下。也只有巍峨且绵长的秦岭山脉,才能生养出如此霸道的人物。

      我站在白起庙前停步,烈烈风声卷过耳畔。
      闭眼拜祭。
      一瞬间,历史风云、将军的威风幻化心中;竟觉得隐约中,风声愈加尖锐,愈加暴烈,最终跌宕成金戈铁马之声。

      白起将军,
      这女娲神鳌化作的山峰,可还衬得上你?

只见石与草

艰难且奇特的石海,在鳌山深处。
到导航架之前,只能路过一些“半成品”的石海。
这里石块渐多,还算不上石海。因为都是覆盖地面一两层的小石块,没有巨大的石头堆积。

能看到鳌山最高点了!

已是高山草甸。
这个海拔高度,灌木丛已经无法生长。

“石头“哥,6月走鳌太结识的哥哥。
大我9岁的他,却是当时山中第二年轻的人。

他不走寻常路。轻松跃上岩石。
在灿阳晴空下,高高在上,留给我一个挺拔剪影。

”你快从石头上下来,我也还要在上头拍两张呢“我心里嘀咕。

原来,秦岭并不是一条山脉

站上大石,终于远眺远处群山。

这连绵山峦,一层又一层,一重又一重,根本难分主次,难辨虚实。

都知道鳌太有名的一段"九重石海九重天"。
而每一天都有些落脚点,每一步每一眼,都是”九重山峦九重嶂“。

诗。
吟诗。
我忽然想要化用一首纪晓岚故事中的诗句,将它吟出:

一重两重三四重,
五重六重七八重,
九重十重十一重,
隐没青云看不见。

       地理上说,秦岭是山脉。
       其实不然。

       你看那层层叠叠的山,哪有脉络可寻?
       秦岭横跨甘肃陕西河南三省,何以只以秦地(陕西)命名?
       因为秦岭是一系列山脉,而非一条山脉。在组成它的N条山脉中,有一条曾被叫做”秦岭“,最后,这N条山脉都以这”局部的名字“来指代全体了。
       秦岭,应是一条山系。

       像天山昆仑山,其实都不是山脉,都是山系。

山峦与青天相接。
极目远处,分不清是山在天上,还是云落山间。

最喜欢的一张。
秦岭山峦如同墨色晕染。
被我设置成电脑桌面!

也许从别的山头看我这边的枯黄山头,也是青山?

大块头的石头出现。
石海来了!

人在神鳌背

那么广阔的地方,只能见他一个人。

我们相遇,走的却是两个方向。

一个女子,
竟能够闲庭信步过石海。

上一段落的”石海“只是初级,算是半成品。
而这,才是90%的石海。

完全体的石海,是太白山的”九重石海九重天“呐。

来到鳌山最高点,导航架。
海拔3476米。有木架为醒目标志。

年过50的老驴友(左),光着膀子拍照。
贪玩的小胖童鞋(右),偷偷溜到老爷子背后,眼疾手快地扒下了老爷子的裤子!然后开溜!
老爷子赶紧害羞地挡住”秘密基地“。

画面太美!全被我捕捉!

老爷子下一秒却又放开了。

敢在冬季的鳌山最高点玩裸。
佩服。

好些人,都跳起来和鳌山导航架合影。

而朵儿姐姐,跳得实在是太太太太太高了!
这哪里是跳得高,这是飞得低啊。
你怎么不上天呢?

哈哈,其实是神奇的PS做出的效果~

导航架也有石海。

我安静地坐在风声阵阵的导航架一块顽石。
身旁就是几个玛尼堆的阵式。

我歇了口气,喝下最后一口水,鞋尖踢了踢脚下草甸间的积雪。

不够好的徒步鞋,在雪地里走了一天,早已被雪浸湿。
脚已经在湿鞋里泡烂了。
脚一冷,渐渐浑身都开始冷起来。

打了个寒颤。
赶紧折回营地,以求自身状态的恢复。

不要惊讶。
我折回时,竟然一路小跑着。

一来,返程是下坡多。
二来,人是轻装。
三来,越野跑是有趣的运动。

我认得你!

这一张图,和下一张图,是同一地点。
当我路过这块大石,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我还是认出了它,于是停步。

我记得15年6月,我们就躲在这块大石头后,躲避风雨。

这块大石,似又一个故人,将我当时的艰辛和担忧心情,娓娓叙述,讲到我心里。
我的思绪,与它共鸣。

黄昏

       回到盆景园营地。
       落大哥招呼我,一碗混着灰渣子的热腾腾的玉米粥随之出现在我手心。
       暖过心窝,我钻进了睡袋,躺下,连裤子也不脱。
       脱下湿鞋子,在鞋子里塞满面纸,以求吸掉水分。

       我感冒了(上山前夜在西安一处酒店跨年,当晚屋内太热,睡时穿的少,所以第二天有些感冒),这会儿在山上似乎加重了些。
       鼻涕不停地流。
       到后来,我捏鼻涕的纸上,甚至出了血。

       黄昏的夕阳,透过橙色的帐篷打来,就更显得温暖。
       迷迷糊糊要闭眼时,向我讨教摄影的石头哥前来叫我:“小简,还不出来拍照啊!”

       刚好要取热水,我便重新将脚踏入那湿鞋中。
       一出帐篷,落日远在天边。

星空

       天很快就黑。
       星夜渐升。
       风变大。

       拍两张星空?
       又没带三脚架。夜太冷,我又还在感冒中。我想放弃,选择直接睡觉。
       蜷缩在睡袋中,心想无论如何也不出去了。为此,我准备了一个空的塑料饮料瓶放在帐篷内。晚上上厕所就直接在帐篷内解决。这寒冷黑夜,出去方便实在是太痛苦了。
       
       石头哥又来叫我:“小简,快来拍星空啊。银河升起来了,好漂亮。”
       我直呼不去。

       但,听闻外头有些驴友叫着:“快出来烤烤火,这火好暖、好享受哇”
       我不禁心痒。
       直到夜9点钟,都没能入睡。
       我也索性穿衣服出帐篷,去他们生起的篝火堆旁烤火。

       一出帐篷,便惊呆了。
       所以,
       我要拍星空了!

       虽然我的相机,只是aps-c画幅的单反,高感画质不佳,而镜头的最大光圈也只有3.5.
       但,照片重要的是感觉,不是画质,对么?
     
       没有三脚架,我只能去寻一些石块,把相机垫在地上,摸索着试拍。
       明亮的猎户座,和金牛座昴星团,就在天空低处悬挂,闪烁身影。

       可惜,虽然鳌山不缺石头,但盆景园的石头上都长着杂草和低矮灌丛。相机是立不稳的。
       有心人总是有办法。

       我见一个驴友帐篷边,用大石块压住(防风的措施)。
       只好向他“借”石头,来垫照相机。
       那石头实在太大块。一个人根本抱不动。我只好跪在雪地里,将它推着滚走。
       
       终于有了这张片子。
 



盆景园的特点,就是奇异冷杉众多,成了上佳的地景。

我入镜自拍。

画面左侧的树木,被他们燃起的篝火照得通红。
他们大都戴着头灯或手电。
我生怕他们的光源射向我这一边,破坏我的画面。
一旦有杂光入画,我就得重拍30秒。那就得多熬30秒的寒呐。

篝火

       因盆景园没有水源,只能化雪取水。
       化雪实在太耗费燃气,我们一行所携带的气罐难以支持。
       大家便在山上就地取柴,将山上杉木取了少许生成火堆。

       广袤的寒冷中。
       一堆渺小火焰,使得我们几人体会到温暖。

       灿烂的火星飞入黑夜,与星辰比光辉。
       柴火噼里啪啦的声音,与寒风争响亮。
      
       身体向着篝火的一面,热的发烫,身体背着篝火的一面,还在风里受冻。
       只好时不时地扭动身体,寻求平衡。
       
       伙伴们都直接用锅在这火堆上烧水(我晚上和第三天白天一直都在喝这个水,却在喝了太久之后,才发现水里头各种柴火的灰烬漂在水里。。。)。一直到半夜十二点以后。
       我烤干鞋子,大概11点,便回帐篷睡了。

       第三天早晨7点左右,下山的一天。
       昨夜的篝火还有些剩余的火星子埋在煤堆里。

       稍稍拨弄,火苗再度升起。

晨曦

黎明,
天快亮了。

小伙伴们该整理营地,迎接日出了~

我在营地四周游荡。

盆景园的积雪还有些厚度,一脚一个大坑。

营地也有别的队伍,不止我们几人。

姑娘,你怎么一个人跑远!
丢了咋办?

太阳升起的刹那,
一对小情侣模样的人儿,散着步从杉林中走出。

约会约到神鳌之背、秦岭之巅。
是自寻苦吃?
还是别样的浪漫?

下山

准备下山。
原计划从“苗圃”下山,预计12点就能到山下。
我们却没能按照原计划走!

石头哥对我说,“你看那天边一道线,下面就是雾霾天气,上面是蓝天白云。”
原来这道线,是这样形成的?

再次来到白起庙~
从白起庙后绕个圈,就能到下山路。

下山路,又见石海。

本人害羞。露半张脸就好了。

跨越石海,又是冷杉林需要穿过。

冰湖

曾走过“苗圃”下山的小胖哥,指着前方冻得坚实的小湖,说:
这片水源是他们的路标,在这里就该转个方向,不远处就是下到苗圃的路。

是小池?是小湖?
冰面有石块零零碎碎地散布。

走过鳌太将近40次的落大哥,带我们跨越冰面,钻入杉树林中。

我留到最后。

我特意踏上冰面,如瓷似玉的冰层有裂纹遍布,但我知道结实的它,不会断裂。

逗留许久,我才截了一条不好走的近路,开始追队伍。

秦岭专家也会认错路?

这片杉树林比之前过的任何林子都要难走。

冷杉低矮,枝杈密集,林子中难有什么空间可供背着大登山包的我们行走。
加上地上的树的根茎、杂草灌丛、积雪石块的拦路,一路磕磕绊绊。

走在最前面的落大哥,也时不时地停步。
他杵着工兵斧,左顾右盼,似在判断方向。

剩余的人也只能等着他的指令。

        等待中,石头哥大叫一声:羚牛!!
        我又惊又喜:“哪里哪里?”

        羚牛是一种有些凶猛并且十分珍惜的兽类,在秦岭最为多见。
        羚牛、朱鹮、大熊猫、金丝猴(而且是川金丝猴),这四种珍稀动物,并称为秦岭四宝。
        注意哦,大熊猫和川金丝猴,并非四川独有。秦岭的野生动物的丰富程度极高,在全国各种山林之中,能与之媲美的,只有四川的岷山。
        岷山与秦岭的野生动物的种类,又极为相近。都是羚牛、大熊猫和川金丝猴的主要聚集地。

        当然,中国野生动物最丰富的地方,不是山林,而是荒原。是可可西里、羌塘、阿尔金等无人区。
        秦岭与岷山等地,虽然野生动物也很多,但兽类大都会藏身于森林之间,仍然难以看见。
        何况还是冬季。
        就更加难有机会看见。
        所以我很兴奋。

石头哥却说:“你看雪地上,这是羚牛的脚印,这里大概是羚牛经常活动的区域。”

白高兴一场。原来只是脚印。
未见真身。

落大哥思索后,继续带我们在森林间穿梭。
随后,有好一段落差更陡、石缝更大的石海要跨越。

我留下与石海的合影(只是自己的影子)。

有人质疑落大哥带错了路。
落大哥自己也承认了。

        猜错了路的落大哥,有些腼腆。
        轻松进退的他等待着后面的人。我就在他眼前,听得到他嘀咕了几声“不好意思”的话。

        他完成秦岭终极徒步路线鳌太穿越将近40次。
        算上各种鳌山穿越、太白山穿越、小鳌太、半程鳌太,他在这些路里,走了足有上百次。
        鳌太出了山难,秦岭的山地救援队,没有他,都不敢上山(队友语,可能有些夸张)。
        他是当之无愧的秦岭专家。

        然而,连他竟然都带错了路。
        这才算见识到冬季秦岭的威力。
        雪太厚,遮盖了原有的样子,使他困扰了。

        有些队员有意见了。抱怨了。
        落大哥镇定:找不着路,就直接返回盆景园营地,从上山路原路返回,下到塘口村就是了。



        我却庆幸。
        多感谢他走错了路。
        弥补了前两天的些许遗憾:
        前两天感觉积雪不算大,今天终于走在了较厚的积雪上;
        前两天感觉比预料中的轻松,今天因走错路而在针叶林和石海间兜兜转转,而终于感到有一些挑战性。

找到了下山路

落大哥担心再找路会耽搁更久。
最终决定:先穿到盆景园营地,然后原路返回。

再向盆景园横切时,我们发现了一条路(较深的脚印)。
看来刚有人走过。
应当是通往苗圃的下山路。

我们等待落大哥的确认。
落大哥却固执地要坚持从营地向塘口下山。

他是怕再生枝节。再有变故。可能就不好向队员们交代了?
所以他宁可走更远的路,走原路,也不愿意再做判断。他力求杜绝再次走错的可能。
我揣测他的心理。

“并没有人怪你啊”朵儿姐对他说。
“哈哈,谢谢你多赠送我们三小时的路程”不知是谁开着玩笑。

在我们的开解下,落大哥再次环顾四周,冥神思索。
终于。
他爽快利落地向着那串新鲜脚印摊掌:“没错,就是这条路。苗圃。下山!”

下山路,越来越陡。

        因为陡峭,下山路我拍照极少。
        不得不说,这下山路是最辛苦的一段。
        下山磨损膝盖,越陡,膝盖越疼痛。

        透过枯去的树林枝桠,县城村庄看得分明。它们象征着美食与休憩,在向我们招手。
        可总算叫我体会到什么叫“看山跑死马。”

        漫长的下山路,滑到一跤又一跤。
        水早已喝光的我,随手撩起脚边的雪就往嘴里送。雪吃了一口又一口。
        那山下的县城村庄,怎么还像是未曾变近。
        我的鞋子再次被积雪浸湿。
        我的膝盖如针扎般疼痛。
        好饿,好渴。
        我想吃苹果。

        漫长下山,最终走到尽头。
        我和袍哥、石头哥、小胖哥、军行哥,五人走在队伍最前。

        镜头上沾了雪。
        逆着光,化作光斑,耀眼。

山下村民,滴水之恩

        下山后,我一直注意着路边村庄可有小卖部什么的,需要水。
        但没有。

        路边一只狗冲着我叫。
        我反倒迎着它。
        进了村民家。
        一个年长的爷爷和一个中年妇女。
        我求了热水。

        妇女给我倒开水时。
        老爷子咬着熟悉却又不易听懂的陕西话:“你是从哪里来的?这个季节山上冷呢。”
        “我是江苏人。”
        “咦?江苏那么远过来哦。小伙子,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这里有个鳌山的?”老爷子深深凹陷的眼睛,在褶皱纵横的面上,释放出好奇和惊讶。
        “鳌山挺有名的啊”我回答。

         实际上,那只是我的以为。
         当后来我在西安背着大登山包住店,客栈的人问我上的什么山。
         我说鳌山。
         那些西安人,竟一个都没有听说过。

抱着热水,我就地坐下,不停口的喝。
脱下湿鞋子吹风。
冲锋裤早已被烂泥沾满。

走出苗圃村口。
欢迎我们“走进鳌山”的牌子,却不知我们今天,是走出鳌山。

再见。
或许不会再见了。
鳌山。

后记

       也许是世界太大,人太贪心。
       很少有人会故地重游。

       优秀的电影会越看越回味。经典的书能常读常新。
       有故事的风景,我也认为多走一回,能多一份体会。
       因为季节的不同、路线的不同、同行者的不同,最重要的是缘分的不同和心情的不同;同一座山,可见到时光流逝、环境变迁、个人得失与长进。
       鳌山,以及因鳌山而结的友谊,在两次旅程中的同与不同,都写进在我成长的篇章。

本篇游记共含12179个文字,13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赞,喜欢你的作品。希望我们下个地方能一起闯过

2016-02-17 00:46

2016-02-17 10:56

2016-02-17 11:00

引用 舒小简J 的图片:

层层叠叠,连绵起伏

2016-02-17 12:20

引用 舒小简J 的图片:

跳的真高啊

2016-02-17 12:32

引用 舒小简J 的图片:

美不胜收啊!

2016-02-17 16:31

引用 舒小简J 的图片:

2016-02-17 16:31

引用 舒小简J 的图片:

2016-02-17 16:37

引用 舒小简J 的图片:

感动!

2016-02-17 16:38

引用 舒小简J 的图片:

生命!

2016-02-17 16:39

引用 舒小简J 的图片:

2016-02-17 16:40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2F

2016-02-18 09:40

引用 舒小简J 的图片:

美景!

2016-02-18 11:46

引用 舒小简J 的图片:

哈哈。

2016-02-19 12:05

2016-02-19 15:08

引用 舒小简J 的图片:

2016-02-19 15:13

引用 舒小简J 的图片:

2016-02-19 15:13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9F

javascript:void(0);javascript:void(0);

2016-02-23 19:52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0F

引用 舒小简J 的图片:

山顶上会有松鼠这些生物吗

2016-02-24 11:19

引用 舒小简J 的图片:

还真是第一次见到石头上的雪花是这样子的

2016-02-24 11:33

日出真的很漂亮啊!!!

2016-02-24 14:15

引用 舒小简J 的图片:

绿色生命融化了冰雪

2016-03-04 18:24

引用 ZYM 发表于 2016-02-24 11:19:07 的回复:

山顶上会有松鼠这些生物吗

回复ZYM:山顶没有。山腰很多

2016-03-22 09:5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5F

引用 舒小简J 的图片:

王魁!!超怀念他家凉皮,辣椒油太香

2016-05-23 14:24

引用 舒小简J 的图片:

2016-05-25 19:53

引用 舒小简J 的图片:

毅力非一般人。

2016-05-25 19:53

引用 舒小简J 的文字:

我站在白起庙前停步,烈烈风声卷过耳畔。       闭眼拜祭。

拜祭白起?看来楼主是从政从军的人才,绝对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那种……

2016-06-01 01:14

真的很有毅力啊

2016-06-20 13:05

引用 哈哈哈哈 发表于 2016-06-01 01:14:07 的回复:

拜祭白起?看来楼主是从政从军的人才,绝对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那种……

回复哈哈哈哈:没有没有,你过奖啦

2016-06-21 11:59

引用 舒小简J 的图片:

2016-07-12 21:28

2016-08-30 22:37

我也爬过,但是没登顶,音乐很好听!

2016-09-04 09:45

引用 舒小简J 的图片:

2016-11-25 15:4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