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翠荷游鱼趁晚凉 ——白洋淀写生记

      窗外是肃杀的冬,朔风萧瑟、山寒水瘦;室内暖气氤氲,一派祥和。翻检旧日画稿,白洋淀写生的那些灼灼荷花、杳杳绿苇跃然纸上。淀里带回的几只老莲蓬,在案头青花瓷瓶里垂首做“思想者”状。我的思绪也循着一缕荷香一苇而远,跨越千里关山,来到“湖边不用关门睡,夜夜凉风香满家”的白洋淀
     去岁七月到八月的炎夏,恰是荷花开的最好的季节。那片在孙犁的小说里一直洸洸荡荡如碎水银般跃动的白洋淀,一下子跌宕到眼前。
为期一个月的工笔写生笔会,在白洋淀里一个不足一平方公里的小小岛屿。岛主发的那些鸥鸟飞渡、荷花逶迤、芦苇森然、舟楫往来的影像,化作满是诱惑的殷殷呼唤,让我放下手边一切事务,不顾天气燠热、不顾舟车劳顿,带了一卷画纸几管笔墨,将一个暑假消度于笔墨纸砚之间,那个叫做“梦里水乡”的小岛上。
       是绘画艺术的魅力还是白洋淀的魅力?画友们来自四面八方,周玲来自新疆,彭鸿雁大姐来自广东,爱唱歌的欣姐来自内蒙大草原。有怀胎几个月的准妈妈,有带着老伴来的耄耋老者,有姐弟作伴来的大学生。同宿舍的几个姐妹儿,娟是湖南辣妹子,振平来自山东青岛海边,小莉妹妹来自广东深圳。大家的职业更是各个不同,教师,医生,法官,摄影家,企业老板……济济一堂,大清早守着荷塘写生,晚间在蚊子的围攻下画到十一点钟。在咯咯蛙声中沿着水边垂柳依依的小路回到宿舍堕入梦乡。
       “梦里水乡”这个名字有点空泛,我宁愿这个安静的小岛依然叫回它的乳名——大里地。以其“大”,言其小,方圆一里许,然岛上有荷池水塘散若珠盘,与四围淀水相贯通,水面有吊桥连廊凉亭,水中有网相隔分成不同的区域,有的塘锦鳞细细、往来倏忽,需要用专用鱼食喂养;有的塘鱼影攒动、翻波助浪,割下水边野草若干置于水中,鱼儿居然啃食精光,如同饲养牛羊一般。有的专种睡莲,花儿们晨绽晚敛,粉白鹅黄,粉雕玉砌;有的专种白荷,婀娜妩媚,洁白出尘。还有一片阔大的水域,就在画室窗外,荷叶层叠,挨挨挤挤,庇护着那些娇嫩的粉色花儿,或举或藏,或开或闭,或仰或卧,可近观也可远望,间以芦苇、茨菇、金莲花、绿萍。它们连缀成一片赏心悦目的翡翠绿,繁星点点的花儿闪烁于蓊然绿色之中。   
       连廊画桥下常有老者荡着木船放鱼鹰子,隔窗可以听到鱼鹰子们咕咕的叫声。这些黑衣的大鸟,眼如鹰隼,嘴如弯钩,凶猛异常,它们或深潜水下缉捕游鱼小虾,或悠然站于船舷排架之上,与天光云影共徘徊,成为水面上流动的风景。
绘事之余,我常常隔窗看花、看鸟、看为播绿而生的田田荷叶。风吹来,有荷瓣落下,或枕于荷叶托起的臂弯,或悠悠飘荡于水面,恬静安闲,清丽脱俗,全然不似生命之终结,反倒宛如初生。荷花嫩黄的蕊丝儿葳蕤蓬勃的拱卫着绿色的莲蓬,有的驻于枝头,有的随着荷瓣飘零,一丝一缕皆是生命的绚烂与华美。
       小岛远离陆地,所有给养都需乘船到岸上购买。这个没有超市、没有ATM机的小小岛屿,可以比作梭罗的瓦尔登湖。只有如天的水,连绵的荷,绵延的蒲苇,鸭鹅成群,茭菱遍布,除了简陋的食堂和屋舍,跟世界联通的是大概就是WIFI信号了。实在适合闭关清修。百余公里外的京城,我的老友在微信上得知我在此修炼,开车辗转安新县,一路颠簸,寻寻觅觅,多跑了一倍的路才在黄昏时分找到任丘市水乡深处寂寞码头上等待的我。康师傅泡面、老干妈辣酱、牛奶、红豆薏米、眼药水、洗发膏……甚至还有一个硕大无朋的大西瓜。所有这些,成了我闭关小岛30天的物质滋养,在远离现代都市的岛上,哪怕一块肥皂,也是求之难得的宝物。可怜我临行前所有笔墨纸砚统统齐备,觉得生活用品到处超市唾手可得,所以基本没带。如果没有老友长途奔袭送来的给养,我虽不至于饿死小岛,但诸多不便倒是真的。因为多绕了路又要急着回京,见面的时间不过五分钟。就是这短暂的五分钟,让我心里捂着一丛温暖的小火苗,在孤独寂寞的时刻,总是给我热力和希望。人间自有真情在,有些朋友,纵然几年不见,也恍如刚刚分离。即便匆匆一晤,也是长长久久。
      “湖天一色含野渡,苇水连天映余光。鸥鹭互答烟波远,渔舟列队载斜阳”。从一个干涸少水的地方来到水乡泽国,怎能甘心束囿于小岛之上呢?黄昏时分,一个人雇一条小船,缓行于如锦缎般丝滑的烟波水面,穿梭于被密密菲菲的蒲草芦苇分割成纵横交错的壕沟水道,在桨声欸乃里眺望,鸥鸟翱翔,藕花摇曳,水天苍茫融为一色,淀中有村、村中有淀、河淀相连,田水交错,时开时闭,暮色四合,一坨又一坨大小苇淀倒影在流金的霞光里斑驳陆离,是造物主用最现代的笔墨程式画就的彩墨画吧。太阳即将落下,白昼的暑热被晚风消散,风儿带着水波的清凉和荷花的香气梳篦着额发,恰如孙犁在小说《荷花淀》里所说的“水面笼起一层薄薄透明的雾,风吹过来,带着新鲜的荷叶荷花香。”嗅着荷香,在暮色渐渐沉醉,看划船的人儿被夜空剪成了影子,且贪婪地享受这带着花香的清凉滋味吧……
       有一天画累了,同宿舍的姐儿四个决定畅游白洋淀。这块被荷花和芦苇所包围的360多 平方公里的水域,散发着抒情诗般的田园气质,既有水天一色的辽远,又有触手可及的亲切。四个远道而来的兴奋的女子在白洋淀纵横交错的水道上游弋逡巡,成片的野莲花,远看如一抹轻盈光带,时不时在视野里流离跃动,引起一通惊喜的感叹。有渔娘在莲花丛里采莲蓬,时光仿佛停在船儿荡漾的那一刻。
每当摩托艇游船疾驰而过,我们的船身就开启了“摇篮”模式,女人们欢声笑语,恍若回到无邪的童真年华。远处一道沟汊停泊着一条木船,孩子们赤裸着身体,嬉戏着跳下水去。船家给我们采来硕大无朋的荷叶和鲜嫩的莲子,叶像四把小伞,遮住了似火骄阳。而新鲜的莲子,让人口舌生津,甜丝丝清爽爽。渔家的饭店就是几条船连体,飘摇在水上,鱼鲜水货,信手拈来。水鸟绕飞,人声啸傲,午餐吃的是地道的“白洋淀柴锅炖鱼”,卤河虾,凉拌荷叶卷,贴饼子熬小鱼,都是水乡特产,还有流着油的咸鸭蛋,比一般鸭蛋要略小,却要香出许多倍。尤其是那蛋黄,沙沙的口感,味道醇厚鲜美。我自饕餮,懒做君子。往日里淑女们矜持的风度早已被美食诱惑了。岛上的贫瘠的饮食,让这顿来之不易的美食更加鲜美。
       想象中,白洋淀到处是水,应该相对清凉吧。然而,身临其境才知道,夏天白洋淀内水汽很大,阳光下水分蒸发很快,这样上边太阳晒、下边水汽蒸感觉又闷又热。尽管防晒霜遮阳帽太阳伞样样俱全,皮肤还是不知道黑了多少个等级。及至归家时,朋友们都戏称我是印第安人。最让我记忆深刻的不是白洋淀的阳光和燠热,而是岛上的蚊子。
       “三伏凉夜好,清风吹满怀。时方爱露生,鸣镝一声来。”白昼热如碳烤,夜里那缕凉风弥足珍贵,还没等享受那份清凉舒爽,蚊子们已经得意高歌,嗡嗡地如响箭一般飞射过来。尤其是那晚的篝火晚会,知道岛上的蚊子个个是精锐,我穿了长袖衬衣牛仔裤,没有衣物遮盖的地方都涂了风油精。大家围着火堆旁唱歌跳舞烤串喝啤酒,玩得很嗨,蚊子部队也频频进攻,人们的额头脖颈手臂纷纷中招。我那天最惨,屁股上鼓起了两个大包,是蚊子隔着厚厚的牛仔裤咬的,又不能抓挠,真是叫苦不迭。后来发现脚腕上腮帮上也被叮咬过。淀里蚊子多,人口少,蚊子得(dei)到人就是叮住不撒嘴,贪吃不顾命,往往要用手拽下来。相较之下,山东的蚊虫就温和的多,它也会咬人,但是往往是趁着人静止不动的时候下手,而白洋淀的蚊子不管是你静止还是活动,叮上就是一口,成团成蛋地追着人咬。毒性还特别大,我被咬过之后先是起水泡然后是溃破。晚上在画室画画,经常被蚊子叮咬的周身刺痒,无法专注,煞是苦恼。
       有位叫傅选的古人写过一篇《蚊赋》痛说蚊子的危害:“众繁炽而无数,动聚众而成雷。肆惨毒于众生,乃餐肤以疗饥。妨男工于农田,废女红于杼机”。真是白洋淀蚊子的绝妙写照,我看应该再添一条——“废绘事于几案”,画室面积大,所有灭蚊手段都起不了大用,蚊子兵团面对六十多枚“人血面包”,大获全胜。卧室空间小,老友给拿来的电蚊香起了关键作用,蚊子被绝杀干净,所以没有受到如庄子所言“蚊虻噆肤,则通宵不寐矣”那样的折磨。卧室虽好,也不过睡八小时。大诗人白居易有诗云:“斯物虽微小,中人初甚轻。有如肤受谮,久则疮痕成”。白洋淀归来,身上多处被蚊虫叮咬之处已溃疡成疮。寻医问药一周方才痊愈。所以至今,心心念念着白洋淀的荷香辗转,却对淀里的蚊子心有余悸。
       荷花大观园在40里水路外的安新县。六十余人四艘摩托艇轻舟疾驰,水花四溅,欣姐来自蒙古大草原,天生有副好嗓子,她带领大家唱那些高亢嘹亮的歌儿,一路上歌声飞扬,船在水上飘,人在画中游,天蓝水清、苇绿荷红、鸟飞鱼跃人欢。我坐于船头,发丝飞扬。看远处薄雾冉冉,绕过纵纵芦苇,水面时而蜿蜒时而开阔,心情豁然开朗。放眼望去,天水相接,天被碧绿的水面渲染成淡绿色,整个河面是一幅清丽的水彩画,而在船上的我们是画中的风景。    
      园内十里环园路,百顷荷花塘,千丈赏荷桥,万米船行道,荟萃中外名荷近400种,是我国荷花种植面积最大品种最多的生态旅游景区,是赏荷画荷的最佳去处,有很多画家在园内写生。在156种名贵珍品中稀有美国的黄莲、日本的大贺莲、中美合育的牡丹莲、埃及蓝睡莲,泰国橙睡莲。南美王莲尤有特色,大盘伸展,直径近一米,据说能负重,放个小娃娃在上面都没问题,堪称莲中之魁。可惜见叶不见花,不知那王莲之花是何等壮观。 
      我所居的古城,地处鲁中,山多水少,即便是水中有荷,也是最普通的粉色“佛手观音”。来到荷花大观园,真的是如同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有目不暇接之感。画友们或泛舟穿行于荷花水道,或漫步于蜿蜒曲折木栈道,近荷亲荷听荷赏荷,白色高洁出尘真君子;粉色罗衣顾盼俏佳人;黄色小家碧玉邻家女;蓝色妆如翡翠孔雀舞;紫色神秘颜彩尽倾泼。小荷初露尖角是美,盛荷菡萏绽放是美,蓓蕾含苞待放是美,叶儿覆水含露是美,莲蓬杯盏丰盈是美……再加上群鸭争食,鱼翔浅底,黑天鹅漫游花间。端的是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牵动心思。眼睛里都是花影,笔底下皆是淡扫蛾眉,清净荷花亭亭立。天气热得可以,无一丝风来,于是我在纸上将那水乡润泽过,荷香浸润过的笔墨尽情伸展,画了一幅《风荷图》,荷随风动,风随荷摆,花叶相依。 
       每当黄昏想起白洋淀的三千绿水,总是浮现着自在荷花轻似梦的蹁跹。脑海里缭绕的是那一首叫做《梦里水乡》的歌谣:“请你陪我到梦中的水乡,让挥动的手 ,在薄雾中飘荡 ,不要惊醒杨柳岸 ,那些缠绵的往事 ,化作一缕青烟 ,已消失在远方…… ”清荷微酩的白洋淀是我的梦里水乡,她不仅在画面上、在快门频按的那刻、在诗文里,更在我心的画卷上。
翠荷游鱼趁晚凉。月光摇着小船,鱼儿亲吻着脚丫,风轻轻地拂过苇稍,我且如一只小小的蛙儿,在荷叶上悄悄地数星光……
 
(照片部分为本人作品,部分为著名摄影家何小农先生作品,在此一并感谢)

本篇游记共含4421个文字,3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记录的真好~怀念!

2016-02-22 13:55
相关目的地:   保定   河北   安新
9413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白洋淀
游记目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