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分享关于旅行的故事-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游记

9
高小豆 LV.4
2016-02-18 16:03 321/6

我是个很怕坐飞机的人。

去年过年后从敦煌上海的时候, 飞机在飞过冰川时遇到强气流, 飞机剧烈摆动, 失重两次, 从此我就害怕坐飞机。不过当时在飞机上, 我担心的问题仅仅是, 我带的羊肉怎么办。我一点都不喜欢羊肉,可是在那一刻,它似乎是我唯一的精神寄托。所以后来每次坐飞机都很紧张,手心狂出汗,我就把汗擦在程序员手上,他嫌我恶心又把汗擦在我身上。如此往复,直到飞机落地。

其实不仅是怕坐飞机。我是个很没安全感的人,怕很多事情。乘电梯会紧张,过马路也会紧张,一个人住酒店绝对不关灯。所以我在想,是不是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认真脸)。

说到旅行,就想起了自己的这个绝对弱点。然而工作需要不时的出差,自己也不忍舍弃看看这世界的机会,尽管很怕,也还是四处晃荡。也正因如此,才有了这些让我难忘的独家故事。

2014年11月第一次去美国旅行,也是第一次被美国的流浪汉吓到。在洛杉矶的第二天,我和同伴乘地铁到好莱坞。在出站时一个流浪汉盯着我们,嘴里不停念叨,还作势要过来追我们。拥有敏感神经的人总是怕这怕那,所以我当时觉得如果我不快点离开这里也许就魂归他乡了,于是吓得一路飞奔到出口把同伴扔在后面。后来同伴跟我说,他只是不想我们乘电梯。他觉得我们已经很肥了还不多走点路,所以高声大骂。也许他讲了"fat ass”,也许没有,无从确认。都说流浪汉不伤人,也许他真的是为了我们好,怕我们长胖吧。可惜显然我辜负了他的好意。

还是在洛杉矶的地铁里,开往环球影城的途中,被一个喝多的老黑搭讪。我坐里面他坐外面,想走还走不掉。他一直跟我讲话,讲了三遍后我怯怯地说 sorry I don't understand,想想自己也是蠢。于是哥们就哈哈哈,你居然说你听不懂!好不容易到站,跟他说了excuse me后迅速从他身边挤过去 ,长出一口气。下车后,之前坐在不远处的同伴跟我讲他其实是在说你的书包颜色真好看。居然不是因为人好看而是包好看被搭讪,为什么莫名有种心塞。神奇的同伴也总是能听懂我听不懂的台词,这种生存技能需要及时get。

去三藩时,排队买当当车的票。售票员是个长得像Russell Clawe的帅大叔。我问他在渔人码头是否有回程的车站,他就拿出地图仔细给我画路线,一边画还一边问我是否介意他陪我一起走到车站,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陪你游览三藩”,说完还给了我一个wink。当时我就被他逗乐了,看来被人“调戏”并不是一件令人不开心的事情,关键还是要看脸。(三藩图片被我误删,用Palo Auto的图片来凑)

去年6月在Anaheim开大会,我们秘密准备了快闪(flash mob) ,还是宝莱坞style。从来不愿意错过跳舞活动的我自然是参加了,只不过报名有些晚被塞在了最后排。从小的练习让我在跳舞的时候非常在意动作对不对好看不好看,这对我来说特别重要。可后来发现老美完全不在意这些,不管跳得如何都超级自信,那种疯狂和快乐跟我们是很不一样的。我很羡慕,但做不到。好像符合标准才是我觉得对的事情。不过这样的经历还是让我有些收获,知道在面对很多事情的时候,往往还有另一种选择,守规矩并不总能达到想要的效果。

去年9月去欧洲旅行,在阿布扎比雅典的飞机快要到目的地的时候,遇到了强气流。飞机开始抖动,我敏感的神经又开始绷紧。可能因为座位在后排,抖动很厉害,整个行李架都在晃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一个女人突然开始放声大哭,边哭还边说些什么,整个机舱一片安静,只有她的痛哭声。我当时的心情简直难以形容。过了一会一个女孩带着哭腔说 I want to go back to Australia! 一个经过她的空少告诉她,我们马上要降落雅典了,恐怕要过一段时间你才能回澳大利亚。应该就是在那一刻,我才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终于又逃过一劫。

雅典前往米岛的船上,我们遇到了一个讲法语的老年团。我和程序员位置不在一起,想跟某位老人换位置,又不太好意思开口。后来老人主动问我们是不是一起来的,要不要坐在一起,然后就起身换了位置。后来聊起彼此是从哪里来,我们回答说中国,问他们是不是来自法国,他们说是加拿大魁北克。有时会觉得旅途很奇妙,来自世界不同角落的人会在某一时间点相聚在并不属于彼此的地方,互相说你好,再互相说再见。也许此生再不会相见,但在当时,彼此确是旅途上的伴。

在圣岛上的三天,我每天早晨都醒得很早。7点左右就站在房间外面听清晨教堂的钟声。每个教堂的钟声都不一样,海风有时很大,钟声伴着风声和海鸥的叫声,让我心里出奇得平静。我到现在还能回忆起那天站在海风中眼眶发热地听着的感受,自然的力量真的神奇。

离开费拉前往伊亚的那天,酒店接待员送我们去车站等车。在等车的10分钟时间,我们就聊了起来。他说自己是圣岛人,之前一直在雅典工作,在机场做行李员。后来经济变差,大量人员失业,他就回到岛上找工作。旺季的时候在酒店做接待员,淡季酒店不营业了,他就去做贴瓷砖的工作。他还告诉我们这是他第一次做接待员,也是第一次用英语做接待。人生有诸多不易,希望经济快点好起来,好心的陌生人。

到达维也纳之后,我们乘地铁前往市区。车到某一站时上来了一群人,程序员告诉我那些估计是难民。那时维也纳已经开始冷了,要开始穿毛衣戴帽子,可这些难民脚上还是穿着凉鞋,单衣薄裤,让人不免心酸。被迫离开自己的国家,勉强活了下来,却要继续在外流离失所,夜晚甚至都没有安身之处。流浪,乞讨,也许还会做些坏事。被生存的本能所迫,这到底是幸运还是另一种不幸。

欧洲直接回敦煌。十一长假某天大家一起前往雅丹地貌方向,离开玉门关后,半路拐道去看汉长城。去敦煌旅游,属于文化之旅,有没有讲解差别是很大的。顾爷在帖子里说过,如果去看敦煌壁画不听导览,除了增加运动量,别的也并不会增加什么。这一点同样适用于敦煌的各个景点(鸣沙山可能不在此列),至少要看过西游记吧。

汉长城其实仅剩了不长的一段残垣断壁,被风侵蚀了两千多年,如今只是一些不断被风剥落的小土墙, 终有一天它会消失不见。这次旅途中,有一位博学多识的叔叔同行,所以我第一次看到了大苣,这层层稻草堆起来的一垛一垛的东西。离我们不远处有旅行团,匆匆下来看了看长城,拍了拍照片又离开了。真的不是所有人都懂得留在这片土地上的历史瑰宝,也许更多的是不在乎。如果我的记忆还准确,大苣应该是汉代的士兵堆起来的稻草垛,这些稻草是用来点狼烟的。他们用这种堆积方式储存稻草,横铺一排,抹一层泥,再竖铺一排,不断堆起来一个个方墩。然后,穿越千年,停留在我们面前。敦煌大漠之风吹倒了所有大苣,却吹不灭金戈铁马的那段时光。

去年12月,第一次去日本旅游,一路中规中矩,唯独汤田中是个惊喜。前往汤田中的过程也比较曲折, 大体故事翻译成上海版本就是我们到了广兰路发现要换车才能到浦东机场,但鉴于我们看不懂日语,拖着箱子在站台两边上来下去几次后,终于还是上错了边,眼睁睁看着地铁向着汤田中飞奔而去,独留我俩在空旷的站台吹冷风。


田中是个不大又很安静的县城,却有很多有名之处,比如温泉,比如雪猴,比如高山滑雪。白天走在山之内,没有行人,也没有车,只有温泉冒出的热气,伴着路边的流水声。我在志贺高原终于学会了滑雪。从一根林间初级道一路从山顶滑下来的时候,山风在耳边呼啸而过。腓骨因为拼命控制防止摔倒而酸疼,但心里却有一种自由挣脱牢笼的痛快感,虽不敢全速前进,已然满足得快要流泪。

曲折的开头必然有个曲折的结尾。在汤田中的最后一天,看完雪猴要离开前往东京的时候,又遇到了交通问题。简单来说就是由于听从了错误的引导,我们在错误的站台等待一辆永远不会出现的车,以至于错过了正确站台的车。不幸中的万幸是和我们一起错过车的人里,有一位英语讲得很好的日本女士,还答应跟我们一起拼车回到地铁站。她和引导员沟通后,引导员意识到自己错了,就想办法找车带我们去地铁站。打了几个电话,又拦了几辆车后,他告诉我们会有一位kubayashi san来接我们。20分钟后,没人出现。引导员又打给了kubayashi san,并且坚持说他会来的。终于在我们快扛不住的时候,来了一辆出租车,我们迅速坐了进去,以为这就是kubayashi san踏着七彩祥云来接我们了,然而并不是。最终出租车还是带我们到了目的地。

至于kubayashi san,再见了神秘的先生,如果你真的存在的话。

本篇游记共含3389个文字,1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也想写写游记了,向lz看齐!!!

2016-02-18 18:30

引用 高小豆 的图片:

2016-02-19 10:05

引用 yuaminta 发表于 2016-02-18 18:30:08 的回复:

也想写写游记了,向lz看齐!!!

回复yuaminta:😁

2016-02-19 22:0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夏若 发表于 2016-02-19 10:05:56 的回复:

回复夏若:☺️

2016-02-19 22:0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正想着出去走走,感谢楼主的分享。lz照片后期处理了吗?

2016-02-22 19:54

引用 gghhbvcc 发表于 2016-02-22 19:54:00 的回复:

正想着出去走走,感谢楼主的分享。lz照片后期处理了吗?

回复gghhbvcc:除了月亮那张是佳能微单拍的 剩下都是iphone5s拍的 就换了个铬黄的滤镜

2016-02-22 20:0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