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泸沽湖之恋----摩梭女人的困惑,不仅仅是走婚------

10
只做渔民 (大连) LV.6
2016-02-18 18:21 1388/5

你关注了这里的美景,你可曾关注过她们的内心?
她们为你划船、为你唱歌,你可曾听出了她心底的叹息之声?
也许,这个话题稍微沉重,
不要走马观花,
和她一起坐下来,
只为了,你真正来到过这里。

昨天不会被复制,但却可以铭记,可以共鸣!


离开那里已经很久了。
可是梦,总是会把我再带回到那里---
仙境般安宁与静谧的-泸-沽-湖--

---那连绵延续的巍巍群山,
还是那样环绕漂浮着缕缕白云
似乎可触摸到如洗的蓝天

----漂浮着数座神奇小岛的幽深湖水,
还是那样在阳光中瞬间变幻着美丽倒映山影
而在月光下又显得神秘莫测。
(格姆女神山---摩梭人心中的神山)

还有她
我脑海中一直挥之不去的身影,

-----那被包裹着的欲望,
那被遮挡住的青春,
那高亢伤感的歌声

这一切,
真的会冲过万古群山、穿破千米湖底,
跨越时空飞入我远在北方海滨的梦境吗?
如诉如歌的摩梭话语
还会把那已流传千年的摩梭女儿故事再延续千年吗?

是我又回到了那里?
圣洁高耸的格姆女神山
纯净透彻的泸沽湖
木楞房与猪槽船----
(里格半岛)

神秘幽深的祖母屋
被期盼和愿望熏亮的火塘
神奇的走婚故事
藏着隐秘、激情与欢乐的花楼
还有,
那余音渺渺的《恋歌》
真的又回响在我耳边?

在接近冬季游客以略显清冷的里格半岛
清晨的风还没有把缭绕湖面的冷雾吹散,
这时间的游船很少有生意。
她,却沉静地坐在停泊在湖畔的那条粉色的小小船边,
似乎并没有抬头看着湖边走过的我,
但却以自语般地轻声问:
“要坐船吗?”

“可以唱船歌么?”
“可以唱”,她轻轻地回答。
我问了她的名字,
“宾玛”。她回答的很低声,
我上了她的船。
我本来没有想在这时间乘船游湖,
吸引我的是她那美丽、
纯净而略带忧郁的眼睛

湖面的视野内只有我们一条小船,
群山环绕万物俱静之中
只有她用船桨撩动湖水的叮咚之声,
船向着湖心划去。
我随便和她聊着,她随便地应答着。
太阳渐渐升起,高原湖区的温度迅速升高,
可能是一个人划船的她有些略显吃力了,
她脱去了厚厚的外衣。
狭小的船舱里
直面对着,我可以仔细看她,

她真的不像是船娘,
更不像那些开朗、豪爽、皮肤黝黑的摩梭女儿,
她气质端庄淡然,
衣着整洁、隐露部分甚至不失时尚,
只是眉头深锁、
几乎完全沉浸在自己淡淡心事之中。

我知道,此时她的心思根本不在船上,
她的心已经飞向不知何处的远方。
我于是提议:
“再唱一首歌吧,
唱《花楼恋歌》。”
她略惊了一下又低下头,停下手中的船桨,
她想了一下儿,抬头整了整乌黑长发,
幽怨的眼光似已追随湖鸟飞越狮子山(格姆女神山的别称)外。

“阿哥呦 阿哥呦 月亮才到西山头,
你何须慌慌走”
她唱着:
“火塘是这样温暖
我是这样温柔----”
“-阿哥呦 阿哥哟,
你离开阿妹走他乡----”
突然、她停止了歌唱,
不应该是身体不适吧 
一定是什么触动了内心的痛楚,
她竟然神伤不能自持?
这时的她已经完全忘记了唱歌、
忘记了划桨,忘记了小船,
丰满的胸口在深深的起伏
这时,我才看了她美丽而略显苍白的面庞

泸沽湖养育的摩梭女儿,
个个美丽健壮、勤劳善良,
她们没有古圣先贤留下的清规戒律,
没有孤寂、失落的烦恼、忧伤。
可眼前,宾玛的神情
完全颠覆了我心目中摩梭女的形象。
此刻,我竟一时不知所措,只好拿起桨来,
我先试着稳住小船
直到她拿回她的一根船桨
然后我们一同向前划去---

住在这里的后来几天里,我见到了这里的祖母-—
摩梭家族中权利与财产的最高掌管人
也是宾玛的母亲
慈祥、善良、淳朴的阿妈。
(阿妈做了多年祖母也要靠划船贴补生活,每次收20元;阿妈唱歌同样非常好听。)
我们喝过酥油茶,
她向我打开了那神秘幽闭的木楞房门,
她向我讲述了家中的火塘和神圣的供奉;
讲述了她的家族、儿孙们的故事,
其中当然有女儿宾玛那已经远闯天边的“阿注”(走婚男方的称呼),
宾玛有一个女儿也留在了她们身边。

我懂得了宾玛,
她那双眼睛,本来应该有着泸沽湖水所给与的透彻与清净
但却因爱的坚贞与纯洁而变得忧郁;
同样
蓝天、碧水与青山,
美丽的自然风光本来应该给这里带来纯净与舒畅,
但却因这里的故事让我感到一丝莫名的压抑。

自然质朴的摩梭女人
几乎从没有走出过大山
有着几乎不识字的无奈和
独自抚养后代的艰辛。
与生俱来的大山给了她们淳朴、善良和安分的本性
可又挡住了她们更多的向往与追求。
家族里大部房产已经廉价长期租给外来人经营,
反过来还要给这些租户做划船、牵马和种菜等粗活以维持生计

日益浸淫过来的商业气息、
步步逼近的尘世喧嚣,
让她们倍感无奈和迷惑,
是应该眷恋固守这里的质朴、友善以及延续千年的习俗
还是应该舍弃禁锢去拥抱充满诱惑的现代文明?
那些已经走出去的、还有将要走出去的子孙们
给她们带来的是骄傲和未来的希望
还是让她们感受到无奈和衰退的落寞?
----摩梭女人们茫然于困惑之中

但是无论怎样,
眼前的她们都没有一丝的浮躁与抱怨,
她们依旧勤劳、好客,大气、
她们总是内心平静地期待着明天的太阳,

我离开泸沽湖的那天清晨,宾玛早早在等待我,
出发去丽江的车还早,
她拉着我在阿妈的火炉边取暖,
她要划着她那条粉色的小船
送我去车站边的码头。

船到湖心
我情不自禁站了起来
我要挥手
我也要向着格姆女神山、
向着泸沽湖大声呼喊出我自己心底的幽怨,
可能是我过于激动,
抑或是船儿太小,
小船在湖心摇晃起来
她赶紧过来扶住我。
我们紧紧靠在一起

别了,千年的泸沽湖
别了,神密的女儿国,
别了,美丽忧郁的宾玛

我希望
我再来的时候,
这里的一切
当如从前般纯净而美丽!

你们,还会在吗?
(听说,这里建了机场,湖里还有了机器快艇、人为破坏环境景观的现象更加严重,阿妈也准备出去到西安去-----)
刚刚在别的蜂友的游记里看到,阿妈已经2次住院了,虽然不是重病,但为她祈祷。

照片是我在2012年秋末季节来这里拍的,用的是最简单的佳能卡片机。中间更换了两次电脑,一些照片丢失了,只好借用了几张网络上的图片,特此表示谢意!
宾玛妹妹,这里用了您的名字,也用了阿妈的照片,深感不安,希望不会给你们带来烦恼。
(半岛七号客栈)

本篇游记共含2531个文字,2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就该定期出去走走啊……(借楼主的地方感叹一下哈哈

2016-02-19 07:58

2016-02-19 16:58

2016-02-19 21:13

楼主请收下我的膝盖

2016-02-22 20:56

引用 sztokia 发表于 2016-02-22 20:56:42 的回复:

楼主请收下我的膝盖

回复sztokia:您好,知音!

2016-02-28 13:5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