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穿越巴楚,一场千年旧梦

62
vevine (上海) LV.16
2016-02-20 22:05 3084/6
  • 出发时间/2015-09-12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带小孩
  • 人均费用/5000RMB

引子

它不是一篇攻略,
它是我旅行中的所感、所见、所得,
它是我行走每一步时内心的独白。

9月11日,在公司的最后一天。
同事们给我过了生日。
这星期我们吃了三个蛋糕。因为在小小的财务部里,我们三个人都是处女座的,而我们几乎在同一时间进入公司。
虽然离职是深思熟虑过的决定,但是在离开的那一瞬间,还是泪水决堤。
不舍得的是人,是三年在一起的时光。

附注:文章中图片在上,文字在下。

火车,心中的远方

9月12日,我们乘火车去宜昌

对于旅行,我首先会想到的是火车,而不是飞机。
似乎,只有火车才代表着远方。

妈妈是下放知青。于是,儿时,妈妈每年都要带我坐火车回上海
绿皮火车开的很慢很慢,妈妈会给我准备各种零食在火车上吃,印象最深的是妈妈做的咖喱牛肉干,后来吃过这么多牛肉干都不再是妈妈的味道。
下午坐上火车,要到第二天清早到达上海,外公会来火车站接我们。
我们每次都坐硬座,那时候的我甚至不知道其实还有卧铺可以选择。
火车晃晃悠悠的开,吃完零食的我很快就困了,便躺在爸爸妈妈的身后睡觉,有爸妈呵护着的孩子,睡在哪里都是满满的幸福!

2003年,和老公谈恋爱。
第一次的共同旅行是去庐山,也是坐的火车。
钱钟书说,新婚夫妻应该先同旅行一个月,一个月舟车仆仆以后,双方还没有彼此看破,彼此厌恶,还没有吵嘴翻脸,还要维持原来的婚约,这种夫妇保证不会离婚。
第一次旅行,我们很好,我们没有吵架,于是便注定了我们会在一起吗?

2004年,最艰难的一次火车旅行。
和老公(还是男朋友)还有他的同学一起去西安
十一长假,买不到上海出发的火车票,老公的同学买了从苏州出发的火车。我们相约,我和老公先坐长途汽车到苏州,大家在苏州汽车站碰头。
不幸的是,长途汽车堵在了高速公路上,等车子一点点挪到苏州后,我们的火车已经开走了。
只能赶下一班火车,卧铺变站票,站17个小时去西安
我们在餐车里吃东西聊天,有人下车就蹭空出来的座位,艰难的到达了西安
年轻人不知疲惫,休息了一天就缓过来了,第二天就兴致勃勃的去夜爬华山去了。

2006年,和好朋友三人,带着老公(依然是男朋友),一起去雁荡山
一晚上的火车,十个小时。我们在车上打牌,我们躺着聊天,我们很兴奋,几乎没有怎么睡觉。
记忆中,雁荡山的风景并配不上5A景区的名号。
怀念的也不是风景,是我们一路的欢乐。

2007年,和老公结婚,去云南
暑期时间,机票很贵,只有全价机票,所以我们还是坐火车。
这次是软卧,36个小时。
带了许多书在路上。
心中有对前方风景的期待,也有对未来婚姻的希冀。

2008年,在山西
和老公,还有我的两个好朋友,看完云冈石窟,坐火车,去壶口瀑布
一列慢车,凌晨三点多抵达临汾,黑夜里,一行人背着书包盘腿坐在长途汽车站的门口,等着清早六点赶往壶口的汽车。
看着太阳一点一点变的通透明亮。

再后来的很多年,跳过几次槽,加过几次薪水,生下了多多,换了房子。
也出去旅行过很多次,但再也没有坐过长途火车。

2015年,辞了工作。
辞了工作的不止是我,还有老公。
突然有了大把大把的时间。
这一次,我们可以坐火车。

宜昌,邂逅一场夕阳

8个小时车程。
下午五点,我们抵达宜昌

我们的旅馆对着江面。
傍晚时分,窗子望出去,发现宜昌竟然这么美。
虽然旅馆的窗子很脏,但是依然可以拍下这份美好。

光影实在太美,甚至想不起来去取相机,拿起手机,对着窗外赶紧拍下了这一刻。

已经来不及下楼了去江边了,我知道很快太阳就会落下。

晚霞出现了

就这样,我们邂逅了一场夕阳。

宜昌的夜晚终于降临,华灯初上,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特别的生日。三峡,让我看看你的容貌,让我听听你的声音!

9月13日,34周岁生日。
不必在意自己老去,重要的是,我们感受过这丰盛的世界,我们温柔的爱过与被爱过。

我们的房间号,冥冥中的契合。今天,注定是一个特别的生日。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李白诗里的三峡已经不复存在。
随着三峡大坝的建立,瞿塘峡水位上升了175米,很多地方被淹没。巫峡除了巫峡十二峰以外,一些著名的景点和人文景观,如悬崖绝壁上的夔巫古栈道,都全部或部分沉入江中。 只有西陵峡还基本维持原貌,还可以依稀感受当年三峡人民生活的原貌。
三峡,一个铁铮铮的巴楚汉子,如今留下的是只能瞻仰的过去,也许还有他低沉的呜咽。

李白的邀月亭。看见这个亭子,就完全可以领略那样的意境。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沙僧石。
我在这里已经等了一千年,只为了那会从这路过的僧人。

三峡的人民早已不在,留下的是可以部分还原出的生活景象。

两叶扁舟。
我在此驻足,对着熙攘的游客而静默。
我又能否穿越千年,再看一眼那过去的岁月?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 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多多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三峡人家。一个和我们的城市完全不同的人家。

这里真的会有鹅鹅鹅,曲项向天歌。

还有顽皮的小猴子在山间蹦来又跳去。

还有,山涧、亭子、古琴。
音声悠扬,空谷回旷。

不知你长大后,是否记得,我曾经和你在这小桥下、溪水间无忧无虑的玩耍?

不知你长大后,是否记得,我曾经牵过你幼小的手,走过这卷轴般的地方。

不知你长大后,是否记得,我曾经紧握你稚嫩的手,看过这诗画般的风景。

路人的拍照也确实是路人水平,但是重要的是,在我生日的这天,我们有了一张三个人的合影。

八百里清江美如画。

清江,土家先祖巴人的发祥地,洋洋洒洒八百里,宛如一条蓝色飘带。
《水经注》记载:“……水色清照十丈,分沙砾。蜀人见其澄清,因名清江。” 

水静谷幽,处处皆画,宛如人间瑶池。
这里水作青罗带,山似碧玉簪。

山川锦秀,江水潆回,一派佳丽灵淑之气;
这里水清鱼读目,山静鸟谈天。

上有万仞山,下有千丈水。
苍苍两崖间,阔峡容一苇。

宫观雄踞,云梯高悬,有仙山琼阁之妙。

云蒸雾绕,景象万千,有气吞山河之势。

游客匆匆,但是流水无昼夜。

我记得多多在这个位置,突发诗兴。背诵了一首唐诗。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也算部分应景吧。
我从来不与他讲解唐诗的意思,但我想,诗的美,是四五岁的小朋友也可以感受的到的。

大九湖,恍惚跌入仙境

去大九湖的路途艰辛。要经过公路、水路和山路。
一窥仙境,从来都不是那么轻易。

在“抬头见高山,地无三尺平”的神农架群山之中,竟然深藏着大九湖这样的高山平原。

这里曾经是薛刚反唐的屯兵之地。
唐中宗被母后武则天贬为房州卢陵王,他做梦都想重登帝位。李显一日在梦中得神农老祖点化,特命薛刚为帅,在大九湖屯兵、练兵,一举推翻武周王朝,恢复了唐号,而李显再次登上中宗皇帝的宝座。

敕勒川,阴山下。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天苍苍,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

渺无人烟的大九湖,天地间好似只有我们。

在这里,画面仿佛已经定格。

在这里,时光好似也会凝止。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它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你是如此的开心!
我不知道要如何为你一直守护住这份开心。

你给爸爸妈妈拍的第一张合照。
就在那一瞬间,我觉得你可能已经长大了。

不过,在同一个位置,爸爸的构图更好,所以多多,你还要努力哦。

芦草在微风中摇曳生姿 

鸟儿在清新的空气中吟唱

湖水也泛起微笑的涟漪。

我们在金色光芒下漫步,

我们在蓝天白云下嬉戏,

我们玩的忘乎所以,

一直到傍晚来临。
多多说可惜今天没有夕阳,否则我可以背诵: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嗯,妈妈也觉得如果有夕阳,这首诗很合适。

暮色,为白天的辽阔蒙上了一层奇异的的色彩,

如同跌落仙境。

真真实实的看到了鸟在水里飞的景象。

分不清,哪里是湖,哪里是天,神仙又在哪里?

整个大九湖,又变得似乎只有我们。

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是怎样的荣幸,让我们竟可以一窥仙境?

一直沿着这条小路走,就可以看见到神仙。

跟着红色丝带的指引,我见到了神仙。

神仙说你可以许下一个心愿。

我说我已经得到了所有,只愿现在的幸福可以永远。

神农架,蒙着神秘面纱。

神农架最显著的一个特色,是神话色彩极为浓厚,神秘多彩,令人兴趣盎然!

神农架最早的名称,被称为“熊山”。
《山海经》云:“又东一百五十里,曰熊山。有穴焉,熊之穴,恒出人神人,夏启而冬闭……熊山,帝也” 

神农架之得名,联系着一则有关神农尝百草的古老传说。

要说神农氏,得先说五氏。
五氏是指五个伟大神祇人物,他们分别是指有巢氏、燧人氏、伏羲氏、女娲氏、神农氏。他们的功绩和贡献是为人类创造了诸如:建屋取火、部落婚嫁、百草五谷、豢养家禽、种地稼穑等一系列最基本的生存、生活条件,使人类能够得以生存繁衍,结束了只靠住山洞、摘树果、吃生食的恶劣原始社会生存状态。

中国诸神创世造人,一切为人民生活所做的准备全部完成了,神农氏是五氏中最后出现的一氏,中国神话时代到神农氏为止。人类从此成为主宰世界和创造新世界的先锋。神农氏发明了五谷农业,因为这些卓越的贡献,大家又称他为神农。

相传其母名女登,一日游华阳,被神龙绕身,感应而孕,生下神农氏。传说神农氏人身牛首,头上有角。神农氏生于烈山石室,长于姜水,有圣德,以火德王,故号炎帝。炎帝少而聪颖,三天能说话,五天能走路,三年知稼穑之事。他一生为百姓办了许多好事:教百姓耕作,百姓得以丰食足衣。他又作乐器,让百姓懂得礼仪,为后世所称道。其族人最初的活动地域在今陕西的南部,后来沿黄河向东发展,与黄帝发生冲突。在阪泉之战中,炎帝被黄帝战败,炎帝部落与黄帝部落合并,组成华夏族,所以今日中国人自称为炎黄子孙。

神农为遍尝百草率众寻到了一座高山上,但见这儿山势陡峭,森林遍野,认定必有奇药密藏,不禁喜出望外。他尝出了麦、稻、谷子、高粱能充饥,这就是后来的五谷。他尝出了三百六十五种草药,写成《神农本草》。神农尝完百草,为黎民百姓找到了充饥的五谷,医病的草药,来到回生寨,准备下山回去。他放眼一望,遍山搭的木架不见了。原来,那些搭架的木杆,落地生根,淋雨吐芽,年深月久,竟然长成了一片茫茫林海。神农正在为难,突然天空飞来一群白鹤,把他和护身的几位臣民,接上天廷去了。从此,回生寨一年四季,香气弥漫。为了纪念神农尝百草、造福人间的功绩,因神农氏“架木为坛,跨鹤飞天”,老百姓就把这一片茫茫林海,取名为"神农架"。

神农尝百草多次中毒,都多亏了茶解毒,但最后因尝断肠草而逝世。

当然,神农架不仅有浓墨重笔的神话故事。
还有至今无解的野人之谜,和UFO之谜,百慕大三角,尼斯湖水怪并称世界四大未解之谜。

这一带是板壁岩地区,是神农架野人经常出没的地方。箭竹林中经常发现野人的遗迹,毛发,粪便和竹窝,野人的毛发,无论表皮 ,还是髓质形态,或是细胞结构均优于高等灵长目动物。

战国时期,出生在神农架附近湖北秭归的、楚国著名的诗人屈原在他的《楚辞·九歌》中,也曾经以"野人"为题材,写过一首  《山鬼》的诗:  若有人兮山之阿,  彼薜苈兮带女萝,  既含睇兮又宜笔,  予慕予兮善窈窕。 屈原大夫在这里描写的"野人"形象是:似人非人,站在山梁子上,他披挂着薜苈藤,带系松萝蔓,多疑善笑,羞羞答答。

明代大医学家李时珍曾在神农架作过多年的考察,他在《本草纲目》中,也有许多关于人形动物“野人”的记载。其中对一个名叫“狒狒”的动物,就有如下的描述:战国时期:狒狒,如人,被发,迅走,食人;晋朝:人面,长唇,黑身有毛,见人则笑;宋代:其面似人,红赤色,毛似猕猴。李时珍在总结这些记载的基础上对人形动物作了如下描述:长丈余,逢人则笑,呼为山大人,或曰“野人”即山魈也。李时珍也成为在中国提出“野人”称呼的第一人。

   神农架的野人传说由来已久。但是直到1976年才有了第一次官方考察。
   当时时任郧阳地委宣传部副部长的李健同志,1976年向上级报告神农架林区6位领导干部路遇两腿能直立行走的“毛人”或“野人”,直接促成了对神农架“野人”的第一次正式的科学考察。
   1976年5月14日凌晨1时,从郧阳地区开会返回的神农架林区党委的5位领导坐着一辆吉普车沿着房县神农架交界处的椿树垭公路蜿蜒行驶。车转弯后,司机蔡师傅突然发现公路上有一只动物正弓着身子迎着小车走来。蔡师傅一边高声叫醒打瞌睡的人:“注意!看前面。”一边加大油门,高速向这个动物冲去。但就在离它十多米远的时候,这个家伙猛地闪到路旁,惊慌地向公路边的山坡爬去。冲过来的汽车嘎然停下来,差一点就撞到它的身上。由于坡陡石松,这只怪物没能爬上坡去而顺着陡坡滑了下来。它以前肢着地,抬起头来,两只眼睛盯着车灯,形成前低后高,像人趴着的姿势。
    这时,蔡师傅猛按喇叭,开大车灯,其他5人急速下车,分两路围住怪物。此时,与怪物相距只有1.2米远。他们惊奇地发现,趴在他们前面的是一个毛色发红、样子像人的从未见过的奇异动物。
    当时谁也没有带武器,一时找不到可以打击它的利器。只有农业局的周忠义局长在地上摸起一块石头,砸在它的屁股上。这只奇异的动物转过身子,缓缓地顺沟而下,然后拐向左侧,爬上了斜坡,进入林中消失了。
    后来,根据这6位目击者的回忆,一致认为:这动物肯定不是熊,更不是猴子、羚羊等动物,而是以前都没有见过的十分奇怪的动物。它毛色棕红、细软,脸呈麻色,脚毛发黑,背上有缕深枣红色的毛。四肢粗大,大腿有饭碗粗,小腿细;前肢较后肢短,脚是软掌,走路无声。屁股肥大,身体很胖,好像怀孕似的,行动迟缓,走路笨拙。它的眼睛像人,无夜间反光;脸长,上宽下窄;嘴略突出;耳朵比人大些;额部有毛垂下;没有尾巴。
  1976年,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派出一支精干队伍,来到神农架。前后两次考察,他们收集了大量物证,毛发、粪便、脚印等等,尤其对现场亲自采集到的毛发进行了电镜分析等一系列室内研究,初步鉴别出这是一种既不是熊,又区别于金丝猴、猕猴,高大又能两足行走的奇异灵长类动物。正是这个来自中国科学院的权威结论,引起了中科院领导、有关专家和湖北省委的重视,促成了官方组织“野人”科学考察的决策和行动。

   在湖北省委和中国科学院的领导下,1977年组织了建国以来最大的“野人”考察队——“鄂西北奇异动物科学考察队”。考察队成员分别是来自北京湖北上海陕西等省市的16所大专院校、科研单位、自然博物馆、动物园的科学家和神农架林区的科技人员、地方干部以及有经验的猎手,共有110人。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武汉军区还专门派出了侦察兵参加考察,并提供了车辆、武器和电台。总指挥由武汉军区某部副师长王高升担任,来自中国科学院的黄万波、袁振新等人任副总指挥。这次考察行动参加人数、涉及专业、考察时间、考察地区、考察项目,在世界野人考察、研究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这次考察共历时140天,考察队员在当地群众的热情支持下,登险峰,爬悬崖,在山洞栖身,与野兽共宿,足迹遍布神农架及其周围方圆1500多平方公里的深山峡谷,用辛勤的汗水换回了大量的资料。
   在海拔3000多米的山顶雪地上,考察队民工刘大个子发现了一行清晰的脚印,一左一右地排列着,每一步跨度都在1米左右,足印长25厘米,弧度30度,大脚趾与其它四趾分开,脚掌前宽后窄,显然是一种两足行走的动物脚趾。在神农架板壁岩下,一次发现100多个脚印,最大的脚印长达42厘米。考察队首次灌制出5个石膏模型。经公安部门技术员鉴定,判断出既不是人的脚印,也不是其它动物的脚印,可能是“野人”的脚印。这个“野人”应该身高大约2米左右,体重约150公斤。
    青年工人萧兴扬在林区泮水公社的龙洞沟发现了一个个子不高的“毛人”,两足直立行走。随后考察队赶赴现场,虽未捉到“毛人”,但发现了它留下的脚印和粪便,拍了照片,并对脚印浇铸了石膏模型。脚印全长24.5厘米,前宽后窄,大趾与其它四趾分开,缺乏足弓,脚掌微向内弯。这一脚印肯定不是熊的,而是属于灵长类的,似乎兼有人和猿的特点。
    很遗憾,这次中国乃至世界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野人考察,并没有抓到“野人”活体,也没有拍到“野人”的影像。之后,“野人”考察官方色彩渐渐淡去。
 

    据神农架林区野考会会长、神农架林区政协副主席杜永林统计的数字称,从1924年以来到1993年,在神农架林区范围内,有360多人114次见到“野人”活动个体138个。
    1993年9月3日,10名铁道部干部在神农架公路上遭遇3个“野人”的事件,使一度趋于平静的“野人”考察活动再起波澜。这次遭遇成了1995年“奇考会”组织的中国珍奇动植物综合科学考察队赴神农架考察的直接契机。
    9月3日那天,铁道部大桥工程局谷城桥梁厂的副厂长王发先陪同来该厂工作的铁道部科学研究院3位高级工程师钟美秦、关礼杰、王俊发到神农架参观游览。下午他们从风景区往回赶,走到燕子哑往西的一长段下坡路时,司机黄先亮发现车前方20米处的公路上有3个人影,低头弯腰,并排迎面走来。突然走在中间的矮胖子抬起头来,盯了汽车一眼。正在聚精会神握着方向盘的黄光亮一下子惊呆了,这根本不是人!“有野人!”黄师傅脱口惊叫一声,并紧急刹车。听说有“野人”,车上的人都屏住呼吸,注视前方。
    只见那矮胖的“野人”尖叫一声,慌忙用前肢把走在靠右边的瘦高个子一推,3个“野人”朝这个白色的庞然大物望了一眼,就冲下公路边坡,钻进路边的树林。汽车停下后,大家争先恐后地钻到车外,最先下车的人可以依稀看到3个奇异动物用双手拨开树枝、藤蔓,大步往前冲,后下车的人只能听到密林中僻里啪啦的树枝折断声。
    从发现“野人”到它们冲进森林,前后仅1分多钟,谁都想不到、也无法拍照或摄像,尽管都带有照相机、摄像机。太阳快要落山,他们不敢贸然闯进地形复杂、密不透风的树林,只能怀着万分遗憾的心情,在公路边寻找标志。在不远处发现了一个已废弃的路桩,上面写有“190”字样。当天晚上,大家就向陪同吃饭的神农架林区人民政府常务副区长张元启通报了与“野人”巧遇的经过。
    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林区宣传部部长戴铭带人来到现场实地考察。在目击现场,很容易就找到了100多个深浅不一的脚印。这次现场调查,发现了许多与目击者讲述相吻合的证据。之后,神农架林区党委宣传部专门派尹本顺等人赴谷城桥梁厂调查核实情况,在到厂座谈后,尹本顺起草了一篇通讯,谷城桥梁厂在通讯稿上郑重签署“情况属实”字样,并加盖了党委宣传部公章。
    这次遭遇“野人”事件经媒体公开后,在国内外新闻界、科学界都产生极大的反响。因为此次发现“野人”的均不是神农架本地人,又是10人同时在白天亲眼目睹,其中很多都是高级科技人员,而且所遇“野人”数目多达3个,证明在神农架仍然生存着若干个“野人”家族。这一事件,使那些关心“野人”之谜的科学界及各界人士心中再一次燃起了希望之光。
    一年后, 在以著名古人类学家贾兰坡院士为代表的一批老科学家的推动下,于1995年春天建立了由16人组成的“中国珍奇动植物综合科学考察队”,5月中旬开进了神农架
    一个月很快过去了,但是兵强马壮的追踪组当时几乎是无功而返,没有找到什么新的东西。而有关神农架植物综合生态评价即神农架是否还有“野人”生存的动植物条件的前期研究等计划基本完成,大队人马撤回了北京,只留下几个人继续进行资源研究和追踪。
    当时的计划是等到冬季大雪封山后,在基本无人打猎的雪夜,放几个热气球,夜间红外摄影,对整个神农架或者几个可能有“野人”出没的地区来个地毯式扫描。那些天,中国科学院空间科学与应用技术研究所的科学家已经进行了前期考察,只等冬天来临。可是直到今天,这个计划也未能实现。
  在1995年的这次考察后,陆陆续续有遭遇野人的报告。主要有1996年7月16日神农架林区经贸委副主任刘大林、林区家具厂副厂长陈日明等一行在板壁岩东面200米大转弯处遭遇奇异动物,1999年8月18日多名外地游客在神农架林区内发现一直立行走的奇异动物和9月25日青年农民李某在神农架保康县和房县三县交汇处某地看见一个棕色的“野人”等。是传说 <wbr>还是存在?—神农架未解之谜
    而最新的一次遭遇时间发生在2003年6月29日15时40分,主要目击者中有一位在神农架林区一中上学的中学生,名字叫周江。周江所述的情况是:“背是弓着的,就像一个老年人那样在路边走。我们车往前走了一点,我看见它快步地朝路中央走去。走了一会,站在那里,头往后一甩,直接往下面的树林里跑去了。”
    事件发生后,中国奇异珍稀动物探险考察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王方辰等人,在第一时间赶到了目击现场。但由于连续几天的大雨,地表破坏严重,王方辰一行一时没有找到明显踪迹。返回途中,他们在野人逃跑经过的一棵树上,发现了一处明显的抓痕。这个抓痕面大概是26毫米,而人是18毫米。专家认为是手掌形成的,这个手掌比人的手掌要粗糙,另外灵长类的大拇指是分开的,而这个抓痕是肉垫抓出的,这是明显的区别。
    抓痕的发现成为这次搜寻行动最大的收获。就在 “6.29”目击事件对外披露后,神农架塔坪村的两位村民主动交出了进山采药捡到的毛发。据他们介绍,毛发是在离“6·29”目击事件现场不远的一个悬崖山洞发现的。现在,一些毛发已经送到北京,正由权威的野生动物检验部门进行DNA分析。
    有关部门对1993以来的目击事件进行了统计:1993年1次;1994年1次,1995年2次;1996年1次;1997年2次,1998年1次,1999年2次;2000年2次,2001年3次,2002年3次,2003年1次。共计19次,67人目击。统计显示出这样一个有趣的现象:十年里,神农架野人年年出现,频率提高,而且目击者大都是外地游客。更有趣的是,目击时间多在白天,也就是说野人不再像从前那样胆怯,总是在夜晚偷偷出现了。
    但是现在野人考察遇到了一个困境,那就是至今没有确切野人存在的证据。

两个故事:
一、一个离奇的传说    
公元1915年(民国4年),神农架边缘地带的房县,有个叫王老中的人,他以打猎为生。一天,王老中进山打猎,中午吃过干粮,抱着猎枪在一棵大树下休息。不一会儿,他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朦胧中,他听到一声怪叫,睁眼一看,有一个2米多高、遍身红毛的怪物已近在咫尺。他的那只心爱的猎犬早已被撕成了血淋淋的碎片。王老中惊恐地举起猎枪……   没想到红毛怪物的速度更快,瞬间跨前一大步,夺过猎枪,在岩石上摔得粉碎。然后,笑眯眯地把吓得抖成一团的王老中抱进怀中……   王老中迷迷糊糊中,只感到耳边生风,估计红毛怪物正抱着自己在飞跑。不知翻过多少座险峰大山,最后他们爬进了一个悬崖峭壁上的深邃山洞。王老中渐渐地清醒过来,这才看清红毛怪物的胸前有两个像葫芦一样大的乳房。他立刻明白了,这个怪物原来是个女"野人"。  白天,女"野人"外出寻食。临走的时候,她便搬来一块巨石堵在洞口。晚上,女"野人"便抱着王老中睡觉。   一年后,女"野人"生下一个小"野人"。这个小"野人"与一般小孩相似,只是浑身也长有红毛。小"野人"长得很快,身材高大,力大无穷,已能搬得动堵   洞口的巨石了。由于王老中思念家乡的父母和妻儿,总想偷跑回家,无奈巨石堵死了他的出路。因此,当小"野人"有了力气后,他就有意识地训练小"野人"搬石爬山。一天,女"野人"又出去寻找食物,王老中便用手势让小"野人"把堵在洞口的巨石搬开,并且着自己爬下山崖,趟过一条湍急的河流,往家乡飞跑。就在这时,女"野人"回洞发现王老中不在洞里,迅速攀到崖顶嚎叫。小"野人"听到叫声,野性大发,边嚎边往回跑。由于小"野人"不知河水的深浅,一下子被急流卷走。女"野人"奄惨地大叫一声,从崖顶一头栽到水中,也随急流而去。  已不成人形的王老中逃回家中,家人惊恐万状,竟不敢相认。原来他已失踪十几年了,家人都认为他早已死了。  这个离奇的传说,向我们表明:"野人"与现代智能人能够婚配,说明二者有一定的血缘关系。只可惜王老中与红毛女"野人"的后代没有留在世上,不能作为考察"野人"的直接证据。   
 
 二、"猴孩"的故事   
 无独有偶。在神农架附近的巫山县也流传着一个类似的故事。   1938年,在海拔1900米的大巴山区的当阳,有一个树坪。这里,山势险峻,到处都是浓密的原始森林,林的边缘有一间孤孤零零的架式茅草房,房里住着一位叫桃花嫂的女人。那一年,桃花嫂32岁。一天,桃花嫂上山给丈夫送饭,一去便不复返了。30多天后,她衣衫褴褛地回到家。第二年4月,桃花嫂生了一个像猴子一样的儿子,两个月生牙,很利,常常咬破妈妈的乳头,指尖似爪,五、六岁才学会摇摇晃晃地直立行走,见人便"嘿嘿嘿"笑个不停,不会说话,偶尔"呷!加上!哦,哦,哦!"叫唤几声。随着年龄的增长,野性愈加明显,常年不穿衣服,不盖被子,把衣、被撕得粉碎,喜欢爬梯子,像猴子一样敏捷,上上下下,钻来钻去,有时还头朝下倒滑下来,人称之为"猴孩"。   60年代初,"猴孩"已20多岁了,身高2米多,头顶有纵向隆起,两耳较大,偏向头顶,两小臂有弯曲。因此,也有人称他为"猿孩"。"猿孩"性情粗野,见客人到家就猛扑过去,连抓带咬,爬山、过沟坎如履平地,只吃生食,见到树林狂喜乱奔。家里人怕他生事,就用绳子终日捆住他的手脚,精神上受到很大压抑,终日闷闷不乐,一次,不小心被火盆中的火烧伤屁股,身体日渐虚弱,两天后,抱着母亲大笑而死。死时 是1962年腊月,当时年仅23岁。 "猴孩"独特的行为和特征,在他的家族中绝无仅有。他的两个姐姐,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都很正常。哥哥还当过生产队长。他们的第二代、第三代也无反常之处。"猴孩"到底是谁的后代呢?   70年代,"野人"考察队顾问孟澜从巫山文化馆找到"猴孩"生前的照片,又挖出"猴孩"遗骨,经分析研究认为,"猴孩"的一切特征都符合于从猿到人进化过渡的特点,是本世纪30年代末,一个现代智人的中华妇女生了一个"亦猿亦人"的男孩。从生物学和医学的角度上来说,人与猴杂交,不可能受孕,因为二者不是同种,而不同种的生物是不能繁衍后代的。所以说,猴娃的父亲绝不是猴子。而根据附近多有"野人"活动的情况看,猴娃很像是现代文明人与"野人"杂交的后代,他像人的地方少,像猿的地方多。他更像鄂西北神农架所生活的"野人"的形态习性。这就开始把宁野人"考察与考古人类学、实验人类学结合起来。

黄鹤楼,终于,你不只是在诗里!

从小爸爸就训练我背诗词,慢慢的读诗词变成了我自己的乐趣。
所以读过很多描写黄鹤楼的诗。

可以背诵的有两三首。
  
《黄鹤楼》崔灏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黄鹤楼送盂浩然之广陵》李白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射.
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

《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李白
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
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关于黄鹤楼题诗还有一个很意思的故事。
崔颢登上黄鹤楼赏景写下了那首名作,后来李白也登上黄鹤楼,放眼楚天,胸襟开阔,诗兴大发,正要提笔写诗时,抬头却见崔颢的诗,自愧不如,只好写了一首打油诗:“一拳捶碎黄鹤楼, 一脚踢翻鹦鹉洲。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便搁笔不写了。 
不过,事后李白写下的关于黄鹤楼的诗不下五首,其中以《黄鹤楼送盂浩然之广陵》最为有名。

黄鹤楼之东,白云阁西南有一个景点,搁笔亭。就是纪念“崔颢题诗李白搁笔”这个故事。

因为出差的缘故,我来过武汉许多次。但是一直没有机会来登一次黄鹤楼。
所以,我特意再来一次江城,这次没有了工作的牵绊。
让我有机会好好感受一次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的景象。

虽然,我知道,黄鹤楼已不是当时的黄鹤楼,天际流也不再是当时的天际流。
但是,我想看看你,让你不再只是出现在诗中,也会出现在我的记忆中。

尾声

我想用四张你的照片来结束这一篇。

所有的风景都源于心,

而我心中最柔软的部分便是你。

有了你,我的心中便有了最美的风景。

我想,我无法陪伴你未来所有的旅行。
但是,心会同行。


附注:虽然这不是一篇实用贴,但是依然欢迎大家咨询一些讯息。
【完结】

本篇游记共含11574个文字,8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棒呆!我们马上也要去,希望一切顺利

2016-02-22 20:07

挺不错,也想去看看。

2016-02-22 20:25

视觉享受。震撼、羡慕,年轻真好!

2016-02-23 16:34

顶下

2016-03-24 08:5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喜欢

2016-06-16 11:54

哇哦,拍照技术好高耶!

2016-08-21 20:2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