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324海里,晴

第一天

      以前也坐过船,是客船,非常巨大的那种。人坐在上面几乎没有什么感觉,和在陆地上区别不大。另外乘坐的时间也不多,加上登船下船时间不超过一天一夜,可这次我要从青岛坐到三亚,要在船上航行整整七天六夜。嗯,也就是说这些天我将与世界断绝联系。
      七月的青岛闷热难忍,海边更是。码头上陈列着各种大客车,公交车和火车车厢,应该是通过海路出口到其他国家的吧。真是为我们国家的工业体系感到骄傲,小时候觉得阿根廷巴西呀这些南美洲的国家既美丽又富饶,人人都踢足球,而且还能歌善舞。现在看到整整半个码头中国制造的车厢将送往这些国家,还真是世易时移。
      登船前在码头上随意溜达,观察着面前的庞然大物,再看看承载它的平静大海,顿时矫情的觉着好神奇,这么中的东西,怎么就沉不下去呢?蠢货,你自己又不是没有学过物理。自己又暗自骂了自己一句,任何奇迹的事情用科学道理一解释,神秘感就荡然无存了。我宁愿相信,每艘船都是被大海发了通行证的使者。
      闷热,闷热,汗水塞在毛孔里涌不出来,整个身体的毛细血管都在膨胀,手心里像攥着炭火般。一群韩国人呜啦呜啦的从面前奔驰而过,我在想他们应该想赶紧回到仁川回到自己的家乡,抑或者抱怨着鬼天气怎么这么变态,阿西巴。韩国人的船走后,整个码头就又恢复了平静,突然间觉得也没有那么燥热了,,静静的拿起手机拍几张照片,等待出发。
      傍晚时分登船。我放下了行李,迅速冲到甲板上,想看一看船启动时整船船员沸腾时候的场面,如同<<海贼王>>、如同<<加勒比海盗>>,他们出发的时候都会用力挥舞双臂,高呼着口号,带着满满的热情起航。然而事实上是只有几个年轻的海员在机械的收揽着缰绳,面目表情。大部分人则背靠在甲板的护栏上,呆滞的望着这庞然大物缓缓启动,渐行渐远,平静的如同傍晚的海平面一般。我依然兴奋的看着那些熟悉的建筑,越来越远,越来越小,直到四周只能看到海。
      拿出手机习惯性的打开浏览器,却发现已经没有了网络,微信里有几条未读的信息。一条是母亲的:儿子,一路平安,注意休息!一条是谷姐的:旅途愉快!还有两条是樊同学的:你到底哪天休假,到底搞定没有?海华同学的则是:在吗?我分别给他们回了信息。不止何时才能送达他们手里。
       第一夜,晃晃悠悠入睡,无梦.
    

             我依然兴奋的看着那些熟悉的建筑,越来越远,越来越小,直到四周只能看到海

第二天

      晨起,雾气笼罩整个海面,甲板湿哒哒地。从甲板垂直往下看海面都模糊看不清楚。
      “哎,今天又估计要下雨了”我感叹道。
      “不会下的,一会儿就晴了!”我转过头,一个年轻的水手在回答我的问题,他上衣穿着自己的衣服,裤子却是统一的水手服。“一会天就放晴了,今天是个大晴天。”
       我半信半疑的“嗯”了一句。
       “日落更美”水手补充道,他轻轻将手中的烟蒂弹入海中,然后拖着鞋子懒洋洋地朝船舱走去,走了一半又回头问道:“你手机是移动的还是联通的”
      “联通”我答道。
      “哦,那有信号的时候给我说一声,我手机在船上信号不太好。”
      我远远的比了个OK的手势,他看到后微微一笑,会船舱了。
      船上的早餐还是不错的,牛奶,面包,粥,小菜样样齐全,比想象中的要好很多。厨师一定非常用心,现成的榨菜又重新调制了一番,粥也熬得非常烂。他才是起的最早的人吧。回到自己的铺位翻了几页书,外面开始闹腾起来,一向讨厌别人吵架,只好默默地移向甲板。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谁也不会比谁舒服多少,有吵架的功夫,还不如多睡会。
      我们看样子已经到了东海的领域,这里海的颜色比渤海的还要深些,有些发灰发黑,大片大片的浮藻。还有一些垃圾漂浮在海面上,阳光照在脸上不刺不痛,刚刚好。
      “手机有信号了吗?”我回头望去,水手小哥叼着烟走了过来,另一只手扒拉着手机。我摇摇头。“应该在三亚之前都不会有吧!”
      “应该会有的,不过这条线路是我第一次走,所以不知道在哪里会有。”
      “你怎么比我还离不开手机呀?你们水手在海上应该会经常失联呀。”
      “在等一个非常重要的电话!”他深吸一口烟。
      "哦哦,是女朋友的?"
      “算是吧”
      “算是吧是个什么鬼?”
      “我也说不清楚。哥,我问你个问题,你有一个你愿意为她奋不顾身的人吗?”
      这尼玛水手小哥也太文艺了吧,上来就问这种煽情的问题。
      “算是吧”机智如我。
      “算是吧是个什么鬼?”睡了这句话,我俩都不由得笑了起来。他递给我一支烟,我接过来挂在耳边,任何人之间陌生感就这样在不经意的一个玩笑下消弭大半。
       接下来我开始听他的故事。
       大学时候和家里闹崩了,拎起行李住到了学校,从此没有和家人联系过,也没有要过一分钱,自己的父亲甚至说这个家有他没我这样的话,母亲也是整日落泪。他打工赚学费生活费。大四那年他喜欢上一个女生,第一次有了心动的感觉,无数次“偶遇”之后。他们终于成为了朋友,女孩享受着他对她的好,却一直不肯给他一个明确的答案,就这样一直朋友到了现在,他还在苦苦等着。
      又特么是个痴情的备胎,或者只是千斤顶。不过有希望总归是好的,可希望破灭之后我不知道面前这两位略显忧郁的小伙子会遭受怎样的打击,但却知道他会迎来有生以来最刻骨铭心的一次成长。
      一定会的!
      海平面上一切景观相较于陆地都显得宁静而又大气,船向前行进,冲破海平面的浪花向两边迅速散开,远处波光粼粼的海面与天空汇聚成一线,你分不清谁是天谁是地。
      第二天,略有颠簸,中途醒了几次,半睡半醒到天亮。

                                海平面上一切景观相较于陆地都显得宁静而又大气

第三天

      看海的样子已经离陆地很远了,丝毫没有现代文明的痕迹。海水澄澈,可依稀见着发着荧光的水母在穿的前方悠然潜行,刀鱼飞快的跳跃出海面,然后又迅速坠入海里,想拿相机抓一两张照片,可调皮的他们一点点机会也不给,只能够用眼睛记录这难得的生机。
      舱内的情况不太好,有好几个人已经出现了晕船的迹象,吐得天昏地暗,站立不得。我不知道这么长时间的行程我会不会出现同样的情况,虽然我的身体素质一般,但是我的反应很快就过了。
      晌午时分甲板的温度大约有40度,保守估计有40度,基本上不敢把皮肤直接暴露在阳光下,铁护栏像是被加热过一样,穿着鞋子踩过甲板,依然能清晰感觉到从脚底传来的巨大热量。突然感觉这次三亚之行注定不会舒服,首先一点天气就不作美.
      但是谁知道会不会有意外呢?
      船舱里的温度刚刚好,不冷不热,翻了几页书,突然又想起了色达之行的计划。小伙伴们应该都在骂我吧!我只说我要去三亚,但也没说要疯狂着坐船去,毕竟有事联系不到一个人是很让人气愤的一件事。朋友间能聚到一起的时间真是越来越少了,得珍惜每一次相聚的机会。
      今天船好像是贴着海岸线行驶,信号隐隐约约的出现,又匆匆忙忙地消失。很多人不顾烈日冲到了甲板上寻找信号,船长走出来笑嘻嘻的说:“再走两个小时才会有信号。”一副了如指掌的样子。我好喜欢这个瘦瘦高高的福建船长,准确的说是他的口音,简直是自带幽默光环:“委吃出行都灰常久,就这一吃比较舒虎。”尤其是船长一本正经给你讲话的时候,真的会憋出内伤。“我们的船跑新西兰澳大利亚泰国日本韩国,委吃真的都灰常久,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安全事故,没有投诉,好评率.....”
      默默离开来到船尾,小船员果然拿着手机:“她应该还没有收到我的信息吧,海上的信号不好。”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屏幕显示微信有七十九条未读信息。我说:“是啊,海上的信号不太好,估计有延迟吧等一会信号来了你再试试!”他并没有理我,继续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是一个大眼睛的女孩子,眼睛水汪汪的,这样的女孩应该有不少人追吧。
     我费力的爬上这艘巨船的顶层,五点钟的阳光开始柔和起来和着海水暖暖的铺面而来,四顾皆海,即使如此庞然大物在海上也只能算是一叶扁舟。
    有信号了,我立马拨通家里人的电话,寒暄几句,告诉他们我估计要忙几天,可能没有办法及时接他们的电话回他们的信息。我不需要几千公里以外的他们还为我担心。前段时间长江上一艘游轮沉没,这对不少中老年人来说是不小的冲击。我如果告诉他们我坐船这么久,他们的心肯定也会和这艘船一样不靠岸,一直在担心,知道我登岸。
     没必要这样。
     又打电话给了谷姐,这个在青岛我为数不多的挚友,准确的说该是亲人。我想在这座城市还有人在意我的人也就只有她了吧。我们相识于微时,经历了我的阵痛的转变期,默默地鼓励着我,看着我从一个人变成另外一个人,这种在陌生城市有如此亲人该是我的荣幸。
     今夜星罗棋布一如去年绥中之地,我细想起那些天和谷姐的谈话。那时我恋爱失意、工作抑抑不得,心情烦闷,万事皆衰。我强烈的感受到了自己已经不再是任何人或者事情的中心,我必须接受作为一个可有可无零件的存在。冬末初春依旧严寒,我们就穿着大衣,站在废弃的车场完成了一场治疗。她告诉我:你现在落魄,觉得别人会嘲笑你。可是你换个角度想想,你会关心张三吵架,李四出轨了吗?你不会的!因为他们不是你在意的人,所以别人也一样,不会关心你。你觉得那些应该看起来应该完成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讲完全无所谓。你觉得自己失败是自己强加于自己的状态,并非别人眼中的样子。你在回过头来看看大家都在忙什么,忙着升官,忙着发财,忙着自己手头的事情,完全没有时间去顾及他人的情况,所以根本不用在意别人的目光或者议论。即使有什么事情做的不妥,那也只是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过了就过了,不会永远不消散的。另外你要振作,人生这么长,你的人生才刚刚起步,四十岁做成的事情与三十九岁没有什么分别,达到目的的时间并不重要,这个过程才重要。现在要做的事情不是惆怅或者苦恼,是要开心的过好每一天,年轻的每一天。
      我想这是我在低潮的时候听过最平静的话,可也是最有效果的话。我真的能清楚的感觉到有另外一个自己被生生地撕碎。我将此话转述于处于同样境遇的夏同学和海华同学,不知道他们是否有所触动。
      要认清现状,认清自己,认清未来,亦要早日认清今非昔日。
      星空明亮,夜色静谧。第三夜,晚安!
      

第四天

      四日清晨被通知有可能要经过台湾海峡,预告说有台风,做好准备。我笑着打趣船长,台风来了要做好什么准备,需要加件衣虎还是要穿上救生衣。船长大人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这样问。气氛略微有点尴尬,嘴贱嘴贱,明明知道他不好回答还问。赶紧接了句:您是说让大家做好心理准备吧,可能船会颠簸的厉害些,提前有个心理准备到时候不会觉得很突然。“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船长笑着回到自己的房间。我一身冷汗。
      我四处寻找水手先生,果然在吸烟区找到了他,旁边还有一个矮矮胖胖的中年人。说手朝我微微一笑,随手一指:“康师傅,我们的随船厨师。早餐,你那天夸的早餐就是他做的。”我朝康师傅谄媚一笑:“我原来以为船上的饭会很敷衍,没想到还做的这么精致可口。”康师傅嘿嘿一笑,脸上厚实的肉立马舒展开来,取出烟递给我,我接过来别在了耳后。这就意味着他接受了我的称赞。康师傅并非这艘船编制之人而是启航前花高价从外面请上船做饭的,收入能比在陆地上高一倍左右。康师傅很骄傲的讲这次回家可以给两个孩子还有媳妇带椰子带芒果带珍珠回去,恨不得把所有自己知道的热带特产都带回去。我突然想起了我的爸爸妈妈,小时候他们每次出差回来也是大包小包一大堆,小时候最期盼的就是他们回家时带回的大大小小的东西。可是他们好像很少给自己带东西。
      “你准备给自己带些什么呢,出来一趟这么辛苦?”我随口问道。
      ”我?我吗?“康师傅瞪圆了眼睛

本篇游记共含4920个文字,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人生的意义真的就在于看看不一样的世界啊。

2016-02-22 18:16

不错哦,顶一个!考虑去看看,有问题可以问楼主吗?在不能出行的日子里,也只能看看游记咯。游记写的不错,互相关注哦

2016-02-22 21:0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