婺源·打江南走过(2011摄像实训周)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7
萧远 (南昌) LV.13
2016-02-21 21:36 329/3
  • 出发时间/2011-05-17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其它
  • 人均费用/500RMB

诗人说,“我打江南走过,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而我们打婺源走过,去找寻江南那粉墙黛瓦的村落。这个很诗意的地方,她早已名声在外,凭借这方的人杰风流,这方的徽派建筑,还有这方的油菜花……可惜等我到来的时节,油菜花已经开过。

记忆中,诗人们对江南似乎格外偏爱。曾经白居易来过,马致远来过,戴望舒也来过,在他们的诗中,也在他们的梦里。出发之前,我试图想像,在婺源也有着悠长而寂寥的雨巷,继续着诗人的梦,同样也会逢着丁香一样的姑娘。

初到婺源,便见有人在卖油纸伞,可惜我们没有逢到雨,巷子也并不深。倒是走出巷子,便看到三三两两的写生学生,亭子里有个女生独自坐着,正低头含眉安静地画画。听说他们是从扬州来的,像我们一样慕名来此取景。从扬州婺源,倒是这个女生让我们看到了几分江南的味道,“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象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踏在清华古镇的南宋彩虹桥上,透过地板的空隙可以看见桥下流水潺潺。彩虹桥每个亭、廊都是独立的,榫头之间全用木钉,廊亭中有石桌石凳。凭栏眺望,远处青山横卧,一江清水顺流而下,岸边是耕读人家。走进婺源的古村落,可以看到爬满青藤的粉墙,长着青苔的黛瓦,层层叠叠的马头墙,剥落的雕梁画栋和门楣。

“古树高低屋,斜阳远近山,林梢烟似带,村外水如环。”晓起村清一色的青砖灰瓦,堂上有匾,门旁有联,意境深远。遍布婺源的明清民居朴实素雅,雕刻、彩绘精致细腻,让人赏心悦目。待到清明前后,漫山遍野的油菜花会铺成金黄色的地毯,与灰白的徽派建筑群形成鲜明对比。

早年徽州地区房屋较为简陋,直到徽商发迹后才纷纷返乡修建宗庙祠堂。如今在徽州,遗存最多的就是牌坊、宗祠和民居,即便经历文革浩劫依然坚强地留存了下来。婺源亦是如此,在她的每个角落都可以找到砖雕、木雕和石雕的痕迹,其中汪口村的俞氏宗祠为清代歇山顶建筑,宗祠内凡木质构件均巧妙雕饰,有各种工艺精湛的木雕图案一百多组。

途中,我们不经意路过的一棵古树、一段断壁、一眼深井,可能都蕴含着美丽的传说。在乡村的意象里,村头总会有棵大樟树。在婺源,它们被单独圈着成了景点。我们在1500多年的严田古樟下驻足休憩,仰起头看它的树冠铺天盖地。记得在我家乡也有一棵老樟树,长大后再回去,偶然发觉那棵老樟树已经枯死在了荒草丛里。

曾经有人跟我说,每到过年的时候,想起爹妈天天在村头守望,无论多远都要赶回家。眼前的这些老樟树,他们也是经年累月,我又要如何去猜想,在这些村头的樟树下发生过多少故事。从树下走过一代又一代的读书人,他们翻山越岭走出群山,期盼着从远方衣锦还乡。

江南总是离不开水的,婺源也是水下滋养出的性格。年复一年,平静的江水在村边缓缓穿过。等到徽州成了她的故乡,成了一个消失的文化符号,她最终等来了一群又一群的游人,试图看尽她的全部面容。

许是等待太久的缘故,斑驳的墙面已布满了衰败的气息,村民们也习惯了让喧闹的游人参观他们的生活,林立的摊贩叫卖着任何景区都有的粗糙纪念品。只有村边的江水依然在静静地流淌,始终还是那么清澈。

2011.5.19

本篇游记共含1265个文字,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羡慕你没有忘拍照片,我家某人相机忘带了!哈哈哈哈

2016-02-22 19:30

lz好可爱,跟我一样懒着写字哈哈。但还是希望看看详细介绍哦~

2016-02-22 19:57

引用 萧远 的图片:

图片真的太少了。
好的游记,必须图文并茂呀!

2016-03-10 19:1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