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灰色或金黄,走过梵高的路

6
艾维拉 (西安) LV.12
2016-02-21 23:21 363/2
  • 出发时间/2015-02-01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10000RMB

假日闲来无事,听蒋勋先生讲梵高。回忆起阿姆斯特丹人头攒动的博物馆,南法明媚的阳光和向日葵,还有塞纳河畔的艺术家,不由得有些感触。攒一小文,记录走过的路,见过的梵高。
一、吃马铃薯的人(荷兰比利时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梵高。
这位穷困一生的艺术家,在世人眼中,是追求艺术的狂热者,是精神极端的燥郁者。而故事起初,或许源于比荷交界一个煤矿小镇,在那里,梵高实现自小的理想,成为一名牧师。我更愿意相信蒋先生所说,梵高最初的理想并非成为画家。与毕加索四岁便接受父亲教导学习古典画派不同,梵高的父亲是一名牧师,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生长的梵高想必也是虔诚的教徒。
那时的梵高,尚还年轻,放弃薪水颇丰的艺术经纪人执业,独自来到边远矿区,与当地的矿民同吃同住,甚至在一次矿难时,将教堂清理干净留作矿民生活避难。讽刺的是,这样的行为却触犯了教会的尊严,令梵高的牧师生涯早早结束。可大概也就是这个时候,有感当地农民工人的苦难,梵高开始尝试用笔触记录。从简单的素描,直到第一幅作者最为满意的《吃马铃薯的人》,藏于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博物馆有近一层收录早期梵高的作品,大多颜色灰暗,所谓灰色的荷兰画派。在昏暗的油灯光线中,记录下贫穷人自食其力的生活,以及不算得志的自己。
阿姆斯特丹时恰逢复活节后,假日尚未完结,游人如织。穿过国家博物馆,途径大大的“I Amsterdam”标志,观赏各色郁金香,再往前走,沿街可见一幅幅梵高的自画像海报,路的另一头闪现出数条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长队,仿佛聚集了全阿姆斯特丹的游客,便是梵高博物馆的入口了,排队时间,一小时。觉得略有些讽刺,甚至悲哀,一名生时穷困潦倒的画家,故后一幅向日葵却拍至几亿元的天价,受全世界瞻仰。而凡此种种,他却不再知晓,一生挚爱他的弟弟迪奥也不会知道。
梵高博物馆应是藏品很全很值得一去的,包括梵高早期灰暗色调的素描和油画,大量的自画像,向日葵,与家人的书信,以及令人惊喜的模仿日本浮世绘的作品,算是荷兰之行一次愉快的回忆。

(吃马铃薯的人from Baidu)

布鲁塞尔,街道及街头艺人)

荷兰,郁金香田,风车村,阿姆斯特丹运河,梵高博物馆)

二、唐吉老爹(巴黎-蒙马特)
九月的巴黎阳光温暖醉人,与友人漫步塞纳河畔,阳光射下梧桐树叶倾洒在同心锁上,如织的行人徘徊在沿街的小商小贩中。当然,也少不了描述巴黎美景的艺术家。时间倒回一百多年前,那时的梵高是否也是其中之一。
又或许不然,在那个年代,艺术家云集的地方,却是治安不佳的蒙马特地区。有些像老电影的情节,车水马龙,小户人家,餐馆茶楼,妓院画室,一群年少轻狂的艺术家,梵高、高更、雷诺瓦……与每个走在巴黎的人感受相似,那时的梵高应是轻松地,愉快的,不孤单的,哼着小曲充满艺术情怀的,每日可与精明风情的酒馆老板娘插科打诨的。于是也创作出色彩鲜明地《唐吉老爹》,一个可爱而厚道的颜料店店主,常常赊账给这群资金不足的熊孩子艺术家,也因此总被老婆河东狮吼。
蒙马特因为时间和治安的考虑,最后还是没能拜访,只能档一张照片借以留念。很幸运的在恐怖袭击前一周来到巴黎,之后听到消息时心里五味杂陈。还是希望可以再去,爬一爬蒙马特的圣心教堂,拜会一下奥赛博物馆的starry night,算是补功课吧。

巴黎街头)

(蒙马特fromBaidu)

(唐吉老爹fromBaidu)

三、向日葵和两把椅子(阿尔)
南法普罗旺斯大区,每夏盛开的薰衣草和向日葵,用明亮的阳光,大片的色彩,牵动着文艺青年的小清新情节。火车拜访总是不错的选择,傍晚八九点钟的TGV,横穿乡村稻田,橙红色漫天的的夕阳,映出片片花田,紫色、黄色、绿色……这里是彼得梅尔夫妇的山居岁月。而百余年前,梵高,则是在罗纳河口省的阿尔,渡过自己的山居岁月,孤独、燥郁、却极富生命力和创作气息。
有关阿尔的故事应分为高更来前和高更来后。说实话,对于高更,在世俗观念洗脑下的我实在不太喜欢,读不懂神秘色彩的大溪地少女,也无法理解他抛弃妻子甘做流浪汉的行为。而在梵高割耳后一日,高更收拾行李仓皇逃走的描述,更让人不由得将他划归为不负责任的逃避主义者。又或许他的思维过于超前而神秘,只能诉诸画笔,一张“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到哪里去”,将今后的生活融入人性最开始的大溪地
言归正传。高更到来前的梵高应是孤独的,一杯咖啡,独自写生,疯狂地给巴黎每一位画家朋友写信,送信的大胡子邮递员也成为了要好的朋友留在画作上。所以知道高更要来,就像家里要来贵客的我们,梵高也处于极度的兴奋中,欣快的布置高更的卧室,描画阳光下金黄色的向日葵点缀房间,疯狂作画到没日没夜,总觉得此时梵高的躁郁症已有苗头,不过或许也因为疾病引起的精神亢奋,才有了这十四幅色调丰富、充满律动及生命力的向日葵。
据说和要好的朋友永远不要当室友,梵高与高更的故事便是如此。从开始的惺惺相惜,到后来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无限争吵。直至圣诞夜,不敢回家的高更在阿尔小巷中徘徊,却发现梵高提刀尾随。这一段故事在网上查到很多版本,有说梵高意图谋杀高更,有说梵高处于神经梅毒晚期精神失常,我更愿意相信蒋先生的说法,此时的梵高受躁郁症的困扰已经出现无法控制的幻听。所以在第二日,警方找到高更,告诉他梵高在前夜割掉了自己的耳朵。知道消息的高更,收拾行李,离开了阿尔。
伦敦美术馆中收藏着梵高所画的两把椅子,一把是梵高的椅子,十分简朴,上面摆着不离手的烟斗,一把是高更的椅子,相比有些华贵,一本书,一盏灯,高更并不在,即使对艺术所知甚少,也可从中体会到一丝悲凉。阿尔的梵高,从孤独经历狂喜直至疯狂,而后的他是创作的梵高,是天才画家梵高,而之于梵高本身,或许幸福的生活也仅停留在路灯下的咖啡馆,以及金黄色的向日葵中了。

(向日葵fromBaidu)

阿维尼翁车站,夕阳)

普罗旺斯,薰衣草,向日葵)

(阿尔及红土城)

四、星夜(圣雷米
在医院轮转过老年科,看到古稀老人独自守在病房,看向窗外,一看就是一下午。常会好奇,他们在看什么,想着什么,很久以前,又会有哪些故事。百余年前,割耳后的梵高,也是这样吧,在圣雷米阴暗的小屋子里,几小时看着星空,变幻的云朵,麦田,原野,创作出一幅幅流动着的景象。
梵高割耳后第二日,邻里邻居发现倒在血泊中的他。可以想象,那个年代,一个无权无势不得志的艺术家,在房间割掉自己耳朵,在一个小镇,算是不小的社会新闻,难免蜚短流长。在邻居的强烈抗议下,梵高的弟弟,将他接到了圣雷米疗养院。彼时的圣雷米,作为接受精神有问题患者的疗养院,想来是个略阴森的地方,每天在屋子里的梵高,只能靠写信与外界沟通,因为神智不太正常,甚至有时会吃颜料,所以有时甚至连作画也不被允许。不过或许,也因为这样长时间独自观察天空、阳光,才使得每一幅画都具有独特的色彩和视角。网上摘录到那时梵高写给高更的信:“我在那里仍然画了一幅柏树和星辰的图,最后的一次尝试——夜晚的星空,没有光的月亮……下面是一条路,路边长着高高的黄色藤蔓,在它的后面是低矮的蓝色的阿尔卑斯山和丘陵,以及一棵很高的柏树,直直的,昏暗的。在路上,有辆由一匹白马拉着的黄色马车。有两个人在路上走,非常罗曼蒂克……但是,我相信,这是普罗旺斯非常真实的一幕场景。”对景色深入情感的把握,造就了此时的星夜。
圣雷米离阿尔不远,但交通不便,来访的游客还是很少的。借着梵高的名气,现在的疗养院早已变成博物馆。虽没有真作,每个景色旁边也会摆出梵高曾经的绘画作品。走廊有一个梵高的铜像,瘦瘦高高,有点驼背,没忍住,合影沾点才气。疗养院后面的花园种了一小片薰衣草,虽与塞南克修道院相距甚远,但在七月的阳光下已是难得的醉人。走在寂静的走廊中,想想那时的梵高,或静坐沉思,或来回踱步,寂寥的背影,走向终点的人生,不由得略有伤感。

(星夜fromBaidu)

圣雷米

五、麦田群鸦(奥维)
奥维只是不出名的小镇,如果没有梵高。
其实我也没有到过,只知道37岁的梵高在这里画下最后一幅作品,麦田群鸦。宽广的麦田上飞过37只黑鸦。第二天,梵高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半年后,挚爱他的弟弟迪奥去世,与梵高一起埋在奥维德教堂。
我应该不会去这个小镇,毕竟几个梵高画作的仿制品和曾出现在画中的风景,并不值得非艺术专业者车马奔波的前往。提到这儿,只因蒋先生说得一句话:梵高从圣雷米搬到这个叫奥维的小镇,第二年,他的弟妹告诉他,他的侄子出世,取名vincent,与梵高同名。
内心有一点触动,不只是因为迪奥对梵高的感情。心里也会觉得,这个孩子仿佛是平行世界中的另一个梵高,不曾经历激烈的选择与放弃,矛盾与挣扎,爱与恨,理智与情感。他不会是永远快乐的,必将经历每个人的酸甜苦辣,但会压抑而服从,平静的过完这一生。或许,我们确有希望梵高是这样平凡的,这样生活可以少一些残酷讽刺,多一些幸运温暖。可是,我们都知道,没有了这些矛盾与痛苦,梵高便也不是梵高。达文奇临终时曾说,我解剖了每一个部位,却惟独没有找到灵魂。而梵高终其一生努力在画纸上描述的,或许也是最接近灵魂的色彩。

(麦田群鸦fromBaidu)

(奥维的教堂fromBaidu)

最后,贴上Don Mclean的starry night结束这篇小记。小时候听只觉得这首歌很安静很美,了解过梵高的一生后,会不由得细读每一句歌词,然后单曲循环。
Vincent (Starry Starry Night)
Starry starry night
paint your palette blue and grey
look out on a summer's day
with eyes that know the darkness in my soul
Shadows on the hills
sketch the trees and daffodils
catch the breeze and the winter chills
in colors on the snowy linen land
Now I understand what you try to say to me
and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and how you tried to set them free
They would not listen
they did not know how
perhaps they'll listen you now

Starry starry night
flaming flowers that brightly blaze
swirling clouds in violet haze
reflect in Vincent's eyes of china blue
Colors changing hue, morning fields of amber grain
weathered faces lined in pain
are soothed beneath the artist's loving hand

Now I understand what you try to say to me
and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and how you tried to set them free
They would not listen
they did not know how
perhaps they'll listen you now
For they could not love you
but still your love was ture
And when no hope was left inside
on that starry starry night
you took your life as lovers often do
But I could have told you Vincent
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Starry starry night
portraits hung in empty halls
frameless heads on nameless walls
with eyes that watch the world and can't forget
like the stranger that you've met
the ragged man in ragged cloth
The silver thorn in a bloody rose
lies crushed and broken on the virgin snow
Now I think I know what you try to say to me
that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and how you try to set them free
They would not listen they're not listening still
perhaps they never will


还有,豆瓣一篇很好的文章:http://www.douban.com/note/151722803/

本篇游记共含5425个文字,4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游记不是我想写想写就能写,lz蛮厉害的。

2016-02-22 17:18

有没有再详细点的行程?

2016-02-22 19:5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