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东欧大感觉(前记)

20
就不错 (南京) LV.12
2016-02-22 16:35 1803/3

国之不国

上次去西欧这种感觉还不明显,因为中间穿插的瑞士还保留着边境线,过境还要办手续。这次去的八个国家都是欧盟成员,货币也多数统一使用欧元,因此国家的概念已经淡化。在国家之间跨越,一点感觉也没有,田野风光相同,建筑风格差不多,加上国家都很小,从一国首都去另一国首都,坐大巴也就两三个小时,中间的国境线连个站岗的士兵也看不见,那闲置的边境站荒凉已久,都长草了,实在难以找到跨国旅行的感觉。害得我回来后整理照片伤透了脑筋,经常搞不清楚哪对哪,把匈牙利的风光当成了波兰,把立陶宛安在捷克头上也是常事,严重张冠李戴。

这一程不敢多拍河流,因为河边的建筑和特色都差不多。但匈牙利境内的多瑙河还是好好参观了一阵。据说这里是整个多瑙河流域最美的地段。而这条河流经九个国家,包括我们这次旅行的三国。

捷克境内的伏尔塔瓦河也很美丽,这是黄昏中的静谧的河流,不做功课,凭照片谁搞得清?

红瓦粉墙几乎成了东欧的标志色,当这些建筑成片出现,想不震撼都难。这是匈牙利

转眼就成了布拉格

他们的军人和国旗也分不大清楚,就那些个颜色,颠过来倒过去。
其实这些都不是大问题,真正让我无语和疑惑的是,当边境线取消,人员可以随意流动,去其他国家生活工作之后,国家的概念对小老百姓而言,还有什么?国之不国,怎么爱国?难怪欧盟开始时叫做“合众国”。

 匈牙利出售的琥珀,没准比产地立陶宛波兰还便宜,因为店主就是产地人。

商店里没所谓进口商品,进口的和国产的一视同仁,也不会讲究买国货最爱国,去扶持民族工业。
旅行可以让我站在一个更高的位置上,思考这些问题。翻翻欧洲史便知道,欧洲是世界上最混乱的大陆,战争不断,杀戮不断,民族之间、种族之间、宗教之间,各种纠纷不断,许多国家还是世仇,历代为敌的时间甚至长于为友的时间。但恰恰就在这个大陆上,人类史上第一个跨越国家、种族和民族樊篱的区域诞生了,不能不佩服这些欧洲人的境界,这是跨越种族、民族和国家的一个人类大一统,也许就是我们人类的终极目标。在这样前提和背景下,呼喊热爱祖国,呼喊寸土不让,呼喊肥水不流外人田,不显得鼠目寸光?
打破国家樊篱的优点显而易见,但问题也层出不穷,根据洼地定律,相对贫穷国家的人口和资源都会流向富裕地区。东欧原属于苏联集团,独立以后和他们的西欧邻居经济上落差很大,致使大批青壮年前往西欧工作生活,科技人才也纷纷另觅出路,导致东欧出现严重人口下降危机,经济难见起色。

“洼地效应”也带来困惑,人们流向富裕地区,造成有些地方人口锐减,原有资源闲置浪费,这是匈牙利一座教会医院,竟然门可罗雀,我们在门口半小时,竟然看不到有人来看病。

空空荡荡的小街巷随处可见,留守的多数是老人和孩子。

沿街的房屋有些成了“鬼屋”,早已破败荒凉,无人使用。

本该热闹的地方却感觉不到人气。尤其是来自中国的我们,羡慕这里宁静的同时,也不太习惯这种寂寞。

到处可见的广场,也安宁地像午夜。
此外,由于东欧诸国原来承担苏联集团的农业供应国的角色,独立以后经济转型缓慢,而欧洲本身并不缺粮,加上劳动力减少,致使大量天地撂荒闲置,前景堪忧。

大片土地撂荒,田间地头不见人影。

坐大巴行进在路上,到处看见这样的景色。 
有个悖论,一方面是人口减少,一方面东欧又因为经济脆弱,也无法接纳承受移民,现今的东欧是全欧洲移民政策最为严苛地区之一。难怪匈牙利不许北非难民迁徙,这次在布达佩斯火车站,我们还看见了途径于此北非难民。

这就是古老的匈牙利火车站,最近因为难民问题,可出名了。
然而,欧洲国家概念的淡化,民族性却依旧完整地保留,甚至有所加强,我们在东欧诸国,随处可见民族性的表现,比西欧还要强烈。人们对故土,对民族文化的热爱也未见消退。

 匈牙利身穿民族服装的孩子参加活动

还经过了当地农民参与的一个似乎是农产品展示的活动现场。农民们牵来的牛壮硕惊人,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牛只。

销售的近似甜甜圈的食物也十分粗犷,估计吃完一个就打住了。

不知道因为什么,近千人下班以后一起聚集在这个广场上,互相也未必熟悉,他们每人手拿啤酒或者食物,相互说着什么。可惜我们听不懂,无法参与。估计这也是捷克文化的一部分。

小贩为这样的聚会准备了各种美食,以肉为主,各种烤肠是其特色。
尽管问题重重,但是这种淡化国家的尝试还是给所有人带来一个全新的思考方向,我们应该站在什么样的高度去思考自己和国家在历史中的角色定位?国家和国境线就那么神圣不可侵犯?
我在想,如果以后亚洲也能这样,甚至世界都这样,至少我们出去旅行,那才真正叫说走就走。也不必买瓶水,还要用计算器算计着汇率。
国之不国,一定要国之国吗?如果再问这个问题,我保准拒绝回答!

这里并不富裕

西欧肆虐的涂鸦也登陆东欧了,布拉格街头随处可见这些毁三观的涂鸦,不学好!

八点,华沙的夜景还是美丽的,尽管有些冷清,因为商店早已关门
         一直认为欧洲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地区,富人多,奢侈品多,其实真正去了欧洲,哪怕是西欧,只要耐下性子仔细观擦,便可发现并非如此,至于东欧,恐怕连我们这样的“发展中国家”也不如。难怪向往富裕的中国人移民东欧的一直不多,比如爱沙尼亚,最多的时候有几千中国人,近年因为经济不景气,中国人都快跑完了,坚持没走的才五百多人,还多数有了去意。我们路过华沙近郊的中国城,这里曾经是欧洲最大的中国商品集散地,自从一把火烧了以后,一蹶不振,如今也萧条了许多。

这种旅游商品市场还是比较热闹的,可几乎都是游客,而销售的小商品里面,很多还是中国货。
除了奥地利东欧其他几国虽然有美丽的景色,丰富的文化资源,其实日子过得还是紧巴巴的,当地的地陪导游告诉我们,整个东欧也就匈牙利捷克经济状况好些,其余的国家都不咋地,人均收入最低也就三百欧元上下。按现今汇率,也就是人民币2500元不到。这放在中国,也属于一般偏低的收入了。难怪看着大把花钱购物的中国人,他们的营业员的眼光有些怪怪的,不知是羡慕还是鄙夷。

商场营业员比顾客多
从衣食住行说起,东欧人不追求豪华高档,很少看见名牌奢侈品。商场里的奢侈品专柜几乎无人问津,人们的穿着最多就是国人所谓的二线品牌,开的车子也多是东欧自产的斯柯达,很少奔驰宝马,尽管这些德国名牌车许多就是在东欧生产的。但是许多东欧姑娘似乎与生俱来具有俄式的气质,穿着大路货,也显得十分优雅。

东欧的气温比北京略低,这时节正是乱穿衣的时候,这些本地人的穿着打扮实在很一般很一般
吃的东西不贵,尤其是肉类。美式快餐也大举进入东欧,随处可见麦当劳肯德基。东欧人和西欧人一样喜欢甜品,随处可见吃着冰激凌的孩子。地产的水果实在不敢恭维,苹果还没我们的嘎啦果大,梨子干脆就是歪瓜裂枣,长得其丑无比,又小又不好吃。东欧几国的啤酒极好,这是没想到的。布拉格有种啤酒据说是百威啤酒的前身,至今还在和百威打发明权的官司呢。我们专程去品尝了一次,口味极好。于是一发不可收拾,每到一国,都会专门品尝当地啤酒,也确实不负所望,大快朵颐。

总体上他们还是以肉食为主,但烹调手段实在不多,不是烧就是烤。这里标价的不是欧元,是当地货币克朗
苏联人留给东欧各国的痕迹现在不多了,俄语仍然通用,但那些红军的雕像几乎被一扫而空,那个时代的建筑也还留存了不少,如今还在使用。这些火柴盒子般的住宅矗立在几百年的古建筑之间显得格格不入,但中国人看着却又熟悉又悲哀,因为我们现在这样的建筑还是比比皆是。房子都不贵,首都市中心的两百平米上下的住宅,也就合人民币两三百万左右。至于近郊的所谓欧陆式别墅,价格就更低了。这里新建筑很少,但是东欧人却精心装扮他们的房屋,到处是盛开的花,除了房前屋后,连电线杆子上都种了花。

电线不能入地,估计还是基础设施改造缺少资金,甚至有些木头电线杆还在使用
东欧基础设施落后,国与国之间很少有高速公路,多是是两车道的普通公路,近似于我们的省道,但路况还不错,坑洼不多。城市交通也很落后,几个首都都没有地铁,但都有老式的轨道电车,慢吞吞地摇。城市上空则是密密麻麻的电线,随处可见木头电线杆,和我们上世纪差不多。

这荒凉的火车道就在城市中间,真是难以想象
尽管东欧几国很多地方不如我们,但是,东欧人的悠闲和宁静是我们所没有的,他们严格执行双休制度,绝不加班,周末所有商店都关门,每年都会出外旅行休假,绝不会让工作影响自己的自有时间和空间。就因为在东欧打拼经商的中国人不守规矩,从不休息,一直在营业,甚至导致当地居民集体前往市政府游行抗议,认为中国人追求利益无止境,坏了规矩,带坏了风气。
东欧诸国就像一个破落的贵族,心不甘情不愿地被现代化拖拉着前行,但是步调怎么也跟不上现代化的节奏,并渐行渐远。

玛莎的烦恼

前言:东欧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脱离苏联独立以后,很快被北约和欧盟收入囊中,仍旧做了小兄弟,没多少话语权。当地人的生活也不见多少改善,经过短暂的阵痛,如今这些前共产主义阵营的人民,表现的是一种茫然,既不想回到过去,但对未来也没有多少期望。我们这次拉脱维亚行的地陪导游玛莎就是典型。

玛莎,拉脱维亚人,俄罗斯族,一位漂亮的本地姑娘,操持一口流利的京片子,那是因为她曾经在中国留学,学的还是中国汉语言文学,和我倒是同一个专业。她是兼职导游,为了给自己两个孩子的小家庭,增加一些收入而已。玛莎性格坦率,不管是工作还是自己的私人生活,一律有问有答,相处时间虽然只有一天,但却了解了她不少喜怒哀乐。

玛莎爱自己的国家,熟谙国家历史文化,说什么都头头是道。她向我们介绍了多数中国人不了解的拉脱维亚拉脱维亚波罗的海三小国之一,首都里加(“李家”听起来像我家),首都人口六十万左右,还没我们一般城市的城区人口多。因为太过迷你,历史上这个小国灾难深重,没过几天安静和平的日子。曾被日耳曼十字军、瑞典王国、波兰立陶宛联邦、俄罗斯帝国先后统治,一战结束后独立,但在二战期间又被苏联兼并,在二战中备受创伤。直至1991年8月,拉脱维亚才再次宣布独立。玛莎无奈地笑着说:其实我们现在也谈不上是独立,我们不还是欧盟和北约的附属国吗?如果发生战争,倒霉的还是我们这些没有抵抗能力的小国。

其实里加在二战其间毁损严重,很多建筑都是之后复建的,玛莎对此了如指掌,介绍时得心应手,娓娓道来,她还很耐心,有问必答。还穿插了许多有趣的故事。

这是拉脱维亚著名的自由女神纪念碑,纪念碑建于1931年前后,碑高42米,上刻有“祖国与自由”字样。碑顶的妇女是自由的象征,她手中的三颗金星代表拉脱维亚的三个历史与文化地区。玛莎狡黠地笑着说起了这个纪念碑的段子,苏联统治时期曾欲拆了这个碑,拉脱维亚人便劝他们说,这个女性代表俄罗斯母亲,三颗星星代表孩子,是波罗的海三国,苏联人一听,这样很好!于是这个碑就被保留了下来。

玛莎在中国生活多年,很清楚中国人的习惯,所以说起拉脱维亚的故事,总会对应中国历史中的典故。这样的介绍很吸引人,所以走到哪里周围都围着一群人,其他旅行团的中国人也会跑来倾听。

拉脱维亚很美,里加也很漂亮,但由于这个国家没什么企业,除了旅游,其他方面都很不景气,经济萧条导致大家都出国打工,城市人口越来越少,就近就业更加困难。玛莎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只好出来打工做兼职维持生计。里加曾经的繁荣热闹再也看不见,一个国家的首都大白天竟然看不到几个行人,也是异数。

至于乡村就更是人烟稀少了。

玛莎说,朋友们一直劝她回中国工作,说那里机会多。玛莎担心自己学的专业是中文,可能去中国也不容易找到合适的工作。为这事,她一直在纠结烦恼中。

玛莎导游的一天很快就过去了,天渐渐晚了,玛莎也该回家了,她带着中午吃饭时顺便给孩子带的食物,和大家匆匆告别。临行时她问司机是不是可以在他家附近停靠一下,这样她就可以少走一点路,还能省下车钱了。司机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她。
夜色里,玛莎渐渐远去,希望不久后在北京能看见她的身影,希望那时她不再有烦恼。

穿越岁月

东欧是块神奇的大陆,在这里有太多的传说和人物,有深厚的文化积淀,这些传说和故事,曾经在岁月的长河里陪伴我们长大,当我们近距离触摸这些儿时的传说,面对这些传奇人物时,犹如穿越岁月,回到了过去。

维斯瓦河畔的这座华沙美人鱼雕像是这座城市的标志,高度二米五,建于1937年。而华沙第一座美人鱼雕像建于1855年,比哥本哈根的美人鱼雕像还早五十年。

欧洲一直有美人鱼的传说,安徒生根据传说,写出了凄美动人的美人鱼童话故事,于是丹麦哥本哈根的美人鱼雕像世界闻名。其实在波兰,也有关于美人鱼的美丽传说,传说之一是当时有一个名叫华尔的男青年和一个名叫沙娃的女青年结伴,顺流乘舟来到维斯瓦河畔开拓家园,河中的美人鱼是他们的见证人和庇护者。当这里逐渐发展成一座城市,后人为了纪念他们,便把他俩人的名字合称"华沙"作为该城的名称。同时,把美人鱼形象作为华沙的城徽。此外,还有其他几种美人鱼的传说。

喜欢音乐的都知道,触手可及的这根立柱里,就封藏着钢琴诗人萧邦的心脏。其实按照中国习俗,萧邦应该算是法国人,因为他的父亲是法国人,母亲才是波兰人,但他自己一直说自己是波兰人。39岁的萧邦去世后,被葬于巴黎拉雪兹神父公墓,但生前他要求将他的心脏装在瓮里并移到华沙,封在圣十字教堂的柱子里。柱子上刻有圣经马太福音六章21节:“因为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哪里。”。在朋友们的帮助下,萧邦的遗愿终于得以实现。二战时,波兰人藏匿了萧邦的心脏,直到战争结束,萧邦一百周年纪念日之际,这颗心脏才重新回到圣十字教堂。

华沙瓦津基公园里,有萧邦的老师,也是伟大钢琴家,波兰人李斯特的雕像。

萧邦巨大的,造型震撼的塑像就在不远处

公园里有许多这样的石凳,只要按石凳上的按键,石凳上的喇叭就会演奏一首接一首的萧邦名曲,别有风味。

维也纳金色大厅是音乐爱好者的圣殿,竟然能在里面近距离看演出,真让人有一种不真实的梦幻感觉

如果台上的演员还穿着中世纪的服装,还戴着假发,还在演奏莫扎特,真会使人疑惑今夕是何年

惬意地走在捷克首都布拉格的小巷中,这儿可是世界闻名的黄金小巷,22号小屋曾经住着现代文学鼻祖,奥地利卡夫卡。这条小巷原来是一些底层工匠的栖息之地,因为居住有不少为国王炼金的术士,遂得名。十九世纪沦为贫民窟。

卡夫卡当年之所以居住于此,是因为厌恶老城的喧哗,在这里可以安静写作。如今22号小屋依旧狭小简陋,和当年差不多,但里面摆满了用各种文字出版的卡夫卡的作品,供各国游客挑选,甚至还有中文的《变形记》。

等等!拉脱维亚首都里加小巷里的这组雕塑是什么?好像是“不莱梅的城市乐手”吧,印象里那个格林童话故事好像说的就是这货?驴、狗、猫和公鸡。据说抱着或者摸着驴头许愿,会有可能实现,于是,驴头就亮了。

这个孤独的人就是鼎鼎大名的纳吉,1956年匈牙利十月事件的中心人物,。当年为了反对苏联统治,争取民族独立和自由平等,匈牙利人举行了和平游行示威,最后被苏联镇压,共有两千七百多匈牙利人死亡,纳吉最后也被苏联集团判处绞刑。如今他被誉为民族英雄,人们为他建立了塑像,永远静静地伫立在公园小河边。

这是华沙起义纪念碑。1944年8月,二战即将结束,波兰人和屯兵城外的苏联人商量好,内外夹攻德国人。于是,全城的波兰人开始起义,并立刻遭受到垂死前的德国人全力镇压,起义者伤亡惨重。但此时苏联人却63天按兵不动,致使波兰地下军一万八千人和华沙市民二十五万人战死,全城被毁。尤为令波兰人永不原谅的是,苏联人进城后,竟然让秘密警察积极搜捕地下军成员并处死。波兰真是个多灾多难的民族,前些时间一架飞机失事,竟然摔死了总统等一系列高官,由于大批政府官员在飞机上,竟使政府一时间几乎关门打烊。波兰人私下认为是俄罗斯人干的。

这是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老城一棵穿袜子的树(也有称穿衣服的树),好像有个美丽的传说,可惜那位中国地陪导游讲解时匆匆忙忙,语焉不详,没听清楚。但这棵树还是很别致的。
       东欧的街头巷尾,公园广场,屋顶门前,到处都是雕塑,其内容包括宗教传说,英雄人物,历史事件,文化名人等等,几乎每个雕塑后面都有一个故事,其数量几乎可媲美意大利西班牙法国,但雕塑手法和技巧上,还是不如这些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大国。如果有位智者,一件件给我们说这些雕塑背后的故事,那就大爽了!

本篇游记共含6517个文字,5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2016-02-22 17:49

有些事不记下来真的就会忘,学习楼主写写。

2016-02-22 20:27

只为手动点个赞!

2016-02-29 09:5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