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鸣鹤---这个距离杭州只有1.5h的水乡古镇 比乌镇更有韵味!

  • 出发时间/2016-02-08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100RMB

她,深藏在民间尽显妖娆与韵味

江南多水乡,水乡多古镇。“鹤皋风景赛姑苏”之美誉的鸣鹤镇,位于宁波慈溪市观海卫镇南部,鸣鹤是一个千年古镇,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是慈溪市目前唯一的省级历史文化名镇。古镇依山成街、因河成镇、镇边有寺,渔耕人家枕河而居。
一镇、发现鸣鹤,石板巷、木板屋、马头墙,下雨天偶遇撑着油纸伞的女郎...没有乌镇那么名声远扬,却比乌镇更有历史韵味绽放芬芳;
二湖、她紧紧依偎的杜湖也和西湖一样分外妖娆(也分里湖外湖,占地面积也和西湖一样3700多亩;)湖光山色、鸟语花香、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慢时光生活。
三佛光:这个枕水古镇,没有灵隐寺(始建于东晋咸和元年(公元326年),至今已有约一千七百年的历史,为杭州最早的名刹)那么闻名,但更有五磊寺(据记载,五磊寺始建于三国时期东吴的赤乌年间(公元238-251),距今已逾1700年。浙江最早的佛教发源地)佛光相映;
她在别人的印象只是一个普通普通的江南小镇,枕水人家,却隐匿着渊博的历史韵味和深藏不露的民间工艺人……

1、鸣鹤---这里建造过测天楼。其侄虞喜,利用这一高楼发现“岁差”,为中国古代科学家对世界天文学的一大贡献,也是历史上的伟大成果。
2、盐仓走马楼---盐仓走马楼是我国南方四合院群体中很有个性特色的古建筑。沈氏旧宅堂内依然保存着子孙中举的捷报,捷单上挥之不去的书卷气息,正是古镇文化得以积淀和延续的见证。
3、鸣鹤的国药业,鼎盛于清康熙年间,当时除创建南同仁堂的叶心培外,鸣鹤叶氏中还有一位国药巨头叶天霖。叶天霖出身书香世家,曾在余姚一家国药店做店员,后被派往四川收购红花,因当时通讯靠写信,余姚四川写信来去要好多时间,他在四川将信看错,将收购红花看作收购黄豆,他在四川收购了大量黄豆,余姚药店看到信后立即叫他停止收购,并将黄豆抛售后回来,只要保本,如有盈余收入归叶天霖。当时四川黄豆因叶天霖的大量收购而涨价,由此,叶天霖赚了很多钱。以后叶天霖又到杭州苏州广东福建等地做药材生意,后来发迹,拥有白银700万两,成为国内及江浙一带著名的大药商。杭州最早、规模最大的国药号叶种德堂即为叶天霖后裔所创。后叶天霖为六个儿子建造了六幢气派非凡的大屋,形成了今鸣鹤古镇内庞大的古建筑群。

历史追溯

         始建于唐开元年间,迄今已有1200年,为历史文化保护区。据史料记载,虞世南的先祖虞耸,曾在这里建造过测天楼。其侄虞喜,利用这一高楼发现“岁差”,为中国古代科学家对世界天文学的一大贡献,也是历史上的伟大成果。 
         和国内其他古镇依河而建不同,鸣鹤古镇依杜湖和白洋湖而建,与五磊寺古刹佛光相映,是名副其实的山水古镇,古镇内的古建筑多为豪宅,为鸣鹤叶氏经营国药业发家制富后所建。盐仓走马楼是我国南方四合院群体中很有个性特色的古建筑。沈氏旧宅堂内依然保存着子孙中举的捷报。这报单上至今仍有挥之不去的书卷气息,正是古镇文化得以积淀和延续的见证。
  古镇有许多建筑精美的古桥梁,构成江南特有的“小桥,流水,人家”的意境!

撑着油纸伞走在石板小巷,悠长悠长...

烟花三月,春雨绵绵,漫步在青石板街、木板屋、马头墙,如果运气好偶遇到撑着油纸伞的姑娘.......于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了!

雨巷

作者: 戴望舒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彳亍着
寒漠、凄清,又惆怅
 
她默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
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女郎
她静默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湖光山色

杜湖是慈溪第一大湖,古称杜若湖,占地面积有3700多亩。与杭州西湖一样,杜湖也分里湖与外湖两个部分,一条高坝将其一分为二,外杜湖南面重峦叠嶂,北侧平坦如镜。杜湖南侧与五磊山相依,是慈溪另一处知名景点。其中的五磊讲寺,系浙东最古老的寺院之一。浙江有不少湖泊是近代建水库形成,例如,宁波九龙湖是始建于1977年的人工水库。杜湖则有悠久的历史,据文献记载,杜湖始建于汉光武帝年间,其后屡加修浚,始成今貌。

鸣鹤国药号

中国国药出浙江浙江慈溪慈溪首推鸣鹤场”的史实。据权威药史《中国药业史》所收录的28家明清及民国时期著名老药店中,慈溪人开办的有9家,而在《浙江省医药志》所收录的24家老药店中慈溪人创设的有12家。另据民国30年统计,鸣鹤场1000户的户籍人口中有80%外出参与国药业务,做老板经理的有200户、做药工的600户,我国首届30位国医大师之一的裘沛然是其中的姣姣者。二是老字号体现着底蕴。经走访调查及与国药史相互印证,鸣鹤场从古至今虽无中药种植业,但鸣鹤人创造了国药经营的奇迹,让国药业成了近代宁波帮的发轫产业。自清康熙以来,诸如北京同仁堂、杭州叶种德堂、温州同仁堂、绍兴震元堂、济南宏济堂、石家庄乐仁堂等由鸣鹤人创办开设的中药铺达150余家,其中至今尚存的老字号药铺仍有40余家,被业内誉为“国药首镇”。三是名药铺树立着丰碑。经广泛走访调查并据清代历史考证,老字号“北京同仁堂”药铺由鸣鹤场人乐显扬创建于清朝康熙八年(1669年),自雍正元年(1723年)正式供奉清皇宫御药房用药成为御药铺开始,历经八代皇帝,长达188年历史,至今该老字号仍长盛不衰,成为国药第一金字招牌。

闲步鸣鹤,随笔古情



老街有两条街,分别为上街、中街,两条街呈平行状,中街自头至尾有多座桥与上街相连。我是从中街进去的。中街的入口就有一桥,临湖,名曰陡塘桥。可以想见,当年那白洋湖的塘堤是多么的陡,当然现在那塘堤已经用水泥浇筑,宽阔干净的塘堤伸向远处。想知道陡塘桥的风貌,有清人叶元垲的诗为证:“腰塘杨柳任风飘,抵拂寻春小女髫。五磊石湫游遍后,夕阳红近陡塘桥。”今日的陡塘桥雨雾笼罩,别有一番迷人的风姿。

小河似缠绕在鸣鹤古镇上的一条绿丝带,那一座座风格迥异的桥就像绿丝带打成的一个个美丽的蝴蝶结。一座又一座的桥接踵而来,有精美的石刻装饰的,也有完全不事雕琢的,简单的几块条石架在河两岸就是一座桥。这里不得不提一笔中街中段的运河桥,那座桥很有气派,拱形,桥身如长虹饮涧,拱跨两岸,桥两边有护栏、立柱,可能是为了保护运河桥,也为了方便两岸的车来人往,运河桥的旁边不到两米远,新架了一座水泥桥,和运河桥并立。在鸣鹤现存的石桥中,运河桥是我最喜欢的。中街的陡塘桥、运河桥和上街的沙滩桥都是列入慈溪市文物保护点的,由于河道比较窄,所以三座桥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均是单孔石桥,但是各有建筑特色。

这些桥在岁月的河流中站成一种姿态,高傲挺立,沉淀了时光,积淀了鸣鹤古老的文化。



雨中的鸣鹤非常宁静,宁静得能听见脚步声在深巷里的回音,我这个急性子的人在这里竟然很自然地放慢了脚步。一直以为宁静是一种品格,此刻我才真正体会到了宁静的感染力。走在弄堂里的我仿佛一下子进入了时光隧道,不再浮躁,只是觉得行走在这巷子里心里很宁静,仿佛人生就该如此,不便回头,不可回头。

没有了喧嚣,曾经有过的繁华已经远去,只留下恬静;没有了勾心斗角,曾经商场上的刀光剑影也早已远去,只留下与世无争。它是淳朴的,自然的,原始的,那是一种洗尽铅华之后的返璞。它和我之前参观过的古镇不同,它没有周庄木渎浓厚的商业味道和人为雕琢的痕迹。当然以世俗的眼光看来,街道确实窄了一点,偶尔有汽车从街道中间驶过,一听见那喇叭声,我就会赶紧跑到人家屋檐下的阶沿石上避让来车。心里想,这里的人最好别买汽车,就是买了汽车也别把它开进老街来。当然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你看那汽车溅起的水花弄湿了我的裤腿,要是平时碰到这样蛮横的司机我肯定在心里问候两遍他的父母才解气,现在我没有,我想湿了就湿了吧,能沾上点古镇的水气也是一种福分。

老街里边有许多幽深的弄堂,那些弄堂和街面成九十度角,长长的弄巷幽深幽深,走进去之后,转了一个弯,又是一眼望不到头。再拐弯又是一条弄堂,这样三转两转就会在弄堂里迷路,不过不要紧的,那里的人都淳朴,随口问一声,那老大娘或者老大爷竟然会起身领着我转出那深深的弄堂,把我带到想去的地方。

弄堂最宽不过两米,有的仅容一人通过。巷子似乎终年都是潮湿的,高高的马头墙上那斑斑驳驳的苔痕留下了岁月的沧桑,如果仔细留心一下,还会发现墙上那些被雨水侵蚀了的墙缝以及墙缝里生长着的小草,那些墙面上的苔痕和小草给鸣鹤平添了许多古朴的印记,我想那些印记承载着太多的风霜雨雪,它们也应该是鸣鹤历史的组成部分吧?伸手摸了摸墙上的苔痕,湿漉漉的,有点凉意,心里陡然生出一种无法言说的惆怅。

漫步在幽深的弄堂里,没有目的,随意游走,从一条弄堂转到下一条弄堂,停停走走,这样的行走反而有着更多的意外。不知道眼前这弄堂是不是诗人笔下寂寥的雨巷,他那首优美的诗歌是否在这里找到的呢?如果是的话,那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应该就是刚才替我们领路的那位头发花白的老大娘吧!

一路上不尽的烟雨缠绵着。淅淅沥沥中,仿佛在诉说着千年的柔情。那雨滴恬淡得像一串串轻盈跳跃的音符连缀成梦一般的旋律,落在或跨或卧的桥上,落在缓缓移动的伞上,落在那鱼鳞般的瓦上,落在庭院里那三两棵芭蕉上。千年之前的雨也曾这样下着吧!弄堂两边房顶上有几株瓦松径自绿着,在烟雨中独立,一点点浸入我生命中,成为我无法遗忘的记忆。听屋檐有水滴下。看巷子里一片落叶飘飞。



老街的建筑多为明清风格。有的老房子墙壁已经粉刷过,墙脚却是清一色的条石,那青色的条石顽强地坚守在那里,支撑起了那高耸的马头墙和气派的门楼。据说原来那老房子前面都有廊棚相连,走在长长的廊棚下就免去了日晒雨淋。遗憾的是那长长的廊棚已经有大半消失了,古朴典雅、雕花彩绘的梁栋椽柱却是随处可见,还有那一爿爿门板店铺还招引着往日的繁华与热闹,尽管那未曾整修过的木头的排门已经老得东倒西歪,它们依然支撑着。只是随着时光的流逝,原本那粉白的墙壁上水迹斑斑,门窗上的油漆也剥落殆尽。

老街大多数的排门紧闭着,想来他们是早不做生意的了,他们的孩子像鸟儿一样飞走再也不肯回来,所以老街里剩下来的大多数是中老年人,看上去一个个都神定气闲,一如他们对生活的态度。几家食杂店开着门在营业,和所有的食杂店一样,卖的东西都是千篇一律的,那些饼干饮料方便面啥的。

中街还有好几家的剃头店,绝对不能和现在的理发店美容院同日而语的。那剃头店是很老式的那种,剃头师傅胸前围着一块刮刀布,他已经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头了,他用那双青筋绽起的手握着那种很老式的剃头刀给人剃头,一下一下的,倘若仔细听,能听见刀刃和发根接触的声音,顾客也是那些头发花白的老头子。那个时候我遗憾自己不是一个长满络腮胡子的大男人,要是的话,说不定我真的会去体验一下。

不经意中,我一脚踏进那栋房子。实际上那栋楼发现之后,我迟疑了好一会才敢进去。

那是一个典型的四合院,幽深而苍老。当年生活在楼里的主人已经在历史里漂走了,剩下一座楼。抬头望去,马头墙高耸,白墙黑瓦、翘角飞檐、雕窗扶栏都记录着主人曾经的辉煌,以及当时能工巧匠的精湛技艺。只是时光不再,那窗棂镂空的花纹已经缺损了一部分,我想那楼梯踩上去也一定是颤微微的吧?蒙尘的阁楼早已熄灭了油灯上跳动的并蒂灯花,倒是看见一个空调的室外机虎视眈眈蹲在二楼的窗口。想来那深闺已然没有了少女的哀愁,三寸金莲的足音和深闺憧憬的眼眸早已成灰了吧!前朝久远的往事成了一个遥远的梦。

环顾四周,天井的一边摆着两只七石缸,那缸还是用来接天落水的,水都已溢出来了,像我小时家里的那两口缸一样,每逢雨季水总是漫出缸来。天井里种着些花花草草,那些花盆都是就地取材的,有缸有盆,大小迥异,高低不一,倒也别有情趣。墙角落堆放着一些农具,这些原始的农具已经织满了蛛网,不知道它们是否已经褪尽了对土地的记忆,我只看见它们疲倦而安详地躺在尘埃中做着永不失落的梦。廊下晾着几件衣服,昭示着生活的气息。

尽管后来我找到了二十四间盐仓走马楼。可是在我眼里,这个院落一点也不比盐仓走马楼逊色多少。唯一印象深刻的,是盐仓走马楼的紧闭的大门,我站在那门前想象那大门开启时沉重的吱嘎声回荡在空中,经久不衰。

在鸣鹤这样的老房子很多很多。据《古镇鸣鹤》一书介绍,鸣鹤现存的古建筑,大多是叶氏经营国药业发家后所建。那叶氏就是叶子的祖上了。她曾经对我说过,那气派的鸣鹤酒厂就是她的爷爷辈捐献给政府的。她的太爷爷走南闯北经营药材发了家,在鸣鹤古镇为六个儿子造了六幢高大气派的房子,但是现在除叶氏三、五、六房还在外,大房在太平天国的时候被火烧了,二房(就是叶子的祖上)在解放初期改建为鸣鹤酒厂,四房的老宅也毁了。

那些老屋,那些经历了多少年风雨的老屋,它们是有生命的吧?尽管已经到了风烛残年,好比年代久远的古董,越老越有味道。

我很在意。


据记载,五磊寺始建于三国时期东吴的赤乌年间(238-251),距今已逾1700年,与天童寺、阿育王寺并称“浙东三大名寺”,且五磊寺比两寺的历史都要早近百年,有浙东第一古刹之誉。相传古印度高僧、五百罗汉之一的那罗延,得到东吴大帝孙权之母吴国太的资助在此开辟道场,成为五磊寺的开山之祖。当年那罗延选中了五磊山上的这块风水宝地,结庐传经,为招徕信徒,燃起篝火。一日吴国太坐船从附近经过,发现山上篝火隐约,派人上去探问缘由后,被那罗延的精神所感动,于是出资在篝火升起的地方修建了一些像样的殿堂楼舍。这就是五磊寺的雏形,这里也由此成为浙江最早的佛教发源地。
从山顶停留了一会,从另一条路下山,此行的原则是尽量少走回头路。当我从金仙寺的另一边穿过再回到上街的入口,看见一个慈眉善目芒鞋僧袍的大和尚,背着一个大大的香袋在等车。我一下子感觉到金仙寺的妙处:这里离佛祖很近。这里离红尘也很近。

闲步鸣鹤

地理位置

鸣鹤古镇位于宁波慈溪市境内,距离杭州110公里,上海120公里,宁波40公里。自驾沈海高速观海卫出口往南5公里。与方家河头村、五磊山(五磊寺、杜湖、上林湖一条旅游线上。也有国家健步登山古道供驴友们品味。笔者距离该景点7公里,仅仅15分钟车程!欢迎联系....

本篇游记共含5867个文字,2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真不错,期待楼主下一篇游记~

2016-02-23 22:44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2016-02-24 09:19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F

收费吗?

2016-02-24 09:19

引用 杭州湾渔夫 的图片:

背影之美,愿你好运。

2016-02-24 09:38

极好,难得是没有那么多人

2016-02-24 10:55

引用 睡在树上的鱼 发表于 2016-02-23 22:44:02 的回复:

真不错,期待楼主下一篇游记~

回复睡在树上的鱼:谢谢你的鼓励,最近恐怕没有时间了,呵呵

2016-02-24 12:55

引用 jkmeil 发表于 2016-02-24 09:19:19 的回复:

收费吗?

回复jkmeil:此镇目前都是免费的,商业气息不浓,很古朴自然的感觉

2016-02-24 12:56

曾于2012年4月游过鸣鹤古镇,当时正在大兴土木,河水也脏,感觉并不是很好。一晃四年过去了,鸣鹤古镇的开发已大见成效,今年春节更是拥挤不堪。哪天再带家人过去看看吧。
不知我的家乡鄞江镇的旅游开发啥时候也能达到这个效果?

2016-02-25 21:32

你人在哪里啊

2016-02-26 11:35

引用 独自醉倒 发表于 2016-02-24 10:55:26 的回复:

极好,难得是没有那么多人

回复独自醉倒:谢谢

2016-02-26 13:55

哇!刚计划去玩就看到这篇了,真是及时。

2016-02-29 09:5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