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西藏——最美的风景在路上

8
Paopaoooo LV.11
2016-02-25 10:33 372/6
  • 出发时间/2014-07-30
  • 出行天数/14 天
  • 人物/其它

西藏之行结束了快一年了,去的时候一路上基本上都是急匆匆的,似乎什么都看了一遍,又似乎什么都没看到,但是,终究,它还是经过我的生命了,不管怎样。回来这么久了,那时经历的种种还是会以一个个片段的形式在某个时刻闪现在脑海里,一如过去经历的种种。让我每每发出感叹,哦,西藏啊~
在发出了恩个感叹后,终于决定,让那样的经历在指间重来一遍好了。

—————————————————————————————————————————
DAY 1
丽江玩了两天之后,乘大巴前往德钦,那天,因为住的地方离汽车站有点远,大巴八点多出发,早上五点就醒了,那时候的丽江还漆黑一片,胡乱洗漱之后,天依然没有要开亮的征兆,我坐在房间外面窗前的破沙发上,盯着墨黑的天空,等着小伙伴们起床,等着黑夜一点一点落下帷幕,直到白昼彻底降临,他们醒来,催促我收拾行李,我回到房间,将晚上拿出来的衣物和洗漱物品塞进已经鼓鼓的背包里,拆了床单被套还到旅店前台,然后就匆匆离开了。

来到车站吃了早餐,离发车还有一段时间,候车室等车的时间里又遇到了前两天从昆明丽江的火车上坐在对面的一个大三学生和他的爸爸妈妈。表示了一番再次偶遇的惊讶以及问候之后,默默待在座位上开始写日记。胡言乱语一通。司机催促说可以走了,坐上车,出发。

车沿着无穷无尽的公路行驶着,思绪也无边无际地漂浮着,窗外秀丽的大山一座一座往后退去,某一瞬间,似乎海拔从量变的积累达到了质的飞跃的那个点,突然感到一阵寒意袭上身来,心里一惊,难道我就这样来到高原了?走着走着,再看外面的景色,两旁的风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当然,山还是山,山上依然有树。打个比方,从丽江刚出来的时候,那时候的山水还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孩子,长得秀丽灵巧,绿绿的,再后来,变成了害羞的大姑娘,身姿挺拔了许多,面容端庄了许多,但是却害羞地用白白的薄纱遮住了脸庞,再往后走,那就是大山家族的哥哥和爸爸了,他们都长得高大威武,哥哥身材雄壮,爸爸神情庄严肃穆,给人一种威慑的感觉,大山家族脚下是弯弯曲曲的红河水。真的是红色的,要想跳下去洗清白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而我们就沿着蜿延曲折的公路行驶在山腰上,确切来说是疾驰,虽然深切的沟壑就以一种不苟言笑的神态躺在我们眼皮底下,只要司机稍一不留神,就会带着全车人跌入它的怀抱,而我们那尊敬的司机先生,一个穿一身宽松西装,皮肤被高原的阳光晒得黝黑,又给干燥的风吹得粗糙,眼睛透露出一种锐利的喜悦之光的藏族大哥,似乎全然不顾那山是如何陡峭,那路是如何蜿蜒,只顾自己开得爽快,一路狂奔,甚至转弯时候连喇叭都不按,全车人的心就这样被他揪着随着道路一起上下起伏颠簸,,当终于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我相信很多人都是惊魂未定的,同时也会对上帝赐予自己的这条生命怀有更多的感激。我的小伙伴甚至跑去和司机合了一张影,扬言说要用他的照片做屏保保佑自己平安走完西藏。最后,来到了德钦的飞来寺,住在能看见梅里雪山的旅店里,德钦海拔三千多,目前还没有明显的高反,只是爬几步楼梯就有点气喘。还没住进旅店时我们就被梅里雪山那高冷的美艳给吸住了眼球,对着她又是连连感叹又是不停拍照的。住下之后,更是急忙跑到旅店楼顶——一个看雪山绝佳的位置,贪婪的把梅里的美以及各种姿态留在相机里,手机里。

梅里雪山,也称太子十三峰,海拔六千多,云南第一峰,目前还是一座处女峰,至今无人登顶,据说有国内外的登山爱好者曾试图征服她,但最终都被她征服了。电影《转山》中的男二曾三次骑行滇藏线,就为了一睹梅里的全貌,据说看到的人一整年都会有好运。

很幸运的是,我们刚来没多久梅里就揭开了她神秘的面纱,我想,能看到梅里全貌本身已经算是一种幸运了吧。更神奇的是,就在我们到的那天,好多游客还声称看到了金顶,而据当地人说,已经有五十多天没有出现金顶了。有点小遗憾的是,金顶出现的时候我们正好在吃晚饭,吃完饭再看梅里,她已经重又蒙上了面纱。不过,我已经知足了。 

下图是清晨時的梅里,完全看不到峰顶……

DAY 2

今天的目标是从德钦邦达,一早起来,在旅店吃了简单的早餐,和同住的哥们道别之后,匆匆坐上大巴继续往前。

 一早,乘着大巴穿梭在曲折的山腰上,深切的沟壑触目惊心,高高的山峰魏然耸立,云雾在身旁翩翩起舞,藏族歌手唱着婉转的歌谣,今天的旅行开始啦。今天沿路的风光和昨天差别不大,只是海拔有所上升,最高的时候达到了五千米,沿途有荒凉的大山,稀疏的松树森林,绿绿的草原,孤独的藏民帐篷,以及让我大为感动的田园牧场……不知为何,看见青青的牧草,静静的小房屋,在微风中轻轻摇动的小花朵总是会让我激动不已。窗外偶或躺着几个小水洼,想起托马斯.哈代写的牛蹄踩出的小水洼因为倒映着蓝天,便以为自己显示了整个宇宙。而我,又何尝不是如此狂妄而又无知?

照片不怎么清晰,因为都是隔着车窗拍的,用的还是手机……(你们将就着看一下吧)实际看到的时候真的震撼,大自然啊!

行到半路,由于今天早上就进入西藏了,所以安检开始严格起来,每到一个检查站,都要严格审查各乘客的身份证,也因为这样,和我们同坐一辆车的一乘客因身份证有问题,不让进藏,司机也不好丢下他不管,所以耽误了很久办理各种手续。在那期间,我无所事事盯着车外,一藏族小男孩,四五岁的样子,穿着一身迷彩服,盘着腿坐在马路边上。和他对视了几秒之后,我将视线转向他身后的正在修建的两层楼房以及楼房后面覆盖着紫红色土壤的大山……太阳利落地照耀着这一切——毫不保留它的光与热,包括躲在大巴车里的我。这样看着的时间里,小男孩换了好几个姿势,一个游客下车去游走顺势给他拍了照,算是遇到的风景之一。车里燥热难耐,游客不耐烦地看着在派出所办手续的人。得,加上我的着急估计也不会加速办事员的速度,索性随他去。拿出装在腰包里的小本子和铅笔,描绘起眼前这幢藏式警察局来(还是叫派出所?),雪白的墙壁,深蓝色的条带有规律地躺于其上,深蓝色的窗框,绘着花朵的房檐……简单又明朗的建筑。(绘画水平停留在小学一年级阶段,就不拿出来献丑了……)

差不多过了半个多小时,车发动了,满以为终于可以出发了,没想到才挪了几步远又停下来,继续等那些办手续的。我估摸着,人生中大概有三分之一此类理所当然的满心欢喜和满以为会被莫名其妙的突如其来泼冷水。大概。这时,警察局退在车后面,一景区的大门矗立在视线中,这里是盐井。闲着也是闲着,我又开始描绘起大门来。大小不一的石头堆成两根方形门柱、三根原木在其上搭成门框、从门框上向地上各拉了几条挂满五彩经幡的绳子……在我胡乱地描绘了我所看见的大山,云雾,警察局,景区大门,还和小伙伴下车去旁边的小卖部买了一包压缩饼干,在随时有被外面的人破门而入的厕所胆战心惊地“方便”了一下,并又观看了小男孩换了N个坐姿直到站起身走人……之后,那几个办手续的游客终于得以返回进藏的队伍中,和我们一起继续向前。

车内由于在路上耽搁了一个多小时,几只苍蝇也就顺势参加了我们的旅程,电视上播放着婉转悠扬的藏歌,它们便以整个车厢为舞台,随着歌声跳起热情奔放的舞蹈。而我,也在思考要不要开启一段新的旅程——一个人进行后面的旅程。给我指引吧。

 由于在路上耽搁太久,还没到邦达天就拉下夜幕了,好像晚上是九点之后还是十二点之后就不让车辆在路上行驶了,就算允许,司机估计也不敢驾驶,所以我们就在左贡暂住一晚,第二天六点再出发去邦达。今天是七夕,和两个小伙伴在一家川菜馆点了几个菜,就着从丽江带来的两罐啤酒吃了起来,我因为昨天在梅里雪山穿着件衬衣就跑出去拍照,然后被风吹感冒了,不敢喝,就吃饭,对他们说声情人节快乐。头发在前天就该洗了,可是因为是在高原,又感冒,天又冷(左贡海拔四千多,温度也就可想而知了),一直不敢洗,裤子也穿了一个星期了,此时的我完全一屌丝形象,回到住处,还是觉得实在受不了,遂鼓起勇气去洗了个澡,然后赶紧吃了药上床睡觉。尽管和我们同住一屋的大叔鼾声如雷,却没有过多的闲情去苦恼那鼾声的起伏状况,早早就进入了自己的梦乡。

DAY.3
今天,正式和一起出来的两个小伙伴道别,独自踏上搭车之旅。这一路,我们走得太快了,都来不及细细欣赏沿途的风景,前面就是我向往已久的林芝,所以我想一个人慢下来,认真看看。虽然以前从没有搭过车,但总要有第一次,不管结果如何,我已做好统统接受的准备。

早上六点从左贡出发,差不多九点到达邦达,吃过早餐,和同伴道别,搭上两个正打算搭车去然乌的女生,准备和她们一起搭车去看然乌湖。没想到他们还带了一个男同胞,在路上捡的,结果,因为四个人不好搭车,所以就分成两组,那两个女的一组,我和那个男生一组,开始我人生的第一次搭车。

邦达海拔似乎更高了,刮着呼呼的寒风,我不由裹紧身上的羽绒服,用头巾蒙住脸。一边和那个男生交代着彼此的信息,叫什么名字啊,哪里来的呀,什么学校的呀,大几了呀,出来多久了呀,等等等等。一边竖着大拇指拦着过往的车辆。在这时间里,我知道了他叫BP,山西来的,学的采矿,一开始还以为他是大叔,没想到和我差不多年纪。。(-_-||)他和一个小伙伴,前几天走散了,从山西一路搭车到西藏,环了大半个中国,差不多搭了十五六个省了,花了五千块钱左右。然后,我就沉默了,我简直弱爆了有木有???

言归正传,信息交代得差不多了,就开始认真搭车,那两个妹子一开始站在我们前方的路口,没一会儿就搭了一辆走了, 她们走后,我们来到她们原先的位置,那是一个检查站,好多司机都要下车登记,所以搭到的几率也很大, 我们先前在下面问了十几辆车也没有结果,我都有些没信心了,有点不好意思再厚着脸皮去问别人可不可以搭车了,因为怕又被拒绝,每次拒绝后还要带着“没关系,还是很感激你们”的笑容离开,然后整理一下表情又继续朝下一辆走去。BP说,这都小意思,他们以前等五六个小时才搭上的时候也有,我就……呵呵了。

愣了一会儿,有一哥们儿骑着自行车慢慢悠悠地从我们身边过去,现在是早上,才开始骑没多久,所以精神状态还不错,对着我们说了一句“加油!”,当时心里一阵暖流,也对着他说了那句我无数次想要对那些骑行者以及徒步者说的话,“加油!”,真心佩服他们的毅力和勇气,尤其是看着他们孤独的身影拼搏在荒凉的山野中的时候,真有种下车去给他们加油鼓劲的冲动,他们做着我连想都不敢想的事。

一阵热泪盈眶之后,又鼓起勇气,下一辆,“大哥,可以带我们俩一程吗?”“不好意思,已经坐满了。”……这样差不多又被拒绝了十几次之后,看到一个精神抖擞的年轻小伙,又问他,“大哥,可以带咱俩一起走吗?”他打探似的看了我们俩一眼,等着被拒绝,“成,跟我上车吧。”so unbelievable~,于是乎,就跟着他屁颠屁颠走了,也做好了不管他开的是小面包还是大卡车都无怨无悔跟他走的准备,结果,看到的居然是这车↓(照片是后来在河边洗车时拍的),好吧,我无怨无悔……

坐上车,车上已经有俩人了。一个是车主,崔大哥,刚才那哥是崔大哥的司机,亮哥,一个女生,叫mido,她从四川和他们两个一起过来的,已经是第三次进藏了。后来交谈才知道她好像是个拍电视的,至于是幕后还是演员就不得而知了,没问太多。这样,上车之后,大家天南地北地交谈着。崔哥说,我们是他们第一次搭的人,他们进藏这么久了,一直没搭别人,因为当时见我们俩是一男一女(这也是搭车的最佳搭配),应该没什么问题就搭了。他们也很高兴有我们同路,多几个人说话有趣多了。上车没多久,就到了传说中的72道拐。据说其实有99道拐。景色怎样,大家自己看了。

至于72道拐给我的感受嘛,车主自称他的开车技术那是相当可以的,在一番弯弯拐拐下去之后,刚下车我就吐了,简直转得人肠道都扭曲了。我一骑行的朋友也说这段路是他的噩梦。

现在说说我们搭车的车主。崔哥。
内蒙古来的,已经是第二次进藏了。长得胖胖的,穿一身户外旅行装。不知道做的什么生意,反正特别有钱。
据说我们坐的这辆车就是他专门买来跑川藏线玩的,家里还放着七八辆豪车。因为他们也要去拉萨,所以叫我们就顺道和他们一起了,人多也好玩嘛。一路上,吃住也全给我们包了(我们本想车坐他们的,吃住自己解决,不料盛情难却……)。还给我们讲他年轻时候的各种传奇事迹。吃过苦,受过累,和小偷小摸做过好朋友,也和大富大贵结交过。人非常好,只是时不时散发出一股浓浓的土豪气味。 以下是我在拉萨佛珠店里亲眼见证的一场对话:
“什么,7000(一串珠子)?便宜点行不?”
“那6000,不能再少了,一看您就是懂行的人。”
“一口价,5000拿走,不行就算。”
“行,包走。”
啪,拍钱,拿货走人,还一口气买了一小堆。
为人确实也如杀价这般豪爽。同时也是那样一类游客:这里停一下,老子下去拍两张照,甩着单反啪啪两张,上车呼啸而去。那感觉和屠夫挥霍着砍刀哗啦两下砍死一头猪就扬长而去一样一样的。还是一个玩心未泯的大叔,大晚上赶着路的,他会突然叫他司机停车,让他破了他朋友的手机游戏记录再走,因为路上方圆几十里内都没有人家,信号不是太好。喜欢听汪峰的歌,也会听老鹰乐队。我也很喜欢老鹰乐队,很喜欢听着老歌,一路驰骋在无边无尽的公路上的感觉,崔哥说“小姑娘想法和我一样,看来你也是有一定境界的人了。” 哈哈。貌似是麦霸类的人物,在路上鼓动我们和他一路高歌而去,还声称就没有他唱不来的歌。总之是个有趣的人。

我们一路从邦达开往林芝,差不多下午四五点的时候,到了传说中的通麦天险。通麦天险,也号称“通麦坟场”,是川藏线最险的一段路,全程14公里,却要行驶两个多小时。不过,这些到了明年都将成为历史了,因为明年将有新的隧道开通,就不用再走天险了。还记得行驶在通麦天险的时候,车基本上是几步几步挪出去的。道路旁边就是陡峭的山崖,山崖下面是汹涌奔腾的帕隆藏布江。当时,我本想去路旁一个随意搭起来的厕所解决内急的,没想到进去一看,从厕所往下看就能看到滚滚的江水,还没开始就要被吓尿了,我宁愿憋死也不要被摔死,然后就走了。

这天,还没有到八一镇,天就黑了,在路边自己烧火煮了一碗泡面吃了后又继续赶路。大家继续谈天说地,一会儿说佛法,一会儿说政治,一会儿又说各自经历的灵异事件,我是最怕听什么鬼啊怪的,不过还是强压心中的恐惧,装作很淡定地听他们聊着。不时会看到有驴友骑着车从车旁经过,还看到有一驴友拄着拐杖行走者,那时候可是大晚上了呀,车主本来想带上他和我们挤一起走的,可是见他完全没有要搭车的意思也就没管了。真心的,为所有坚持自己的梦想而在路上的人们祝福。

到了八一镇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十一二点了。亮哥和我们在一家叫驴友宿舍的青旅住了一晚(崔哥住五星级去了)。青旅是一个河南小伙开的,家里养了一只藏族朋友送的藏獒,说是青旅,其实完全是我们说的招待所,火车站那种,在八一镇的一个边缘地方,没多少青旅的氛围。单调的白色墙壁被来往的驴友写写画画,或关青春,或关旅行,倒是也添了几分意思。

DAY.4
赶往拉萨的路上,大自然依旧变着法子想我们展现它的美丽和神秘。车外时而是清新怡人的小树林,时而是苍茫绵延的高山,时而是静谧祥和的人家。崔哥说全国那么多地方,去了一次以后就没什么意思了,唯独西藏,不管你去了几次,都总能有新的体验和感受。

也是在这一段路上,我第一次目睹了虔诚的朝拜者,那是三个三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满脸的污垢以及满身的脏污已让人辨不清人和衣服的本来面目,只见他们嘴里喃喃念叨着什么我们都不懂的话语,三步一个长头地磕着向前去,就这样惊诧地望着他往前的时间里,不知不觉,心里一阵酸楚,眼泪就掉下来了,我急忙把头仰在靠背上,不让旁边的两个朋友看到。我不知道泪水怎么就下来了,难道是灵魂承受不住那样强烈的震颤吗?我不解,佛是用怎样的一种力量在支配着他们,使他们能甘愿忍受如此的艰苦去觐见他,或许,正是唯有如此才能见他吧。他们,一介凡俗,为何能怀有如此坚定的信仰?为何能做出如此大的牺牲?

本想好好给他们拍张照,记录下那让我颤抖的画面,却发现我连按下快门的力气都没有了。崔哥停下车,给他们拍了几张照片,发了朋友圈,他说:信仰麻醉人的灵魂和毒品麻醉人的灵魂没有本质区别。本想辩驳,细想又觉得我根本就不能理解存在他们脑海里的是怎样一种思维。他们从出生就受佛教的耳濡目染,一生更是为了信仰而活,一生中大概有三分之二甚至更多的行为都跟信仰有关系。这叫历来学习科学,信奉唯物主义的我们如何去理解,如何去替他们辩驳?当然,无意嘲讽什么,也不为他们叫好,每个人生在这世上,总归有自己坚持的、追求的,别人要怎样自己要怎样终归都是自我的事,能理解固然好,不能理解就试着去尊重了。

我们一路向着拉萨奔去,中途经过了海拔五千一百多的米拉山口,下午将近六点抵达拉萨市里面。住进了拉萨资格最老的一家青旅——巴郎学,前台不知道是汉语讲得不流利还是接待游客腻烦了,不管你问她什么问题,都是冷冰冰的甩给你几个字。请问你们店里还有房间吗?没了。我想预定一个床位。我们不接受预定。哎,谁叫人家店人气高呢?房间是车主叫我们预定的标准间,藏式,双人间。原本车主打算和我们在青旅住一晚,体验一下青年人旅行的气氛,还没住下就对店里各种不满意,然后就搬去五星级酒店了。

晚饭本想去西藏特别有名的一家藏式餐馆,原是仓央嘉措会情人的地方——玛吉阿米,不愧有名,顾客超级多,吃饭要排很长的队,拿到了七十多号,可才叫到二十多号。所以在等待的间隙(应该是鸿沟)去大昭寺周围走了走,车主和佛珠店老板砍价的那一幕也就发生在这个时候。因为对那些珠啊,石头啊,木头啊什么的一窍不通也完全没兴趣,所以就坐在店门口等他们买。
旁边一家店的三个藏族小女孩也在店门口玩耍,趁机搭讪,问她们各种各样的问题,几岁了呀?读几年级了呀,才四五岁左右,还是学前班。有没有学汉语啊,明显学了,不然也不会知道这些。还顺便叫她们教了几句藏语,也才知道扎西德勒不是你好的意思,至于你好怎么说教了几遍我还是没记住,就记住了一个姐姐叫阿扎。然后叫她们叫我阿扎,呵呵。最终,还是没有等到玛吉阿米,实在又累又饿,所以就重新找了一家。在一家藏式餐厅吃,要了一份甜茶,因为都说传统的藏式饮品酥油茶我们肯定吃不惯。一碗酸奶,一份意大利牛肉面。其他人吃的三明治,炒饭,咖喱饭。说不上很好吃,主要是不是传统饮食的味道,但也是一种不错的旅行体验吧。 
吃完饭,去看了下夜晚的布达拉宫。没有特别的幻想过看到布达拉宫的感受,也就没有什么特殊的想法。哦,这就是布达拉宫。就是这样的感受。随后随便走走逛逛,回住处洗澡,本打算睡觉,可一时兴奋,和MIDO还有BP聊天聊到半夜三更才躺下,睡了几天以来最长的一觉。因为第二天再也不用赶路了。

本篇游记共含7558个文字,3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lz好可爱,跟我一样懒着写字哈哈。但还是希望看看详细介绍哦~

2016-02-25 15:52

引用 calbee_伊小妹 发表于 2016-02-25 15:52:06 的回复:

lz好可爱,跟我一样懒着写字哈哈。但还是希望看看详细介绍哦~

回复calbee_伊小妹:我会努力,让你看到

2016-02-25 19:26

2016-02-25 22:39

引用 闷离合 发表于 2016-02-25 22:39:49 的回复:

回复闷离合:

2016-02-28 09:24

看完这篇,感觉自己身在其中了,哈哈

2016-02-29 09:54

引用 温柔乡 发表于 2016-02-29 09:54:10 的回复:

看完这篇,感觉自己身在其中了,哈哈

回复温柔乡:难道我们的想法相通??

2016-02-29 10:0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