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城隍庙原来不是佛寺

10
旅行家妈妈 LV.15
2016-02-25 14:26 467/5

每年都要去一下城隍庙,要么是去品尝特色小吃的,要么是去买福字的,或者,是为了公司里添置杂货饰品什么的,但其实说的都是去豫园城隍庙那片商业区。到上海整十五年,借着带孩子探索上海的机会,自己真真切切进了一次城隍庙,对,就是进了那个庙,不是去逛街的。

寺庙寺庙,既然和寺连在一起,那必定是佛寺无疑,然而花十元香火钱进了庙门,却发现想象中迎面而来并不是想象中的天王殿,反而像一个四合小院,正殿门口贴着大红纸介绍的是“太岁”,这城隍庙叫作庙,其实原来是一座道观。

道教传说中依照六十甲子,分配有六十太岁,每年都有一个值年太岁,为年之大神,出生那年的值年太岁便是自己的本命太岁。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六十个太岁开始对应人间或真或假的传奇人物,据说2016的值年太岁是管仲大将军。

因为拜太岁多在每年的正月初八,所以庙里倒也没有多少人,我们便依着图示,一重殿阁一重殿阁地看。

这大殿,正门上悬蓝底金字“城隍庙”匾额,左右大幅楹联,“做个好心人正身安魂梦稳(缺个字,怎么也想不起来了),行些善事天知地鉴鬼神钦”,大殿内供奉的是汉代的霍光大将军,左右为文武判官,日巡夜查八皂隶,第一对立柱上写有“威灵显赫护国安邦扶社稷,圣道高明降施甘露救生民”,上悬匾额“牧化黎民”,第二对立柱上写有“刻薄成家难免子孙浪费,奸淫造孽焉能妻女清贞”以警示世人。

这霍光,原是汉代名将霍去病的同父异母弟弟,曾辅佐一代汉皇,也曾以强硬手段废除过一代汉皇,为汉史中不可或缺的一个角色,据说在三国后期孙权的孙皓扎居金山卫,海水经常泛滥导致民不聊生,这孙氏后人某晚梦到霍光,称应在当地建一座寺庙,方可保佑一方百姓,孙皓感其指引,建庙以供奉霍光,从此老百姓安居乐业,霍光也因此成为上海的守护神,后来经过多方迁移霍光神祠落地方浜路,又后来在神祠的原址上改建城隍庙,仍然供奉霍光为大殿主神,由此便有了上海城隍庙的第一个城隍。

大殿里的霍光塑像身披金衣,面目白皙,舒眉朗目,美髯垂兄,看上去一副英俊小生模样,却不知在两千年前的神州大地,他怎样一个长袖善舞弄权朝中。

大殿后面连着狭窄的太岁殿,两旁的神龛上拥挤地坐着掌管十二属相的60位太岁,每个属相有五位太岁轮值,我们瞪大了眼睛,发现旅行家的本命太岁癸未魏仁大将军是个袒胸赤足的汉子,她觉得第一没有听过,第二还袒胸露乳不甚雅观,所以有点郁郁不肯接受。后来回家百度了一下,发现如下介绍:

癸未太岁明时降生于华州,名魏仁。魏仁,宇子行,少好学,永乐元年举人,二年进士,任训导。其师为出妇所告,坐系狱。仁乃肉袒以箭贯耳,抱师子,潜伏道旁,候车驾而持章叩头。骑虎贲惧惊乘舆,举弓射之,犹不肯去。旄头又以戟叉伤仁胸,仁犹不退。衰泣辞请,终感帝心,雪师耻。

原来是位尊师忠义的后生,姑娘的愁闷才渐渐平复。我却有个一个问题,这太岁还有明朝人物,那这六十太岁名单的最终确认到底又是什么时候呢。

太岁殿里有人在祭拜,除了香火,还有一个红布小包,不知里面是什么内容,见他虔诚,也不好意思上前询问打扰。

过了太岁殿,门票上写的是甲子殿,也叫元辰殿,便是城隍殿的内院,供奉被皇家正式敕封过的上海城隍秦裕伯。秦裕伯,元末明初人,相传为宋朝词人秦观的后人,学贯古今,惊世人杰,但不愿为官,辞职回家,为满足母亲愿望,在家里盖小型金銮殿,没想到此事被小人所知而告密朝廷,不得不连夜将金銮殿改为庙宇,便有了后来的城隍庙。这个想必偏向传说,但据说秦公子是孝敬是真,且回乡也并不弃书,做了很多学术研究,及至后来明朝建立,政府为了揽才邀其出仕,多次拒绝,死后却又被朱元璋封为上海城隍,说“生不为我臣,死当卫吾土”。

悬挂着“威灵显赫”牌匾的正殿里,坐立着官袍加身的城隍老爷,脸庞通红,眉眼如炬,两旁皆是明朝官衙陈设,左右立柱书有“祸福分明此地难通线索,善恶立判须知天道无私”字样。

城隍原为当地的守护神,原本也是人们头脑中的自然之神,但后来越来越多的名人志士被尊为城隍,或者被朝廷封为城隍,还有高低级别,据说最高可以到正一品,想想也有趣,皇帝诰封活人便罢,就连死人也要动用权利来插上一脚,难不成冥界神界就眼睁睁这样看着不成,冥界和城隍之间的分工到底又是怎样呢?不过去年刚演过的《芈月传》里的黄歇,也就是战国时期著名的春申君,也被祀为苏州的城隍,这个,且待下次去苏州时候弯去看看。

城隍殿左边为为关公殿,中坐关公,左右是周仓和关平。旅行家感慨,原来周仓也是黑脸。这关公殿据说最早是和财神殿在一起的,因为在民间关公也有“武财神”一说,但不知什么时候成了独立的殿阁。民间传说还有请关公像的时候要看他的青龙偃月刀,横刀夺才,立刀夺命,如果关老爷的刀立着,主要功能就是保平安;如果横着拿呢,那就是发大财了。

右边记不清是娘娘店还是父母店了,总之一个是秦老爷的嫡妻,一个是秦老爷的爹娘。

原路返回到主殿前的大院,院中间立着大香炉,青烟袅袅,香客和其他地方并无不同,三束五束,四面八方地念叨着鞠躬祈福。四面墙壁,挂满了一排排红灯笼,不知道平时就是这幅模样,还是同样为了应个年景。

东边第一间是慈航殿,供奉眼目娘娘,道教中主治眼疾的女仙。旅行家和棒棒一起虔诚地拜了拜,一个保佑自己眼睛不近视,一个希望近视眼不再继续发展。

紧挨着的是文昌殿,主管学业功名,门口还立着一个牌子,孩子们也叫着要去拜一拜。

再往前便是一个素斋面馆了,但没看到有人吃饭。不过这时突然听到了唢呐铙钹的声音,一开始以为是外面广场上进行民俗表演,想着待会儿我们出去还能不能看到,就在这恍惚间从旁边的耳殿里走出了一行道士,五个着花道袍,两个着蓝道袍,吹着唢呐,敲着铙钹,咿呀咔嚓,中间一个道长,看面相有点照片上挂的主持模样,双手举着笏板,他们跟在一名拿着供奉的妇女后面,绕着大香炉转了半圈,在正对着主殿的方向站稳脚步,继续吹打奏乐,与此同时那妇女继续朝着不同方向躬身燃香。一个小小的道场活动,很多人和我们一样当热闹看。

西面人最多的便是财神殿,我站在门口看牌子,说财神名讳赵公明,带着两位天尊,一位招宝叫萧升,一位纳珍叫曹保,还有招财使者陈九公和利市仙官姚少司,转过头去问俩孩子是否知道,棒棒毫不犹豫就答了出来,我们很奇怪,他说《封神演义》里都讲过的,所以《封神演义》里最后封的神都是道教里的神仙了?听着就心痒痒,恨不得回家立马开始重读一遍。

前面还有一个三官殿,没有进去,我以为里面供奉的是福禄寿三神仙,但其实是天地水三官。

殿外有几个大姐叠着祭祀供奉的元宝。是元宝吗?

鸦片战争时镇守吴淞口有一位陈化成老将军,英雄烈勇,以身殉国,被上海人奉为一代神明,后人在日军侵华时候还曾搬出陈将军塑像来镇妖除魔,所以在民间也被以为是上海的第三尊城隍,不过陈城隍并没有将官邸搬入这座小庙,其元身仍然坐落在宝山的陈化成纪念馆。

诸多细节,留到下次慢慢再研究。

本篇游记共含2785个文字,1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真不错,期待楼主下一篇游记~

2016-02-25 17:04

支持了
,我的游记: http://www.mafengwo.cn/i/5396219.html
杭州乌镇,慢时光~喜欢的话希望留言点个置顶

2016-02-25 23:51

2016-02-26 10:10

2016-02-27 00:1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出去玩就得有个会拍照的人同行啊~

2016-02-29 09:54
相关目的地:
643391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